诱哄第5章***

诱哄第5章***

言情小说 2020-10-24

诱哄第5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0-24

“季桃!”严一泽的咆哮不止,“你别信他的!他肯定是预谋着想***你!你要知道,你昨天把他关在广播室那么久!”

林愿重新站直,眼里带着冷,淡淡地开口:“我想补觉,我女朋友想把责任揽在她身上,有问题吗?”

“谁信?”严一泽笑出声,往四周望了一圈,不断大声询问,“你信吗?季桃会是这种人?你信?”

平日里安静吃饭的食堂,此刻俨然成了修罗场,没人能再静下心做自己的事。

看热闹是人类的天***,只不过没人想将热闹引到自己身上,不约而同都保持着缄默。

严一泽的气势大盛。

直到角落里有道微弱的女声传出:“我信。”

所有人都看向了那。

女生文静秀气,她从人群钻出,手里拿着一把收好的黑伞。

伞看着很大,和她整个人的气质不符。

“我信,”女生再次说道,“因为昨天,广播室是我轮值,季桃来的时候,心情看着很好。”

严一泽嗤笑道:“心情很好,那是因为她要整人了。”

“不是,”女生说,“她没对我做出任何恶作剧,而且怕我中暑,还借给了我这把伞。”

一时间,偌大的食堂里,唏嘘声此起彼伏。

“怎么可——”

严一泽还想再反驳,季桃抓住了林愿的手,先发制人道:“我和我男朋友的事,究竟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慢了一拍回头:“季桃,你……”

“你不遗余力抹黑我,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季桃***问。

严一泽愣愣道:“我不是…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想让你明白,林愿是骗——”

“跟你没关系!”季桃不耐烦地打断他,没几秒,唇轻弯了弯,“就是被骗,我也乐意。”

严一泽被气到说不出话。

深深看了她几眼,想开口,最终又全憋了回去,转头便走。

余下人的目光,在季桃不经意看过去时,也纷纷收回。

***来得快,平息得也快。

恍若这件事从没发生过一般。

原本站出来说话的女生,在原地犹豫片刻,最终逃避着他们的眼神,走过来,将黑伞缓缓递出。

“还给你。”

林愿接过,代她说了一声谢谢。

季桃同样想说,但话像是堵在嗓子眼里,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

只能眼睁睁看着女生走向角落。

“不用在乎他人的目光。”

林愿端来了自己的吃食,见季桃俨然陷入沉思,温声开口说了句。

繁杂的思绪顷刻消失,季桃夹了一块寿司塞进嘴里,低头望着手上的易拉罐戒指,不自觉的笑意从面上透出。

“我知道你没骗我,”因为笑意,她的眼睛眯起,像一弯月牙,“最后那句话,我是故意说出来气跑他的。”

“我知道。”林愿跟着她笑。

“我们是青梅竹马?”

“对。”

“表面吵吵闹闹,实际互相喜欢?”

“对,”林愿坐在和她一边,见她吃得快,伸手顺了顺她的脊背,唇微弯,“直到昨天,才认清自己的心意。”

“真好!”

“我也这么认为。”

最后一字的尾音刚落,季桃低头又去看那枚“戒指”,注意力全被吸引。

少年生来便像带着气质,姿态优雅,舀汤的手不紧不慢,只是调羹接触到薄唇时,点点笑意,瞬即消失。

-

用完餐走出食堂,阳光刺眼,林愿撑开了那把伞。

两人的影子投在地上,紧密相依。

季桃忽然跑出伞外。

林愿猝不及防,只能看着她在自动售货机前停下,拿出了手机扫码。

哐当一声。

一听雪碧从上层货架掉出,季桃推开透明隔板,高兴将它从中拿了出来。

一回头,头顶的炎热已经被挡去几分。

林愿撑着伞,从下方看去,下颚线精致到无可挑剔。

“不是喝过可乐了吗?”他轻声开口。

“我不喝。”

季桃这么应完,望向后方,忽地又跑了过去。

“同学,请你喝雪碧!”

