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多***第6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贵妃多***第6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2020-06-23

贵妃多***第6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06-23

在宫里坐步辇进出,速度其实比走路快不了许多,但在寒冷冬季或炎炎夏日,却比步行要轻松不少。

此刻便是如此。

冯秋月高高坐在步辇上,舒清妩跟在她步辇边上走,一个风轻云淡,一个却还是有些步履艰难。

舒清妩不用看,都能知道冯秋月现在一定心情极好。

“近来年关,陛下事多繁忙,一时半刻不召妹妹,妹妹也不用多惦念。”冯秋月温言开口。

舒清妩知道她这是在激自己,完全不往心里去:“姐姐跟我真是心有灵新,我刚也想如此劝慰姐姐呢。”

“是啊……”冯秋月声音略小了些,“妹妹就是贴心。”

舒清妩挑眉淡笑:“姐姐待我如此用心,我自然也要贴心的。”

两人说了会儿话,步辇便拐到西一长街,没走多久,便碰到了刚从西一巷出来的一行仪仗。

舒清妩眼睛很尖,一眼便看到对面步辇上坐的是什么人。

前面那位,自是如今宫中风头正胜的端嫔娘娘张采荷,后头那一位,却是口碑极好的惠嫔娘娘谭淑慧。

张采荷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是定国公张家的嫡出女儿,因太后膝下无女,自幼便时常出入宫闱,陪伴在太后娘娘身侧。

当年陛下登基未曾立她为后,还被许多人揣测。

舒清妩的目光,却未曾放在张采荷的身上。

她凤目一扫,就看到她身后的谭淑慧。惠嫔娘娘此刻正挂着温柔婉约的淡笑,一如她的封号一样,端是蕙质兰心。

四个人这一碰上,就得有个位份高低。

冯秋月自也看到了张采荷与谭淑慧,立即就叫了停,迅速从步辇上下来,快走几步迎了上去。

“臣妾给端嫔娘娘、惠嫔娘娘请安,娘娘万安。”冯秋月迅速道。

她这一行礼,立即就显得跟在后头略慢了一步的舒清妩不够恭敬。

舒清妩目光微沉,不紧不慢跟上两步,也弯腰行礼。

长信宫中规矩众多,不过倒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要按规矩来,那日常生活可就进行不下去了。

边如同这般在宫巷之中,舒清妩这等下三位的小主偶遇主位娘娘,也只须行半礼,不用跪来跪去弄脏衣服又麻烦。

若是往常倒也罢了,如今她突然被陛下点招侍寝,又有冯秋月特地行礼再前,立即就有些惹眼。

果然谭淑慧还没等挑拨,张采荷就已经皱起眉头,显得颇有些不太高兴。

“舒才人,不要以为自己被陛下召幸过,就如此目中无人,你这也太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张采荷厉声道。

她打小就随心所欲长大,说话声音也比一般的闺秀大一些,显得颇有些气势。

若是以前,舒清妩定要跪下请罪,现在她却是不肯委屈自己。

“回禀娘娘,刚臣妾被娘娘仪仗的威仪所震慑,一时之间未曾回神,这才迟了行礼,还望娘娘饶恕。”

张采荷其实不是个特别坏的人,她很直白,也很单纯,说起来,舒清妩在这宫中不讨厌的人不多,张采荷却算上一个。

她这话是顺着张采荷性子说的,果然话音落下就见她眉头舒展,瞧着就要揭过。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发话,她身后的谭淑慧突然轻声开口:“舒才人小小年纪,倒是很伶牙俐齿,懂得说谎话糊弄人呢,采荷姐姐,可别被她糊弄了去。”

舒清妩低着头,微微皱起眉头,知道谭淑慧今日不会轻松放过她。

她前日突然侍寝,打的是谭淑慧的脸,她心里是很清楚的。

但她自己不喜欢出手,只喜欢借力打力。

被她这么一讲,张采荷就又变了心思,皱眉训斥道:“惠嫔妹妹说的是,舒才人也实在不懂规矩。”

张采荷的脑子实在是……舒清妩也不知她是有主意还是没主意,反正几次三番被谭淑慧挑拨的除了她就没别人了。

舒清妩心中叹气,嘴里却很是诚惶诚恐:“端嫔娘娘,臣妾绝无轻视之心,娘娘如此位高,颇得圣心,臣妾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轻视娘娘,还请娘娘明鉴。”

谭淑慧垂眸看着她,竟是叹了口气:“唉,你也不容易,想必往日在宫里的日子不甚好过,倒是极会说话的。”

她这么一说,张采荷便冷哼道:“巧言令色!”

端嫔娘娘虽不那么灵透,对太后却至诚至孝,今日宫妃都要去给太后请安,她是定不能让大家在这耽误时候。

这么一想,她回头看了一眼谭淑慧,见她对自己比了个口型,这才松了眉头。

“眼看就要到请安时候,也不好多做耽搁,但你如此不敬,不罚是不行的,就在这跪下给本宫行大礼,本宫宽宏大量,饶恕你便是。”

冯秋月站在舒清妩身前,也不等她回话,就回头小声说:“快给娘娘行礼。”

舒清妩垂下眼眸,却是屹立不动。

大庭广众之下,她若是当真跪下给张采荷行礼,宫人如何看,陛下……又如何看?

