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不争春第5章

荼蘼不争春第5章

言情小说 2020-12-07 10:37:28

荼蘼不争春第5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2-07

「你没事吧?」我尽量放轻柔声音。

那孩子抬眼瞄了我一下,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见周围没有下人跟着他,我有些放心不下,抬手拉住他的袖子说道:「小主子,怎么没人跟着你啊?是不是找不到路了,要不我送你去前厅吧?」

却不想那孩子突然发狠,冲我拉着他的手咬了一口。

我一惊,忙松开了手,他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我手腕处已经有了一道浅浅的牙印,小小年纪,性子怎么被惯得如此霸道。

三四岁的孩子,一个人在这偌大的院子里跑,也不知道安不安全。

可我还有送餐点的任务,不好立即跟上去,只能先把托盘送过去,再回来找找他。

前厅门口有人等着,见我过去匆忙接走了点心,连招呼都来不及和我打。

我索性转身回去,路过方才撞见那孩子的院子口,我往里面走了几步。

只见一个身影从墙角处闪过,看衣着不像是秦王府的奴婢,长相也没什么记忆点,她似乎没注意到我,鬼鬼祟祟地消失了。

心里生疑,直觉告诉我,一般这种情景都会牵扯出一个十分麻烦的故事,我当即准备转身走远。

只是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似乎还有啼哭声,这院子后面就是高偃养鱼的池塘。

万般纠结之下,我实在过不了心里这一关,转了方向加快脚步朝池塘走去。

绕过一堵墙后,那片池塘顿时出现在视线里,我瞬间感觉手脚发凉,只见池塘中有个不断挣扎的身影,拍打起一片水花。

那个漂在水面上的黄色衣角,正是我方才见过的孩子所穿的衣服。

「来人啊,来人啊,有人落水了……」

直到我跑到水榭边缘,四周也不见一个人影出现,眼见着湖里那孩子的动静越来越小,我一咬牙心一横跳了进去。

虽是立夏,可水还是凉得我牙关止不住地打战,拼了命地向着那孩子游过去。

来到这个世界后,我虽然在这身体还小的时候学了几天游泳,但还远远到不了能救人的程度。

终于碰到了那孩子的身体,他已经不再动弹,人也逐渐下沉。

我手忙脚乱地想拉他回岸,一个没掌握好,自己反而喝了好几口水。

最后先单手拉住他,我双脚蹬水浮出水面,猛吸了好几口空气,余光瞥见那孩子苍白到骇人的小脸。

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着急,我调整了好几个姿势,才勉强能拖着孩子游动起来。

一番折腾下来体力也下降得厉害,本来不远的岸边,却感觉怎么都游不过去。

瞥见岸上多了些人影,我当即有了力气,爆发出潜能双腿猛蹬水,单手拖着孩子脖颈,另一只手也拼命配合划动。

这才终于划到了水榭边缘上,我手撑在岸边,用尽了力气却没办法把孩子托举上去。

突然一片阴影投下,笼罩在我上方,眼前多了一只苍白瘦削的手,抬眼看去,高偃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撞进我的眼眶里。

他慢慢俯身,一张脸离水里的我越来愈近,不等我反应,他的手绕过我,一把将那孩子从水里提到了岸边。

一群人围了上去,围得密不透风,我则是自己挣扎着爬到了岸上。

刚坐起来喘口气,只见眼前闪过一道红影,我下意识地闪躲身子,却还是被踢中了右肩。伴随着我重重倒地声的,还有那人的一声怒喝:

