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每晚假扮我老公第5章

影帝每晚假扮我老公第5章

言情小说 2019-12-17 11:03:42

影帝每晚假扮我老公第5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2-17

爱豆是第一位关注自己的粉丝!

樊篱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直接炸上天!

她颤巍巍戳开裴景冉的微博首页,盯着‘互相关注’四个字,乐呵呵傻笑。

整个人轻飘飘如漫步云端,连筷子什么时候掉进饭盒里都没发现。

裴景冉操作完毕,把手机交还给刘顺。

刘顺收起手机,恭敬的请示道,“裴先生,以后您的微博都要亲自转发吗?”

“嗯。”

“好的,”刘顺很快缓过震惊的情绪,拿出金牌经纪人的职业素养,“我这就给你下载微博。”

裴景冉淡淡补充,“还有微信。”

“明白,我会帮你向樊篱小姐的申请添加好友。”

“不必。”裴景冉拦住他,瞥向那边笑眼盈盈的小姑娘,“我自己来。”

刘顺:……

老板,您神坛呆腻味了,终于想下凡拥抱春天了吗?

可这坠落速度有点快啊!

‘顶流巨星’四个字,可不是随随便便喊着玩玩。

在流量称王的娱乐圈,裴景冉随便换件衣服、剪个头发,都能让微博热搜爆炸。

所以,当裴总粉丝量破亿的大号,转发了某位180线小明星的微博,势必引起亿根景戒线的热议。

裴景冉:转发微博//@樊篱:歌女樊篱报道,我会努力演好花魁的!

【顺子哥手滑?应该从剧组官博转发啊!】

【按照我的经验,这条微博不是顺子哥发的。顺子哥那么谨慎,转发肯定会带宣传文案。老景戒线都知道,裴总以前宣传作品,都是冷冰冰转发微博四个字,后来顺子哥才开始帮裴总管理微博】

【这条微博是裴总亲手转发的?难道关注也是吗?】

【woc!老公的关注数+1,是他刚刚转发那位】

【火速点开樊篱的照片…她好俊俏啊,怪不得我老公关注她】

【点开+1,小姐姐有点俊】

【看照片之前我还在想,女孩子说什么俊…我错了,她真的好英气,有古代侠女的感觉,我要去关注一波】

【我也要关注,裴总观光团启动!】

……

“个、十、百、千、万…二十万!”樊篱抱着手机,仔仔细细数了三遍。

短短五个小时,她整整涨了二十万粉丝!新粉丝们还评论私信,夸樊篱长得俊俏。

虽然这么点粉丝量,在娱乐圈压根不够看,樊篱还是非常满足。

尤其想到,他们因为裴景冉才关注自己,樊篱就更加开心了。

她哼着轻快的歌,蹦蹦跳跳跑出电梯。

裴景冉刚拍完夜戏,这会儿忙着卸妆换衣服。夜色已深,助理小哥主动提出送樊篱回酒店。

樊篱总麻烦裴景冉的助理,觉得过意不去。中午拿黑胶唱片送给新朋友蒋珊时,特意带了一盒花茶送给助理小哥,感谢他的照顾。

原本,樊篱想多付他一份工资,却被助理小哥拒绝了。

当演员真开心,大家都是好人!她乐呵呵转过拐角,翻出房卡正准备开门。

突然!

背后探出一只手,捂住樊篱的口鼻。

“不许动。”那人哑着嗓子说。

樊篱感觉到,某种坚硬的金属,抵在她后腰上。

脑子里‘咯噔’响了声,冒出两个血红的大字:绑架!

怎么可能?她从小被家里保护的很好,外界都不知道华家有个小女儿。

绑架这种事,哪会落到自己头上。

“噗嗤!”绑匪演不下去了,恢复本来声线,“猜猜我是谁?”

听见熟悉的声音,紧绷的神经一秒放松下来。

樊篱转过脸,扑过去死死抱住白兮若,“小白!你怎么来啦!”

“我的音乐巡演结束了,刚回国内,就听华筠说你非要当演员。”白兮若亮出刚才抵住樊篱的东西。

居然是她送给白兮若的雕花镍金萨克斯!

“礼物我收到啦!但是你太过分了。”白兮若板着脸,用指头戳着她脑门数落。

樊篱缩缩脖子,软绵绵按住她的手,“我错了嘛,下次肯定告诉你。”

“谁怪你这个了?”白兮若危险的眯了眯眼,“近距离追星这么有趣的事,你都不带我玩!”

樊篱:……

小白,你的音乐梦呢?

打开门,樊篱帮她把沉甸甸的行李拎进房间。

“你都带了什么啊?好重。”

“嘿——咻——”白兮若哼哧哼哧把大箱子扛进来,喘着气回答,“嗨,都是给你的。”

“给我的?”

樊篱打开大箱子,里面装着一架电钢琴和琴架,难怪那么重。

“小白,你真好!”樊篱感动的泪眼汪汪。

“废话少说!你快去换件衣服,把直播频道调好,咱们来录个视频。”

“嗯,我好久没直播了。”樊篱立刻答应下来。

樊篱母亲是国际著名的音乐编曲家。在妈妈的熏陶指导下,她从小接触各类乐器,造诣颇高。

白兮若是母亲的学生,算是樊篱的师姐兼闺蜜,目前已经是小有名气的音乐表演家。

她一直觉得樊篱演奏水平更高,想让她公开露两手。

可樊篱性子懒,对举办巡回音乐会没兴趣。

思来想去,她申请了一个直播间,用狸花猫做ID,闲来无事给大家弹弹琴。

直播至今两年,樊篱从来没露过脸,每次镜头都对准乐器。纵使如此,她姣好的身姿,精湛的演奏技巧,仍旧吸引了许多粉丝。

樊篱换了件绒黄色仙女裙,栗棕色长发高高挽起。

白兮若已经组装好琴架,抱着萨克斯调试声音。

樊篱将相机放置在电钢琴侧前位置,拢起裙摆优雅的落座,骨子里大家闺秀的端庄立刻显露。

“小白,准备好了吗?”

