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成瘾症第4章 陆柏谦的“药”

信息素成瘾症第4章 陆柏谦的“药”

言情小说 2020-12-01 15:32:00

信息素成瘾症第4章 陆柏谦的“药”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2-01

和辛辰离开家的时候,陆柏谦突然无比庆幸自己小时候是被带在爷爷和奶奶身边教养,陆老爷子是个儒商,为人极有风骨,而陆奶奶是个悬壶济世的医生,待人最是慈和温善,两位老人家几个儿子都不成器,好在长孙从小就不一般,因此带在身边教导,才没让陆柏谦沾惹上他父母不好的一面。

陆柏谦上车后吩咐司机先绕路去送辛辰回学校,车子拐出大门,两人在后排并排坐着,一时有些静默,还是陆柏谦先打破了沉默的氛围:“都不弄清楚是哪里派来的车,就敢这样上去吗?”

辛辰一愣才反应过来是和自己说话,他解释道:“陆太太先给我打过电话的。”

陆柏谦有些语塞:“你怎么知道给你打电话的是‘陆太太’?”

辛辰懵懵的:“她说……”

好了,这下连他自己都反应过来不对劲了。

陆柏谦看他幡然醒悟的样子,满意了点:“之前你可能不需要在意这些,但是以后要小心,如果有人绑架你来威胁我,会很麻烦。”

毕竟虽然没有大范围传播,还是有些消息灵通的人知道了辛辰和陆柏谦匹配的事。陆柏谦是陆家第三代最有出息的一个,要是在过渡期的几年内能被发热和狂躁症状折磨得顾不上合裕,那合裕必然会急转直下。

这话说得有点让人脸热,辛辰含含糊糊地“哦”了一声,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当作“可以受到威胁的人质”,不论是做为怎样的一个身份,这种体验都有些新奇和有趣,他不但没有因此产生恐慌和畏惧,相反的,还感到了一丝窃喜。

我也是需要被在意的人吗?

陆柏谦颇为无奈地看着身边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提醒而生出警惕心理的Omega,不得不更加具体地叮嘱:“以后在学校里面和同学一起走,如果有人要接你出去,先给我打电话。”

辛辰连忙道好,然后掏出手机来按照陆柏谦给的号码拨了出去。

交换完号码之后车里又陷入了沉默,车子在逐渐暗淡下来的天光中飞驰,载着两个各自怀着心事的乘客。辛辰后背没有靠在靠背上,坐得比上课还板正,尽管旁边的陆柏谦并没有说什么或者做什么,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但辛辰还是有点拘谨,比在陆柏谦父母面前还拘谨。

他不知道的是,许多合裕的下属,是连在茶水间看见路过巡查的总裁的时候都会紧张得把咖啡洒一手的。

可车程实在太漫长,辛辰一开始还看着窗外胡思乱想,到后来进入市区的时候便有一阵一阵的困意漫上来,渐渐的眼皮愈发沉重,辛辰只觉得自己不过是闭眼了那么一瞬间,等再睁开的时候,脑子就有点发懵。

他刚才好像睡着了?

辛辰往外面看了一眼,发现车子是静止的。

再仔细一看,对面那家三层的书店,似乎是他们学校角门出来的那条街上的书店,辛辰还打算来这里买二手教科书来着,有不少还是挺新的,能打五折……等等。

他们竟然已经到了吗!

辛辰一下子把残存的困倦全都吓跑了,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扭头就看见陆柏谦打开了车内灯,对他笑了笑。

辛辰不得不承认,顶级alpha无一处不优越,就算是在这样的灯光条件下,陆柏谦的外貌依旧是俊朗的让人轻易就能栽进去。

他别开眼,尴尬道:“对不起,我睡过了。”

陆柏谦道:“没有,刚刚到,我正打算叫你。”

辛辰不想去计较这话的真假,只是摸摸口袋确定手机拿好了,便抓着书包的背带打算下车:“那陆先生我就先回学校了……”

“等下,”陆柏谦制止了他的动作,向他递过来一张卡,“这个给你。”

辛辰脱口而出:“我不要!”

然后一呆。

我在说什么?

辛辰愿意答应陆柏谦,最开始是因为自知无力与合裕这样的力量抗衡,后来见到陆柏谦本人,又忍不住的心生向往,但抛开这两点,不得不说,也是有对钱的需求。

可是……手心朝上的生活,不是人人都能过的,至少辛辰接受不了这样直白的施舍。

辛辰也有点弄不明白自己倒底在想什么,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继续强调:“我说了不是出来卖的。”

陆柏谦明白他的纠结:“放心,这点钱买不了你。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第一次见面没有带礼物,我父母也很失礼,就当作是赔罪吧。”

辛辰看着对方手里的卡片,犹犹豫豫的,最后还是接下了。

卡片分量很轻,辛辰拿在手里却觉得烫手,心里打定主意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动用。

陆柏谦看他收下,又补充道:“这是给你的。过几天你选个时间,我会登门拜访你的父母,把这件事解释清楚。”

“不要!”辛辰有些激烈地拒绝,随即声音又小了下来,低声道,“我自己可以做主的。”

陆柏谦不太相信面前这个刚成年的小少年有能力做这么大的主,不赞同地看着对方,辛辰接收到他的目光,想了想,解释:“他们会讹你的。”

陆柏谦险些笑出来。

这么胳膊肘往外拐?

“没关系。”陆柏谦还是坚持。

辛辰丧气地说:“反正不要和他们说,他们不管我的,我爸亲口说我成年了就和家里没有关系了。”

陆柏谦皱了皱眉,不太相信这是一个父亲能说出来的话,但那是辛辰的家事,既然辛辰执意这么说,那陆柏谦也不会多插手,算是同意了他的做法。

于是辛辰便向陆柏谦道别离开了。

少年的身影消失在小街的拐角处,H大院墙投下的阴影里,黑色的林肯依旧没有动。

陆柏谦身体放松,向后靠在宽大舒适的座位里,对于一向严格要求自己的他来说动作称得上懒散。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车内残留的Omega信息素涌入鼻端,像一捧清风过林稍,恰到好处地疏解了前一阵子莫名其妙到来的烦躁症状,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那些沉郁的情绪好像随着呼吸都被释放出了体外,陆柏谦感受到了久违的轻松。

顶级基因型的alpha在人群中是将近十万分之一的比例,这样的alpha天生就有比寻常人更加优越的智力、体力和天赋,加上基因的遗传效应,大部分基因型优秀的人都生在有一定财富地位的家庭,这就让他们的起点更高,能达到的成就也更高。

但物极必反,顶级基因型也有一些弊端,主要的就是从青年阶段向完全成熟期转化的时候,会存在一个医学上称为“过渡期”的时间,一般过渡期在25至30岁的时候出现,伴随不定时出现的狂躁和发热症状,需要匹配度达到85%以上的Omega安抚。由于目前样本太少,个体差异大,试错成本太高,医学上还没有能够替代的药物。

辛辰就是陆柏谦的“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错过就等死。

即便陆柏谦向来自持,也不得不向镌刻在基因里的天性屈服,只是这样的屈服让他并不愉快。

司机是陆老爷子管家的儿子,忠心耿耿,陆柏谦没发话,他便安静地在前面坐着,直到后面传来吩咐:“回家吧。”

司机打开车灯,挂挡松刹车,车子平缓的起步,朝陆柏谦在市区的公寓世纪华庭驶去。

“下次来接他的时候,就在这边的小门,不要进去。”

“好的。”司机答道。

陆柏谦无意打扰辛辰的大学生活,况且,既然以后势必是要离开,就要尽可能将自己对他的影响降到最低。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