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如此娇花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我就是如此娇花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言情小说 2020-06-24

我就是如此娇花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06-24

御花园小径两侧树阴匝地,悠风荡过,拂起姬慎景的雪色锦缎长袍的下摆,他斜睨着身侧的小和尚,识海深处那一朵沉静无数岁月的优昙花,仿佛刹那间绽放芳华。

此后经年,馥郁幽香。

姬慎景浓郁的眼过了片刻才转为清明,“戒诚,出家人慈悲为怀,你定要记住这一点。”

许是春风太热,圣僧高挺的鼻尖溢出薄汗。

言罢,大步往樟木林方向走去。

小和尚的表情出现了一刻的龟裂,他很想说师叔太虚伪,打着“出家人慈悲”的幌子,做着.欲.要抱得美人归的事。

“不是……师叔!我几时没有慈悲为怀了?”

“那师叔为何不索性让旁人去寻倪姑娘?”

“佛祖说慈悲为怀,但从未言,必须亲力亲为!”

“哎!师叔,等等我!”

**

大梁建国数百年,历经数代,传言马场附近的那一片樟木林可以追溯到前朝,樟木枝干茂密交.缠,刚入林子便处处可见密密集集的野蔷薇,花开三分,亦皎亦艳。

“师叔,咱们身后有人跟着。”小和尚体贴道。

姬慎景高大的身影背对着他,淡淡“嗯”了一声,仿佛早有预料,并不吃惊,“你去引开他们。”

小和尚,“……”

不是……

师叔是去林中找个人而已,为何要偷偷摸摸?难道见不得人么?到底只是想让他去引开跟踪之人?还是嫌他碍事?!

“哦。”小和尚很勉强的应下,转身离开始,他偷瞄了一眼师叔光洁的头,也不知道师叔长出头发来会是怎样一副祸害芸芸众生的样子。

**

倪裳赤着足,依靠着树干休憩了片刻。

仰面,头顶是斑驳却又明艳的日光。数年强装出来的坦然镇定,仿佛就是一纸荒唐。

无人会来救她,就像是无人会想寻回她一样,她就是个孤女,如浮萍漂泊无依。

***的孤寂如同兵刃卷着严冬寒风,一刀刀刺在了她满目疮痍的心扉。

痛么?

她分不清。

幼时得知自己不是侯府真千金,她痛过。

侯夫人一次次对她视而不见,践踏她们之间本就薄的可怜的母女之情,她也痛过。

被告知亲生父母早就不在人世,她还是痛了。

可纵使她百般疼痛,这世间又有谁会知晓,谁又会感同身受?

没有!

从来都没有!

就连葳蕤芒草也有土可依,有根可靠,她倪裳却没有。

她仰着面,以为这样就可以抑制自己的软弱无能,眼泪在打转,她不想哭,又能哭给谁看。

突然之前,一道阴影挡住了她眼前的日光,倪裳一定神,差一点就尖叫出声,她不明白姬慎景怎会突然出现,愣是被突如其来的惊吓,驱散了大半的阴郁。

“姑娘,你哭了。”

他就像是从天而降,白皙修长的手递了一块月白色帕子给她,男人的目光很快落在了倪裳露在外面的小脚上,他神色一晃,像是见到了什么令他吃惊的东西,缓了几个呼吸才恢复正常。

玉足小巧而精致,是栀子的白,粉色的指甲盖莹润可人,只是那一块血渍大煞了风景。

倪裳在男人的盯视中,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神智,她意识到姬慎景的目光在打量她的脚,立刻往粉色宫装***里缩了缩,直至什么也瞧不见。

突然,姬慎景莫名觉着遗憾。

但圣僧心怀天下苍生,对美好娇弱的苍生更是怜悯,他高大的身段在倪裳面前蹲下,神情淡然,又理所当然的说,“姑娘,你受伤了,我帮你看看。”

时下民风严谨,尤其是倪裳这样自幼备受礼教束缚的云英未嫁的姑娘,她想都没想,几乎一口回绝,“不用了!”

斑驳的日光如琉璃纯透,小姑娘的面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那抹红像是滴入清水的朱墨,一点点漫延到了她的脖颈、耳垂。

姬慎景愣了愣,心道:她是害羞?

思及此,姬慎景难得解释,“天下苍生于我而言,没甚不同,不管今日遇见的人是姑娘你,又或是张三李四,哪怕是南归的北燕,皆是一样,姑娘何故在意?”

倪裳,“……”

她惊的再也哭不出来了,一双纯澈的水眸呆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圣僧。

她没接过姬慎景递过来的帕子,姬慎景扫了一眼地上的绣花鞋和沾了血的绫袜,随后就伸手拾起一根铁钉,男人拧眉,“看来,姑娘真的得罪人了。”

倪裳沉默了,她从小到大的经历,都让她觉得,她的存在即是让人厌恶,故此,七公主和贵女们讨厌排挤她,并没有让她有多难受。

方才……不过只是想起身世,一时间情绪波动。

正思量着,男人突然又靠近,在倪裳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将她打横抱起。这不是倪裳第一次“亲近”姬慎景,可男女大防,与突然而来的高度变化,还是让倪裳失控,“大殿下,您是圣僧,还请自重!”

