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第 10 章

乖乖第 10 章

言情小说 2019-12-17 10:57:25

乖乖第 10 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2-17

有人的地方就有热闹,就算没有三个女人,两个也能搭成一台戏。

毫无意外的,宋温言和程阮的争论被拍成视频在学校走红。

因为拍摄距离有些远,听不见两个人分别说了什么,不过任谁都看得出她们之间的剑拔弩张。

宋温言要吃亏一些,视频中的她全程冷脸,反倒是程阮始终带笑,显得亲切一些。最后程阮似乎被宋温言气到,光看程阮的嘴型就能猜到她喊了一声“宋温言!”

此事一发酵就出现许多不利于宋温言的言论,一部分人指责她不尊重表演者程阮,一部分则是指责她装清纯,只有少数人站出来为她说话。

原本她是转学生,来历成谜,校庆晚会还成为压轴表演者,那几天一跃成为学校里风云讨论人物,后来入学后又凭借着美貌拿下校花的位置。

太惹眼,自然不是人人都喜欢。

比如上一届校花梨落。

她也加入了这场口水战。

论坛的转载和讨论度越来越多,同桌陈开开愤而回帖,宋温言看她一眼,笑道:“我没关系的开开。”

“你就是太好了,明明就是程阮欺负你!”

同为音乐系的学生,她对这位圈内师姐当然有所耳闻,听说这人嚣张跋扈,仗着家世不把人放在眼里,她早就不喜欢了。

陈开开抬起头看宋温言:“你和程阮有什么纠葛吗?为什么她要故意挑衅你?”

宋温言笑笑:“她从小就喜欢抢我的东西。”

程家和宋家都是旅游.行业的大公司,一直都是竞争对手,因为曾经的谢家和程家有合作,宋温言跟程阮也算从小就认识,又因为肖燃的原因,程阮总是处处和她作对,宋温言有的她要有,宋温言没有的她抢也要抢过来。

程阮从小到大都喜欢肖燃,小动作不断,肖燃的无视和冷漠却让她更加执着,从而也更讨厌宋温言。

这仇就这么结了起来。

程阮讨厌宋温言,宋温言也不见得多待见她。

陈开开捧着手机快速打字,脸色因为愤怒而发红,宋温言好笑的把她手机拿过来扣下:“别看了,我都不气的,程阮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别上当。你想吃什么,我请客啊。”

“不行,太气愤了,你能咽下这口气,我不能!”她护短得厉害,伸手要手机:“给我。”

宋温言温柔的抿起唇:“开开,你别觉得我没心没肺,我有心,也会生气的。你相信我会反击吗?”

她双眼清亮柔和,让人忍不住相信。

陈开开叹了一口气:“真该让那些骂人的人看看你有多好。”

宋温言把手机还给她:“有人讨厌就有人喜欢,你不是喜欢我吗。你维护我,我很开心。”

陈开开被她说得不好意思,她从小性子直,有什么说什么,朋友不多,见到宋温言第一眼还以为她是高不可攀小仙女类型,没想到她为人这么平和体贴,谁能不喜欢啊,陈开开又开始愤愤不平了。

宋温言牵起她的手:“请你吃饭啊,走。”

陈开开蔫儿吧唧的跟在她身后。

她们去的是学校的餐厅,点完餐后坐下,临桌的学生总是时不时往她们这里看几眼。

宋温言面无表情,陈开开听见他们的嘀咕声,诸如什么“删帖”“后台”“卑鄙”。

她觉得不对劲,皱着眉再次打开论坛,愣了愣:“温言,帖子被删了。”

宋温言抬起头。

陈开开凑过去坐在她身边,俩人一起看手机,论坛里很快跳出新贴:[呵呵,校花有手段啊,居然删帖子!]不到两秒钟,这条帖子又被删除了。

紧接着又有很多帖子如雨后春笋冒出来,可几秒之内又被通通删除。

陈开开惊了:“这什么情况啊?”

宋温言手机震动,收到一条信息:出来,校门口。

发件人是肖燃。

宋温言的心跳得有些快,删帖子的人不会是他吧?

“开开,我出去一趟,有人找我。”

陈开开着急拉住她:“不行,现在想欺负你的人这么多,太危险了,我陪你去。”

“真的没事。”宋温言想了想,说:“是我哥哥。”

“你还有哥哥?”

