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每晚假扮我老公第10章 睡不着热门

影帝每晚假扮我老公第10章 睡不着热门

言情小说 2019-12-17 11:17:19

影帝每晚假扮我老公第10章 睡不着热门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2-17

“cut!”导演喊,“休息十分钟,等会这条重拍。”

蒋珊漏台词比裴景冉早点,所以,并没有谁注意到大魔王的失误。

蒋珊向大家道了歉,急匆匆来到樊篱跟前,仔细打量她。

“篱篱,你今天的妆真好看。”蒋珊夸奖她。

“嗯!”樊篱笑盈盈重复刚才的解释,“裴老师请菲姐帮我化的。”

蒋珊远远瞧了眼裴景冉,“是吗,裴景冉真会照顾人。”

“对啊对啊!”樊篱特别激动,极尽溢美之词,把偶像吹得天花乱坠。

她的妆发确实好看,连楚殿都难得夸了两句。

可惜绝美妆发,无法拯救樊篱幼儿园水平的演技。

前两个唱歌镜头,表现还算可以。经过她私下刻苦琢磨,再加上导演的点拨指导,樊篱扮演歌女惟妙惟肖,穿越回民国直接登台卖唱。

但编剧给她新加的几场戏,不止有假唱,还有大量的对、手、戏!

跟裴景冉的对手戏!

目前剧情进展:唐荣遭遇家庭变故,时代动荡。短短几天内,从风流多情的纨绔子弟,变成一无是处的穷苦书生。他陷入困苦和迷茫,终日愁眉不展。

这天,唐荣再次路过歌剧院。歌女叫住唐荣,邀请他喝了一壶茶,并流露出资助的意愿。

樊篱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来跟裴景冉的对手戏。

她早早背过台词,提前跟演技指导老师彩排了好几次。

但正式开拍,搭戏对象换成裴景冉以后,樊篱紧张的要命。浑身僵得厉害,目光闪躲不敢看裴景冉,只知道机械性往外蹦台词。

“停!”导演瞧不下去,扯着嗓子喊,“樊篱!”

樊篱吸吸鼻子,红着眼睛跑过来,“导演,我错了。”

“你…”导演把辱骂憋回去,无奈叹了口气,“我又没骂你,哭什么哭?”

“没哭。是我表现太差劲,您骂吧。”樊篱垂着脑袋,内疚和自责把她紧紧困住。

导演挠挠头,“唉…你先到旁边,平复一下情绪。这段戏咱们跳过,等你准备好再拍。”

“谢谢导演。”樊篱捏着剧本,灰溜溜躲进角落里。

裴景冉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想要叫住樊篱。

思索片刻,又默默收了声,转身准备下一场拍摄。

他情绪寡淡,无法跟樊篱感同身受,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小姑娘。

虽然心有不甘,但这种情况,应该交给更合适的人。

樊篱抱住膝盖,身体缩成一团,默默蹲在角落。

她脸深深埋进去,眼睛酸得厉害,又不敢偷偷哭,怕弄花了妆给菲姐添麻烦。

剧本被她翻得起了皱,歌女出场的每个场景、每句台词,都用彩色笔仔细批注,她连标点符号都背过了。

即便如此,演得还是很糟糕。

樊篱以前学什么都很快。长到二十二岁,一直生活在亲朋好友的鼓励和赞美中。

生平第一次,她觉得自己这么没用。

“呦,偷偷哭呢?”烂桃花声音飘过来。

“没哭。”樊篱闷闷地说。

“对,你只是眼睛冒水了。”楚殿绕到她正前方,蹲下,笑得幸灾乐祸,“姐姐,我早就说过,凭你那种垃圾演技,活不过三集。”

樊篱肩膀绷紧一瞬,很快塌下来。她挫败的抬头,一双眼睛红彤彤的,雾气在眼底打转。

“瞧瞧你这集的戏份,七分钟!除了裴魔王,就数你最多。好歹我是男二号呢,镜头量还得排在你后面。”楚殿抖抖剧本,桃花眼眯出愉悦的弧度,“幸亏你表现这么糟糕,等第三集播出去,歌女就该杀青了。”

杀青…

樊篱用力咬紧下唇,挫败立刻被巨大的危机感取代。

她拼尽全力,才争取到这次机会。如果灰溜溜杀青,家里人肯定不愿意她继续拍戏。

自己刚刚对演员这个职业产生向往,好不容易靠近裴景冉,跟他成为朋友。

绝对不能让歌女杀青!