季桃正好看到先前还伞的女生从食堂大门走出,将雪碧递到她身前,看着她略带犹豫地接过,转眼间笑开颜。

“如果你现在喝的话,能把拉环送给我吗?”

女生一瞬茫然,还未明白深意,便点了点头。

季桃笑意更明媚:“那我来帮你,我刚跑了,可能会溅到。”

林愿在原地看完了全程。

季桃拿着拉环跑回来,抬起他的左手,套了几个指头发现都不合适,最终套在了小拇指上。

“不许摘。”戴上后,季桃***胁说。

“好。”他撑好伞,用戴着拉环的手,覆在她滚烫的头顶。

一路回到教室,和林愿道别完,季桃踏进教室,双手摸在头顶,回味了好一阵。

在座位坐下,身边的同桌难得主动发问:“你真的失忆了?”

“是。”季桃边取发夹边应。

“失忆后,你脾气似乎好了些,”盛溪顿了片刻,又补充,“也爱学习了。”

预想中翻白眼或是冷嗤的情况并没出现,季桃悠悠望过来,盯了他好一会儿,最后道:“以后我自己的作业,我自己会写,就不麻烦你了。”

语气很正常,表情也正常。

正因为过于正常,在季桃身上,才叫不正常。

盛溪起了试探的心思。

“我能换座位吗?”

“可以啊。”

盛溪一顿,再一次确认了表情。

“我真换了?”

“换吧。”

没有杀气。

陆续的话还没问出,周边的男生大多回到教室,也凑过来,满脸是笑地***嘴。

“季桃,那我能换吗?”

“那我呢那我呢?”

“我也要换!”

……

季桃的回复统一。

“动作快点,快上课了。”

“失忆万岁!”

不知道有人这么喊了句。

随之而来的,除了附和,还有季桃万岁。

欢声笑语一片,和上午沉闷的气氛着实不同。

季桃对着小镜子,理了理头发,没觉得被嫌弃了伤心。

她都有林愿了,十个男生加起来,都比不过。

为什么要别人?

倒觉得周围的男生可怜。

被从前的她,拿来当了工具人。

妄图看到某人吃醋。

可能是奏效了。

林愿才会答应她的表白。

季桃这么想。

除了他们这片的兴奋热闹,搬桌子椅子的声音陆续不断,班级里的其他地方,暗中的冷嘲热讽不少。

盛溪慢悠悠收回了视线,翻出一张全新的试卷。

放下镜子的人看过来,声音透了点好奇:“你怎么不搬?”

盛溪握笔,在纸上落下笔迹,头也不抬。

“我喜欢和上课认真的一起坐。”

季桃:“……”

“这样能不影响我学习。”

“哦。”

季桃随他去了。

接下来的课,也倒是认真。

课间时,季桃从走廊外见到那个还伞女生经过。

她兴冲冲想上去打个招呼,结果出乎意料。

她抱着书本避开了。

躲得很快。

季桃站在原地,陷入沉思。

-

日落过后,天空呈现灰蓝。

学生三两成群,远处近处,车鸣声不断。

季桃侧坐在单车后座,林愿推着车。他说车多,等到了宽敞的地带再骑。

季桃望着他略显模糊的侧脸,说起了那个女生躲她的事。

“可能被欺负了。”他回答得很快,声线淡而轻。

她愣住,一时不知道怎么接口。

“这是正常的事,”林愿推车的动作索***停下,转过脸,认真道,“她在大庭广众下做了与众不同的事,自然而然会受到其他人排挤。”

季桃不断晃荡的双脚停下。

她抿抿嘴,想了很久,轻问:“我是不是很差劲?”

林愿一怔。

季桃又说:“不然她是好心帮我,为什么别人要排挤她?”

