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成了霸总白月光第8章

我妈成了霸总白月光第8章

言情小说 2019-12-17 09:36:26

我妈成了霸总白月光第8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2-17

气到手抖的人不止骆嘉一个,连寒拿着汤勺的手在抖,把勺子里的汤都抖出来了,几滴热汤撒出来,溅到易小芝的小白裙上,顿时就多了几个灰色小斑点。

正是如此,易小芝才会问他怎么了。

易小芝已经察觉到有些不妙。

连寒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他本不是一个脾气好的贵公子,相反,他其实是一点就炸的暴脾气。

平日里表现出来的温和谦逊,全都是他父母让他戴上的伪装。

他们认为这样的脾气不优雅,不能是一个有教养修养好的豪门少爷。

易小芝一而再再而三挑战他的耐性,他已忍无可忍,怒而起身,端起那碗汤,想要一口气喝完冷静一下再跟她撕,但他手太抖,一个没拿稳,碗翻了。

里面的汤水直接倾洒出来,一股脑全都泼到易小芝身上了。

这个突变让易小芝惊叫了一声,都顾不上保持自己的形象,疯狂地用纸巾擦拭白裙子。

易小芝的小跟班马朵第一个站出来指责连寒:“连寒,你不要欺人太甚!”

连寒原本是想跟易小芝撕破脸,但马朵跳出来说了这么一句,反而让他稍微冷静了一些。

他有意无意扫了一眼围在这里吃瓜的同学,不经意还看到了角落里那个令他在意的人。

骆嘉也在这里?

那他可不能没有风度,不能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脾气火爆,没气度的人,他要做的有技巧一点。

改变主意后,连寒收敛了一点,垂着眼眸皮笑肉不笑,语气疏远地说:“我不是故意的,想给你表演个一口闷,没想到一时发挥失常弄洒了。不过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发挥失利了。”

‘发挥失利’这四个字连寒咬的很重,别人不知道真相,也听不出什么,只觉得连寒这应该是在表达自己的歉意。

可骆嘉却有点懵。

她听着总觉得连寒话里有话,而且对易小芝有一股莫名的敌意。

她朝易小芝看去,发现易小芝的神色也僵了一下,之后想说点什么打圆场。

可连寒规规矩矩的退后一步,像是故意避开她,要笑不笑地说:“我不理你可是为了你好,你都说了我爸妈会为难你,你父母又盯着紧,我若是理你了,不就让他们抓到把柄了吗?易小芝啊,你可真是浪费了我的苦心,还把我的好心当做驴肝肺。你哭什么呢?我才是要喊冤枉的那个。”

“依我爸妈的性子,你跟我说了话,今天你一回去就得倒霉。我这碗汤不小心洒在你身上,可是帮了你的大忙,可这还不够,不足以让你完全脱离嫌疑。我爸妈还得整你。”

连寒话一套一套的,还真的把一些脑子转不过来的人给饶了进去。

吃瓜的学生们都纷纷反过来同情连寒,明明是为了易小芝好才不理她还被易小芝反过来责备,人家可是忍辱负重,心里苦啊。

他们刚才都错怪人家了嘛!

这样倒显得易小芝不够善解人意了。

扶采听着周围同学们的态度纷纷转变,老觉得哪里不太对?

骆嘉也觉得哪里不太对,虽然说出来好像很荒谬,她怎么觉得连寒在忽悠易小芝??

“你可能不清楚我爸妈的手段,我说出来能吓死你,啧啧啧,没准你走在大街上,突然从天而降一个疯婆子朝你破硫酸。不过我有办法让你彻底洗脱嫌疑,就看你配不配合了。易小芝啊,你可想清楚了,我这都是为你好啊。”

连寒唯恐不够,又慢悠悠地补了几句。

这话成功把易小芝的小跟班马朵给吓着了。

马朵悄悄劝说易小芝:“小芝,就、就听听他说要怎么办吧?”

总比被什么疯女人泼硫酸好吧?

其他人都不太清楚连寒的家世,只知道连寒家世神秘,父母也很有权势,他们盛怒之下能把亲儿子赶出家门,让他过这么落魄的日子,还真说不准连寒的父母会做出什么极品事来。

于是紧接着又有其他学生劝易小芝了,吃瓜是一回事,但也不能出事啊。

易小芝现在面色铁青,别人不了解,她还不清楚吗?

其实根本就没有她说的那么严重。

她故意说的严重,只是为了博同情,不想再被别人说她对连寒不闻不问。

她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她确实故意跟连寒说那番话,可他是自愿的啊,谁让他傻,她说了他就信?

她没有逼过任何人啊,所有排在她前面的人也都是听她说了点话就自愿放水的啊,她说了他们就信,不应该怪他们自己傻吗?

这难道不是她凭本事拿来的第一名?

连寒因为这事被他父母责罚,被逼到要找她帮忙的地步,就是他自己废物,没本事,真正有本事的人才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他就是死在外面也不应该找她帮忙。

那是他傻,是他自愿的,要怪就怪他自己,怨不了别人。

“那你说要怎么办?”易小芝咬着牙问,脸上的假笑几乎快要绷不住。

连寒挑挑眉,真诚地说:“我可能会对你说几句狠话,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易小芝愣了一下,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向来温和,又这么喜欢她,能说出什么狠话?

