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第5章 关心来一波

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第5章 关心来一波

言情小说 2020-10-24 11:48:17

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第5章 关心来一波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0-24

“关门关门,快关门。”回到长极殿,宋廷赶紧让刘元紧闭殿门,接着一***坐在殿内的贵妃榻上,抬手擦了擦额头上因奔跑而出的汗水。

刘元在他身后气喘吁吁的关上了门,宋廷刚对陆炎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也是听到的,这满朝上下敬畏陆炎的人极多,不满陆炎的人也有,可从未有谁敢这么跟陆炎说话,即便是之前那两位主,再想除掉陆炎,面上也是做足了功夫的,宋廷这样的还真是头一回见。

“我跑什么?”缓过气儿来,宋廷坐直身体,忽然觉的自己没必要跑啊,他问,自己就答,原本十分正常的对话,自己这么一跑反而有些做贼心虚的味道了。

“皇上,您之后预备怎么办?”刘元是真觉得这位新帝是大祸临头了,不由得关心了他一句。

宋廷看刘元那副“你早备后事”的表情,顿感不适,不答只道:“开门开门,我又没做亏心事,关门做什么。”

刘元瞧着他,想着他有“荒唐”在外的名声,也不敢多劝,转过身又将才关起来的殿门打开了。这一开他立马倒抽了一口冷气,身体比大脑更先反应过来,侧身给来人让路,连通报都给忘了。

宋廷从贵妃榻上站起来背对着大门,左手拿着水杯右手拎着水壶给自己倒水,忽觉身后空气有些凝滞,下意识的转过了头,只见陆炎和他的距离已不足一丈。

宋廷保持着微笑,看起来泰然若定,只手里倒水的动作忘记停止,水壶倒满了水杯都不知道,此刻那冒着热气的水正要从水杯中溢出来...

陆炎瞥了一眼,眼神一沉,两步跨过去伸手就把宋廷手中的杯子和水壶一并夺了过来,那滚烫的开水没有淋到宋廷手上,却铺洒在了陆炎的手背上,红了一片。

“呀。”宋廷惊叫一声,忙道:“你没事吧?”

陆炎凤眸微眯,看起来很是危险,“皇上的饮用水需烧沸冷却至能入口时方能呈上,怎么回事?”

跪在一旁的刘元一听,忙道:“王爷恕罪,定是奉茶水的太监疏忽了,***才一定查清严惩,断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

陆炎正要再斥,被烫红的左手却被人牵了起来,回头一看,是宋廷正双手捧着他的左手上下查看,“烫成这样了,刘元,快去拿烫伤膏。”

宋廷这个时候发话让刘元松了口气,忙不迭的应了声“是”,拿了药膏过来递给宋廷。

陆炎的视线没有离开过宋廷的脸,他一直打量着宋廷的表情,想从他那满脸关怀的表情里找出一丝破绽,可却什么破绽都没找到。陆炎有些心惊,这小皇帝竟比自己还擅长隐藏情绪么?

然他正这么想着,却见宋廷打开那装着***白色药膏的小瓶子,伸出食指挖了一坨出来,一手拉着他的手,一手仔细的涂了上去。

这亲密的举动令陆炎下意识的要抽回左手,宋廷却道:“别动,还没好。”

陆炎冷漠的表情差点没控制住崩了,长睫微垂,看着自己手背上那根涂来抹去的手指。

“皇上。”刘元瞧着,急急忙忙的叫了一声。

“做什么?”宋廷道。

刘元看宋廷的手已经在陆炎手背上画圈式的涂抹了,嘴里那句“棉棒在这儿”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反而悄悄的把手里的棉棒藏进了袖子里,“***才是问这瓶够么?”