林愿笑了笑。

他的手掌放在她的头顶,眉眼低垂,话语里,似乎有着镇定人心的力量。

“是他们差劲。”

温润的话消散在风中,却像是留在了她心里。

少年跨上单车,街道的两边,从绵延起伏的山丘,到了低矮的重重屋舍。

正值下坡,他的白衬衫被风鼓起,季桃一手按住***,一手将他环抱得更紧。

她的脸颊贴在他的背部,看着四下无人,在风里大声说:“我想帮她!”

单车在接近繁华闹市时停下。

少年偏过了头,瞳色漆黑,被路灯的光源照射,隐有微光。

“你有什么想法?”

季桃眨眨眼睛:“把欺负她的人都揍一顿?”

林愿倏地笑了,很久之后,才停下来。

他眉眼认真:“这样的话,你也成了欺负别人的人。”

“好像也是,”季桃认真思考了一番,像是自言自语,“别人好像都很怕我。”

林愿:“是。”

“那这样……”季桃惊喜抬头,“我跟她当朋友?”

“好,这样就没人敢欺负她了。”

林愿伸出了手,季桃不明所以。

他笑笑,抬起她的手:“击掌。”

季桃:“啊?”

“恭喜你。”

少年的手掌和她重合,发出轻微脆响。他望着她,唇角的笑意明显。

“即将要有新的朋友。”

-

夜里,城市被万家灯火点亮。

云上居是盛里有名的高档住宅小区,由于是近几年开盘,房价高昂又不在学区,比起其他小区,冷清的意味多了不少。

单薄的身影走进其中一栋,上了***,进屋后随意将书包丢在沙发,单手扯开领带,扣子连带着松了两颗。

陷进沙发里,拆烟的手动作到一半,听到门外动静,又不紧不慢塞回书包。

门被推开,是稀客林黎青。

林愿瞟了他一眼,懒洋洋起身,去厨房里冲咖啡。

“一去学校,就给***惹麻烦!”

喝声里夹杂了些无奈,从客厅里传过来。

“啊…”林愿单手握着咖啡杯,浅抿一口后走出厨房,若有所悟般,特意拖长了调子,随后才似笑非笑,声音轻慢,“为了我女朋友。”

林黎青哑口无言。

刚伸出手,林愿挑眉:“我喝过的你要?”

“臭小子,”林黎青拿了个枕头,差点砸下去,“也不知道给***多冲一杯!”

“我比较累,你自己去。”林愿理所当然。

林黎青真被气笑了。

盯着他看了会,从略显疲惫的神色,到端着咖啡杯的手。

忽然间,他皱眉:“你手上这什么?”

尾指上的拉环刺眼。

“没什么。”林愿淡淡应声,将它取下,动作懒洋洋地,随意抛进了垃圾桶。

他进了房间,用手机查询一个从前没怎么注意的词——

伪善者。

这是一个很大的命题,似乎没有正解,又可以代入到任何人的身上。

林愿丢下手机,随意一倒,任身子陷进被窝。

脸上多少有些烦躁。

日光灯明亮,长睫不经意扇动,在俊挺的鼻梁两侧,拓出淡淡阴翳。

手机忽然响动。

他歪头。

季桃心血来潮,拍了自己手上的“戒指”给他看,并且要求他拍下认证照。

女朋友要检查。

他微嗤。

起身去厨房拿了罐啤酒,懒懒启开,勾出不多不少的笑,拍了照片发过去。

随后继续躺倒。

“这个不对!”

“我做了标记的!”

随着清脆的语音传出,林黎青路过儿子房间,看到犹如躺尸的人,忽然一个鲤鱼打挺,接着冲向了客厅的垃圾桶。

“垃圾呢!”很快有吼声传来。

“……”林黎青两手空空,“你没看***好一阵忙活,刚帮你倒完垃圾回来?”

紧接着,他看到人冲出了屋外。

砰地。

一声关门重响。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