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婚第11章

豪门宠婚第11章

言情小说 2019-12-17 10:47:10

豪门宠婚第11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2-17

云雀在湖面上啄食弯月

我耳边听闻悲伤音乐

爱是千百年古老的结

怎么此刻残缺

青鸟在天涯寻着海角边

我眼中泪晕开了想念

梦是古窖里珍藏的缘

不曾跌进泥潭

发丝在窗沿被孤风吹散

你卷走相见不告而别

你是世间难解的谜点

美在心中留憾

——《衔梦云雀》

“凭什么?”楚星染冷眼提了下唇角,踩着高跟鞋又逼近了一步,“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商量吗,不是。你不答应我,我就会把视频发给沈御行。”

“你——,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她嘲讽着眯了下眼,垂眸转了下自己手腕上的表,“你认为沈御行留住你,是因为喜欢你吗?不是。原来我也以为你在他的心里是不同的,可你想想,就依他的性格,若不是沈御行允许,你身边这位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你眼前,早被他处理掉了。除非——你留在沈御行身边,还有什么别的价值。”

“楚月安,你不要……”

姜静好激动的有点说不出来话,楚星染半路就劫走了她的话:“不要太过分是吗,可惜了,我楚月安从来都不是什么有分寸的人,只要我乐意,你会消失的毫无痕迹。”

这下姜静好身边的人忍不住了,上来就要跟楚星染动手。

“你确定要跟我动手。”她退后一步,将手机藏在背后,“如果我出了什么事,这段视频会在一个小时后自动发送到沈御行手机里,除了我,谁也没办法阻止。”

那个男人握紧了拳头。

楚星染笑了。

“怎么样,要合作吗?不过好像你们也没有说不的权利不是吗。”

两个小时后,楚星染拿回了沈御行的手机。

在她回去后,楚月安出了门,没说是什么事情。

而她盘腿坐在家里的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如果沈御行真的以其他人所说讨厌楚月安的话,又怎会把他的手机交给自己,好让她再借着这个理由再见到他呢。

想到这里,她拿出手机把玩了几下,顺势一倒躺在床上。

还有就是——,让姜静好怎么都不能说出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呢。

“啪——”

就在上一瞬,她手一滑,手机直接拍在了她脸上。

……

脸真疼。

没想到还真手滑了。

鼻子和牙齿都被结结实实的砸了一下,她足足缓了半分钟,才鼓起勇气拿回手机,侧躺着打开了手机屏幕。

姜静好还是没有回信。

三个小时的时效很快就要到了,姜静好,到底在帮沈御行隐瞒什么。

她本以为沈御行只是一位养尊处优的二少爷而已,可现在她才发觉,沈御行没自己那么简单,他走出的每一步都存在动机。

他就像一个谜团。

而她在雾里,什么都看不见。

看来是时候和姐姐研究下一步的计划了。

楚星染放下手机,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当她一边搓着头发走到电脑面前时,在她手边的半张面具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面具?用来做什么的。

她打开电脑,点开桌面上的一个软件,账号和密码都被她轻易猜到。

楚星染拉在椅子坐下,刚戴上面具进入直播界面。

屏幕上瞬间就弹出了好几个弹幕。

弹幕A:求口红色号!

弹幕B:求甩衣服链接!!!

弹幕C:千万不要开口唱歌,求你了!!!!

姐姐原来是主播吗?

可是戴面具唱歌,真的有人会听吗。

楚星染满脸问号的挑了下眉,低头看了下身上的衣服。

姐姐唱歌很好听的啊?为什么不让她唱歌?

口红色号?她自己也不知道啊,她没涂口红啊。

衣服是她随手拿来穿了一件的啊,她也不知道哪里买的。

算了。

她抬手就关了直播界面,轻叹了口气摘下面具。

不能出去的日子,姐姐都是窝在这里蒙面直播唱歌的吗?

是单纯的兴趣爱好,还是这件事也是她计划中的一环。

就在她脑洞大开的时候,楚月安回来了。

见楚星染坐在电脑前,她双目了然,几步走过来:“我刚才得知,银行卡是楚君好冻结的。”

“所以你做主播,是让楚君好确信你真的没钱了?”