“当然够了,你当摄政王的手是熊掌啊?”话落,宋廷觉的前方视线有些寒冷,忙热忱的说:“朕的意思是,多谢摄政王相救。”说着,宋廷还低下头轻柔的在陆炎烫红的手背上吹了吹。

陆炎顿时觉的那只手跟中***了似得僵硬的不得动***,整只手除了能感觉到宋廷温热的指尖和那拂在手背上的气息外,什么都感觉不到。

宋廷十分卖力的把陆炎整个手背用***的手法涂抹了一遍,这才满意的放下了手,不等陆炎开口,就先找个话头岔过这小意外:“不知摄政王来此有何贵干?”开玩笑,这事儿要搞大了,岂不是成了我成心伤陆炎?不行,绝对不行,赶紧岔过去。

陆炎看了眼自己依然有些红的手背,对他而言,这种轻微的烫伤根本不算伤,他征战四方时什么剑伤***伤没受过,严重的时候骨头都能瞧见了,但被这么捧在手心里上药倒是头一遭。

原本来找宋廷,是为了弄清楚他今日在朝上“怪异”的举止究竟是因为什么,但经过这个小***曲,陆炎突然改了主意,“臣答应下了朝陪皇上去校场。”

一听“校场”两个字,宋廷顿时两眼放光,如果一觉睡醒他能甩掉身上脸上这些多余的赘肉,别说一个校场,两个他都去!刚才跑太快,都把这茬给忘了。

“好啊,朕马上换衣服。”说着,宋廷赶紧让刘元找了衣服出来换上,然后跑到陆炎身前站定,请教般的问:“这身儿怎么样?合适么?”

陆炎面无表情,又或者是他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个什么表情,从未有人在他面前如此高兴过。哪怕他赏赐谁几千两黄金,那人的高兴都不如宋廷现在的纯粹,而自己只是让他去校场而已,并且去校场是受罪还不是享受。

看陆炎不说话,宋廷疑惑了,“这身儿不合适?朕再换一套你看看。”说着,宋廷就要去换衣裳,陆炎却道:“可以了。”

宋廷止住脚步,转身张开双臂让他细细打量,“不影响跑步攀爬舞***弄剑?”

“不会,很合适。”陆炎仍旧十分冷淡,宋廷也不在意,只满意的看了看自己这身碧色劲装,继而抬头冲陆炎一笑,“你说合适,那一定合适。”

不知道为什么,陆炎总觉得这样的对话不适合他与宋廷,可又对的十分自然流畅。

徐流溢等在殿外,今日小皇帝在朝上的举动实在让人生疑,这小皇帝在藩地就出了名的荒唐,藩王都不一定当得好别说皇帝。

可是他早朝时的一举一动,又确确实实像是当过了皇帝;还有他刚开始和太后的举动,以及突然又将了太后一***转向摄政王,一系列举动都让人觉的他背后有人指使,又或者这小皇帝是在扮猪吃老虎。

不管是哪种都要调查清楚。

徐流溢向殿内探头看了一眼,内殿的门已经开了,但不知道情况如何,不过想来陆炎都亲自来了,那小皇帝下场应该不怎么样。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

“你们练武之人,一般几岁开始习武啊?”对于武功这种事,宋廷一直就很好奇,好不容易逮着个货真价实的高手,还不可劲儿问。

“你们的轻功是怎么练的,是在腿上绑沙包跑步,跑着跑着把沙包取了,然后就能飞了么?”

“你们的内功是怎么练成的?像武侠小说写的那样...不是,是有什么心法可以调节五脏六腑,然后练成的么?”

“你们真的会点***吗?那是什么原理啊?”

......

徐流溢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表情是完全崩塌了,这么荒唐的问话和毫不礼貌的语气,竟然能从殿内一直传到殿外王爷都没有阻止,这啥情况?

宋廷和陆炎并肩迈出殿外,继续充满好奇心的问陆炎:“是不是每一个练武之人身材都超好,六块腹肌,大长腿,***有肉穿衣显瘦,就像你这样?”