宋温言点点头,脸上有些红,她其实很少撒谎。

陈开开不疑有她,让她早去早回。

**

肖燃穿着简单的衬衣黑裤,身躯挺拔修长,倚在树下的墙上把玩着打火机,痞坏而漫不经心,男人味十足。

学校里很少看到这一款男生,路过的女学生忍不住频频回头偷看。

他看起来不像大学生,极有男人味。

懒洋洋的靠着墙,就是什么也不做,也撩得姑娘们芳心乱动。

宋温言没来,他收到了她的信息。

[我在老地方]

她来时便看到了他被很多女生围观,要是跑上去跟他打招呼,指不定又要惹出什么风波。

肖燃收到短信后便要离开,有女学生大着胆子上前搭讪:“你好,能留个电话吗?”

肖燃步伐不停,甚至连个余光都没留给她,很快走了出去。

女学生是个长得漂亮的姑娘,平时被男生捧惯了,此刻被无视,羞愤的转身离开。

其余人小声惊呼。

“好帅,好A啊!哪个系的?”

“看起来不像咱们学校的学生,竟然比校草凌初还有男人味!”

“而且连舞蹈系的系花都不care,真冷淡。”

“吴舟漂亮是漂亮,可没有灵气,看见个男人就想吊,我早就不爽了,你没看到她刚才的脸色吗,都快成猪肝了!”

“哎要我说,新校花宋温言虽然口碑不怎么好,可美貌没得黑,上届校花梨落跟她比,简直被吊打。”

议论声渐渐远了。

肖燃也来到了“老地方”。

他们以前常常见面的分叉口。

这条路在学校附近,从岔路口走进去是一排高大的梧桐树。

现在已经深秋,树叶凋零,宋温言背对着他。

小姑娘仰着头看树叶,她头发很长,发梢微卷,转身看过来时,唇角弯了弯,温柔得让肖燃的心露跳一拍。

谁说这人间没有天使。

这不是在他面前吗?

他的小公主。

肖燃拉住她手腕,抱进怀里,一只手叩紧她的腰,手掌抚摸她长发。

他嗓音低沉,却很很温柔:“我不来,你是不是就不说?”

宋温言愣了愣:“我没事。”

她其实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评价她,她又不是真的那么脆弱。

宋温言问:“那些帖子是你删的吗?”

“嗯。”

岂止是删帖子,他还会揪出背后搞鬼的人。至于程阮,他原本不把她放在心上,看来很有必要动手了。

“谢谢你啊,肖燃。”软软的声音从怀里响起。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捏着她下巴:“总说谢,也不见你做出什么实际行动啊。”

宋温言岔开话题:“你来找我做什么?”

肖燃笑着盯着她,直盯得宋温言不自在,不敢看他。

他笑了一声:“我来做什么?”

男人低低重复着这句话,磁性暗哑的嗓音让宋温言有些脸红,又推不开他的怀抱,紧张得不行。

肖燃扫了一眼她紧紧抓着自己胳膊的小手,眼神柔了柔,声线却仍旧低低哑哑:“想你就来了。”

他一瞬不瞬的垂着眸看她,宋温言睫毛动了动,双颊粉红:“你现在事业这么成功,总来见我不好,工作更重要。”

“教训我?想管我?”他低笑:“给亲就给你管,心甘情愿让你管一辈子,好不好?”

“你怎么成天想这个?”真像个流氓地痞。

肖燃还真就是个流氓地痞,多年的打拼,他从底层爬起来,早就和年幼的谢奂是两个极端。

但看宋温言这么紧张,他有些舍不得,轻柔的吻她额头:“别怕啊,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他可怜兮兮的说:“你懂不懂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觉得这话不对,一日不见如隔六秋。”

宋温言噗嗤笑出声。

肖燃勾起唇,摸她头发:“笑了就好,我这趟来得值。我就怕那些乱七八糟的话让你不开心,甜甜别怕,我会保护你。”

他总是这样,比她先长大,比她先懂事,比她考虑的长远,忧她所忧,喜她所喜。这就是肖燃。

他好像没有自己的世界,整颗心都是宋温言,他是这样的爱她,远比她知道的多。

宋温言抬头看他:“嗯,不怕。”

肖燃轻轻刮了刮她鼻尖:“是不是要上课了?”

“嗯,钢琴课。”

他有些舍不得的放开:“去吧。”

宋温言往学校方向走,忍不住回头,肖燃懒散的站着,双手插兜,身形修长高大,见她回头,勾唇笑了笑:“舍不得我啊?”