姬慎景抱着她,仿佛不费吹灰之力,他当真不爱多言,今日三翻四次解释,甚至一本正经、面无表情的扯谎,“姑娘,我正好路过此地,岂能见死不救?”

他迈开步,倪裳因为本能红着脸,“既是如此,那还请大殿下日后……莫要再纠缠于我了。”

姬慎景可能并不喜欢说谎,“姑娘,我做不到。”我需要你,但是我不能明说。

他又催动轻功,倪裳揪着他的衣襟,“你、你到底想怎样?”

她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被姬慎景抱着离开,并没有她想象中那般难堪,以及令人难以接受。

她听见男人磁性的声音卷着风声,撞入她耳中,“姑娘,我不想怎样,我只是偶尔需要……见到你。”

倪裳僵在了男人怀中,好半晌都没消化方才这句话。

圣僧不会是倾慕她了吧?!

倪裳受的***有点大,直至被姬慎景安置在了寝房,她才回过神来。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总能出入如无人之境,床榻边放着一只小瓷瓶,倪裳还看见了她沾了血的绣花鞋与绫袜,都整整齐齐的摆在了脚踏上。

半晌,她对着空气说了一声,“多谢。”

正要脱衣擦拭,茜窗外突然传来熟悉的磁性的声音,“一点小事,不足挂齿。”

倪裳,“……!!!”他还没走?!

**

皇帝的好奇心愈发重了,对前来禀报的御前立侍,问道:“如何?老大去见谁了?朕怎的不知,他在京中有好友,而且此人还在宫中?会不会是位姑娘?”

姑娘?

皇上就这么盼着大皇子破戒?

李德海艰难的维持着得体的表情,“……这个,皇上,奴才也不知啊,派出去的人跟丢了。”

又跟丢了……

皇帝徒增感慨,“老大少言寡语,朕送他出京时,他才五岁,如今……与朕更是生疏了。”

李德海见状,立刻端着一只细颈瓷瓶,小心翼翼接住了“龙泪”,劝道:“大殿下有佛祖庇佑,皇上无需操虑了。”

皇帝不敢忤逆佛祖,可讲道理,他半点不想让姬慎景被佛祖庇佑!

**

同一时间,东宫。

太子在绝望中咆哮,“跟丢了?!怎会跟丢!姬慎景又长出翅膀飞了不成!滚!一群没用的玩意儿!”

太子在殿中踱步,又连用了几盏降火茶,今日在御花园,他自是看出来皇帝对姬慎景的重视态度,即便姬慎景冷漠无温,如悬崖峭壁一朵不可攀附的雪莲,皇帝面对他的清冷孤漠,亦是毫无愠怒。

这就是帝王的娇纵啊!

“来人!去给孤查清楚,姬胜景回京后与谁人接触频繁?此人今日一定在宫中,速速给孤找出来!不管是男是女,挖地三尺,孤也要见到人!”

**

马术课结束,七公主与众贵女归来时,已是晌午。

倪裳受伤的事,已告知了华晨殿的管事太监,如此一来,即便倪裳今日没有去上马术课,亦不会有人怪罪。

倪芊芊见到倪裳时,见她躺在榻上,面色红润,精神气尚可,一看便知已经睡了一觉。

倪芊芊心头不安,她今日虽然制止了倪裳去参加马术课,但姬慎景也同样没有露面,该不会……

“妹妹,听说你伤了脚,这几日不便下榻,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如何从樟木林回来的?”倪芊芊笑着问。

倪裳靠在迎枕头上,脑中浮现姬慎景今日在她耳边的话,“姑娘,你要提防身边人。”

其实,倪裳又何尝不知,倪芊芊的险恶用心。

她莞尔一笑,“伤的不重,我自己回来的,对了,长姐怎知我在樟木林”她明知故问。

倪芊芊,“……”

她知道这个世界的一切,她就不信整不死女主!

倪芊芊突然想起来,按着剧情发展,不久之后,宫里会发生一桩丑事,后宫的虞美人与御前侍卫--段家三郎的苟且之事会被人揭发,而在原本的故事中,倪裳撞见了他二人偷.情,却因姬慎景庇佑,而逃脱一劫。

家丑不可外扬,何况是皇家呢!

假如还是倪裳撞见了奸.情,却未得到姬慎景庇佑呢?

皇家为了掩盖丑事,必然不会留下区区一个侯府养女!到时候她就能借刀杀人了。

思及此,倪芊芊和善一笑,“二妹,过几日就是花神节,届时你的脚也该差不多好了,咱们姐妹两人去镜湖放花灯如何?”

镜湖是京城护城河的延伸,小半在宫内,大半在宫外。

倪芊芊要想办法让倪裳撞破奸.情,但那日一定要让倪裳避开姬慎景。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