“嗯,我发现雕花确实影响萨克斯音质。”白兮若得出结论,无所谓的说,“嘛,反正你用电钢琴,更影响音质。”

“…你这么一说,似乎咱们很敷衍。”

“敷衍就对了,业余锣鼓队预备队员嘛。”白兮若拿起萨克斯,摆出吹唢呐的架势,“搞起!”

樊篱连通直播间。

身为全平台最著名、bige最高的音乐主播,她即使没有提前通知,仍然有许多观众第一时间涌入直播间。

‘失踪人口回归!仙女我好想你啊’

‘承包我的狸花猫!’

‘仙女开播啦!今天这条裙子也很仙,我这就充值给你刷礼物!’

‘这个房间很陌生啊,小仙女没在家吗?’

樊篱虽然不愿意露脸直播,对粉丝却很温柔,有问必答。

“嗯,我在外面工作,住酒店里。”

‘人间真实,家里有矿的小仙女也需要工作’

‘难怪换成电钢琴了’

‘老婆辞职吧,我偷电瓶车养你!’

‘喂喂喂,别乱喊老婆,小仙女一条裙子随随便便上百万,你娶得起吗?’

‘上百万…打扰了,告辞’

电钢琴的音质,比自己常用的手工钢琴差很多。

樊篱努力调准琴音,双手交叠,压了下手指。

“我第一次用电钢琴,弹得不好,请大家包含。”樊篱先打了个预防针,转过去跟白兮若交换目光。

白兮若了然,从吹唢呐换成萨克斯的标准姿势。

“先弹一首《彩云追月》吧。”樊篱细软白净的手指,搭在钢琴键上。

萨克斯先吹出前奏,柔和的钢琴音稍后加进来,仿佛轻飘飘的彩云追逐月光。

裴景冉刚回到房间,屋内漆黑一片。

他没有开灯,打算直接洗澡睡觉。

来到阳台的玻璃门前,他停住脚步,隐约听到若有似无的钢琴声。

裴景冉顿了几秒,推开门,顺着阳台一直往前。隔着没有拉上纱幔的玻璃门,凝视女孩端端坐在钢琴前的背影。

阳台外面,琴声听得更真切。悠扬婉转,轻快灵动,比当年还要好听。

‘我一直对电钢琴有偏见,这会才发现,是我手有问题’

‘仙女真厉害,电钢琴也能这么好听’

‘真想看看仙女的脸啊…’

‘+1’

‘仙女不愿意露脸,肯定有自己的原因,大家别逼她啦’

‘谁忍心逼她啊?小仙女高兴就好!不露脸挺好的,说明我们注重都内涵!’

‘对对对!才华粉’

樊篱弹琴时,情感总会特别投入。直到尾音落下,她才重新看弹幕。

“谢谢大家的喜欢,直播该结束了。”

弹幕里一片不舍,哭唧唧求她别走。

樊篱连忙向大家保证,“等我回家之后,一定开直播,多弹几首曲子。”

她信誉度很好,观众们得到许诺,暂且放过设备有限的小仙女。

直播刚结束,爸爸立刻打来电话,非要给她把钢琴搬过来。

“爸爸,酒店房间太小了,没地方放。”防止他有买房子,樊篱连忙说,“我用电钢琴就够了,你说好不管我的!”

“可…”

“爸爸我爱你。”

“乖宝贝,我也爱你!”华爸爸心满意足的挂断电话。

白兮若认识她十几年,还是难以接受那一大家子对樊篱的溺爱。

“嗨,你要是多抱怨两句,叔叔明天就把这个酒店改造成别墅了。”

“小白,别取笑我了。”樊篱抬手拆开头发,棕色长发软软的披在肩头。

配上那件绒黄礼服裙,更像童话王国走出来的小公主。

“那换个话题。你追星有什么进展吗?”白兮若问,“裴景冉在哪呢?”

樊篱指了指隔壁。

“我艹!”高雅艺术家白兮若爆了句粗,“他住隔壁?你居然忍得住?这种时候,你应该洗完澡裹着浴袍找他借吹风机啊!”

“……”樊篱脑补那个场面,红着脸说,“怎么可能啊!我是来追星的,又不打算跟他…那个。”

“你居然不馋裴总的身体?”白兮若敬佩的打量她,“你是太监吧?”

“你、你才是太监呢!”樊篱不太会骂人,说不过她。

她低头揪住裙摆,心烦意乱的揉了会。忽然抬起头,用某种难以言喻、类似少女情窦初开的表情看着白兮若。

“小白,我偷偷告诉你啊,其实…”她低头附到白兮若耳边,说了两句悄悄话。

“真的!”白兮若激动的握住她,“快带我看看。”

“那你小声点啊,裴总拍戏那么辛苦,肯定早就睡了。”樊篱拉着她,推开那扇通往裴景冉的玻璃门。

她放轻脚步,做贼似的靠近隔壁阳台。还有半米的距离,樊篱蓦得停住脚步。

白兮若来不及刹车,一脑袋撞在她背上,揉揉鼻子眺望对面阳台。

夜幕笼罩,借着薄薄的微光,只能模模糊糊看清男人的轮廓。

裴景冉站在暗处,看不清模样。

樊篱却微妙的感觉到,他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裴老师,你没睡呀。”樊篱用手机照亮自己,不安的轻声问,“我刚才弹琴,吵到你了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