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萌甜妻好孕到第10章

呆萌甜妻好孕到第10章

言情小说 2020-10-25

呆萌甜妻好孕到第10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0-25

沈繁星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她胸口轻轻起伏,她知道盛司珩不想和她扯上关系,别说他不想,她也不想的,她平静道:“爷爷让你回家。”

周围的人都在猜测这两人的关系,有鄙夷、也有轻视,盛司珩眉峰冷冽,旁边有人开腔了:“司珩,这谁呢?来都来了,叫人家妹妹一起坐下吧。”

沈繁星看了过去,说话的这人梳着油头,勾着唇角,笑意冷邪,从麻将桌那边走了过来,似乎跟盛司珩不太合得来。

“司珩,我可听说你爷爷给你找了个乡下女人,不会就是这个土八路吧?”他语气充满了恶意的嘲讽,“这女人跟你啊,绝配,顶配!”

盛司珩眼眸漆黑,薄唇轻扬:“郑荣,刚被你爸打了,才放出来你就忘了?”

郑荣咬紧牙齿,忽然就拽着沈繁星往盛司珩那边过去,他动作粗鲁,横行霸道,把沈繁星推往了盛司珩身上。

沈繁星一个踉跄,没有站稳,跌了下去。

盛司珩面无表情,却自然流畅地往旁边的座位移动了下,沈繁星狼狈地直接摔在了沙发上,她的手臂被郑荣拽得生疼。

郑荣说:“盛太子爷的未婚妻还真是特别呢。”他明知道什么才是盛司珩的痛处,“我还一直以为盛爷爱惨了那个死去的白月光,不会再婚呢,原来只是因为盛爷喜欢丑八怪罢了。”

周围的人都吓得禁声了。

盛司珩脸沉得能滴下水来,眼神阴鸷,冷冷地盯着郑荣。

郑荣说:“盛爷未婚妻既然来了,不如就一起玩个游戏吧,大冒险好了。”

盛司珩冷声:“郑荣,别惹我生气。”

郑荣觉得好笑:“舍不得啊,看来盛爷是真的喜欢这个村姑。”

若是平时,盛司珩早就直接走了或者直接发火,但他现在这么做,不就是变相承认他在乎沈繁星?

他今天心情本来就不郁,冷漠地抿直唇,不再说什么。

沈繁星就坐在郑荣和盛司珩之间,郑荣不让她走,直接一把攥住她的手腕,恶心地摩挲了两下,他像是有些惊讶手上细腻的触感,侧眸去看她,从她侧脸的弧度,看到她隐隐露出的后颈弧度。

除了土了些,黑了些,她却有美人的骨相。

他靠近了沈繁星的耳朵,热热的呼气喷洒:“你手这么嫩啊。”

沈繁星压着脾气,她挣脱着手上的力道,眉头拧得很紧,压抑着嗓音:“放开。”她不想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郑荣这人口味多样,他早就知道盛司珩不喜欢这个村姑,他自己当然也不喜欢,不过他还没玩过皮肤黑的女人,他想到这,手不但不松开,反倒慢慢地往上摸去。

沈繁星只觉得像是有条冰冷黏腻的蛇顺着她的手腕攀爬,她恶心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可是这里能制止郑荣的,只有盛司珩了。

她下意识地往盛司珩的方向靠去,手才碰到盛司珩,原本微阖着眼,懒散冷漠的盛司珩,一下睁开了漆黑冰冷的眼眸,转身就掐住了沈繁星的脖子,他绷着唇:“我说过,别碰我。”

沈繁星皱着眉头,软在了沙发背上,双手掰着他紧扣在她脖子上的手。

盛司珩刚才似乎在走神,掐她脖子只是本能,他一看清是沈繁星,面无表情地就松开了手。

沈繁星嗓子嘶哑,难受得干呕了几下。

郑荣愣了下,然后笑:“对未婚妻这么狠心啊,盛爷果然还是盛爷,除了白月光,谁都靠近不了你,是么?”

