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哄第6章***

诱哄第6章***

言情小说 2020-10-24

诱哄第6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0-24

月色明亮,清冷洒向地面,加上路灯,一切清晰可见。

高瘦的身影俯身在垃圾桶前,手里捏着根树枝,不断挑挑拣拣。

垃圾散发出阵阵腐臭味,即便眉头紧锁,憋了半天换一口气,在天气炎热的当下,也是难以忍受的折磨。

手机嗡嗡作响。

林愿瞥了一眼,是季桃的关切问候。

“在干嘛?”

连续几条,每条间隔时间不超过一分钟。

林愿转头,深深换了口气,按下语音,斟酌半天,最终缓声道:“桃桃,抱歉。”

“那枚戒指,在放书包时不小心掉了,我爸把它扫进了垃圾桶,之后又丢了出去。”

“所以你现在,是在翻外面的垃圾桶吗?”

林愿拍了认证照过去。

细长的树枝扒拉着垃圾,对比起来,简直无助又可怜,犹如大海里捞针。

“别找了。”

“当时那么点时间,哪有空去做标记?”

树枝正好勾住一个眼熟的垃圾袋。

季桃的语音又过来:“我就是……想逗你玩玩。”

林愿的眸沉下。

他将垃圾袋放置地面,盖好垃圾桶,拧着眉头,一点点解开。

拉环在最上方,轻而易举找到。

他捏紧,望准了不远处的街道排水口。

“季桃……”

两个字,被说得咬牙切齿。

拉环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伴着手机振动,季桃的话响起:“没事,丢了就丢了吧,你快回去洗澡,记得戴浴帽,要避开伤口。”

“早点睡觉,晚安。”

最后以一个飞吻的表情结束。

少年***抛掷拉环的手甚至未放下。

他在原地停滞很久,转身走了几步,忽而,又回头。

拉环静静躺在地面,恰好卡在间隙口。

林愿将它拾起,神色中,疲惫更显。

他回到家,杜绝了林黎青的盘问,洗澡的同时,顺便将那枚拉环好好洗了洗。

它被放在床头柜上,他斜眼看着它。

说过晚安的某个人,又发来一大串消息。

【图片/图片/图片】

【我刚翻了下聊天记录和微博,我们的明争暗斗里,果然隐隐夹杂着甜!】

【真好!/微笑】

其中一张截图,连微博的白雪公主桃,以及小矮人愿,都被着重圈了出来。

脑洞真大。

林愿微嗤了声。

震动声仿佛无休止。

他一条又一条,耐心仔细地回。

终于结束。

林愿疲累地阖上了眼。

如果不是林黎青,他根本不至于沦落到现在的地步。

昨晚,四月一日,季桃摔到脑子。

暂时失去记忆。

他以为是她的游戏,直到林黎青提醒。

他们在另一间病房讨论了很久,回到季桃的病房,她在熟睡中,依旧不断念叨着三个字。

男朋友。

如脑科专家预料的那般,她确实是失去了记忆。

不是游戏。

季桃的身边需要一个陪伴的角色。

她已经接受了他的设定,最好不要再有改变,以免受到更大***。

不能轻易受到波动的人是她。

尤其是情绪。

林黎青想出了自认为好的办法。

在季父季母回国前,由他继续扮演男朋友的角色。

就当做是游戏。

照顾她,保护她,循序渐进地,帮助她恢复记忆。

一开始,季桃不能接受过多的信息量。

譬如今天在食堂,严一泽妄图揭破***,季桃唇色发白,一瞬摇摇欲坠。

只差一点。

或许说,是该感谢易拉罐的拉环吗?

林愿倦懒地翻了个身,面对床头柜,微启动薄唇:“谢谢……”

眼甚至没睁开。

摔到脑子,能让一个人变得伪善和娇弱。

这成了他今夜梦中的谜团。

-

翌日天气转冷,季桃穿了校服外套,薄款的针织衫,袖子很长,完全放下能遮住指尖。

临近校门,林愿推着车走,才发现她右手少了些什么东西。

“怎么不戴了?”他放轻声音问。

“戴着傻乎乎的,”季桃小声嘟囔,“等到***节,再买真正的对戒吧。”

林愿抿直唇。

“怎么了?”