徐流溢跟在身后,听到这一句,差点两眼一翻晕过去。从未有人敢如此对王爷说话,皇上,我徐流溢是真心佩服你,就算要做王爷的敌人,你也是够格的。

陆炎终于停下脚步偏头看着宋廷,“皇上感兴趣的东西还真多。”

宋廷一听他这阴阳怪气的话,就知道他肯定又误会了什么,不满的咕哝,“什么事都交给你管了,就不能对我少点敌意多点友好?”

声音虽小,但陆炎听觉不错,每一个字都被他听见了,顿时:“......”

******

皇家校场,占地面积广阔,视线明亮,虽然健身器材一个没有,但***猛骏马,******棍棒,***戟弓***都不缺,连石锁都有几个,那东西倒是跟哑铃有的一拼,并且连他刚才说的沙包也是真的有。

不仅如此,这校场四周培有绿植花卉,此时又正直***暖花开之时,***风拂过,尽是怡人花香。

“这地方不错,朕喜欢。”宋廷往前走了一步,恰好拂过一缕带着花香的清风,他仰头闭着眼享受了一下,只是这花香入鼻,之前身体里那股怪异不适的感觉就又冒了出来,令他有些胸闷不适。

怎么回事?这又不是太后的脂粉香。

“去给皇上拿两个沙包过来。”陆炎淡淡的下令,末了又道:“轻一些的。”

校场负责人忙领命而去。

宋廷兴奋的心情已经完全冷却下去了,这一阵阵花香吸入鼻翼里,他不适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连有人来给他的小腿肚子各绑一个沙包都没什么反应。直到沙包绑好,各十斤的重量突然压在小腿上,他才“啊”的叫了一声。

“这里面装的怕不是铁块吧。”因为身体不***,宋廷出声时语气非常不好。

陆炎倒也没在意,淡淡道:“跑吧,让臣看看,皇上究竟能跑多远?”

宋廷不是跟自己过不去的那种类型,觉的不***就说了出来,“朕突感不适,不想跑了。”

陆炎冷笑了一声,不说话,只看着他。

宋廷软了声音,“朕真的不***,想吐。”

“皇上,请不要考验臣的耐心,你不想把你腿上的沙包每个加重十斤吧。”

陆炎摆明了是要教训他,或者是在试探他什么,宋廷心下了然,太后和那什么太师都好说,只有陆炎放下了对他的戒备,之后的日子才好过呀。所以,好汉不吃眼前亏。

想通之后,宋廷“呵呵”笑了笑,道:“不想,非常不想。”

说着,宋廷提着一口气,奋力的转过身,咬着牙迈开沉重不已的双腿,跌跌撞撞的跑了起来,可还没跑几步,他实在是受不了花香袭来而引起的胸闷,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整个人也栽倒在地。

“皇上!”徐流溢惊叫一声,声音还未落下就见陆炎不知什么时候已冲过去扶抱住了宋廷。

宋廷靠在陆炎怀里仍旧吐个不停,只是他还没有吃早饭,吐也吐不出来什么,全是黄疸水,但也更加难受。只是这难受,在他闻到陆炎身上那缕清新的味道时,瞬间就好了一些。

“我说我不***了,你还不信。”宋廷何时受过这种苦,以前拍戏再累都没有吐过黄疸水,没有晕乎过,这么来一遭,顿时就有些生气和委屈。

陆炎也感觉到了宋廷的情绪,所以对他吐了自己一身也没有丝毫不快,只看着他骤然烧红起来的脸,想起这样的脸色方才上朝时他也曾有过,忙抬起手探在宋廷脸上,果然滚烫的吓人,连额头也不外如是,甚至脖子也是如此。

“快传太医去长极殿,快!”陆炎转头怒喝,忙有下属立刻去办。而令人吃惊的不只是宋廷身子不适,更是他们所有人都见常年喜怒不形于色的摄政王,竟破天荒的将愤怒和着急显现在了脸上。

陆炎一把扯掉宋廷腿上的沙包,抱着他直接施展轻功飞跃而起。

宋廷有气无力的靠在他怀里,看了眼现下的情况,不由的在想:还真是绑着沙包跑,跑着跑着取下来就能飞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