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冉冉寄相思第10章

梨花冉冉寄相思第10章

言情小说 2019-12-17 10:41:19

梨花冉冉寄相思第10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2-17

马车走到宫门口时,一阵清风徐来吹起了车帘子,秦之川怕江念着凉,赶紧抱紧了她一些,她不久前的病还没有好,自然不能受风吹到一丁点儿。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可怀中的人却安安稳稳的睡着了,他没想到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会睡着了,秦之川轻抚她的脸庞,温柔的眼神看着江念。

宫门外的侍卫看着是丞相府里的马车,更何况,江念的生辰可是整个皇宫都知晓的事情,也没有多做什么检查和查看,直接让马车进去。

马车直接进了皇宫里,停在了朝阳宫外,秦之川轻声的唤着江念,“念儿,念儿。”江念没有任何反应,还是睡得死死的。

秦之川仍是没有放弃,继续呼唤着熟睡中的她,“念儿,我们到了。”

最后江念只是脑袋动了一下,在秦之川的怀中使劲的蹭着小脑袋,嘴里还不停地嘀咕着,“糖葫芦,糖葫芦,真好吃。”说着还咋巴着嘴。

秦之川无奈的笑了笑,直接抱起江念就从马车里下来,一路上走得小心翼翼,生怕因为走得快,会影响江念的睡眠。

站在朝阳宫外的侍卫和宫女们都是些新进宫的皆看着目瞪口呆,对于有些事情并不明白,羡慕的眼神看着江念,自己公主觅得良人,对她可真好。

不仅关心公主会被因为脚步走得快慢的问题惊醒她,且这位驸马长得也是仪表堂堂,一表人才的。

那些还是小小年纪未经人事的宫女对这位驸马真的是倾慕了。

一直熟睡着的江念被秦之川轻轻的放在了软榻上,为她盖上了被褥,秦之川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江念却抓着他的手不放。

秦之川想要拨开江念的手,进宫后的第一件事理当是去给皇上皇后请安问好,这都是规矩,若是怠慢了,可就是罪过了。

“念儿,我还要去给皇上皇后请安,先松手好不好?”秦之川轻声细语的对睡着迷迷糊糊的江念说道。

江念紧皱眉头,额上冒出来了许多的虚汗,她似是听见了秦之川说的要走去哪儿,更是紧紧的抓住他的手。

意识迷糊中,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要走,不要走。为何你从未相信我,为何你要推开我,为何你宁愿选择别人也不愿意要我,我到底哪里不好,你说,你说啊。”江念直接从梦魇里惊醒了过来。

梦中她看到一女子站在一片花海之中,被一人刺中心口,她觉得这画面似曾相识。

看着梦中的女子被刺了一剑,可她的心口也跟着痛了起来,仿佛那个人就是她自己,她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个人的绝望,苦楚,伤心欲绝。

江念直接坐了起来,呼吸紊乱的大口喘着气,她注意到手抓着什么东西,秦之川笑着说:“念儿你醒了。”

“嗯。”江念直接松开了手,想着刚刚做的梦,心中一怔,也许这也是在提醒着她什么。

秦之川看着她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这样子明显的表现出来了她刚刚梦魇了,他也不多问什么,直接去一旁沏茶过来给江念。

“来,念儿喝一点茶水,一会儿就好了。”秦之川的茶杯递在了半空中,江念却迟迟没有接过。

他想着江念定是还没有缓过神,细心的他正要喂她喝的时候,江念左手一挥而就,茶杯从秦之川的手中滑落在地,“哐啷”茶杯碎成了一片又一片的废陶瓷,茶水四处洒溅。

“念儿,你怎么了?”秦之川问道,江念方才的一举一动过于的反常了,令他都感到惊讶,他也是从未见过她有这样的时候。

门外的宫女听见朝阳宫里传来一阵摔破东西的声音,问道:“驸马,可需要奴婢进来帮忙?”

秦之川一口否决,“不必。”

“念儿?念儿?”

听见秦之川的声音渐渐的清醒了,江念问道:“刚刚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秦之川觉得奇怪,人不应该只有这一小会儿记忆,且,这只不过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忘记?

他试探性的问道:“你当真不知?”

她摇头,此时江念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对于刚刚的事情根本就是什么记忆都没有了。

她瞧见了在地上已经破碎的茶杯,她诧异的看向秦之川问道:“你的手受伤没有?”

“你就只记得这个?”江念仍然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其他的都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进宫回来过生辰,后来我就睡着了,再后面…再后面……”江念捂住脑袋,无论怎样想她都想不起来后面到底怎么样了。

秦之川两手搭上江念的肩膀,柔声的说道:“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说着还顺势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后,让她安心些。

“我们先去凤栖宫。”既然秦之川都说过不让她多想了,江念便也不再多想。

凤栖宫内

江念和秦之川走过御花园,穿过一片梨树小林子,秦之川看着这些梨树忍不住赞叹道:“这些梨树可都是为了念儿所种的?”

她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不动,秦之川不说这些梨树,她也不会想起要说些什么。

她摘下一朵梨花,上面还有着一些积雪,看着那洁白无瑕的梨花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这是二皇兄和四皇兄,还有五皇兄为我亲手种下的。”

幼年之时,几位皇兄问她喜欢什么样的花,她问为什么要问她喜欢什么样的花,几位皇兄却是异口同声的回答,因为宫中的花过于庸俗,想让她这个小机灵鬼来出出主意。

那个时候脑海中突然闪现了一片梨树林,她便乖乖的回答了她几位满怀期待的皇兄的问题,“念儿想要一片梨树林在皇宫里,而且是在去母后凤栖宫的路上。”

几位皇兄不解为什么会是在去往凤栖宫的路上,因为他们几个觉得皇宫的其他地方更好。

小小年纪的江念解释得头头是道,“因为念儿是在冬天出生,冬天又正好是梨花绽放的季节,如果有一天念儿一直没有回家,母后和父皇亦或是几位皇兄想念念儿了就可以来这里看看啦!”

“为什么是凤栖宫是因为,听太傅说女子最是伟大,养育子女。念儿不想母后走累了,所以就在这里种。”

那几位征求江念意见的人听得也觉得甚是好,点了点头,二话不说撸起袖子直接就种起了梨树苗来。

现在梨树长得比江念都高了许多,当初梨树苗才种下去的时候,江念就站在梨树苗旁边比划着自己的身高满心欢喜的说道:“皇兄,念儿是不是很高?”梨树苗真真的矮了江念一大截,她瞧了又瞧,期待的眼神等着几位皇兄给出答案是不是真的。

江胤直接否定地说道:“一年后你就不高了。”

后面真的如江胤说的那般,一年后梨树长得飞快,明显和梨树有了很大的差距。

当初的欢声笑语在江念的耳边回荡着,从前无忧无虑的生活,现在却变得勾心斗角了起来。

世人皆说一入宫门深似海,可在江念看来,深似海的不是皇宫,而是人心难测。

“我们走吧。”秦之川伸出手欲牵住江念。

江念笑颜如花的看着秦之川,也伸出了自己的手,二人牵着手一同走出了那片小小的梨树林中。

他看了看身后的梨树林,笑了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