“喏,你瞧。”楚殿指了指裴景冉,“那可是神坛之上的人,你放弃了,后面还有无数人排队呢。”

“嗯!”樊篱用力眨眨眼,让眼底的水雾散尽。

她再度攥紧剧本,扶着膝盖站起来,又重新变得坚定和鲜活。

“那个…”樊篱犹豫几秒,轻声跟楚殿说,“谢谢你。”

楚殿轻浮的笑笑,“别啊,我又不是为了你。毕竟我算半个主演,不能眼睁睁看你毁了这部剧。”

“谢谢你,我会竭尽所能演好这场戏。”樊篱郑重的跟他道谢,仰视站起来的楚殿,认认真真的说,“你明明是个好人,为什么要用讨厌的伪装,让别人看不透你。”

楚殿怔愣片刻,轻笑着说,“你错了,我本来就是讨厌的人。”

樊篱不信,却也没继续深究。

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尽快攻克那几场对手戏。

避免自己表现太糟糕,让广大观众失望,影响作品风评。

“请问刘指导有空吗,我想…”樊篱来到演技指导的休息室,推开半掩的门。

看清屋里的人,后半句话硬生生憋了回去。

理论上,应该忙于拍摄的裴景冉,端端坐在刘指导位置,慢悠悠翻动剧本。

“裴老师,您没去拍戏吗?”樊篱轻手轻脚走过去,生怕惊动他。

“拍完了。”裴景冉淡淡回答。

“……”樊篱沉默了。

是哦,今天拍摄的主要安排,是樊篱跟裴景冉对手戏。

她表现那么糟糕,气得导演跳过所有对手戏,裴景冉也跟着提前收工了。

“有事吗?”裴景冉问。

樊篱立刻回答,“有!我想麻烦刘指导帮我…”

“对戏?”

“嗯,我学了好久,还是演不好。”樊篱愧疚地说,“不是故意拖你后腿的。”

裴景冉捧着剧本,起身走向他,“嗯,我帮你。”

“欸欸欸!”樊篱惊了。她进组小半个月,裴景冉从来没帮合作演员对过戏。

连认识好久的楚殿,还有合作两次的蒋珊,都没找裴总对过戏。

裴景冉看她,“不行?”

“当然可以!”樊篱摈除杂念,一口答应。

“开始吧。”裴景冉关起门,迅速进入表演状态。

休息室没有摄像机,没有围观群众。

樊篱还是紧张,台词硬邦邦的。

她清楚,导致自己紧张的,并不是摄影机和导演他们,而是裴景冉本身。

太喜欢这个人了,因为他才成为演员,喜欢表演。樊篱很害怕在他面前失误,结果想得越多,表现就越糟糕。

裴景冉陪她把台词完整对了一遍,叫住樊篱名字。

“对、对不起!”樊篱哆哆嗦嗦道歉,“浪费你时间了。”

“不需要道歉,看我。”裴景冉按下她的剧本。

樊篱抬眼凝视他,眼睛忽闪忽闪。

“我们是朋友。”

“嗯!”点头点头。

“你泡了花茶,让我过去喝。”裴景冉从来没教过人,不代表他不会。

到底是科班出身,演员巅峰。裴景冉很懂循循善诱的道理,把樊篱带入到剧情中。

“语气再自然一点,然后…”裴景冉淡色薄唇轻启,声音清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