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凤女忙追夫第11章

重生凤女忙追夫第11章

言情小说 2020-11-28 10:24:26

重生凤女忙追夫第11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1-28

敖宁心里酸溜溜的回到宴春苑,一坐到床上,后背挨的棍伤便开始疼。

扶渠适时上前:“小姐,二少爷让人给您送来了金疮药,说是给您治棍伤。”

敖宁嘴角抑制不住的勾了起来。

二哥还是有些关心她的。

脱了衣服,敖宁趴在床上,扶渠一看她背上那一道血檩子,眼泪又冒出来了。

“小姐,你平日里明明跟二少爷不对付的,今日何必为他一次又一次受伤,你看看这伤的,留疤了可怎么办?这身上若是留了疤痕,往后可怎么嫁人!”

“不碍事。”

敖宁想着,她要嫁的那个人,才不会在意这些东西。

若嫁的不是那个人,那这辈子便不嫁了。

敖宁枕着手臂,由着扶渠小心翼翼的在背后给她擦药,一边问:“我与二哥,为何关系如此僵硬来着?”

敖宁只记得上一世她憎恶敖彻入骨,可憎恶敖彻的原因,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以前对于这种事,敖宁都是避讳的。现在见她问了出来,扶渠索性就告诉她:“夫人过世后,侯爷虽一直未娶,可才两三个年头,侯爷就把二少爷领回来了,也不知他生母是谁。”

扶渠瞅了瞅敖宁,见她面无异色,才继续说下去:“因着二少爷比您还大几岁,小姐一直觉得二少爷的存在,让夫人与侯爷的恩爱变成一场泡影。”

原来是这样。

说到底,自己上一世是把对亲爹花心的恨转嫁给了敖彻,她连敖彻到底是不是爹爹的亲生儿子都不知道,而且明明敖彻什么都没做错,却被敖宁针对伤害了小半生。

敖宁上一世,真真是欠了他许多许多。

“小姐,您如今是打算与二少爷和解了吗?”

“嗯,不仅和解,还要相亲相爱。”

扶渠觉得这都不打紧,毕竟二少爷从来都没对他们小姐造成过什么伤害。

倒是楚氏和敖月这两个被小姐视作至亲的人,屡屡伤害敖宁,真真是可恨。

“说起来,小姐,您今日在堂上那几问,实在是太解气了,您没看见,楚氏和敖月那脸色难看的,就像是吃了马粪一样!”

“这样的人,就该这么收拾,往后才不敢再对您起些坏心思!”

敖宁冷笑,楚氏和敖月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因为她一次小小的惩治就偃旗息鼓。

他们只会愈发的憎恨,愈发的想要弄死敖宁。

今日之事,对于日后这些人永无休止的算计来说,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开始而已。

若不是顾忌父亲年岁大了颇为念及亲情,又怕自己疯狂复仇会吓跑了敖彻,敖宁都恨不得直接拿刀对着楚氏和敖宁一刀一个了。

重生一世,最要紧的就是能与敖彻好好的在一起。

其他的,她都可以忍。

上了药,敖宁便睡了过去,等到醒来,已是第二日晌午。

她是被吵醒的,揉了揉耳廓,这耳朵,该好用的时候不好用,不好用的时候,竟总是能叫她听见一些不想听见的声音。

“你这贱蹄子,竟敢拦我!有娘生没娘养的小杂种,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奴婢就算是没娘养,也比四小姐你开口闭口污言秽语知羞耻有教养!”

外面有人在跟扶渠对骂,而且还把扶渠骂哭了。

敖宁一听扶渠的声音里有些哽咽,护犊子的火气一下就冒了起来。

扶渠从小便被卖到了侯府,听说她亲生爹娘拿着一笔丰厚的卖身钱立马就远走他乡,再也不管扶渠了。

敖月的话显然是戳到了扶渠的痛楚。

外衣都来不及穿,敖宁穿着中衣就推门而出。

“哪来的野狗,一大早上在我院子门口汪汪叫,吵死了。”

扶渠强忍着眼泪,转过头顶着一双涨红的眼睛倔强的说:“小姐,您风寒还未痊愈,快回去,这里交给奴婢。”

敖宁提了一口气上前,伸手给扶渠擦了一把眼泪:“交给你,叫你被狗东西欺负吗?你先回屋去,给我拿个汤婆子来。”

“小姐……”扶渠感激又担忧的看着敖宁,得到敖宁一个安抚的眼神,才一步一回头的回房去给敖宁拿汤婆子。

敖月被敖宁骂了,心里恨的咬牙切齿,却还是一张笑脸上前:“姐姐莫要生气,我若不是有要紧的东西着急给你,也不会与这小丫头起争执。”

敖宁瞥了她一眼:“扶渠不是什么小丫头,她从小与我同吃同住,我将她视作亲姐妹,旁的人要是再敢招惹她,我可不依。”

敖月心中一恨,敖宁这话,倒是直接将她说成是“旁的人”了!

“是,妹妹再也不敢了,姐姐,你看看这是什么?”

压下心中的怒火,敖月从宽大的袖管里拿出一样东西,露出一角给敖宁看。

那是一个信封,可敖宁实在是不知道一封信有什么可重要的。

敖月暧昧的笑了起来:“姐姐心心念念的人来信啦!”

心心念念的人?

敖宁皱起眉,她心心念念的敖彻就在府上,还用得着敖月从中传信?

待敖月将整个信封抽出来,敖宁看着上面写着的隽秀的“魏”字时,瞳孔骤然紧缩。

魏云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