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如此娇花第12章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我就是如此娇花第12章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20-06-24

我就是如此娇花第12章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06-24

“不了,长姐大可以找其他贵女一同前往,我从不放花灯。”

倪裳好看的唇微微扬起,笑出一个绚灿的弧度,像四月绽放的娇花,还未开到靡荼,但已现美人形。

她明明拒绝的很果决,可脸上笑意纯真无害,甚至纯澈中带着一点难以忽视的妩媚。

倪芊芊噎住,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思路,“二妹,你先好生养着,届时或许你又改变主意也说不定呢。”

倪芊芊离开,倪裳笑意淡去。

倪芊芊被长信侯府找回后,口口声声称不记得养大她的养父母究竟是谁,可就在这一刻,倪裳怎就觉得她的话那么不可信呢!

倪裳默了默,等到她手头有了资源,她定要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

五日后,倪裳已经能下榻了,她虽被铁钉刺伤脚底心,但只是伤了一层皮肉,姬慎景给的金疮药甚是管用。

加之今日皇太后宫里设了雅集,众贵女皆要出席。倪裳已躺了好几日,再“消极怠工”下去,只怕离着被逐出宫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众贵女以七公主马首是瞻,倪裳仍旧被众人排挤。她一惯喜静,倒是不以为然。

“你们快看,倪裳走路一瘸一瘸,她是不是就要成小瘸子了。”

“谁知道呢,许是东施效颦吧,以为装作柔弱可怜,就能得几位殿下喜欢。”

“她不是许给了宋大公子么?还惦记着殿下们,真是不害臊。”

“……”

姬慎景领着小和尚踏入皇太后的慈宁宫,离着贵女们数丈开外,就听见了议论纷纷。

小和尚摇头咂舌,“难怪圣人日,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圣人果真不欺我。”

他仰头就看见他家师叔目光幽深,像深不见底的海,那里面似乎有什么危险的情绪即将迸发而出。

“师叔,她们说倪姑娘惦记着几位殿下?您说,倪姑娘到底惦记的是哪一位?”小和尚眨了眨眼,突然心血来潮,“会不会是师叔您呀!毕竟,这皇宫内没人比您更好看!”

姬慎景太阳***猛然间一跳,他长腰精瘦,腰部以下皆是腿,一迈步就将小和尚甩在身后,背对着小和尚低低喝了声,“胡闹!”

圣僧觉得,京城的春日,着实有些热。

小和尚吐了吐舌头,继续跟上。

**

皇帝子嗣颇丰,除却成年的几个儿子之外,未及弱冠的皇子统共十来人,公主仅有三位,其中以七公主最年长,也最是得宠。

今日所谓雅集,即是召集了诸位皇子,以及尚未婚嫁的贵女们,众人在园中入席后,皇太后粗粗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了倪芊芊身上,“那丫头就是长信侯找回来的女儿吧,哀家瞧着小模样倒是标致,这些年流落在外受苦了。来人,把哀家今晨备好的流苏簪取来,哀家有赏。”

倪芊芊抬袖搵了搵泪,显得自己的确是受尽苦头,忙起身谢礼,“多谢皇太后娘娘赏赐,臣女倒不觉得苦,只要能回家,能承.欢父亲和母亲膝下就好。”

倪芊芊的事,已经满城皆知,人人皆同情她是流落在外、受苦受难的明珠,相反的,倪裳就成了占尽便宜的冒牌千金。

倪裳能察觉到无数道视线时不时的看向她。

她坐在最偏的角落,头顶是一株已经打了花.苞的白玉兰,投下的斑驳日影落在了她脸上,少女半垂眸,肤色雪腻干净,安静纯透的像绽放在枝头的玉兰花。

姬慎景饮了口茶,目光似无意瞥了一眼,随后又移开。

皇太后倒是留了一个心眼,能在这种情况下仍旧淡定自若,不是一般女子能做到的。换做是谁,恐怕早就失态逃离了。

只可惜,是个来历不明的孤女。成不了大气候。

皇太后与皇后娘娘对视了一眼,皇后又看向了宋司年,见侄儿的目光恨不能贴在倪裳身上,皇后面色一沉。

雅集上,众人皆围着皇太后说话,皇后趁机单独见了宋司年。

对这个丰神俊朗的侄儿,皇后自是相当满意,“司年啊,上回本宫与你说的事,你可考虑清楚了?你父亲母亲那边,本宫会亲自说项,你也知道,倪裳不是侯府千金,以她的身份根本配不上你,小七是本宫的亲生女儿,她自幼就倾慕于你,你若娶了小七,那也是亲上加亲啊。”

宋司年站得笔直,眉头深蹙,“姑母!我只将七公主当做妹妹看待,我无法娶她,司年多谢姑母厚爱,还望姑母收回成命。”

他态度坚决。

皇后脸色更阴沉了,她太了解宋司年,是个人才,但也过分正派,不会背着良心做出他不喜欢的事。

不过……

皇后到底是经历了宫斗的人,一条路不通,她就走另外一条路。

不妨试试从倪裳下手!

