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婚第 5 章

豪门宠婚第 5 章

言情小说 2019-12-17 10:17:28

豪门宠婚第 5 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2-17

楚星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沈御行:“不管什么意思你现在都得走。”

“我的汤——”她扭头看回去,被沈御行一眼瞪了回来。

“改天让我妈再给你还回去一碗。”

“那我还能再来你家吗?”

“你还想再来?”听了这句话,沈御行简直目瞪口呆,这女人,难道是想死赖在这里不走吗?

“你别误会。”楚星染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我,楚月安,只是单纯的对你家的密道感兴趣,绝对不是对你感兴趣。”

沈御行嘲讽的笑了笑,单手插兜,睥睨的看着她:“对谁感兴趣?”

“密道!”楚星染挺胸抬头的看着他,踮起脚尖仰头看他。

输人不能输阵!

“你快走吧——”沈御行终于忍无可忍,推着她的脑袋直接把她送出去,再光速合上了门。

速度快到差一点夹到楚星染的手。

“沈御行你差点夹到我的手了你,可恶——”楚星染抬腿就是往门上一踹,几秒过后,她悲剧了。

“啊,好疼。”她拧着眉站在原地,单手扶着门,慢慢活动了下脚腕。

她刚才不会是踹到骨头了吧。

……

要不,她现在进去,让他负责?

几秒过后,就在她打算低头看一下伤势的时候,门被重重推开。

她的头一下就被门撞上,撞的她七荤八素,整个人险些栽在地上。

“沈御行你——!”

还没完了是不是!

她后半句话还没说完,门就关上了。

她方才抱进去的保温壶正孤零零的站在地上。

他重新开门,就是为了把这个东西扔出来。

……

这回真是呵呵了。

楚月安正惬意的喝着下午茶,就见楚星染气呼呼的抱着保温壶回来了。

“回来的挺快。”她一脸平静道。

“别说了,差点就回不来了。”楚星染快速走过来,拽开椅子在她身边坐下,“沈御行的母亲不在家,我去了只看见他,而且……”

“而且什么。”她神情自若,放下茶杯。

楚星染压低声音,神色跟着暗了下来:“他家有密室,不过里面太黑,我什么都看见。还有其他机关,不知道是何用处。”

“嗯,是条有用的线索。”她点了点头,“没白去。”

楚星染:“……”你是亲姐吗。

“他今天又说我胖!”楚星染思忖两秒,又问,“姐姐,你到底多少斤。”

“嗯,他没说错。”她又喝了一口茶,“比你瘦就对了。”

楚星染:“……我。”你真的不是我亲姐吧。

这个话题就此终止,楚星染拄着脸,发呆了好一会儿,突然拍桌道:“对了,上次你让我记人,好像没提过一个叫姜静好的人,她是谁?沈御行还说,你想让她退出娱乐圈。”

“她是沈御行的青梅竹马。”

“那退出娱乐圈是什么情况。”

“当然是炒作。”楚月安翻开身边的《傲慢与偏见》,满不在意道:“她不这么说,怎么在沈御行面前卖惨,怎么得到同情。不过我讨厌她也是事实,这个女人戏太多了。”

“特意演给沈御行看?这么说她喜欢沈御行?”

“嗯,她喜欢沈御行,不过沈御行对她没那个意思就对了,他自恋,最爱的就是他自己。”

“我算是看出来了。”楚星染拿过一边楚月安特意留给她的热水,慢慢喝了口,“除了他自己,他谁也看不上。”

“我赞同你这个看法。”楚月安随即起身,走到一处冲她招了招手,“你过来。”

“过去做什么。”她狐疑起身,脸上标出完美假笑,“我看还是不用了吧姐。”

“量一下你的体重,看看和我差多少,然后减下去。你既然要假扮我,就要装的像些。”

“就不能是你吃胖了吗。”她压着步子龟速前进。

楚月安仍旧冷着一张脸,不容置喙道:“我的体重一直都是这样,吃不胖。过几天我也要出去,不能让人看出破绽,所以只能你瘦下来。”

“好吧。”她深呼出一口气,终于站上体重秤。

“不多,就两斤。”楚月安看着她下去,“从明天开始晨跑,很快就能减下去。”

“我觉得可能就是我前两天吃泡面吃的,今天开始不吃了,肯定就能掉下去了。”她拽了拽楚月安的衣袖,可爱的眨了眨眼,“能不能不晨跑啊姐姐,我起不来。”

“不仅要晨跑,饮食也要控制。”