他同太后的关系旁人或许没那么清楚,她却还是略知一二的。

明明是最亲的血缘母子,却形如陌路,太后的心思陛下不肯知,而陛下的心思,太后却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夹在这对天家母子之间,张采荷这个端嫔的位份已经是极限了。

陛下是什么样的性子,他最不喜被人要挟,便是母族外戚又如何?他不想给脸就不给脸,不想给这个后位,就没人能逼他就范。

如果今日舒清妩服软,陛下倒不一定会有多***澜,短时间内却还是会被不喜厌弃。

因此无论冯秋月如何劝,舒清妩都毫不动摇。

张采荷看她骨头还挺硬,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那点气竟是去了不少,她本就不是跋扈之人,此刻倒是不想再追究。

可她后面还有个谭淑慧。

舒清妩垂眸静立,就听谭淑慧柔声道:“如此被训斥,想必舒才人心中不忿,这是怨恨上端嫔娘娘了?你也别太上心,不过就是丁点大大过错,认个错便就是了,端嫔娘娘绝不会往心里去。”

她看似劝和,话里话外依旧在挑拨离间。

张采荷如今也是骑虎难下,若舒清妩不行礼,那就是对她有怨恨。她一个主位娘娘,若是连个才人都调理不了,以后也不用在宫中做人。

“舒才人,”张采荷也沉了脸,“你这是要抗旨不成?”

舒清妩福了福,眼波流转,声音却很清亮。

“回禀端嫔娘娘、惠嫔娘娘,臣妾绝无半分不敬之心,只是兴武十二年,高祖纯皇后曾感念宫人不易,特地下懿旨宣召,命宫中诸人凡在行外,毋须下跪行大礼。”

这话一出口,在场众人全都愣住了。

兴武十二年,那就是一百六十多年前的事,高祖纯皇后是位奇女子,她曾跟随高祖南征北伐,同高祖一起奠定了大齐大半江山基业,可以说,如今的大齐有她一半。

她的懿旨,至今仍能宣召宫中,被历代皇后奉为圭阜。

不过,大家也只在年节祭天时拿出来背几句,平日里谁能把那一道道懿旨记那么清楚?

舒清妩说完顿了顿,给大家一个思考的空间,便又道:“高祖纯皇后最是慈和,也自来母仪天下,臣妾时时感念高祖纯皇后的仁慈,再看当今太后娘娘,也同样是一位慈和善良的一国之母。”

张采荷一贯直来直去的,确实没想到舒清妩能把纯皇后搬出来,现在又提及自己的亲姑母太后娘娘,一下子便犹豫了。

她是单纯些,可也不笨,到底明白舒清妩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不跪,不行大礼,其实是为张采荷想,为太后娘娘着想。

这么一看,似乎特别有道理。

谭淑慧看张采荷眉头一松,知道她这是把舒清妩的话听了***,当即心中一沉。

她抿了抿嘴唇,却是抢先开口:“采荷姐姐,舒才人如此言也是有些道理的,不过舒才人平日里看着不声不响,不太言语,却未曾想竟是如此熟悉高祖纯皇后的懿旨,想来对她定是十分崇敬,日日都以纯皇后娘娘为榜样,倒是很令人敬佩。”

谭淑慧这话一出口,自己就有点后悔了。

大抵是太过急切,今日出气不成还反被舒清妩一顿反驳,她其实也有些心浮气躁。

做宫妃,自然人人都要以高祖纯皇后作为榜样,她如此一说,岂不是说她不敬先祖?

张采荷没听出来,舒清妩却是一下子就听明白了。

不过她却不打算帮谭淑慧圆场,今日这一出闹剧不就是谭淑慧自己一力引导?现在弄得自己下不来台简直是活该。

然而她不吭声,却有的是人愿意奉承惠嫔娘娘。

就听冯秋月道:“惠嫔娘娘所言甚是,咱们做嫔妃的,自当时刻谨记纯皇后娘娘的遗训,时刻以娘娘为榜样,如此时候也不早,不如先去给太后她老人家请安?”

张采荷轻咳一声,这次没再坚持:“舒才人,以后还是要谨言慎行,行了,今日便不再纠结于此,当去给太后娘娘请安才是。”

谭淑慧心里有些不甘,她打断张采荷的话:“采荷姐姐,当真是仁慈和善的主位娘娘,只是……”

却不曾想,张采荷回头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

“怎么,你还要继续耽搁?”

谭淑慧被她这么一噎,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脸儿也被憋得通红。

“妹妹……不是这般意思。”

张采荷突然又笑了:“好了,都是一家姐妹,还说那些做什么?走吧。”

端嫔娘娘说叫走,这次就真的要走了。

仪仗徐徐而前,路过蹲伏在路边的冯秋月和舒清妩,张采荷目不斜视,直接过去,倒是谭淑慧低头看了一眼舒清妩。

“你倒是聪慧。”

舒清妩抬头从冲她笑,眉目妩媚多情:“谢惠嫔娘娘夸赞。”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