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暮陆子毅重生小军文第3章版

苏暮陆子毅重生小军文第3章版

言情小说 2020-12-01 08:49:55

苏暮陆子毅重生小军文第3章版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2-01

在陆子毅看来他媳妇儿貌美如花又知书达理,真是哪儿哪儿都好,合该是被千娇百宠着的。

三千块钱的聘礼也陆对别的闺女来说是天文数字,对自家媳妇儿来说就是理所当然的。他就不是皇帝,不然就是让他为苏暮拱手河山那也不过是她一句话的事儿。

所以当丈母娘略有忐忑的说苏暮没下过地没干过庄稼院活儿、吃不得苦;没进过厨房,没做过家务,得给她时间慢慢学的时候,陆子毅同志是真心没拿着当回事儿。

在他的眼里苏暮堪比高贵优雅的白天鹅,而他充其量也就是个暗暗倾慕、妄想着有一天能吃到天鹅肉的癞蛤蟆。

如今老天开眼让他这痴心的癞蛤蟆能得偿所愿,他捧在怀里疼着宠着还来不及,哪里就舍得让她吃苦受累了?

娶媳妇儿回家不就是用来宠的,要是把媳妇儿累得跟大嫂似的三十几岁看起来像是五十多的,还不把他给心疼死!

了不得以后他多干点,反正他个糙老爷们也累不坏。要是大哥大嫂嫌弃他媳妇儿不下地,他就带着媳妇儿分出去。

左右树大分枝,儿大分家,早晚也是要有各自的生活的。要不是自家老娘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拦着,大嫂怕是早把分家的事儿提上日程了。

大姐出门子,二哥考学、自个结婚,大哥的付出早就诠释了长兄若父这句话,现在也是时候让他腾出双手来为自己的小家奋斗了!

打从结婚提上日程起,陆子毅就想好了要带媳妇儿搬出去住的打算。把砖房留给自家老娘和为这个家付出良多的大哥,他和媳妇儿搬到爷爷留下的三间草房去。

既全了兄弟情义,又能和媳妇儿二人世界!

虽说搬出去暂时住的条件差了点儿,可也没谁挡着他疼媳妇儿了不是?

说实在的听着老娘大哥动不动说什么老爷们款儿、男子汉派头的他也真是腻了,真不知道这爷不爷们的跟疼媳妇儿有啥必然关系。

想到这儿,陆子毅不禁对跟媳妇儿的二人世界充满了期待。别不别的,一大家子都挤在一起打喷嚏动静大了都能惊动所有人,小夫妻亲近什么的真是太不方便了。

瞧着灯光下媳妇儿温馨柔美的俏脸儿,陆子毅不禁心神一荡。

这么美的姑娘如今是他媳妇,能理直气壮的亲亲抱抱,可以名正言顺地做尽一切夫妻间能做的亲密事。

水**融,相濡以沫。

能白头到老,相伴一生。有属于他们俩的家庭,以后还会有属于他们俩的孩子,想想就觉得无比美好。

只是媳妇儿很排斥他的亲近,想想洞房中她那激烈的反抗、无声的哭泣,陆子毅就觉得自己那满腔的热情上被狠狠泼了瓢凉水,再也不见半丝旖旎。

他爱她宠她尊重她,所以不会也舍不得勉强她。

只希望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有一天她能被自己的真诚打动,打心眼里接受他做她的丈夫。而不是被父母‘出卖掉’,被婚姻束缚住,不得不和他屈居在同一个屋檐下。

这才第二天,她对自己的态度就好多了不是么?

那晶亮到胜过白炽灯,炙热到能把人烤化的目光,就算苏暮是瞎子怕也很难忽略。

只是那从痴迷炙热到冷静克制再到满怀希望的变化是怎么回事?

该属于新婚的热情狂野呢,少年?好容易娶回了心心念念的姑娘,不该是热情澎湃、激Qing如火的么?!