一看求情没用,楚星染瞳眸转了转,牵住她的手,讨好的笑了笑:“那能不能你陪我去晨跑啊。”

“你觉得可能吗。”楚月安回握住她的手,视线冷冷落下,“再说晨跑很有可能会遇见沈御行,我不想见到他。”

“……”你这话说的,难道我就想见到他了吗。

第二天一大早,楚星染就换好了运动装出去晨跑,边跑边跟楚月安语音通话。

“我不在家你要好好做饭哦。”微风阵阵吹过,楚星染拢了下耳边的碎发,声音清清淡淡,“我要喝小米粥。”

“在煮了。”楚月安扎着低辫,客厅播放着动人的歌曲,随意跟着唱了几句,“菜呢,有想吃的吗。”

“我说想吃你就做的出来吗?”她望着前方像是没有尽头的路,眼神飘忽。

“嗯,那我还是随意做吧。”楚月安没再坚持,第一时间选择退缩。

刚想点菜的楚星染:“……”

“等等,我想吃——”她话还没说完,身边突然卷来一股力将她往旁边拽,清瘦修长的指尖轻按住手臂,将她温柔的圈外怀里。

一边的白色耳机顺势掉落,挂在那人身上。

她定了定神,防备地往后缩了缩,视野中是一辆自行车从身边开远。

可以肯定的是,那个骑自行车的人瞪了她一眼。

“在走神吗。”身边的人松开了手,站在道外侧,眼风斜斜攀过来,声色迷人,“车来了都不知道躲,你是想拖着一身残疾嫁进沈家吗。”

她仰头抬眸看过去,第一眼就看见对方线条俊美流畅的侧脸。

干净清冽的长相,沉静的琥铂色眼瞳,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十分勾人心动。

如此得天独厚的一张脸,她没有认错。

看她半晌没反应,他眉峰轻挑了下,眼含笑意和她对视了三秒。

“听得见我说话吗。”

楚星染拎起一边耳机,也不知道那边的电话挂没挂,缓声道:“我没有听到声音。”

“第一次看你晨跑。”沈御行身姿笔挺,眼睫低垂,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她反应稍慢,微微颔首,杏眼弯了弯,束起的棕色长发垂在颈间。

“搬到这里后第一次晨跑。”

说完,她继续跑起来,心虚的抿了下唇,抬手按断了电话。

沈御行几步跟上来,跑在外侧,笑意不达眼底。

“自己一个人来的?”

她冷冷觑过去,虽是素颜,明眸皓齿的容貌仍引人不得不注意。

“和你没有关系。”

“你这个速度,大概跑多少圈都没有用。”他目光淡了淡,“能以这个速度遇见我,是个奇迹。”

“我也不想遇见你,行了吧。”她下意识加快速度,转身朝反方向跑去。

“不行,太累了。”没跑多久,楚星染又慢下步伐,仰首望着头顶的烈日,摸了摸额上的汗,“我得歇一会儿。”

“你怎么还在这儿。”不知何时,沈御行来到她身边停下,“确定你是在跑而不是走?”

她紧张地竖起耳朵,脚步跟着一顿,抬头盯了他几秒,忽地一笑,了然定音。

“怎么,你在等我吗?”

怎么会这么巧,她跑了两圈,都遇见了他。

“你觉得那可能吗?”他手指缓缓刮过下唇,垂眸睨她一眼,“这就累了。”

“是我饿了。”她用手捂了捂肚子,神情沮丧,“也好渴。”

沈御行闻声拿出水,修长的手指握住瓶盖,顺势打开。

楚星染全神贯注地看着他,虔诚地笑了笑:“谢谢。”

结果他匪夷所思的看了她一眼,一句话不说,直接把水喝了。

楚星染:“……”她就知道他没那么好心。

“你上次在我面前提了姜静好,你的青梅竹马。”她收了脸上情绪,双手握了握,“对你来说,她很重要是吗。”

“嗯。”他落下轻描淡写的一眼,话里含着警告意味,“你最好不要去招惹她。”

“我招惹她?”她静静念出几个字,眼睛更冷了些,“既然这么在乎她,让她成为你的未婚妻,岂不是更好。”

“因为我不喜欢她。”沈御行留下暧昧不明的一句话,离开前抬手将另一瓶水递到她手中,“这瓶给你。”

楚星染指尖一松,手里的水差点掉下去。

他刚才,特意去给她买了水吗。

想到这里,她无语的摇了摇头,失笑道:“清醒一点,楚星染,你并不是他眼中那个人。”

她打开瓶盖喝了几口水,唇面一瞬被浸的水光潋滟。

终于止了渴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