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少的超A甜妻第3章

霍少的超A甜妻第3章

言情小说 2020-12-07 09:19:21

霍少的超A甜妻第3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2-07

“不用了。”

南筝声音冷漠,挂了电话。

她对这位管家没有好感,只有厌恶,不仅仅是管家,包括霍家所有人。

曾经,她很卑微地讨好过霍时琛身边的每一个人,换来的只有忽视和冷漠,自尊被践踏。

南筝不知道,管家为什么突然对她变得客气了,但她再也不想,低声下气地对他们。

管家第一次被挂电话,也有点尴尬,以前少奶奶对他很客气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了。

“娇娇,谢谢你。”

南筝抱着吴娇娇,掉下了今晚第一滴眼泪,她是她唯一的朋友。

“傻子。”

吴娇娇心疼她,也跟着掉了眼泪。

“回去吧,把事情处理好。”

“嗯。”

一个小时的车程,南筝到了霍家。

“少奶奶。”

这次,是管家亲自在门口迎接。

“霍时琛呢?”

南筝没了以前对他的客气,声音冷硬,“我要找他。”

管家大概想起自己以前对南筝不好的事,面上心虚,语气依旧客气:“先生洗完澡了,在房间等您。”

南筝没说什么,直接上楼。

霍时琛穿着睡衣,高大的身体靠在沙发上。

房间里,男人一头湿意的黑色短发,头发上的水珠滑到他的麦色腹肌上,显得野心又性感,充满了力量感。

从管家嘴里知道南筝自己主动回来了,他心里消了大半的火气,闹性子,也该有个度。

他摆着架子,等着她过来服软,道歉,哄他。

南筝一进门,随手把风衣外套放在了床上。

她知道霍时琛有严重的洁癖和强迫症,不允许自己的床被弄乱,连睡的床和家具被挪动了半分都要抓狂,一直以来,都只有南筝才能安抚得了他。

但现在,她不伺候了。

霍时琛站起来,等着她过来抱住他,像往常一样粘在他怀里。

南筝却有意无意避开了他,没有去抱他,连眼神都没和他对上,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

男人皱了眉,觉得哪里不对。

“霍时琛,我们谈谈。”

霍时琛以为一进门迎接他的,应该有她的拥抱,还有吻。

可这些他以往该有的待遇,现在都没了。

“谈什么?”

可能是欲望没有得到满足,霍时琛心头烦躁。

“离婚吧。”南筝声音平和,“我不要你一分钱,净身出户。”

“南筝,你还在闹什么?”

霍时琛万万没想到,他等来的不是她的道歉服软,是离婚。

他铁青着一张脸,磨着后槽牙:“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知道。”南筝重新睁开眼睛,自嘲地打断了他的话,“我永远知道我在说什么,霍时琛,你知道我最后悔的是什么吗?就是爱了你8年,最后还嫁给了你。”

霍时琛眉目森冷,掐着她的下巴抬起,眼里喷着冰冷的怒火:“南筝,这难道不是你自愿的?别忘了当初是谁死乞白赖非要上我的床?现在摆出这幅样子给谁看?”

“对,是我死乞白赖。”南筝声音很轻,“现在我后悔了。”

她的爱在他眼里就是这么卑贱,甚至可以随时拿来嘲笑,像现在这样。

都是她自作自受,心甘情愿。

她的心,就是这么慢慢变得伤痕累累。

“南筝!”

面对他的滔天怒火,南筝心里一点都不害怕。

只有心里在意他的时候,才会怕他发脾气,怕他不高兴。

“我再也受不了,只要乔柔打个电话给你,哭一哭,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会义无反顾去到她身边。去年那个晚上是我的生日,我做了很多菜等你回来吃,你却说乔柔生病了,要送她去医院,不能陪我过生日了。”

霍时琛似是不理解她的无理取闹,听了这话,眉头紧皱。

“如果我为了你,可以随便丢弃那么多年的乔柔,对她不管不顾,那么有一天,我也会为了别的女人抛弃你,你真的希望我是这种无情无义的男人吗?”

“随便吧,总之,我和你过不下去了。”

“你身边所有人都时刻提醒我你有多爱护乔柔,她从小到大身体不好,你是怎么把她捧在掌心上,不停地找国内外专家替她调养身体。是啊,她身体不好就是一道免死金牌,所有人都得让着她爱着她,不管做错了什么,都没人忍心指责她。只要她掉几滴眼泪,就全都是我的错,可是,真的是我的错吗?”

她一口气说完。

乔柔一生下来,得到了所有人的宠爱,她算什么?

霍时琛:“她只是我的妹妹。”

南筝不在意,点点头:“所以你和你妹妹在一起吧。”

老娘不伺候了。

“南筝!”

霍时琛又生气了。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和他闹别扭,乔柔不是早就存在了吗?

以前都没出现过问题,现在又算什么?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马上过来吻我,我可以当做今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南筝惊诧地看着这个男人,他竟然是在不满,不满她没有给他吻吗?

霍时琛的背往后靠在沙发上,手上拿着打火机燃着蓝色火焰,抬眼看人时,一贯的高不可攀。

英俊的面容轮廓冷到了极致,骨子里弥漫着无声无息的暗戾和张狂,笔挺刮直的西装裤腿。

他看着她,已经在等她的吻了。

南筝冷笑一声:“找你的好妹妹吻你去吧,她很乐意会这么讨好你。”

霍时琛的脸色,终于彻底沉下去了。

讨好?

原来她以前那些吻,只是为了讨好他!

霍时琛又想起她今晚在包厢的种种表现,再结合她刚刚说要离婚的那番话,包括说乔柔的那番话,也渐渐回过味来了。

她在使性子,她在嫉妒。

他不认为一个女人使性子是件好事,她该懂事的,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样才对。

现在这么恃宠而骄的女人,像极了他那个继母,男人一旦给的太多了,女人的心也贪婪了,她们都一样。

这么一想,他心里不是那个味儿了,觉得无趣。

霍时琛捏着她又纯又欲的脸蛋仰了起来,还是偏清纯那挂的初恋脸,他最喜欢的风格。

她以前对他表现的那些小情小意,不管是亲吻还是拥抱,他也都很满意,很享受。

南筝待在在他身边,一直都是很合格的女人,不管床上还是床下。

原本南筝是他枯燥生活中最好的调剂品,可现在,他觉得有些避之不及了,她已经变味了。

“很好,要离婚是吧?我成全你。”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