“一开始只是一时兴起,随便直播了两次。”楚月安在她身边坐下,“后来觉得正好可以当做诱饵抛给楚君好。”

楚星染理解的点了点头,十分认真道:“但我还有一点不太明白。”

“哪里不明白?”楚月安冲她微微一笑,脸上梨涡浅浅。

“拥有这么一副好嗓子,你为什么不好好唱歌,故意捉弄看你直播的人,折磨他们的耳朵。”

楚月安低下头去,抚额低声道:“因为我为了故意惹楚君好不快,一直以来在他面前都是这样故意跑调唱歌的,怕改了唱腔,他认不出。”

楚星染:“……”

她突然间有点心疼楚君好是怎么回事。

天光褪去,黑夜露出爪牙。

楚星染拿着手机走到沈御行家门口,压了压帽子,敲门。

“谁——”

里面传来一道声音。

她的头低的更往下,沉声道:“快递。”

再没回应。

紧接着,门打开,一道高耸的身影靠了过来,挡住了本该落在她身上的灯光。

“什么东西。”沈御行一手扣在门上,一手扶在门框上,低头看她。

楚星染直接把东西递了过去。

在她管快递员借快递袋的时候,对方向她投来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奇怪的女人。

“楚星染——”沈御行左右翻了翻手上的快递,转眸再次看着她,“我不认识寄件人。”

楚星染:“……”坏了!她一不小心把自己的真实名字写上去了。

“好的,快递已送到。”楚星染侧开脸,声音更粗了些。

说完,她作势转头就跑。

沈御行上前捉住她的胳膊。

“等一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他径直问。

“您自己打开看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楚星染简直头都要大了,想要甩开沈御行的手撒腿就跑,结果人家根本就抓住她不放。

“万一是炸.弹.怎么办。”他继续追问。

“炸……”炸什么炸,怎么可能炸.弹!

“我保证,绝对不是爆炸品。”楚星染背对着他,手心还在冒汗。

“保证,你拿什么保证。”他轻嗤了声,很明显一点也不信任她。

“啪——”

下一瞬,快递被丢到了地上。

这脆响。

楚星染简直都要哭出来了。

那是你的手机啊哥!摔坏了还得我给修!我已经没钱了!

“你来拆。”沈御行走出门外,收回抓住她的手,直接挡在她身前,抬手轻轻撞了下她的帽檐,“我怎么觉得你像是不法分子呢,把自己包的这么严实,还戴粗框眼镜和口罩,怎么看都觉得很可疑。”

楚星染:“……”你才是不法分子。

不管了,她忍。

楚星染快速低下身去捡起快递,三下两下粗暴的用手撕开快递,然后直接把手机挥到他面前,狠狠地一下撞在他胸膛上。

“嘶——”沈御行倒吸了一口冷气夺过手机,瞪了她一眼,“你这是心有不满在借机打我?”

楚星染:“……”大哥你写小说呢?我这是没掌握好力度不小心撞上了好不好。

“没有。”她摇了摇头,绕开他就要跑。

同一时间,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楚星染瞬间停住脚步。

你响什么!

“楚月安,我就知道是你。”沈御行收了手机,大步走到她面前,抬手一把拿掉她的帽子,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你又在耍什么鬼把戏。”

楚星染:“……”

在探清沈御行的秘密之前,她决定先不以楚月安的身份和他见面。

可两个人是邻居,楚星染想让真的快递来送,人家也不肯。

天地可鉴,她真的是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精神才这么做的。

绝无二心!

他淡淡扫了他一眼,面露无奈:“大老远的就闻到你这一身香味了,就这帽子还是我妈送你的。”

楚星染:“……”

香味?是洗发露的味道吧。

可为什么阿姨送给她姐姐帽子,沈御行会记得这么清楚。

“我来还你手机,信不信随你,现在我要走了。”楚星染愣了一瞬,表情冷却起来,抬手去抢被沈御行握住的帽子。

手臂伸过去,什么都没抓住。

“来都来了,进去坐会儿。”他把帽子藏在背后,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楚星染:“……”

什么情况?她该不是听错了吧,沈御行请她进去,转性了?

不行。

他那个家跟个陷阱一样,比她想象中危险得多,没准进去就出不来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楚星染一弯腰避开了面前的人,跑步的途中,甩手一个快递袋就丢了出去。

正好甩在沈御行的脸上。

沈御行:“……”这个女人真是浑身上下没一点可爱的地方。

“应该没有追上来。”跑了五分钟,楚星染终于舍得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

先不能回家,说不好沈御行还会再过去。

“啦啦啦——”

就在此时,楚星染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想都没想拿了起来,手滑按开了音量键。

震耳欲聋的声音瞬间在骨膜处溢散开来。

“楚月安,你永远都别想知道他的秘密。”

然后手机挂断了。

楚星染愣了一瞬,手机黑屏了还没缓过劲儿来。

方才打电话的人——是姜静好。

所以这就是她思考了三个小时后得出的结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