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第3章 阵势摆起来

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第3章 阵势摆起来

言情小说 2020-10-24 11:43:26

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第3章 阵势摆起来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0-24

宋廷也没觉得自己说这话有什么不对,人都是爱美的动物,不分男女。他就不信陆炎没有盯着他那张脸捯饬过。

“所以朕想减肥,跑步利于减肥。”宋廷一本正经的说,表情认真的跟陆炎批阅奏折时的表情相差不多。

陆炎抬了下眉,不知道宋廷在玩儿什么花样,只能确定一点,宋廷的花样很新鲜,让他至今没有感受到确切的杀意。倒也是沉得住气。

“皇上该***上朝了。”

“那校场咱还去吗?”

陆炎看他问的这样认真,不由得怀疑起他花样的名称了,这叫什么,以退为进吗?第一个***他,第二个***杀他,那么这第三个又会弄出什么花样?他倒也是想看看。

“下了朝就去。”

宋廷欢呼了一声,直道减肥有望,麻溜一下跑回长极殿换衣服去了。

看宋廷那欢乐的背影,陆炎一时间竟然冒出了“他可能就是单纯想减肥,别无他意”这样危险的想法。

“王爷,不知王爷传召,属下来晚了,请王爷恕罪。”

徐流溢火急火燎的赶来,见陆炎盯着前方一个背影发怔,不由得又唤了一声,“王爷。”

陆炎这才对他道:“从今天起,长极殿由你的人守着,把那些侍卫都撤掉。”

“是。”徐流溢应道,但也不解,“可是王爷,长极殿的侍卫都是太后的人,咱们的人加***,太后那边如何说?”

陆炎冷笑道:“不必理她。”

徐流溢“诶”了一声,看了眼刚刚才消失的宋廷的背影,面上有些纠结,“王爷,这位皇上他成吗?”

陆炎凤眸里蓄着一团无名火,未有应徐流溢,转身走了。

徐流溢跟上他,这都第三个了,他们这些心腹明里暗里的都在劝陆炎,干脆自己登基算了,先帝的这些个子孙真是一个比一个废,撑不起大禹朝,加上太后与闻太师勾结,想来个外戚篡国,大禹真是岌岌可危,倒不如王爷直接反了登上皇位。

可惜,这么做,王爷觉得对不起先帝,他虽是先帝养子,但先帝待他如亲子,为了守着对先帝的承诺,扶持第一位登基时,便自个儿把姓给改了回来。其实,满朝文武谁不知道,先帝虽贤明英武,但他那些个儿子确实一个都不行,唯王爷可当大任,可王爷不是先帝亲生的。用王爷的话说,他若登基,与闻太师等人的龌龊心思有何两样?

这么想着,徐流溢都替陆炎憋屈,他随时都准备着帮陆炎夺皇位。

“你再胡思乱想,扣你月钱,看你回去如何向家中交代。”陆炎神色严厉的回头瞪了徐流溢一眼。

徐流溢忙***的笑着躬身道:“属下不敢。”

陆炎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这边宋廷已经穿戴整齐,上朝什么的对他来说就是走个过场,他满心想着去校场***练,要是陆炎能教他个一招半式,那不是又能减肥又能学武功,岂不妙哉。而且自己有舞蹈功底,学武功应该也不难吧。

这么想着,宋廷还挺开心,在不同的地方学习不同的技能,是很有必要的。

只是他的前脚才迈出太极殿,耳里就听到一尖细的太监嗓音,“皇太后驾到。”

宋廷抬腿的动作慢了一瞬,这才想起书里是有一位皇太后的,他是先帝的原配,但不管是之前那两个被废的皇帝,还是“自己”,都不是她亲生的,所以谁当皇帝她都觉得不安。

而她的父亲也厉害,就是在朝中地位仅次于陆炎,又或者也快和陆炎并肩的闻太师,父女俩是陆炎登基称帝的超大绊脚石。“自己”最后就是被他们俩利用去刺杀陆炎,后来还失败了,以至于走上了不归路。

所以,她这个时候来是做什么?

头戴凤冠,容貌风情,年龄不过三十左右的皇太后在太监宫女的簇拥下缓步迈进长极殿。

宋廷看着,也迎了上去,按照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率先问了个好:“见过太后。”

皇太后眼角弯弯的笑着,伸手虚扶了他一把,“皇帝不必多礼。”

“不知太后这时候过来做什么?朕正要去上朝。”

“今儿是你第一天上朝,哀家自然要陪着你。”

她这话说的非常理所应当,令宋廷瞬间有些没反应过来,只见皇太后已经向他伸出了手,“皇儿,来吧。”

