鲛云锦第2章

鲛云锦第2章

言情小说 2020-12-02 10:10:13

鲛云锦第2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2-02

冬月最终买了一匹蜀锦。

蜀锦的质地略不如鲛云锦,但颜色与纹样差不多。

趁着天气正好,她坐在窗边,慢慢丈量,小心裁剪。

嫁给冯夕半年,除新婚那几天,他被迫留宿在新房里外,此后再没涉足正院。

好在冬月有先见之明,趁他入睡后,悄悄丈量过他的身形,故眼下做的很是得心应手。

只是,心一直很痛。

跟冯夕的亲事,其实是她厚着脸皮求来的。

去年初春,冯老夫人去城外上香,不小心遭到暗算,从山崖滚落,恰好落在正摘着野菜的冬月面前。

冬月把冯老夫人背回自己家,细心照顾三日,然后见到了冯夕。

冯夕一身锦衣华服,面如傅粉,眉如墨画,眼角还生着一颗嫣红的小痣,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人,只一眼就勾走了她的魂。

尽管她救冯老夫人,是出于善心,并未想过索要报答。

可当冯老夫人问她想要什么谢礼时,她看着冯夕,红着脸答道:“我想要一个家。”

冯老夫人答应了。

她是当朝长公主,今上的姑母,跺一脚整个京城都要抖三抖。

所以即便冯夕已承袭爵位也无法违抗,只能忍气吞声地娶了冬月。

但他并非一味的顺从,哪怕同床共枕,他也从未逾越。

他纳了世家出身的孙若嫣做妾后,眼里就再没有她的存在。

其实冯夕说得也没错,她不配,不配享受侯府里的荣华富贵,不配做他的正妻。

孙若嫣能与他弹琴作画、煮酒论茶,极尽风雅之能事,她却什么都不懂。

她不懂琴棋书画,更不擅交际,没办法给他长脸。

唯独一双手还算巧,善拣草药,女红也还拿得出手。

但在出身高门,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们眼里,这些完全是下人的活计吧?

“呵,你买布匹,原是要给侯爷做衣裳?”

窗外传来一声嗤笑,冬月抬眼,见孙若嫣抱着她的宠物猫,站在海棠花树旁。

孙若嫣冷冷瞧着她:“奉劝你一句,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强占着不属于自己的位置,肖想着不属于自己的人,是要遭报应的!”

冬月懒得理她,手中这件衣裳,她已足足缝制七天,只差最后的收尾,便重新垂眸,拈针细细缝合。

孙若嫣看着她,眼里掠过狠毒之色,快步走上前,拿起剪刀,恶狠狠地在衣裳上划出一条口子。

她用足了力道,锋利的尖刃,甚至划破了冬月的手背。

鲜血涌了出来。

孙若嫣面露快意。

孙若嫣从进入安定侯府的那天起,就恨上了冬月。

她是出身贵族的大家闺秀,却被一个村妇踩在脚底,自此丢尽脸面,备受耻笑,焉能甘心?哪怕不择手段,她也要把这个女人赶出侯府!

手中裂成两块碎布的衣裳,远比手背上的疼痛更令冬月愤怒。

她红着眼,狠狠瞪向孙若嫣:“孙氏,你这是什么意思?”

孙若嫣冲她勾唇一笑,忽地举起手中剪刀,又往波斯猫背上划了一刀。

波斯猫吃痛,凄厉地“喵呜”一声,挣扎着往外跑,然后被一只修长的手捞了起来。

孙若嫣呜咽着转身,柔弱无柳般扑入冯夕怀中,嘤嘤哭诉:“侯爷!她竟然为了一件破衣裳伤害秀秀,您一定要为妾身做主啊!”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