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抱错后我走上人生巅峰第5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被抱错后我走上人生巅峰第5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2020-06-24

被抱错后我走上人生巅峰第5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06-24

脑袋嗡得一声,心跳快得要从胸口冲出去,阮北一口气没上去,差点表演一个当场去世。

他的眼睛瞪大,脸上血色尽失,半张着嘴,尖叫憋在喉咙里,却因为极度恐惧短暂失声,只发出微弱的,仿佛小动物受惊般的呜咽声。

“小北你咋……”

阮北耳边轰隆一片,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有些发软的腿已经迅速迈开,一溜烟窜了个没影,将大爷的声音远远抛在脑后。

大爷奇怪地从窗户探出头往大门外看了一眼,嘀咕道:“没人啊,这孩子怎么一惊一乍的……”

快被吓疯了的阮北直直往自己跑去,家是永远能给他安全感的地方,哪怕自家老旧的铁门根本挡不住什么,也不像陆家那样有专门的保镖,看门的恶犬,只要待在家里,他的心就是安宁的。

老居民区的楼房最高只有七层,阮家在三楼,阮北仗着腿长一次跨三级,三两步就能爬半层,没一会儿就到了自家门前。

他哆嗦着手掏钥匙,老式楼房隔音不好,对门邻居家里有电视机发出的声响,小孩子尖着嗓子的说话声。

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仿若幻听一般混杂让他心惊胆战的脚步声。

鬼应该是没有脚步声的,阮北思绪一片混乱,寒毛直竖,背后沁出一层冷汗,钥匙串在手里来回倒换,手指僵硬不听指挥。

“小北回来了吗?”

屋里脚步声由远及近,似乎是听见了他跑上楼的动静,妈妈往门口走来,准备给他开门。

阮北一个激灵,刹那间他混沌的大脑变得清醒起来。

不能回家!

妈妈在家里,他不能把鬼带回家,不能让他伤害到自己的家人……

他攥着钥匙,扭身往楼上跑去。

下楼是不敢的,那鬼跟着他,现在不知道在哪,他也不敢回头看,只能往楼上跑。

上了一层到四楼,从钥匙串里找出合适的钥匙开了他家楼上的门,阮北一头钻***,一手去摸电灯开关,另一只手反手关上大门。

屋子里空无一人,客厅的沙发桌椅上都罩着一层防尘罩,靠着墙壁静立片刻,没听见奇怪的动静,紧绷的神经和身体稍稍松懈,阮北长舒口气。

骤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吓了他一跳,掏出手机一看,是他妈妈。

阮北心里一紧,连忙接通:“妈,有什么事吗?”

阮妈妈在电话里问:“你到家了吗?我刚听见门外有声音,还以为是你回来了,打开门没人,我打电话问你爸爸,他说你早就走了,你到哪去了?”

“我……”

阮北左右看看,犹豫了一下,道:“妈,我今晚想住楼上。”

“楼上?困困回来了?”

楼上是他竹马秦固的家,他小时候认字认不全,对着秦固喊困困。

再加上秦固那会儿身体不太好,总是无精打采昏昏欲睡的样子,他就更不听劝,坚持这么叫。

好在秦固脾气好不跟他生气,他喊困困他也应,笑眯眯地拿糖果饼干给他吃。

后来两家大人听习惯了,也跟着这么叫。

秦固是他外公带着的,贺爷爷摸着阮北的头说:“这小名听着软和,小北是个聪明孩子。”

小阮北就傻乎乎地笑,粘在秦固身边一声声喊“困困”,哄他的零食吃。

他的第一颗***牙,就是在吃秦固给的牛轧糖的时候掉的,吓得哇哇大哭,秦固捧着他掉下来的小牙齿手足无措。

阮北从记忆中回过神,不知道自己脸上不自觉地已经带了笑。

“没……没呢。”

就是因为知道秦家没人,他才会跑到楼上来。

“那你一个人跑到楼上做啥?”阮妈妈问。

阮北吭吭哧哧半天,找不出合适借口,憋出来一句:“我、我想他了嘛,我今晚就住楼上。”

阮妈妈:“……行吧,要给你抱被子上去吗?要不要下来吃饭?”

