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婚第14章

豪门宠婚第14章

言情小说 2019-12-17 10:12:03

豪门宠婚第14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2-17

跟江妍一起吃了简单的早餐之后,徐彦松把她送到工作室,然后再开车去公司。

路上花的时间多了些,他到公司的时间比平时晚很多。

步入总裁办,秘书和助理全都起身跟他问好。

徐彦松颔了颔首,对助理于浩说:“把今天的工作表拿进来。”

“好的,徐总。”于浩拿了工作表便跟他进入办公室。

徐彦松大步都到办公桌后坐下,按照惯例,他会一边看桌上重要的文件,一边听于浩汇报今日工作安排。

但今天他直接叫于浩把工作表给他。

他拿着笔一边划掉内容一边说:“晨会缩短到四十分钟,明天之后的文件不要拿来给我看,B8策划案的会议推到明天,今天所有来访都取消,下午6点之前把今天的工作全部完成。”

于浩惊讶,这不像徐总的作风,出差五天,堆积了许多工作,以往每次出差回来,他都要加班到深夜。

就算推掉一大堆不那么急的工作,但要在6点之前完成今天的安排,那也是非常有难度的。“徐总,6点之前恐怕来不及。”于浩为难地说。

他是徐彦松的得力助手,所有工作的安排都很细致。

徐彦松放下手中的笔,“完不成你们就加班。”

“好的,徐总。”于浩松了一口气,加班不可怕,可怕的是答应了他却不能按时完成。

徐彦松:“打电话订云顶餐厅的视野最好的位置,晚上7点。”

于浩:“好的,是要跟齐总一起吃饭吗?”

徐彦松冷眼看他:“不是。”跟男人吃饭要那么好的位置做什么?

于浩:“您今晚不是要跟齐总一起吃饭吗?”他是一个尽职尽责周到细致的助理,虽然徐彦松跟齐正飞是私人聚餐,但未免他忘记,作为助理还是应该提醒。

然而徐彦松却嫌他多事。“我会打电话跟他取消。”

于浩看出他不耐烦了,但还是好奇又八卦地问一句:“您是要跟太太一起用餐吗?”有关太太的事情,徐总会比较有耐心。

他之所以这样问,并且一开始没想到,纯粹是因为徐总结婚快一个月了,他们夫妻一起吃饭的次数少之又少。而现在有此一问,是因为本应昨晚回国的徐彦松,工作不谈了,就为了回国。

究其原因,于浩觉得跟他的太太有关。

果不其然,徐彦松说:“嗯。”

于浩:“需要准备礼物吗?”看到徐总对感情上心,他由衷地替他高兴。

徐彦松没想过礼物,他给了她黑卡,还需要准备礼物吗?她喜欢什么可以随便买。

不过,她除了用了五十万在工作室上,其它一分钱不动。

看来还是得亲自多送些东西给她。

上次送的车还没到,这次送什么呢?

这个问题难倒了徐彦松,送房子吗?工作室那儿给她了,虽然没有划到她名下,但已经是送过的类型。

“不需要你准备,出去吧。”

徐彦松没有纠结太久,决定吃完饭带她去逛一下商场就行,她喜欢什么,全部给她买下。

他给齐正飞打电话,电话接通,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齐正飞就懊丧地说:“哥,今晚兄弟要爽约了。”

闻言,徐彦松“嗯”了一声之后就打算挂电话,然而齐正飞像是找到了倾诉对象一般,开始吐苦水。“我被我老妈逼着去相亲,就在今天晚上,你说我苦不苦?想我齐家大少爷,纵情情场多年,竟然也沦落到要去相亲的地步。”

徐彦松没空理他。“祝你好运,挂了。”

“哎哎哎!等会!”齐正飞拒绝挂电话,“我们是兄弟吧?二十几年的兄弟。”

徐彦松:“必要的时候可以不是。”

齐正飞比徐彦松小两岁,齐正飞从小就喜欢跟在他身后,两人打架喝酒都一起。现在两人都忙事业,但有什么事情也会一起去解决,尤其是需要动手的时候。

齐正飞:“……太没良心,怎么说你结婚我给你当伴郎了,今天也帮兄弟一把吧。”

徐彦松:“你当伴郎的好处已经协商过了。”

齐正飞:“再帮一次,一个小忙而已。今晚我相亲的时候给你个暗示,然后你打电话给我就行,就一个电话的事。”

也不算什么难事。

徐彦松:“看心情。”

齐正飞:“……”还在计较他以当他伴郎为由让他投资电影的事,真是商人本质,小众电影不赚钱他就不想投。他们的兄弟情是不值钱的,看来还是要早点把事情定下来。

齐正飞正在筹拍一部文艺电影,因为这种片子票房不会太高,家里反对,钱不到位,他便找到了徐彦松。刚好那时他需要伴郎,齐正飞顺便跟他商量投资的事情。

***

徐彦松全情投入到工作中去,中午一点才吃午餐,吃完继续工作。

江妍也很专心地工作,她开始策划第一个大单子。

这是一个小型的欢迎会,虽然小型,但客户是酒店大亨的当家主母,她要为留学归国的女儿办个聚会,邀请的是上流社会的太太和小姐。这些人都是潜在的客户,这次的会场布置要做好,更要做的有特点,第一场仗要打好打响。

