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燕宁凤怀南小说

主角是燕宁凤怀南小说

灵异恐怖 2019-12-16 18:21:34

主角是燕宁凤怀南小说

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19-12-16

主要人物是燕宁凤怀北的小说《更生后成为了皇叔的掌口辱》在水冷连载,念体验更多燕宁凤怀北不要钱浏览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无非便算是楚王已经经把本人给记了,燕宁仍旧感觉楚王是个很孬的人。

主角是燕宁凤怀南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精彩试读

不过就算是楚王已经把自己给忘了,燕宁依旧觉得楚王是个很好的人。

公正严明,而且行事端肃公允,在燕宁的心里再也没有比楚王更正直的人了。

“这一次,叫老大人给你好好儿调养身子骨儿,日后你就会健康起来。”燕宁襁褓的时候遇到过一些事,因此身子骨儿有些损伤,这损伤在根基,这些年虽然理国公府无数的补药给吃着,可是依旧养得娇娇弱弱,连脾气都软得一塌糊涂。

阿蓉担心燕宁的身体也不是一日两日,如今有机会痊愈自然是极好的,倒是一旁姜卫与阿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听着,听到这里,姜卫不由笑了。

“如果表妹真的好了,那可太好了。表妹,再吃点肉庆祝一下?”

“不吃了。”燕宁急忙拒绝。

她胃口小得可怜,素日里只吃些果蔬也就算了,大口吃肉这种事,她心里羡慕得不得了,可是却只能远远地看着。

如姜卫与阿兰这样大口吃肉,幸福得不得了的样子,燕宁看着开心,自己却敬谢不敏。

不过听着姜卫与阿兰爽朗的说笑,还有抱着自己的阿蓉的温暖的怀抱,燕宁觉得心里开心极了。

她觉得重活这一世,真的很幸福。

“大表姐,藏秋呢?”等他们在阿兰的院子里闹到了很晚,燕宁被阿蓉领着丫鬟们回了屋子,就见屋子里只站着拂冬一个熟悉的,剩下的竟然都是自己瞧着不大熟悉的丫鬟了。

燕宁一愣,不由转头去看阿蓉,却见此刻阿蓉光艳无双的脸上已经露出几分冰霜,慢慢地走到了燕宁屋子的上首,端坐下来,阿蓉身边的丫鬟全都肃静而立,阿蓉一边招手叫燕宁坐到自己的身边,一边见拂冬与那些有些陌生的丫鬟上前给自己与燕宁请安。

拂冬看起来战战兢兢,又对燕宁露出几分感激。

燕宁不由十分茫然,急忙去看阿蓉。

“母亲把阿宁嫁给你们照看,可是你们却辜负了母亲对你们的信任。阿宁落水这件事,你们那时候也都在阿宁身边不远处。可是除了阿兰这个主子姑娘跳下了湖,你们这些丫鬟倒是比主子还金贵,站在湖边竟然束手无策。”

见拂冬急忙跪下了请罪,阿蓉便冷冷地说道,“你们这样无能,我本该把你们一块儿打发出去。只是阿宁心软,又念着与你们的情分为你们说情,求我饶了你们。只是她虽然心软,我却不是一个好性儿的,藏秋,春雨,夏露,全都打发出去,不许再服侍主子姑娘。至于拂冬你……阿宁既然求了我一次,我就先勉强叫你在阿宁的身边服侍着。若是你再服侍不好,一并跟那三个做伴儿去。”

她言下之意,就是本是要把燕宁身边四个大丫鬟全都撵走,只是燕宁苦求,也只保得住拂冬一个。

拂冬一向知道大姑娘阿蓉严厉的,心里越发感激燕宁,也知道燕宁能保住自己一个就已经竭尽心力,急忙给阿蓉和燕宁磕头说道,“奴婢再也不敢了。”

“不必这样。”燕宁急忙说道。

阿蓉嘴角露出细微的笑意。

她严厉,燕宁温柔,拂冬就会越发念着燕宁的好了。

虽然燕宁没有多说上一世的那些经历,可是她身边四个大丫鬟,如果燕宁出嫁必然是要陪嫁的,可是最后,燕宁只念着拂冬是个好的,念了藏秋背主。

藏秋背主自然罪大恶极,可是剩下那两个燕宁没提的,只怕也并没有留在燕宁的身边,不然不会叫燕宁那样维护拂冬。

就算没有背主,可是也绝对没有雪中送炭,如今从燕宁身边撵出去,去做府中别处的差事也就算了。

阿蓉不过是想要不动声色,不叫其他丫鬟对燕宁寒心地把藏秋给处置了,送去庄子上关着,因此如今就已经足够。

“这新来的丫鬟都归拂冬你来调教。”见拂冬一边给燕宁磕头,燕宁红着眼眶拉着拂冬的手不要她对自己诚惶诚恐,这主仆两个似乎这些年还真的感情不错,正相对含泪,拂冬还急忙给燕宁擦眼泪哄着燕宁说道,“姑娘别难过,其实大姑娘说得都对,本就是咱们没有好好服侍姑娘的过错。大姑娘仁慈,饶了我们的性命,不然换了别人家,早就都几板子给打死了。”