宋廷被她这声“皇儿”给雷到了,虽说按礼制,自己是该叫她一声“母后”,但实在是不熟啊。

“呃,不好意思,朕不喜欢跟不熟的人太亲近。”宋廷十分诚恳的说,他越是这么诚恳反而越让太后面上挂不住。

前两个被废都曾跑到安宁宫求她和太师庇佑,合作对付陆炎,想着这个宋廷也该如此,尤其昨夜还听到宋廷荒唐闹太极殿且被陆炎斥责的消息。

得到这消息她十分高兴,这样一来,这小皇帝岂不是更恨陆炎,加之这小皇帝不过十六七岁,无父无母的,岂不是更需要自己。所以早朝的第一日,她忍不住先来了,并伸出了结盟的手。

但没想到,宋廷不领情。

闻太后右手的袖子遮住了她尴尬的手,缓缓收了回来,“皇上说的有理,你十岁就被你父皇赶去了藩地,两年前你母妃又病故,孤苦无依的,哀家没有及时照拂,你心中有怨是应当的。”

宋廷有些绷不住,这闻太后的话,他有些耳熟,好像他拍的很多古装戏里,都有过这样笑里藏针的台词。

“还成,朕过的挺好,身板都胖成这样了。”说到肥胖问题,宋廷一脸无奈。

这“无奈”映入太后眼里又是另一番意思了,她陡然觉得这小皇帝虽然行事无状,但年龄较小,比前两个可好控制多了。

这么想着,太后道:“放心,日后有哀家和太师庇佑着你,再胖二十斤都不是问题。”

宋廷:“......”

太后看宋廷不吱声,盯着她的神情还满是探索的意味,向前一步主动拉起了他白皙的双手,道:“二十斤,三十斤都不是问题,每一斤都是母后给你的盛世安乐,你只管玩乐就是。”

宋廷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抽回手直截了当的问:“太后到底来此做什么?”他怕再不问清楚,这位皇太后不知道得说出什么更奇葩的话来。

太后瞧着,往前走了一步,身体靠他更近,身上的脂粉香刺的宋廷想打喷嚏。她再次拉起宋廷的手,温声细语的说:“自然是带你去上朝了,不然你得被陆炎压制成什么样子?你不想步你前两个皇兄的后尘吧。”

说起前两个被废的结局,一个被打发去守皇陵了,一个被***的剃度出家敲木鱼了,两个下场都惨,但也惨不过原著中的自己,活活的自个儿把自个儿吓死了。

太后拉着宋廷的手已经往前而去,徐流溢的侍卫还没有来得及调派过来,这太极殿还都是太后的人,她这软硬兼施的,反正宋廷是明白了,今儿就得这么被她牵着走。

乾清殿文武百官已罗列排至殿外,殿内站在六级台阶最下方的则是闻太师,台阶上方最***立着龙椅,而就在龙椅下首还有一个副座,那是摄政王陆炎的位置。

眼看上朝时辰将近,文武百官都到了,但皇上却迟迟不见踪影,陆炎英挺的剑眉微微拧了一下。

闻太师虽站在下方,但对陆炎说话时仍旧趾高气扬,“听说摄政王昨夜急急忙忙进宫,斥责了皇上,原因只是皇上玩儿了个游戏。”说着,闻太师嗤了一声,“新皇登基第一日,摄政王就跑去训斥,这样的事还真只能发生在我大禹了。”

陆炎微微偏了下头,目光直射闻太师,他面上永远都是那副让人看不清喜怒的样子,“太师身在宫外,宫里的消息倒是得的快。”

“摄政王能从宫外赶进来训斥皇上,还怕人知道不成?”闻太师含***夹棍的说。

陆炎笑了一下,洁白的牙齿星星点点的露了一些出来,哂道:“本王做什么不用旁人置喙。”

闻太师瞬间不知该如何接这话。

陆炎一身玄色蟒袍,冠帽庄正,凤眸居高临下的扫视而下时,令人不敢仰视,“只要本王高兴,什么事是不能做的?”

文武百官全都噤若寒蝉,人家皇帝都立第三个了,小小训斥算得了什么。

闻太师皮笑肉不笑的盯着陆炎,用眼神告诉他:咱们走着瞧。

忽而殿外终于响起了太监奸细的“皇上临朝”之声。

所有人都向声源望去,不禁有些期待这位新皇第一次上朝会是什么模样,有前两个的前车之鉴,会不会稍稍安分一些,至少别一来就想着给陆炎下马***。

然而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这位新皇不愧是曾以“荒唐”出名的,胆子是真的大啊,他竟和太后一同上朝,且二人举止亲如***!

胆子大的已有些去小心翼翼的打量陆炎的脸色了,但是他们的摄政王脸上仍然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神跟刚才有些不同了,似乎盯着什么东西。

宋廷也感觉到了陆炎在盯什么。这还能盯什么,显然是在盯太后牵着他的那只手啊。

皇太后牵着宋廷的手平举着,缓步行来时极有某种仪式感...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