宋温言立刻快步离开了。

下午是钢琴课。

宋温言到时陈开开向她招手,她在好友身边坐下。

陈开开拉住她的手,神态紧张:“怎么办,灭绝师太的课。”

宋温言疑惑:“什么灭绝师太?”

“她叫孙梅,是我们系新来的钢琴教授,在国际上拿过很多大奖,为人极其严苛,她手下的学生,专业分想及格简直难如登天,几乎都得补考,补考如果还遇见她,就死定了,所以被称为灭绝师太。”

宋温言噢了声,乖乖的等着新教授。

陈开开看她:“你不怕啊?我都快怕死了。”

“别怕,我看过你弹琴,很不错的。”宋温言安慰。

陈开开对自己很有数:“拉倒吧,这个教授带出来的学生可都是要去参加国际比赛的,就因为这次国际钢琴大赛在中国举行,她为了挑选苗子,所以才来学校任课的,否则咱们还见不着这么个神奇人物。”

宋温言浅笑着点头:“我很期待。”

陈开开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很快,教授孙梅走进教室,她很高挑,样貌不算出众,胜在气质非常优雅。

孙梅站定,扫了一眼所有学生,视线停留在宋温言脸上。

这姑娘很美,无法不注意。

孙教授不动声色的挪开视线:“同学们好,我是你们钢琴课的新教授,我姓孙,希望能和大家愉快的度过接下来的学习时光。”

教室里响起鼓掌声。

孙教授说:“在开始上课之前,我想看看各位的专业课能力在什么水平,为了节省时间,两个人一组共同弹一首曲子,搭档可以自己选,也可以我来选,曲子由我指定。”

学生们没料到孙教授一出场就放个大招,纷纷愣了愣。

孙教授一向不喜欢浪费时间,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拿起点名册便准备自己选。

这时一个女学生站起来:“教授,我先来。”

孙教授没意见,嗯了声:“你的搭档呢?”

那女生看向宋温言:“就宋温言同学吧。”

教室里一时议论声四起。

这个发出邀请的女生叫做简宁,是上届校花梨落的闺蜜,闺蜜的校花称号被夺,论坛里那些有关宋温言的帖子也被横空删除,她们没有了发泄的地方,自然容易剑走偏锋,直接交手。

宋温言神态平静的起身:“好。”

其实她觉得有些无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不是高中生,怎么还在小打小闹,不过人多的地方总是容易出现各种矛盾,避免不了。

宣艺的设备一向是国内高校最好的,讲台宽敞得犹如舞台,钢琴一排排,两名学生上台。

孙教授说:“选钢琴吧。”

两个人选好钢琴坐下。

孙教授说出指定曲目:“《12首超技练习曲》”

简宁震惊的抬头,李斯特的12首练习曲难度非常高深,是钢琴演奏艺术的象牙塔顶尖之一,几乎很少有演奏家敢于挑战。超技练习曲《鬼火》拥有高难的双音技术,是12超技当中最难的一首,技术刁钻不说,还必须弹得轻灵且有趣方能服人。

孙教授让她们弹这一首曲子,无疑是非常难为人的。

简宁敢上台,一是仗着自己钢琴技艺高超,二来是想碾压宋温言。

校庆晚会那天她的表演简宁也看了,弹的曲子只是一首英文歌,胜在美妙有韵味,比起名曲少了很多震撼,没什么特别的。

所以她暗暗认为宋温言的钢琴技艺并没有多好。

原来她是想上台挫挫宋温言的锐气,没想到教授居然点了这首曲子。

简宁当然学过,但是根本弹不好,这首曲子太难了。

但她转念一想,自己不会,难道宋温言就会了吗?起码她还学过,会一些,宋温言就不一定了。

这么想,简宁镇定下来。

孙教授有些不耐烦:“别耽搁了,开始吧。”

就在教室里的学生都盯着讲台的时候,教室后门,一个男人被校方领导请进来。

他优雅的在最后一排坐下,校领导想搭话,他淡淡抬手:“先看表演。”