宋砚连忙做和事佬,安慰沈繁星:“没事吧,阿珩一般都不让女人碰他的,特别在这种场合,他刚刚应该忘了你在他旁边。”

这句话是真的,这几年阿珩过得跟圣僧差不多了,不仅身边没有乱七八糟的女人出现,去玩也决不允许有女人靠近他。

如果不是盛屹初的妈妈已经去世了,他倒是想看看,这是什么样的仙女,才能让阿珩为她守身如玉、神魂颠倒。

沈繁星缓了好一会,她胸口微微起伏,指甲掐了掐掌心,忍了下来,她告诉自己不要在乎,可是,鼻子却涌上了些许酸意和难堪。

周围的人都在看她笑话,她现在走不了,盛司珩也不会帮她。

骰子被人拿来,他们就开始玩大冒险。

郑荣明显要占沈繁星的便宜,他一把就摇到了沈繁星,指定她大冒险,勾唇邪笑:“村姑,我要你吻一位在场的男士。”

他话音落下,周围的气氛更加凝固冰冷,沈繁星长这样,送给在场的富二代吻,他们都不愿意,更何况,她还和盛爷有那么点关系;让她吻盛爷?是嫌刚刚

郑荣笑:“在我们这,玩游戏都得讲规矩,要是不主动做,就等着大家押着你去做。”他暗示地摸了摸自己的唇,***了***唇。

沈繁星成功地被恶心到了,她转头去看盛司珩,男人眼神平淡无波,神色冷漠,显然不会帮她开口说话,甚至隐隐有些不耐地抬手看了看表,准备起身离开。

“不亲就不能走,来玩就要有来玩的规矩。”郑荣咄咄逼人。

沈繁星盯着盛司珩,她黑眸慢慢沉静,胸口起伏至平静,她开口:“盛司珩。”

盛司珩侧过脸,微微拧着眉,却没想到下一秒,沈繁星就猛地凑了上来,堵住了他的唇,她的手腕顺势就勾住了他的脖子,死死地扣着。

她的动作太突然了,毫无预兆。

盛司珩一下愣住了,漆黑的眼眸闪过惊愕,感受着他薄唇上的柔软,好一会,他才去拽她,可是她的力道过紧,他又猝不及防,就显得很狼狈。

郑荣也没想到,沈繁星会去真的吻盛司珩,不过,看到这个画面,他也是开心的,叫盛司珩平日伪装,现在不就被一个村姑强吻?

宋砚和周围的其他人一样,看得目瞪口呆,真的是活久见,他这辈子居然还能看到阿珩被女人强吻……

盛司珩眸中恼怒,手往后攥紧了她的手,使劲地掰开,推搡开了她,他嗓音冷到了极点:“你疯了!”

沈繁星没有回答她,她抿直了唇,眉眼也很冷,竟让人觉得有几分难以接近的冷漠。

盛司珩看到她粉嫩带着水光的唇,恍惚了下,想起刚刚那柔软又带了点熟悉的触感,他压下莫名其妙的烦躁,他还没说什么,就看到沈繁星抬起手,似是嫌弃一般,用手背狠狠地擦过唇。

她站了起来,背脊挺直,神色冷漠,明明一身打扮和这里格格不入,可是这一瞬间她周身的气质却一点都不弱,她嗓音是平静的:“吻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她问完,根本没等郑荣回答,迈***就离开了房间,这次没人拦住她。

包厢一刹那安静得过头,郑荣笑了,拍了拍手掌:“这一吻真精彩啊精彩,这村姑……”

盛司珩也站了起来,他个子高、轮廓挺立,灯光投射了一片阴翳笼罩在了郑荣的身上,他背着光,神情冰冷:“郑荣,再说一句村姑,你今晚就别想竖着离开这里。”

郑荣眯起了眼睛,到底是有畏惧的。

他一点都不怀疑盛司珩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盛司珩就是个疯子,尽管最近几年收敛低调了许多。

盛司珩说完,就烦躁地扯了下领带,也走出了略显沉闷的包厢,他胸腔里充盈着难言的烦躁和怪异。

这是除了小月亮外,第二个亲吻他的女人。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