“没事。”

他不打算将找到拉环的事说出。

两人在教学楼下道别,季桃攥紧书包带子上楼,走进教室,耐心向她的同桌提出问题。

她问的是那个女生的事,昨天她被避开,瞥见盛溪的眼神,仿佛欲言又止。

总感觉班长,什么都知道。

下课后,盛溪抱着一沓作业去了办公室。

回来时,给她拿来了路游月的资料。

“D班的学委,成绩不错,但***格怯懦,平时鲜少与人交道。”

盛溪的指尖点在联系方式一栏。

“开学时填的,只过了一个月,应该是对的。”

季桃道完谢谢,课间买饮料时,特意多买了一瓶。

盛溪拧开瓶盖,没喝,侧眸看着她发信息。

微信好友添加不上。

季桃直接发短信:【你好,我是季桃】

没回应。

她又发:【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跟你做朋友,能聊一聊吗?】

几分钟后,她收到了回信。

【但我不想】

盛溪从没见过一个人打字的速度可以那么快。

手指飞动,接连不断,堪比狂轰滥***。

路游月一定不是第一个那么倒霉的人。

他想。

持续到第三节课的课间,季桃终于收到一个不那么抗拒,有了一丝丝曙光的回应。

【我喜欢我们班班草】

季桃连问:【很帅吗?】

【这不重要】

路游月随后又发来一条:【如果你帮我追到他,我就答应当你的朋友】

季桃只追过一个人,还是在失忆之前,轻而易举就得逞。

自己都不会追,别提帮别人了。

中午的食堂里,季桃连寿司都没心情吃,望着手机,沉默不已。

“我连告白,都是老土的我喜欢你。”

她忽然蹦出的这么一句,让林愿帮她摆盘的手,僵在半空。

“只有两天恋爱经验,怎么追人?”季桃偏头看他,乌黑的眼睛里,写满了求***。

林愿给不出***。

“我也只有两天。”他低声说。

-

教学楼窗外的梧桐树茂密,阳光透过缝隙,落在少年脸庞,气氛静谧中带了一丝美好。

钢笔力透纸背,一笔一划,字如其人,清隽漂亮。

一个胖胖的男生在他身边坐下,企图往那边望上一眼。

啪的一声。

午休时的教室安静,这一声,使得多人的目光往来。

“林愿,你写什么啊?这么神秘?”胖男生并不怕他,即便林愿昨天才教训过严一泽,但他的好脾气,在学校早已深入人心。

“作业。”果然,少年温润地笑,老好人的姿态,仿佛天生带来。

除女生以外的目光,大多都无趣地收回。

上课铃响前,季桃在教室窗外,看见了她的男朋友。

普通的白衬衫,他穿得比谁都好看,领带一丝不苟,清浅笑意浮现。迎着光,身后路过的人群,全成了背景。

“帮我挡挡!”

季桃忙不迭低头,掏出了她的唇蜜。

盛溪的目光穿越人群,和他撞上。

林愿弯唇示意。

季桃恍然听见啧的一声,接着是:“好***……”

“***什么?”她在课桌底下照了照镜子,随口问。

“啧~”盛溪的话里没了感叹,“我说今晚的数学作业,题这么难,好***……”

“哦。”季桃懒得搭理他,跑出了教室。

在楼道口,少年指节干净修长,从衬衫口袋捏出一张薄薄的纸,无论是定格还是慢放,都堪称***画面一般赏心悦目。

“桃桃,给你。”

他的声音很好听,偏清冽,又带低磁,犹如风铃的碰撞,遇上暮鼓晨钟。

季桃看见他眼里的微光。

偏桃花的狭长眼型,瞳仁漆黑,睫毛纤长而卷翘,轻轻落下。

第一次知道,原来阴影,能比光更动人。

季桃的心跳得很快。

完全不受控制,在胸膛里,******地撞。

“我早上让你多穿衣服,你都没有回。”

蓦然地,她声音里带了丝委屈,或许是遇到温柔便一发不可收拾,又垂眼望着空落落的手,不断嘀咕。

“我说戒指戴着傻乎乎的,你也默认了,其实昨天……我真做了标记,但是你弄丢了,你都不在乎……”

林愿捏着纸张的手微顿。

季桃吸了吸鼻子,小声问:“这是什么?”

时间的流速似乎变慢,林愿望着她脑袋顶上的小旋,动了动唇,声音微哑。

“情书。”

“是让我抄下来,好拿去帮路游月吗?”

季桃瘪嘴,话里话外,情绪明显。

时间的流速更慢了。

滴答滴答,如有秒针转动,拉长了拍子,仿佛年久失修。

慢到以为是时针。

“不是。”

他看见季桃惊喜地抬头。

他半阖眼,喉咙微滚,将情书放到她的手心。

“是给我女朋友的。”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