世家之中不把丫鬟当真正的人看的,好的时候就是姑娘们身边的副主子,当真惹怒了主子的时候,那几板子敲死了,直接拖出去埋了也没帐算。

她们没有保护好表姑娘,本来都得是被打死的命,然而燕宁为她们求情,保住了她们的性命,这已经叫拂冬感动得不得了了。

“大表姐都是因为紧张我。大表姐并不是狠辣的人。”燕宁急忙说道。

“奴婢明白。”拂冬也知道阿蓉对自己四个大丫鬟手下留情了,急忙又给阿蓉磕头,这又给燕宁擦眼泪轻声说道,“姑娘别哭了。好容易才大安,别哭坏了眼睛。”

她也是打小儿服侍燕宁的,自然已经习惯了对燕宁的处处贴心,见燕宁拉着自己的手十分舍不得自己的样子,拂冬的心里也柔软一片。她不知道为什么,表姑娘对自己格外亲近起来,毕竟从前四个大丫鬟里头,她们姑娘最亲近的是做事温柔妥帖的藏秋,而不是有的时候有些笨手笨脚的自己。

然而燕宁对她的这份亲近,却叫拂冬心里觉得欢喜得不得了。

她不过是个丫鬟,也不知道这世上有一句话叫做士为知己者死。

如今她想,她们姑娘对她这样信任亲近,她愿意为她们姑娘做任何事,哪怕是去死。

“去铺床吧。顺便你带带她们这几个新人。”新的大丫鬟是阿蓉亲手给燕宁挑的,都是理国公府上的家生子,一家子的性命都握在理国公夫人的手上,绝不敢对燕宁有半点不妥。

阿蓉吩咐了一声,叫急忙答应了的拂冬带着那三个低眉顺眼的大丫鬟去给燕宁铺床,这才都对燕宁柔声说道,“如果她们服侍得不好,你就告诉我。回头我再给你挑好的。”她这话声音并未压低,那三个新的大丫鬟本在心里有些得意自己能来服侍主子小姐,听到这句话顿时心中一凛,多了几分谨慎。

“好。我记得大表姐的话。”阿蓉不会害她,因此燕宁乖乖地答应下来。

“好好儿歇着。明日去给老太太请了安,回来就请老大人再给你好好诊断。”阿蓉见外头的天色不早了,这才起身带着浩浩荡荡的丫鬟们走了。

燕宁追着她的背影,看着她带着人的背影渐行渐远,这才回身回了屋子,见丫鬟们都一脸严肃地站着,她也不是严厉刻薄的性子,只柔和地说道,“往后都听拂冬的就好。”

她本就是不大理事的,把从前藏秋掌管的那些差事都给了拂冬,又叫拂冬跟自己一块儿睡,叫拂冬不必担心做错事,慢慢儿来,好好叮嘱了一番才睡了过去。等这一夜过去,燕宁醒过来,换上了一件十分漂亮的衣裳,这才叫拂冬先带着其他的丫鬟们熟悉自己的屋子,自己一个人就往老太太的屋子里去了。

老太太的院子是国公府最大的一个,奢华富贵,雕栏画栋,十分华美显赫,显出了世家豪族的显赫气象。

院子里进进出出不知多少的丫鬟婆子,见燕宁过来,都不敢怠慢,急忙给燕宁请安。

燕宁也笑眯眯地叫她们不必给自己请安,直接进了上房,挑了帘子进了上房,就见这华美无比,到处都是珍惜的古董摆件的屋子里静悄悄的。

一旁的青铜香炉里正吐着袅袅的香烟,熏香淡淡的,很好闻,转过了一处十二扇的红木八仙贺寿的大屏风,她就见上首的软塌上,一位老人家正在假寐,一旁一个年少美貌的丫鬟正在给老人家捏肩膀。

燕宁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这位此刻带着几分雍容的老人家,想到上一世她最后为了自己隐隐露出的忧虑与苍老的样子,无声地吸了吸鼻子,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叫那个丫鬟起身,自己坐在丫鬟的位置,轻轻地继续给这位老人家捏肩膀。

她笨手笨脚的,虽然看起来和丫鬟捏得一样儿,可是老人家却突然开口说道,“怎么力道变了?”

她一张开眼睛,见给自己捏肩膀的竟然是燕宁,不由一愣,露出几分无奈。

“怎么才病好了就胡闹。这是丫鬟干的活儿。”她嗔怪地把燕宁的手拉过来看,见燕宁的手小小的白白的,不由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掌心。

“胡闹。”

“没有胡闹。我也想孝顺老太太,给老太太捏肩膀。”掌心一点儿都不疼,燕宁却一下子觉得自己的心里酸涩得厉害。

她凑过去,小小的手轻轻握住老太太温暖却已经有了皱纹的手。

能够重活一世,重新回到疼爱自己的长辈的身边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她觉得自己幸福得不得了,还想毛遂自荐,陪老太太下次一块儿礼佛的时候,就见门外进来了一个丫鬟,走到老太太的身边低声说道,“老太太,泰安侯夫人过来了。”

“泰安侯夫人?楚家?”老太太一顿,不由微微皱眉,一边把燕宁拉到自己的面前揽着她,一边不悦地说道,“我可没给泰安侯府下帖子。泰安侯府也没有给咱们府中拜帖。”

这不是不请自来么。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