皇后收敛眸中异色,和蔼一笑,“司年啊,姑母也是看好你,太子迟迟没有生育子嗣,姑母也就小七一个女儿,你应该明白姑母对你的器重,你是宋家嫡长子,家族兴衰可都压在你身上了。”

威逼加利诱,是皇后的一贯做法。

宋司年神色凝重,不再多言。

**

倪裳坐在假山后面吹风,也能图个安静。

所有人都认为,是她害了倪芊芊受了十几年颠簸流离之苦,也是她抢了倪芊芊的好姻缘,她今日甚至还听见有人说,“宋公子真该与倪裳退婚,这桩婚事本该就属于芊芊。”

倪裳无力反驳。

她这十六年,的确吃着长信侯府,住着长信侯府,在长信侯府的庇佑下,才当了十六年的千金小姐。

“呵呵呵……”

她颤着肩膀在笑,满腹委屈都是矫情,她像是被蚕丝缚起的可怜虫,窒息到了想要咆哮,可她竟然发现,自己就连咆哮的资格也无。

因为……

他们说的都是事实!

全部都是事实!

肩头突然一紧,倪裳吓了一跳,紧接着,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倪二,是我!想死我了!你听话些,我会好好疼你。”

倪裳被身后男子大力抱着,她瞥见了一双厚实肥大的手,是四皇子姬汤。

“四殿下!你做什么?放开我!”倪裳拼命挣扎。

姬汤深深嗅了一口美人香,仿佛是终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将怀中美人抱的更紧,“倪二,我打听过了,你和宋大公子的婚事成不了,你不如今后跟了本殿下,只要你答应,本殿下就去父皇跟前求娶你当侧妃!”

一股***的耻辱涌上心头。

即便她嫁不了宋司年,也断不会做妾!

倪裳一低头狠狠咬上了姬汤的手背,几乎是往死里咬,直至唇齿间的***味漫延开来,倪裳才意识到自己的牙也咬疼了。

“啊——你这个小贱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不要给脸不要脸!嗯——”

姬汤怒骂着,下一刻闷哼了一声,身子往后倒了下去。

倪裳僵在原地,莫大的***和惶恐令得她一时间没有回头。

“表妹,你没事吧?”二皇子姬宪弃了手中木棍,冷冷瞥了一眼被打晕的姬汤,他走到倪裳面前,大掌虚揽着她纤细的肩头,柔声说,“表妹?表妹别怕,有我在,无人敢欺负你。”

倪裳回过神来,她随手擦了唇,很厌恶那股挥之不散的***味,像是带着剧毒的暗疮,挥之不去的恶心。

少女睫羽轻颤,肤色是那种陶瓷白,原本是粉色的樱桃唇,沾染了鲜红血渍,而显得艳丽夺目。倪裳的容色本就偏明艳,此刻受惊多度,像是刚刚历经风雨的迎春花,娇美却又孱弱,更是分外惹人怜惜。

二皇子又想起了那个旖旎梦境,心一动,伸出长臂欲要将倪裳抱住。

倪裳此刻神经紧绷,本能使然,反应极快的后退了一步,“表哥,你做什么?!”

良妃真正看好的人是倪芊芊,而非倪裳,可二皇子只想温香软玉,碍于倪裳许给了宋司年,他一直在她面前装君子,今日压抑了太久的.欲.念.终是忍不住,“表妹,我……”

后脑勺突然一疼,眼前发黑,二皇子欲要转身去看时,人却是很快失去了意识。

二皇子,“……!!”好气啊!谁在背后打了他!

倪裳怔在当场,姬慎景扫了一眼倒地的姬宪与姬汤,再看少女凄凄楚楚的可怜模样,圣僧沉寂已久的识海里面,那朵优昙花愈绽愈烈。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