连寒语气十分沉重:“我也是为了你好,被说一句狠话总比被泼硫酸好吧?你这张漂亮的脸蛋,毁了真的很可惜,不是吗?”

‘不是吗’这三个字又还给易小芝,用的可太有灵性了。

马朵在一旁劝说道:“是啊是啊,小芝,连寒他也是为了你好。”

这句‘为了你好’简直犹如魔咒,易小芝听了有点不太爽快。

马朵这样说也就算了,其他吃瓜吃出真情实感的同学也纷纷劝说:“你放心吧,我们都会保密的。”

“连寒都是为了你好啊。”

“他已经够辛苦的了,你别再让他为难了。你受伤了,心疼的还是他。”

“如果有别的办法,他也不忍心这样对你吧?”

局面和舆论一下子都倒向连寒那边,连寒占据了非常有利的地位。

易小芝如果推拒,那就是她不识相,浪费了连寒的一片好意。

易小芝是觉得连寒说不出什么狠话,也就应下了。

连寒冷笑着,看向易小芝的眼神像淬了寒冰:“之前是我傻,算我识人不清,你给我记好了,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你骗不了我第二次。滚!”

吃瓜群众只当连寒说这句狠话是在演戏,还当他说的越狠就是对易小芝越好,是以都不觉得连寒有什么问题,更不觉得他人设崩塌,反而觉得他演技真厉害。

易小芝被吓了一跳,总觉得他意有所指,他知道了什么?

她刚才分明从连寒眼中看出了翻滚的恨意,回过神后,她绷着一张脸快速走出食堂,都没来得及等她的那个小跟班。

别人都以为连寒是在演戏,易小芝却从心底生出一丝的恐慌,只觉得连寒一番话说下来,只怕只有最后一句话是真话。

不不不,不可能的。

他只是演戏,像大家说的,他只是为了她好。

没错的,连寒喜欢她。

大家都是这样说的,连寒也没有当众否认过,他那么喜欢她,他说的肯定都是假话。

**

午饭时间在食堂里看了一出大戏,大家私底下都在悄悄议论这件事。

连寒明明对易小芝撂下狠话,可还真没几个人觉得他没风度,反而要被他的忍辱负重感动哭了。

只有骆嘉和扶采两个从食堂出来之后,就一直觉得不太对。

骆嘉心里那股奇异感更胜,她作为穿书者,可是看过剧本的,剧本上可没有这一出啊!

谁也不知道连寒说的话哪句真,哪句假,也看不出来他究竟是真的为易小芝好呢,还是故意找个由头报复易小芝呢?

扶采也纠结了一个中午,下午去上课的时候,一脸纠结地跟骆嘉说:“我现在突然觉得,连寒,他好像不是那么蠢。如果你还喜欢他,那你就大胆去试试吧。”

骆嘉:……

**

出了这件事的当天,易小芝回到家里就气到把房间里砸的乱七八糟,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闹够了,才让仆人进去收拾,自己恢复优雅下楼去吃饭。

她弄不明白,伯父伯母怎么还不出手对付骆嘉?他们难道能忍受连寒在外面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学坏吗?

易小芝虽然怪连寒幼稚不懂事处处不如许明旭,一点小事还要跟自己计较,但更讨厌出手帮助了连寒的骆嘉。

连寒从前绝对不会这样对她,一定是有人在他跟前煽风点火。

那个人不是骆嘉还能是谁。

她不想脏了自己的手,骆嘉也不配她出手,她只要在一旁看伯父伯母盯上骆嘉,静静看骆嘉倒霉就够了。

到那时,骆嘉就会知道,什么人能帮,什么人不能帮,什么叫做自取其辱。

易小芝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那个画面,晚上收拾了一下,挑了礼物去连家家宅以拜访之名想见连寒的父母。

连家的胡管家把她请到了待客厅,非常抱歉地告诉她连先生和连太太现在不在家。

易小芝做出关心的姿态问道:“伯父和伯母最近在忙什么呀?好像有段时间没见到伯父伯母了。”

胡管家礼貌地回道:“先生和太太最近都在国外忙一个重要的合作项目,暂时没有时间管家事。”

易小芝点点头,咬着唇看向管家欲言又止。

胡管家顺着她的意问她:“易小姐,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易小芝很担忧地说,“就是……不知道怎么说,是关于连寒的事情,他这些天都没回来吗?”

胡管家面不改色:“是的。易小姐是知道了什么跟少爷有关的事情吗?”

“就是……伯父和伯母不是放话说过,不许帮连寒吗?我看到他很辛苦,虽然很担心,但为了让他能够快点意识到错误,我一直忍着没有出手帮忙。”易小芝眼睛红了红,“可是这几天我发现有个人在暗中帮助他……”

易小芝添油加醋把骆嘉暗中帮助连寒的事情说给胡管家听,看着胡管家的眉头越皱越紧,心里越发舒畅。

听完后,胡管家神色肃然地说:“非常感谢您提供的消息,我一定会如实转告先生和太太的。”

易小芝压下眼神中的兴奋,含蓄地说:“不客气,能为伯父伯母排忧解难是我的荣幸。”

有她今天这番话,等连寒父母回来,骆嘉就完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