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萌甜妻好孕到第8章

呆萌甜妻好孕到第8章

言情小说 2020-10-25

呆萌甜妻好孕到第8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0-25

沈繁星从包厢里出来,直直地走向了洗手间,她打开了水龙头,接了一捧水,***地擦着唇,她隐忍着,眼眶微红,她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自己。

已经想了千百遍要让盛司珩死的方法,可是,她除了忍,没有别的办法,因为她想待在屹初的身边。

怎么会有盛司珩这么讨厌的男人?自大张狂、脾气恶劣、嘴巴毒。

沈繁星在洗手间冷静了会,她口袋里的手机又开始疯狂震动了,不用看都知道是盛司澄在催她带他的好大哥回去老宅。

她觉得烦躁,面无表情地直接按了拒绝接听,然后关掉了手机。

电话那头的盛司澄听到听筒里传来的自动回复,先是一脸震惊,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不信邪地继续拨打了好几遍,才不得不相信,沈繁星这个村姑丑八怪,居然敢挂他电话,还敢关机。

沈繁星走出洗手间,就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转过头,看清了来人,她睁了睁眼:“顾老板。”

顾舟就站在廊下,灯光倾泻,他轮廓似是柔和了许多,他双手插兜:“你事情办完了吗?”

他幽深的眸光似有若无地停留在沈繁星自己搓得红肿的唇上。

沈繁星微笑:“办完了呀。”

顾舟“嗯”了声:“那我送你?”

沈繁星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她现在住在盛司珩的公寓里,顾舟清楚她的家庭情况,她不好解释她为什么住在那边。

顾舟挑眉,扯了扯唇角:“不想?”他向来独裁,说话的语气就如同她还是他的下属一般,“走。”

沈繁星“哦”了声,就跟了上去,顾舟放缓了脚步,他侧过眸,不经意地打量了下沈繁星,眉间折起:“你怎么晒得这么黑?”

沈繁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顾舟忽然顿住脚步,他抓起了她的手腕,把她羽绒服的袖子稍稍往上掀了掀,果不其然,看到了一段白得发光的肌肤。

他黑眸浅浅,嗓音低沉:“嗯?”

沈繁星挣了下手腕,想了会要怎么解释,还没想明白,顾舟问她:“是刚学化妆?”

他记得沈繁星之前在公司的时候,每天都素颜,留着厚刘海,戴着黑框眼镜,很朴素的样子,是不是现在刚学化妆,没选对粉底色号?

沈繁星顺着顾舟给的台阶下,点头:“是这样的。”

顾舟扯了下唇角,似乎笑了下,倒是没再说什么。

盛司珩走出包厢后,就想回去了,他拐出走廊,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稍稍俯身,他的大手握着沈繁星的手腕,似乎带着调侃的笑意,而沈繁星则仰着头,朝着他笑。

这样温馨的一幕,落在盛司珩的眼里却有些刺眼。

他抿直了薄唇,黑眸中寒光微盛,盯着沈繁星含着笑意的脸,只觉得哪里都看得不顺眼。

他垂在身侧的手指微紧,忍不住想起,她刚刚才按着他强吻了一番,现在就开始跟陌生的男人这么亲近?她当他是什么?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的女人也能勾到别的男人?

他眉头紧紧拧起,胸口一阵莫名的烦躁,眼看着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就要带着沈繁星走了,盛司珩冷冷开腔:“沈繁星。”

沈繁星一怔,回过头,就看到了沉着一张写满“本大爷不高兴”的脸,他不高兴,她还不高兴呢。

她脸上的笑意慢慢地就消失了。

盛司珩越看越火大,被强吻的人是他,她摆着臭脸是什么意思?

盛司珩:“回家。”

沈繁星抿了抿唇,眼眸清亮:“去哪?”

顾舟看到盛司珩的出现,眼眸就不经意地沉了沉,他不知道沈繁星什么时候跟这样的男人扯上了关系,他勾了勾唇角:“繁星,这是?”

盛司珩看到他们俩熟稔的模样,再想想沈繁星刚才强吻他的样子,他胸口的火气就灼烧了起来,烧得他隐隐胸闷。

“走不走?不是说爷爷让我回去?”

沈繁星犹豫了下,她想到了盛屹初,初初在老宅,她想去陪初初玩的,如果她一个人去老宅,盛司澄肯定要烦死她。

想到这,她抬起头,对顾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顾老板,那个……我有事情,不好意思呀,我先回去了。”

顾舟眸光微顿,抿了抿唇,稍稍颔首。

盛司珩已经迈开长腿离开了,他肩宽腿长,不过一会,就已经快消失不见了,传来的只有他冷漠的声音:“沈繁星,快点。”

沈繁星无奈,只能小跑着,追上了他。

顾舟凝眸,看着两人先后离去的背影,眸光深邃似海,眉峰下压。

*

这是沈繁星第一次坐上盛司珩的私人车,一辆纯黑色的劳斯莱斯,配有专人司机。

一上车,司机就把前后座的隔板缓缓地升起,调暗了后车座的灯光。

盛司珩靠在椅背上,微微仰首,阖着眼,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搭在了扶手上,骨节分明。

沈繁星坐在他旁边的位置,没去打扰他,安静地看着窗外闪过的夜色霓虹。

现在晚上九点多,老宅的宴会应该还没结束。

盛司珩忽然开口,有些阴沉:“今晚是爷爷让你来的?”

沈繁星说:“盛司澄。”她说着,转过头,盛司珩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离她这么近,她猛地转头,猝不及防,红唇险险地擦过了他的唇,她的黑框眼镜也被他的鼻梁挂到,差点掉了下来。

沈繁星一惊,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仰身体,然后擦了擦她的唇。

就是这个动作,盛司珩眼中的怒意缓缓地聚集,他脸色黑沉,绷直了轮廓,他单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迫着她抬头。

“沈繁星,今晚谁准许你吻我?”

沈繁星也无法解释她当时的选择,可能是她明知道他厌恶她的吻,就是要故意恶心他,可能是在包厢那么多的油腻男里,吻他她至少不会觉得反胃。

盛司珩略显冰凉的手指慢慢地摩挲到了她的唇上,他眼眸冷寒:“装什么纯洁?其实早就想吻我了,是么?欲擒故纵?刚刚吻到,还要故意擦一下?”

沈繁星拧起眉头,摇了摇头,嗓音有些模糊:“不是。”

盛司珩打量着她,看到她眼镜下的眼睛,幽幽亮亮的,眼睛的形状很妩媚,眼皮的弧度轻扬,然后他才注意到她戴着的是新眼镜,一想到这是她哄骗盛屹初买的,眉峰下压,骤然觉得她面目可憎。

他松开了钳制着她下巴的手,只觉得自己今晚魔怔了,为着这么一个贪婪无厌、貌丑无盐、一无是处的女人烦躁。

他薄唇抿直,重新闭上了眼睛。

可是,他的眼前自动地浮现了沈繁星的唇,唇形还算漂亮,颜色是淡淡的红,扬起的弧度轻轻浅浅。

他无声地骂了句脏话。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