「狗奴才,你怎么看的人?」

踹我的人是胡元离,高偃看了我这方向一眼,最终还是转过头,将手里的孩子交给一个匆忙赶来的银袍男子。

头上的发簪随着我的倒地冲势,呈一个弧线掉入湖中,我匆忙伸手去抓,却已来不及。

湖面上只留下一圈圈涟漪,再没有发簪的影子,一瞬间我大脑一片空白。

耳边响起的一声又一声焦急的「安儿」,才把我拉回现实,强忍着右肩一抽一抽的疼痛,我透过缝隙向人声喧哗中心看去。

最先看见的是那孩子双眼紧闭的小脸,没有一丝儿血色,一银袍男子抱着他焦急地喊着,有几个腿脚快的奴才已经去请大夫了。

「安儿似乎没有心跳了。」

那银袍男子抬头看向高偃,高偃脸上的表情也阴沉得厉害。

我心里一抽,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相似的人影,和那个孩子的脸渐渐重合,我拼命摇头赶走了自己的想象。

今日从踏入这个院子开始,我的命就已经和这孩子的绑到了一起,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肯定也活不长了。

当下我咬牙忍着肩膀的疼痛,站了起来一步步挪过去,胡元离挡在我面前,一双上挑的眉眼瞪着我:「你要干什么?」

「让开。」心急之下,我也注意不了自己的语气。

胡元离一愣,我随即绕过了呆在原地的他。

银袍男子抬眼向我看来,一张如同皓月般莹莹生辉的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忧色。

「小主子性命攸关,奴婢略懂救治之术,麻烦让一下。」我一开口,周围空气一滞。

不知这人身份,但是看他表情并未因我的话恼怒。

身后又传来胡元离的声音:「太医马上就到了,你这奴才……」

「你有办法能救?」一直沉默的高偃开口,打断了胡元离的话。

「与其这样干等着太医赶来,姑且先让我一试,总会多一线生机。」我转头看向他,努力让自己吐字清晰。

人一着急,什么尊称礼仪全都忘了个干净。

银袍男子也看向高偃,问道:「她可是你府上之人?」

迎着高偃愈发危险的视线,我眼神毫不动摇,最终他先转开了目光,对银袍男子说:「是。」

银袍男子不再犹豫,将孩子平放在地,看着我的眼神温和而坚定:「那就有劳……姑娘了。」

我顾不上客套礼节,赶紧蹲下凑了过去,手指勘测到那孩子的呼吸已经若有若无,将头靠了过去,似乎已经听不到心跳声。

我心里一沉,脑子里开始拼命回想现代时在大学曾学过的心肺复苏动作。

双手交叠按于孩子胸前,手掌一用力,右肩顿时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疼得我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昏了过去,手臂也控制不住有些发抖。

银袍男子察觉出来我的异样,皱眉开口:「你可还好?」

我顾不上回话,移了力气在左手掌上,调整了力度,一下接一下地按压。

其实本来我还想做个人工呼吸,又怕这些人以为我对这孩子有什么变态心思,只能老老实实做心肺复苏。

如果这孩子死了,说不定我也活不了了。

抱着这个心思,我强忍疼痛,一下又一下。

渐渐我双臂已经疼得没了力气,横竖都是一死,就在我准备不顾杀头之罪要给孩子做人工呼吸时,他终于有了反应,无意识地咳了一声。我心中大喜,又加大了力气。

顿时那孩子吐出一大口水,我手下按压的胸膛,也感应到了心脏的跳动。

我松开了手,全身失力,瘫坐在地上。

此时一华服丽人携着太医匆匆赶了过来,一来就扑到孩子身边,我也趁机挪了挪,缩到了角落。

太医查看后没有什么危险,华服丽人抱着还在昏迷的孩子,死活都不愿交给别人,一群人就这样前后相拥地离开。

这里面并没有我下水之前瞥见的那个身影。

我趴在地上喘了半天的气才忍下肩膀的疼痛,眼前忽然多了双黑色靴子,不等我抬头,一件银色外袍轻飘飘地落在了我身上。

是刚才那银袍男子,他站直身子后对身边的随从开口:「去把这位姑娘送回院子,顾阳。」

那内侍模样,叫顾阳的随从一拱手回道:「是,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我震惊地看着银袍男子转身离开的背影。

他是太子高玠?

那我方才救的那个孩子……想起高玠对那个孩子的呼唤声。

安儿。

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孩子应该就是高玠的嫡子——皇长孙高承安。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