显然,时隔经年,某女早就忘了自己曾万分排斥这段姻缘,更在洞房夜誓死捍卫贞洁的德行了。

现在的她只是在埋怨丈夫的不作为,让她不能借更深层次的交流来发泄心中那不可言说的狂喜。总不好让她个女的积极主动吧?

虽然曾同床共枕多年,苏暮表示她在这方面还是蛮矜持的。

“折腾了一天还不赶紧睡,明儿还有一大摊子事儿呢。”某呆子不积极,苏暮也没有打破矜持的想法。

不过你倒是把那紧紧挨在一起的两床被子挪远点儿啊?昨天不是还一个炕头一个炕梢,整得跟楚河汉界似的么!

今天就被子挨着被子,枕头靠着枕头的,没有什么暗示的意思吗?

只可惜新婚夜的惨烈让某人心有余悸,奉承讨好还来不及生怕惹怒娇妻、坏了眼下梦寐以求来之不易的些微改善,哪里还敢越雷池半步?

尽管他心里想得要命,也只能苦苦忍着。想着循序渐进,滴水穿石,终有一天媳妇儿发现了他的好也愿意接受他的好甚至给予回应。

等到峰回路转之时,自有属于他的Chun暖花开。

闻着属于媳妇儿的淡淡馨香,听着耳畔浅浅的呼吸,陆子毅同志睡得甜美又踏实。

看得假寐的某女一阵愕然,这,她这是媚眼儿抛给了瞎子看?

竟然对她有意的亲近无动于衷?!

想当年一个眼神就神魂颠倒,恨不得扑到她身上化身为狼的丈夫呢?

若不是那厮对她疼宠依旧、乖顺依旧,她还以为自己的魅力也随着时光一同倒退了呢!

一夜无话,再睁眼已经天光大亮。

身边的人早就起身,身边的被子也被规规整整的叠起放在炕柜里。看了看熟悉的房间,摸了摸依旧光滑紧致的脸颊,才恍然昨日那一切都是真的,并非一场美梦。

“媳妇儿,你睡醒了。快来梳洗一下,今天是三天回门的日子。去晚了不好呢!”北方的四月还有些冷,生怕冻到宝贝媳妇儿的某人特特早起烧了洗脸水。

殷勤的装盆给端到屋子里,毛巾拿上,牙膏挤好。不在乎老妈指责他‘娶了媳妇儿忘了娘,对亲妈都没那么孝顺过’,也不理会大嫂阴阳怪气、挖苦取笑的嘴脸。

他也不知道向来对家务敬而远之生怕毁了男爷们形象的自己为啥会有这样的改变,只知道自己疼她、爱她、舍不得有一点儿委屈她。

只要她要,只要他有,就会毫不迟疑的给予全部,不留分毫。全心全意的宠着她,让她沉溺在自己的温柔里再也不想逃离。

三朝回门啊,这也是个不美好的回忆呢!

相当初自己心有所属,极力排斥这门婚事。即便是成了亲,入了洞房,也打心里不愿承认眼前这人是自己丈夫。自然也不愿他以新女婿的身份出现在自己家里,纵然他名正言顺。

何况陆家没有分家,小心眼儿的大伯嫂生怕自己这个‘颇受偏爱’的新媳妇儿多占一丝一毫,奇葩的连回门礼都不肯放过。

就因为自己的回门礼比她当初的多了两袋白糖、两罐麦Ru精,就闹得天翻地覆。什么老母疼幺儿,一样的儿媳两样待遇什么的说了一大堆,连分家的话头儿都被扯了出来。

天知道她老早就惦记着分家,可怜的她不过是恰逢其会被当做引子而已。

好好的回门被搅黄,婆婆省下了回门礼,大伯嫂如愿把分家提到了日程上,只有倒霉的她不但娘家没回成还落个掐尖好强的名头,何其冤枉!

如今往事重来,怎么还能让这一切再度发生?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