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丞不会娶别人的第7章

南宫丞不会娶别人的第7章

言情小说 2020-12-12 11:34:02

南宫丞不会娶别人的第7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12-12

来这里做什么……这里是她的家啊!白晚舟吸了吸鼻子,使劲推了一把大铁门,纹丝不动,她看着熟悉的院落,眼泪簇簇的往下掉。

爸爸妈妈,晚舟对不起你们……见白晚舟只哭不说话,黄包车师傅摇摇头,叹气走了,这年头,挣口饭吃不容易,他还得干活去。

白晚舟跪在铁门外面,把一天受的委屈,全都哭了出来,直到双腿发麻,她摇摇晃晃起来。

她还要去找妈妈,不能倒下!白晚舟踉跄的往两条街之外的白家走去,白笙是她之前最好的闺蜜,白家和白家关系也一直不错。

现在只剩白笙能够帮她了。

路上静悄悄的,几乎没了人影,世界仿佛只剩下白晚舟一个人,连天上半弯的月亮都显得阴冷…………直到夜深,她才和白笙见上面。

“你这些年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伯父伯母都快找你找疯了!”白笙见到白晚舟,先是惊喜,然后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凶着凶着,抱着白晚舟哭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啊,呜呜呜……”“白笙,对不起……”白晚舟也红了眼眶。

白笙已经结婚了,还有了两岁的儿子,所以不再住在白公馆,而是和丈夫住在离白公馆一接之隔的小洋楼。

白晚舟替闺蜜感到开心。

客房里,白笙拿来睡衣:“小舟,先穿我的衣服吧。”看着白晚舟冰冰凉通红的手,白笙上前,动作利索的帮忙解旗袍的盘口。

“别……”话未落,白笙已经看见了白晚舟身上的伤痕,触目惊心,当即愣在原地:“你……你身上这些伤……”她抬头看了一眼白晚舟,不敢再问下去。

“是慕容泽。”白晚舟难堪的拽着衣领,说出了三年来的遭遇,每说出一件事,白笙的眼睛就红了一圈。

她心疼的搂住白晚舟,咬牙切齿:“这个人渣,你怎么不告诉南宫丞!”她说了,他也不会在意吧。

白晚舟苦涩摇头:“他已经娶了别的女人,他还说,我父亲就是当年害死他父亲的凶手。”南公馆里,南宫丞阴沉冰冷的眼神,到现在她都忘不掉。

“白笙,我和南宫丞,再也不可能了。”尽管已经决定放手,可她的心口还是难受的厉害,像是压着一座大山,沉重酸涩,又让人喘不过气来。

白笙心疼的不得了,原来的白晚舟是多么骄傲开朗的一个人,却被慕容泽生生折磨成了一个敏感脆弱的模样。

“白笙,你帮忙找找我母亲好不好,我担心她。”白晚舟恳求着,白笙自然不会推脱:“好,我帮你。”“谢谢你,白笙。”有可信任的好友在身边,白晚舟紧绷一天的神经开始不由自主的放松,困意也随之袭来。

意识迷迷糊糊前,她还记得一件事。

慕容泽……不知是死是活,她希望警局在抓到她之前,找到母亲,安顿好。

那她,也没什么留恋的了。

……翌日。

白晚舟很早的起床了。

白笙托人打听了一上去,找到了白晚舟母亲叶曼的住处。

坐着黄包车,他们穿过闹市区,来到城北偏僻的一个胡同。

这里是一个城外的棚户区,脏乱差,俩人穿过拥挤的人群,打听了许久才找到目的地。

“就在这里了,怎么看不见人呢?”白笙是个急脾气,在周围转了两圈都没找到,焦急的拽了拽白晚舟。

“咣当——”突然身后有垃圾桶翻倒的声音,白晚舟下意识转头,只一眼,就僵在了原地。

一个身材消瘦,面部脏兮兮的女人,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嗓音颤抖:“小舟,是小舟吗?”白晚舟眼泪刷的顺着脸颊流下。

“母亲!”她哭着上前扑倒母亲叶曼的怀里,叶曼却往后一踉跄,她连忙扶住:“妈,你腿怎么了?”眼前的女人鬓角已染雪,穿着破旧的补丁麻布衣服,面色苍老,手里还拿着翻垃圾桶拿出的菜叶子,白晚舟哭的停不下来,明明以前……妈妈发髻整齐,穿着旗袍永远都是优雅的样子,甚至……爸爸连厨房都不舍得让妈妈进。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