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陆呈钧走过了三年之痛第8章精选

她和陆呈钧走过了三年之痛第8章精选

言情小说 2020-10-24

她和陆呈钧走过了三年之痛第8章精选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0-24

“对啊。”

“说你什么好。”她指责她,“那人家什么反应?”

“表面没什么反应,心里怎么想的我就不知道了。”涂筱柠说完直接回自己房间关上门。

气得母亲跺脚。

“我迟早被她气死,她就是缺心眼。”母亲跟父亲抱怨。

“说开了也好,迟早人家也会知道的。”父亲却比母亲淡然很多,“而且,你没听到人家条件?这种条件的男孩子到现在还在相亲,我看不是那什么就是在普遍撒网钓大鱼,我们家小涂不去招惹也好。”

“哪什么?”母亲看看父亲。

父亲往母亲耳边凑了凑,“同性恋,骗婚。”

母亲不可思议地啊了一声,“不会吧?”

父亲确定涂筱柠进了房,“怎么不会,现在新闻里这种事情多呢,你想啊,长得帅,学历高,工作又好,这种男孩正常情况下学校里没毕业就被挑走了,还等到进社会才出来相亲?无非是性取向问题不好跟家里交代,只好先找个女孩骗婚生孩子,也留个后啊。”

母亲听他一分析,觉得也不是没道理,“那如果是这样,吴老师也不知道的呀?”

“家长自然不知道。”父亲摸了摸胡子又说,“不过这只是其中一种猜测,还有一种就是我说的,人家自身优秀,眼光远,要求高,相亲就当撒网了。”

“那你的意思是?”母亲问。

父亲看着涂筱柠紧闭房门娓娓道来,“像闺女说的,就外在条件看他俩还真不是一路人,这件事我看只到此为止,不可人为干涉,一切随缘。”

涂筱柠觉得自己要忙死了,比干大堂的时候忙多了。

大概部门人觉得跟她熟稔了,其他男同事来不及的时候也会吆喝她帮忙打打下手。

涂筱柠来之不拒,趁饶静出去跑客户的时候帮一个男同事做了几笔银行承兑汇票贴现流程。

“长本事了?我教的业务你可以去帮别人了?嫌我给你的活不够多是吧?”饶静知道后却很不爽,把涂筱柠叫到跟前。

“我是看他也挺忙的,帮忙跑业务流程而已。”涂筱柠解释。

“帮忙?”饶静板着脸看她,“这部门你算老几啊要你帮忙?你才学到多少皮毛?”

饶静虽然经常讽刺她,但是这么气急却是第一次。

涂筱柠知道饶静争强好胜,业务能力仅次于那个男同事,一直在暗自较劲。可是她帮他也只是想融入这个集体,跟大家处好关系而已,她本以为那些小业务不会影响到她的成绩,没想到她这么介意。

“涂筱柠,以后你做好我交代的事情就行了,其他的事你少去表现,不要帮我的话当耳旁风。”饶静把资料往桌上一摔,盯着她警告,“记住,你还嫩着呢。”

“我知道了饶姐,以后会注意的,对不起。”涂筱柠觉得胸口很闷,说完就往办公室外走。

正好撞上几个从外面回来的男同事。

“饶静,老远就听见你的声音,又骂小涂呢?人家小涂那么勤劳刻苦一孩子你真想严师出高徒啊?”一个同事说。

饶静靠在自己座位,双臂交叉环抱,“怎么?我还不能教训我的人?”

“是是是,你的人,那你倒是多教些东西啊,跑跑业务流程又学不到什么。”

饶静整理着自己桌子,语气有些不屑,“她一临时工,能待多久?会跑腿就行了,其他的自学成才吧。”

涂筱柠听到饶静这句话,只觉得眼神越来越模糊,直接跑到厕所冲了把脸,才没让眼泪流出来。

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越看越觉得失败。

母亲说的没错,她总是在满足现状,从未真正努力过。

——“女孩子,还是早点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好。”

耳边又响起饶静之前说的话。

水龙头开着,她又冲了几把脸,冰凉的触感让自己变得更清醒。

之前她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现在她知道了,她要转正,一定要在DR 转正。

“你决定一辈子耗在DR了?”凌惟依知道她的决定后问。

她知道涂筱柠一直不喜欢待在银行,是被家里安排才***的。

“嗯。”涂筱柠在语音里应着。

“DR转正什么条件?”

“要有自己的客户和存款。”

“要多少存款啊?”凌惟依家里也是做小生意的,想着去求求父母,把公司的钱存到DR是不是还能帮帮涂筱柠。

“大几千万甚至上亿。”涂筱柠告诉她。

凌惟依吓尿了,“***,这我可真帮不了你啊。”

涂筱柠自然知道她帮不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继续走这条路。

“DR转正这么难啊?”凌惟依只知DR是全国第一大商业银行,业界翘楚,薪资待遇丰厚,金融系学生向往之地,招聘却相当严格,一向把本科生拒之门外。涂筱柠家里当年能托人塞***当劳务派遣都实属不易,可惜她家无权无势,给她铺的路只能止步于此了。

涂筱柠也叹气,明明知道很难,她却较上劲了。

“那表现好呢?你这几年在DR没功劳也有苦劳吧。”凌惟依不死心地问。

“姑娘,这是个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的社会啊。”涂筱柠这点倒看得很透。

“那玩个屁啊,做死都没用,除非你嫁个土豪。”

涂筱柠一头栽到床上,“我倒是也想有土豪能看看我。”

“土豪没有,帅哥你不是有一个?后来你跟你那初中校友还有联系么?”凌惟依觉得还是讨论帅哥比较开心。

涂筱柠这才想起很久没在行里看到纪昱恒了,可能银监不在他们那层楼查业务了吧。

“承您吉言我才想起来这校友。”涂筱柠找了找他的微信,他的微信名很简单,就是字母A,头像是一只国画上的蝉。

“你笑什么呢?”凌惟依听到她在笑。

“没什么。”涂筱柠只是觉得他微信看起来很像老年人。

“齐郁找我,我先挂了。”凌惟依要去陪男友了。

“好。”

涂筱柠又点进他的朋友圈看了看,除了一些财经新闻的分享,其他什么都没有。

两人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上次她的转账,她仔细一看,转账显示已过期。

她蹙眉去翻微信账单,真的有一条转账的退款。赶紧坐了起来,她有时候忙会直接删掉微信的系统提示,久而久之就养成了看都不看直接删的习惯。所以他没有接受她的转账,被系统自动退回了?

涂筱柠又倒了下去,那不是还欠他两顿饭?会不会是他忘了接收?

她想着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在?】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回了。

【?】

涂筱柠赶紧又给他发了个转账,这回总该收了吧。

可是直到涂筱柠要睡了他都没点开。

涂筱柠困得不行,看着手机怨念。

他还真是个老年人,睡得也太早了吧。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