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爷爷是个杀猪匠杀猪是个脏活儿第4章 喊我师傅

我爷爷是个杀猪匠杀猪是个脏活儿第4章 喊我师傅

言情小说 2020-12-09 09:11:11

我爷爷是个杀猪匠杀猪是个脏活儿第4章 喊我师傅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2-09

另一边,灵溪接完电话再次回到房内,她看着面带愁容的我漫不经心道:“算你运气好,刚才苏童鸢给我打来电话询问你的情况,顺便又和我做了笔交易。积累十件功德的事我可以帮你,恩,收拾一下,明天和我回京都。”

“啊?”我张大嘴巴,一时间有些愣神。

灵溪眯起细长的眸子问道:“怎么,你不愿意?”

我爸着急道:“愿意愿意,我这就帮宁子收拾衣服。”

说完还不忘朝我眨眼道:“睡迷糊了不是?还不快谢谢灵溪大师救命之恩?”

我回过神来,在大伯的帮扶下靠在床头,坦白道:“我只是好奇你和苏童鸢做了什么交易。”

将心比心的说,我并不想欠她们什么。

灵溪稍稍沉吟了一番,认真回复我道:“我最近需要一件东西,而那件东西正好苏童鸢手里有。这么说你能明白?”

我轻轻点头,不再说话。

以灵溪的身份,她所需要的东西价值肯定不会太低。

这样一来,加上请她过来救我的一百万,我欠那对母女的似乎越来越多。

第二天一早,一辆黑色奔驰商务轿车停在了我家院子门口,灵溪率先上车道:“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和家人告别。”

“谢谢。”我发自内心的说道。

眼前的少女面冷心热,看似不好接触,实则通情达理。

我爸昨晚就将我的衣服整理完毕,这会拎着我上学用的行李箱道:“只给你准备了冬天的衣服,箱子太小,没法装。去了京都缺啥自己买,我给你放了些钱。”

大伯叮嘱道:“记得买个手机,常和我们联系,需要什么尽管说,别苦了自己。”

“恩。”我笑着点头,泪水在眼窝打转。

奶奶站在院子里,眼泪婆娑,一个劲拉着我的手道:“好好照顾自己,要听灵溪大师的话,早点解决了恶灵早点回来。”

“奶。”我憋着的眼泪再也强忍不住。

“行啦行啦,别让灵溪大师久等了。”二伯打岔道:“京都也不远,咱们要是想宁子了完全可以去看他,我开车,大家一起去。”

“对对对,快走吧。”大伯把我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顺手帮我拉开车门道:“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妈,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真要在京都遇上了,别耍小脾气,大人的事也不该子女掺和。”大伯说完将一个红色塑料袋塞进我羽绒服的兜里,乐呵呵道:“再有两天就是大年三十夜了,你今年过年不在家,这是我和你二伯为你准备的压岁钱。”

“岁岁平安,平安岁岁。”

“恩,平平安安。”我捂着衣兜坐进车里,最后看了眼院子里的家人。

“走吧。”坐在副驾驶的灵溪捧着书籍头也不抬的说道。

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的魁梧男人,剃着寸头,给人的第一感觉极其凶悍。

他一边启动车辆,一边透过后视镜看着我道:“晕车不?”

“不晕。”我老实回道。

对方丢了瓶矿泉水给我,打趣道:“喝完了别扔,空瓶子留着路上撒尿。”

“额。”我顿时汗颜,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话。

对方继续说道:“七八个小时的路程呢,高速上停不了车。”

“知道了。”我乖巧点头。

对方耸了耸肩,专心开车。

灵溪一路上捧着那本破旧的书籍看的津津有味,我借着伸懒腰的机会偷偷瞄了一眼,呵,我竟然看不懂。

上面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符号和图案,一个文字都没有。

偏偏这女人还安静的出奇,除了看书根本听不到她主动说话。

就这样硬憋了我近九个小时,从早上七点多出发,一直到下午四点,我们终于抵达京都。

车子左拐右拐后开到了郊区山脚一栋独立的豪华别墅里。

“到了,下车吧。”灵溪合上书籍,略显疲倦的说道。

我从后备箱拿出行李箱,跟着灵溪的脚步走进别墅。

“你的房间在二楼,自己随便挑一间。”灵溪指着楼梯口道:“缺什么列张单子给我,我找人送过来。”

“对了,这里离京都市区有七八公里,你最好学个驾照,免得有车开不了,想出门都出不去。”

想了想,她又接着说道:“饿了自己想办法,不行多喝点水。”

“啥?”我瞪大双眼愣在当场。

喝水能管饱?

怎么不让我喝西北风呢,那比喝水更方便。

灵溪似没看到我震惊的样子,脸颊微红道:“我不会做饭,也没请保姆。平时要么出去吃,要么吃点零食。”

“当然,你要是会做饭我大可让人买些食材送过来。”

“恩,我很忙,没空带你天天出去吃饭。”

说罢,灵溪自顾坐在沙发上道:“你身上的恶灵每三天就会发作一次,时间在晚上十二点。”

“所以你最好别乱跑,以免死在外面没人知道。”

“记住,每隔三天找我一次,我帮你压制恶灵。”

我小鸡啄米般点头,紧张道:“那如果你刚好不在家怎么办?”

灵溪沉吟道:“打我电话,我的手机号是……”

话说一半,灵溪似想到了什么,起身严肃道:“还有一个要求,在外人面前,你必须喊我师傅。私下里,你爱怎么称呼怎么称呼,这一点,千万记住了。”

“什,什么意思?”我疑惑道。

灵溪淡然道:“男女有别,我可不想外人胡说八道。叫我师傅,主要为了堵住外人的嘴,再则,也方便我晚些时候带你出去积累功德。”

“额,明白。”我恍然大悟。

灵溪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女孩子,比我大不了几岁。

贸贸然带回来一个陌生男子,在外人眼里,指不定背后怎么议论她。

让我喊她师傅,一是给了我一个光明正大跟着她的身份。

二来,也能保证她女儿家的清誉。

“行了,休息去吧。”灵溪挥手道。

我拎着行李箱走上二楼,不得不说灵溪的家是真大,大的我眼花缭乱。

先不说一楼有多少房间,就光是二楼,我仔细数了下,两个卫生间,一个健身房,一个书房,一个厨房,六间卧室。

卧室里,电脑,空调,衣柜等日常用品样样俱全。

遗憾的是没有被褥。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情有可原。

这么大的别墅就灵溪一个人住,她的房间在楼下,楼上的房间估计很少住人,自然用不着铺好被褥。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