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景辰我们离婚吧第7章

容景辰我们离婚吧第7章

言情小说 2020-12-10 09:43:34

容景辰我们离婚吧第7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2-10

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

南曦的下巴被他捏的疼了,可听到这句话,心里松了一口气。

“好,记住你说的话。”

南曦起了身,把离婚协议放在桌面上,容景辰摘掉钢笔帽,在上面签了字,笔力大得几乎要划破了纸背。

“既然打算离婚,我们再住一个房间也不合适,我去隔壁睡。”

“好,你不要后悔。”

容景辰把领带甩在沙发上,不可一世的倨傲,英俊的面容一片冰冷。

南曦推门的手一顿,忽然回头看他。

容景辰手一顿。“容景辰,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觉得轻松过,我再也不需要违背自己的意愿,放下自尊,卑微地去讨好你身边的所有人,也不用担心你什么时候抛弃我,和乔柔结婚。”

“我终于舍得放手了。”

南曦没有留恋的离开了。

“先生?”

管家接到容景辰的内线电话时,还以为先生在少奶奶的安抚下,会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结果,他听到男人阴沉到极点的声音。

“安德鲁,拿好我的证件,明天和那个女人去民政局离婚。”

什……什么?

管家咽了口口水,内心已经有些崩溃了。

完蛋。

少奶奶不在的第一个晚上,大魔王的脾气都已经这么大了,这以后日子还能过吗?

“先生,那以后,真的不管少奶奶的事了吗?”

临出差前,管家还想确认了一句。

容景辰突然很生气,对着他就是一顿骂,暗沉阴冷的眸子充斥着滔天怒火。

“你看人家要你管了吗?她求你了?你这么喜欢上赶着倒贴?”

管家顿时手足无措:“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

容景辰发现自己在动怒时,忽然又觉得好笑。

都决定和那个女人离婚了,何必为了她动怒,她不值得。

经过昨晚的事情,容景辰觉得自己对那个贪心不足的女人,已经没了任何留恋。

以后她是死是活,都和他没关系。

容景辰在第二天就飞了欧洲,他前脚刚走,她爸的小三王嫣然就上门了。

她还在房间收拾东西,准备搬去新租的公寓,佣人说她继母来了。

“南曦,没想到吧?我还以为你能躲得了多久呢!”

王嫣然才20多的年龄,生了一张很媚俗的脸,浓妆艳抹衣着暴露。

南曦被她拧着耳朵,很疼。

女人唇色发白,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看来容景辰已经不要你了,这下没了后台,你横不起来了吧?南曦,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当初我让你嫁给李氏集团的总经理,你还委屈上了是不是?我呸,真当自己是什么天仙呢,还想攀容景辰,笑死本夫人了,你以为你比得上乔柔?人家是千金大小姐,A市的第一名媛,有钱又有貌,你算哪根野草?”

王嫣然心里恨死了。

按照当初的计划,她要把南曦嫁给李氏集团的总经理。

李总50多岁,去年丧偶,她钱都已经收了。

可南曦却不听她的话,爬上了容景辰的床,还真敢!

她配吗?

还敢嫌人家李总又年龄大,是个油腻肥秃的大胖子。

像李总这样的有钱男人,愿意要她就不错了!偏偏老公看她巴上容景辰了,还真任由她悔婚!

一想到后面她不仅赔钱还挨打,王嫣然牙都要磨烂了,这个狐狸精!

“我告诉你,你妈昨天在精神病院跳楼了。”

“什么?”

这个消息,简直晴天霹雳。

妈妈在精神病院住得好好的,为什么会差点跳楼?

南曦前天才打过电话给赵医生,赵医生说妈妈病情有好转,身体也不错。

看到王嫣然眼里的得意,南曦咬牙:“一定是你做了什么,你跟我妈妈说了什么?”

“是又怎样?容景辰都不要你了,你还敢在我面前摆架子啊?”王嫣然尖叫,“你这个野种,你爸早该掐死你,和你那下作的妈一起下地狱,去死!”

原本在容景辰的庇护下,南曦和妈妈都安然无恙很多年,王嫣然根本没有机会害到她们。

可她现在和他提离婚,容景辰不愿意再保护她,把所有保护措施都撤走了。

王嫣然这个女人才有了机会,去精神病院刺激妈妈,还害她差点跳楼。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容景辰在惩罚她,因为她踩在了他的骄傲上,挑战他的威严,他骨子里就是偏执成狂的神经病。

他在惩罚她,也是在警告她。

南曦的心,彻底的寒了。

是啊,她不是他的妻子了,他也不会在保护她。

“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南曦生气,动手毫不留情,狠狠的甩了王嫣然一巴掌。

“啊……你居然打我!”

王嫣然在南曦犀利的眼神下,放下狠话,又很怂的离开。

——

容景辰到欧洲半个月,一切工作照常进行,只是时间长了,心里像空落落的,暴躁指数肉眼可见的日渐增长,周围人都惶惶不可终日。

他手上拿着钢笔,手背筋骨分明,啪地一下把笔拍在了桌上。

完成工作后,他扯了下自己的领口,摘了银边眼镜,狭长眸子浮现冷意。

他闭上眼睛,想起平时这个时候,会有一双柔软的手在他额头上按着,可现在没有了。

一想到这里,他心里就不痛快。

南曦。

这个胆大叛逆的女人,他真该捏死她一了百了,想到她最近突如其来的叛逆,还非要和他离婚,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容景辰恨得牙痒痒。

算了,都已经离婚了。既然这是她想要的结果,他给她。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和她彻底划清界限。

她的事情,再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他倒要看看,没了他,她以后还怎么生活。

只是在欧洲呆了半个多月,他没有听到那个女人任何消息,也没有任何电话打过来,胸口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郁闷情绪,做什么什么不顺,看什么什么不顺眼。

“张糖,最近,有接到电话吗?”

电话?什么电话?

张糖作为容景辰的私人助理,仔细回忆了下。

容景辰脸色更难看,他现在看周围一个比一个蠢,蠢得像猪,简直在举办谁比谁更蠢大赛。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