一整个白天,江妍都在跟员工们讨论方案,为了不忘记跟徐彦松的约会,她在手机上做了备忘录。

她原本挑了一家餐厅,但徐彦松说他已经订了餐厅,下午六点半来接她。

两人都是时间观念很强的人,江妍六点二十分锁上工作室的门,下楼等他。

刚走出大厦,就看见他的法拉利停在面前。

时间十分贴合,一分钟都不用等。

副驾驶的车门被从里面打开,“上车。”

江妍心情愉悦地上了车,系好安全带,自然地寒暄:“你是刚刚到的吗?”

徐彦松:“嗯。”

江妍:“真巧,我一出来就看到你了。”

徐彦松:“或许这叫默契。”

江妍十分赞同,扬着笑脸说:“你说的对。”

徐彦松脚踩油门,车子开了出去。“看来你的工作室做的还不错。”

“你怎么看出来的?”

徐彦松:“从你脸上看出来的。”

江妍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是说她笑得太过分吗?

“我这么开心主要是因为等会就可以吃好吃的了。”她的话不假,总是得到他给予的好处,今天终于能够小小回报一下,她心情舒畅。“对了你订了什么餐厅,说好了我请客哦。”

“到了你就知道。”徐彦松卖关子,云顶餐厅是两年前开起来的,定位高端,她应该没去过。今天天气很好,天空湛蓝,天边已经开始出现晚霞,等会可以一边用餐一边欣赏美景,她一定会喜欢。

至于请客,他说:“跟我在一起不需要你花钱。”

江妍收敛笑容:“为什么?”

徐彦松:“我是男人。”

江妍忍不住说:“大男子主义。”

徐彦松转头看了她一眼,江妍不怕他,“说好我请客的,不能言而无信。”

徐彦松:“我是你的丈夫。”

江妍反驳道:“我还是你的妻子呢。”

徐彦松笑了,点了点头:“嗯。”

江妍恢复笑容,心想其实他还是很容易说通的。

可没等她得意两秒,听见他说:“那今晚你搬到主卧吧。”

江妍:“……”

她一时消化不了这句话的意思,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件事?

哦,是因为她说她是他的妻子,妻子要履行妻子的义务吗?

忽然间,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红到了耳根。

虽然这种事情是应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不情愿。

结婚那天晚他让她睡客卧,她的自尊多多少少受到了伤害,现在已经在客卧住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接受并享受这样的生活。

现在,他说搬就搬吗?

“晚餐你来付钱吧。”她的声音不复刚才的的欢快。

徐彦松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话,可是她的抗拒同样让他不愉快。

早知道当初就不让她睡客卧了,原本以为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她就会完完全全接受他,可是目前看来,她没有。

他的魅力难道就……

想到这,徐彦松更加不爽了。

这种不爽比以前被人得罪更难受,毕竟对别人他收拾一顿就好了,对她,怎么收拾?

车内的空气仿佛变得凝滞,两人都没说话。徐彦松是不知道说什么,他现在的心情容易语气不好,到时候她又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至于江妍,她现在好想回工作室继续工作啊,不想跟他吃饭了,也不想跟他回家,总觉得跟他在一起是危险的。

要不,她找个理由今晚不回家住?

她想去跟杜云菲住。

可是,找什么理由呢?

正在她苦思冥想的时候,旁边的徐彦松突然叫她的名字,“江妍。”

“干嘛?”不是平时乖乖巧巧的“嗯?”,此时语气带着情绪。

“晚餐我请,明天你送一束帝王花到我公司。”

帝王花很贵的,比一顿晚餐还贵,好亏。

“好吧。”

“不想送?”

人家都答应了还问这种问题,这不是让她说谎吗?

“不是。”

徐彦松:“那就好。我的卧室也放几朵。”

江妍:“……都要帝王花吗?”

徐彦松:“别的也行,你看着办。”

江妍松了一口气,“好的。”

她的情绪总是写在脸上,久经商场的徐彦松眼睛比鹰眼还锐利,又怎会看不出来。

看到她一下苦恼一下轻松的样子,徐彦松心情变好起来。

不管怎么说,跟她在一起还是挺有趣的。

“等会带你去云顶餐厅吃饭,那里视野很好,你应该会喜欢。”他索性告诉她。

云顶餐厅江妍知道,杜云菲梦寐以求的地方,时常在她面前幻想着挣大钱就就去云顶餐厅奢侈一回,尤其是这两天,她念叨的频率更高了。

江妍从她的口中得知那儿人均五千起步,只是起步而已。

这么算下来,可以买至少二十朵帝王花了。

也就是说,她不亏!

真高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