男人声色温润却冷清,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拒人千里。

钢琴声响起了。

宋温言和简宁几乎是一起弹的。

这种高难度的曲子,如果有一人出错便会连累到另外一个人,是必须格外慎重的。

简宁弹得很吃力,对于宋温言的会弹这首曲子,她已经不能用震惊形容了。

曲子渐入难境,简宁紧张得弹错了几次,紧张得冒汗。

孙教授拧眉。

宋温言并没有被影响,指尖跳跃在钢琴键上,从容平静的接着弹下去。

记不住复杂琴谱的简宁逐渐跟不上,最后只得不甘的停下来,咬着牙愣愣盯着安静弹琴的宋温言。

不止是她,教室里所有人,包括那位神秘的男人都微微坐直了身体盯着台上的宋温言。

没有聚光灯,只有一个不算很大的舞蹈,她的表演却让所有人仿佛置身高档歌剧院,好似在欣赏一场盛大的演出。

她是那样完美,像个天生的演奏者,被注入灵魂的钢琴曲激昂在教室每个角落,震撼着每个人的心。

他们无法不看着她,专注得呼吸都慢了,可又能清楚的随着她的琴声起起伏伏。

结束时,宋温言双手平稳的放在琴键上,闭着的眼睛睁开,站起身对所有人微微鞠躬。

孙教授露出满意的微笑。

台下的人们怔愣几秒,不知是谁带头鼓掌,紧接着,热烈的掌声响起。

教室后排,音乐系领导见上官临盯着宋温言走神,忍不住自豪道:“上官先生觉得怎么样?”

上官临的眼神落在宋温言身上,久久挪不开,慢悠悠说出一个字:“妙。”

证明了他的喜欢和满意程度。

台上的宋温言并不急着回座位,看向孙教授:“教授,简宁弹错了,是不是应该扣分?”

“宋温言,你什么意思!”简宁瞪大眼。

宋温言说话温文平和:“没什么意思,只是作为钢琴专业的学生,你自信满满的邀请我上台,结果自己连琴谱都记不住,难道不应该被扣分吗?”

她说完走下台。

“你!”简宁气结。

孙教授出声:“没错,弹不好是应该扣分,我想大家都提前了解过我的教学方式,都没意见吧。”

这能有什么意见啊。

再说大家还没从宋温言的惊艳表现中回过神,一开始大家只以为这个转校生是关系户,后来对她的印象变成没什么实力的校花,没想到实力这么彪悍!

不少目光追逐宋温言,她宠辱不惊的走向自己的位置,察觉到一道异常灼.热的目光,她看了过去。

与男人温和的目光对视上,对方对她微微点头。

宋温言想了想,丝毫没有印象,倒也礼貌的颌首,坐回陈开开身边。

陈开开激动惨了,小声说:“天啦温言,你也太厉害了,你知不知道你弹琴的时候像个仙女一样,简直能发光!所有人都被你迷住了,就连孙教授都笑了。还有还有,你看那个简宁,一脸家里死了人的表情,可笑死我了!”

宋温言轻轻捂住她的嘴:“嘘——低调。”

陈开开眨眨眼睛,点头。

原来她们家温言一直都是这么低调的隐藏实力啊,她越想越觉得喜滋滋。

讲台上又有新的同学在表演,上官临却没有再看一眼。

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这个美丽少女吸引了。她是那么温文平静,没有炫耀没有高傲,心不浮气不燥,是好苗子。

性格还有些可爱,急忙去捂朋友的嘴时格外惹人爱。

上官临低声问身边的人:“来历如何?”

“宋在江独女。”

上官临挑眉,原来是名门千金啊。

他没有再多问什么,没有惊动任何人离开。

钢琴课结束后下午就没课了。

宋温言答应了肖燃不住校,每天还是乖乖的回家。

秋天多雨,绵绵细细的雨让空气变得湿润,天色暗了下来。

宋温言没带伞,用手挡在额头前走出校门。

一把黑伞朝她倾斜过来,遮住她全部身子。

宋温言愣了愣,长睫掀起,看向那人。

肖燃咬着没点的烟,整个人站在雨里,他在笑,嗓音暗沉沉的,有些低哑:“等你很久了。”

宋温言连忙握住伞,把他拉进伞下,皱起眉:“别淋着。”

“心疼啊?”他笑意深了,把烟别在耳朵后。

明明都是大公司总裁了,在她面前总有几分少年气,痞痞的,坏到极致。

宋温言说:“我饿了。”

“想吃什么?”

她看他一眼:“你定。”

肖燃的车太扎眼,知道宋温言不喜欢招摇,他停在不远处。

男人牵住她的手,宋温言没挣扎。

她垂下眸。

虽然还是心有芥蒂,但是程阮说对了,她不敢问肖燃。

她的确怕打破如今的亲密,怕他们之间有永远磨灭不了的隔阂。

所以这样,也挺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