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淮之第3章

温情淮之第3章

言情小说 2020-12-08 09:48:22

温情淮之第3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2-08

丞相府,前院正堂。

我和从青楼回来的白晏,垂着手站在中间,任由丞相爹破口唾骂。

吐沫星子横飞,白晏抹了把喷在脸上的口水,偏头瞪了我一眼。

我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我爹旁边,一个男子微垂着眸坐着。

他身穿一袭月白色的衣裳,料子轻柔飘逸,袖口衣领都用金丝线绣着,腰间系着一枚剔透的玉佩,看起来价值不菲。

他的面容也是极其温和,一眉一眼都带着春雨般的温润,唇角含笑,再配上这一身衣服,显得卓尔不凡。

只是这笑容,美则美矣,未达眼底。

我目光落在他身上,墨淮之似有所觉一般抬起眸,看向我。

我在他与我对上眼之前低下头,乖乖听训。

那道目光扫了我一下,收了回去。

我轻吐口气。

帅是真帅。

墨淮之,大周的司礼监。

他专门替皇帝抄写奏折上内阁的批文。而传宣谕旨,是宦官系统中权力最高的机构所掌管的事。

通俗地讲,臣子们上奏的事情,都是可以经他之手,并且下达决定的。

皇上将上奏的文书掌印秉笔都交给了他,视他为心腹。

墨淮之可谓是,真真正正地凌驾于万人之上,权倾朝野。

就是这样一个男子,又帅又能干,却是个彻彻底底没男根的太监。

所以,哪怕他一挥手就可覆灭半个京城,也没有哪家闺秀愿意嫁过去;愿意嫁的,都是没有背景卖儿卖女的,墨淮之不可能会娶。

最后,那个倒霉的人,就成了我。

想到这,我又惋惜地叹了口气。

不是我歧视,主要是我一生追求纵情享乐,宦官实在非我所爱,这婚我是退定了的。

「白飘飘?白飘飘!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旁边的魔音灌耳让我回了神。

我抬头就看见我爹正抡着鸡毛掸子,气得像是在下一秒就能把我驱逐出门。

「没听见。」我理直气壮地抬起我的鸡毛掸子。

大家都是有武器的人,我白飘飘不怕你!

「你!逆女!」

我爹气得胡子掉了几根,他哆嗦着手,鸡毛掸子往我面前戳了戳,「墨大人是来交换生辰八字庚帖的,却被你闹了多少笑话!白飘飘,你必须现在,立马,给人家道歉!」

道歉?

我震惊:「凭什么?我又没做错!士可杀不可辱,我才不道歉!」

「你你你!」我爹怒目圆瞪,抄着鸡毛掸就向我挥过来,「本来就脑子不好使,你现在还不听话了,你是想气死我吗?!」

「打人啦——」

我扯开嗓子,嘹亮地嗷了一声,下一秒猛地推开身旁目瞪口呆的白晏,拎着鸡毛掸往里躲藏,「丞相大人殴打嫡女啦!」

「你闭嘴!」我爹气急败坏地挥出鸡毛掸。

嘿,没打着。

「丞相大人要谋杀我啊——」

我一边嗷嗷直叫,一边拿出一百米冲刺的速度,把大堂折腾得鸡飞狗跳。

「你!我要软禁你三个月!」我爹身手利落地追着我跑,同时再次抡出鸡毛掸。

躲开头顶的鸡毛掸,我看着前面含笑的墨淮之,眼睛一亮,敏捷地跳向他的座椅,躬身往后一躲。

于是乎,鸡毛掸子照着墨淮之的俊脸挥过来。

座椅上的墨淮之唰地一下抬起手臂。

「砰——」

鸡毛掸被他握在手里。

他一松手,碎成两半的鸡毛掸子掉在地上。

我爹震惊得瞪大眼睛,维持着揍人的姿势面向墨淮之,怔了几秒,他拱手颤声道:「请墨大人原谅本官的莽撞!本官是想教训孽女,不是想袭击大人!」

「哼!」

我抓着墨淮之的椅背探出头,对我爹吐了吐舌头,「本小姐脑子变好了,不是你们能随意欺凌的了!」

我爹暗暗瞪我一眼,「下官犯下如此大错,为弥补过失,本官和本官的逆女任由大人处置!」

我嬉笑的脸一僵。

这墨淮之一看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要是落在他手里,还能有好果子吃?

脑袋里闪过一道灵光,我双眸一亮,跑到墨淮之面前,盯着他的眼眸道:「小女犯了错,请大人收回结亲的想法,小女万万不敢再攀附您!」

说罢,我睁大眼睛,眨巴着看向他。

听了我的话,墨淮之眉毛微扬,勾起一抹笑,直视着我,似乎一眼就能洞穿我的心思。

「白小姐不用担心,我宽宏大量,说什么都不会取消了这门亲事的。」

「多谢大人宽容!」我爹反应极快地回道。

我笑容又是一僵。

「墨大人,您千万不要顾及我!」我痛苦地闭上眼睛,「我深知自己罪孽深重,不配嫁于金尊玉贵的墨大人,所以您解除婚约吧!」

这死男人做这么高的官,咋没点眼色?

「白小姐不必再说,我心意已决!」

他一挥衣袖站起身,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包装得很精致的册子,递给我爹,「丞相大人,这是墨某的生辰庚帖,不知白小姐的庚帖在哪?」

我忙道:「等等!」

我爹理都没理我,高兴地起身,匆匆忙忙拿出一个庚帖,丢垃圾一般塞到了墨淮之的手里。

「墨大人,您过目。」

墨淮之满意点头,收进袖子,弯眉笑道:「丞相大人请放心,定亲的事就说好了,三月后大婚。」

我急急上前一步,「你们有考虑当事人的意见吗?」

我爹喜笑颜开,「墨大人放心,不会出任何差池。」

墨淮之勾唇,「那就好,既然如此,墨某先告辞了。」

我爹应了声,欢欢喜喜地送他往府邸大门走。

我:「……」

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眼瞧着墨淮之就要走出去了,我咬咬牙,大步跟了上去。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