阮北摇了下头,然后才反应过来他妈看不见,忙在电话里讲:“不用了,我自己收拾一下就行了,刚在爸爸店里吃了面,不太饿,晚上就不吃了。”

“正好困困也该回来了,明个儿我上来,咱们一起打扫收拾一下。”阮妈妈说。

秦固小时候身体不好,他外公不知道托了什么关系,把他送到一个老朋友那里习武,每年都要去待一两个月。

后来秦固果然身体好起来了,虽然看着还是懒洋洋的,因为又白又高又瘦,看着一点儿也不壮实,但两人去游泳馆的时候,他见过秦固身上那流畅紧实的肌肉,可把他羡慕坏了。

贺爷爷几年前因病去世之后,秦固就常年在他家吃饭,他和秦固最好,两家关系也亲近得很,在他爸妈看来,秦固就是他家的半个儿子。

前一世的这一年,秦固比往年晚了大半个月才回来,说是师父那边有事耽搁了。

然后没待多久又走了,走得很匆忙,之后就再没有回来过。

他联系不到他,电话打不通,他师父那边也联系不上,阮北这边也是麻烦缠身。

稍微安稳下来后,他想尽办法去找秦固的下落,就怕他出了什么事,可一直没有消息。

他二十岁那年,生日前夕,收到一个快递,快递盒子里装着一块玉和一封信。

阮北一眼认出,那是秦固从小带到大的玉坠,洗澡时都不曾离身。

信上只有短短几行字,且字迹仓促。

秦固在信里叮嘱他,要他戴着这块玉,等他回来。

他没能等到秦固回来,也没来得及再看一眼自己的小竹马,就把命丢在了陆家。

重来一次,他知道自家会遭遇怎样的恶事,也知道该如何避开,可秦固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是真的不知道。

他只知道秦固有个师父,具体是谁却不清楚,打听过他习武的事,还跟他学过两手,在哪学的也不晓得。

这些事只能等秦固会来后再慢慢盘算。

阮北不知道跟在自己身后的那只鬼明天会不会还跟着他,只能含糊着应付道:“明天再说吧,这几天太阳不好,洗洗晒晒的不太方便。”

“说的也是,那就再等等。”

三言两语说服他妈之后,阮北收了手机,屋里静悄悄的,刚有人说话时不觉得,现在一个人待着,又有点儿害怕。

他犹豫着看了一下身后的大门,没敢往猫眼里瞄,假装无事发生地朝秦固房间走去。

秦家的格局跟他家一样,三室一厅一厨一卫,不过三间卧室都不大。

一间是贺爷爷的房间,老人家走了之后,秦固把屋子依旧保留着。

剩下两间一间是阮北的卧室,一间是他们爷俩的书房,贺爷爷会写很好看的毛笔字,阮北和姐姐阮西小时候还跟着学过一段时间。

秦固的房间阮北曾经常待,熟悉得跟自己房间一样,不过加上上一世,他已经七年未曾来过,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扑面而来。

进门正对着的是一张大书桌,桌前有些局促的放着两张椅子,很长时间里他和秦固就是坐在这张桌子前,头挨着头写作业看漫画。

书桌旁是一个半柜式书柜,整齐地收着各种残留时光印记的书籍,最高层空出的一格里,放着几个小模型,那是他送给秦固,两人一起拼出来的。

书柜对着的是张铺着浅色床单的老式木制双人床,床头的木隔板上有斑驳脱落的贴纸,阮北的手指抚上去,久远的记忆迫不及待从脑海深处涌出。

他的眼前恍惚出现两个小男孩,一个圆脸圆眼眉眼清秀,一个唇色浅淡似有不足,但俱是漂亮好看的孩子。

两个男孩挨挨挤挤靠在一起,挑拣着选出最喜欢的贴纸,来回比划,一边一个贴在自己平时睡的那边。

阮北脸上不自觉地绽放笑容,这是他的过去他的童年少年,平凡普通但充满快乐,想起来时也只有开心。

陆家嫌弃他家穷,陆思白的竹马秦深生怕他会扒上他,曾经不止一次警告他,不要对他心存妄想,不要觉得自己能跟陆思白比。

阮北当时真的很莫名其妙,他直到到了陆家,才知道有男孩子喜欢男孩子这种事。

陆思白和秦深好似一对,他只觉得长了见识,并没有其他想法,更不会对根本不熟悉,对他态度也很差的秦深有什么想法。

可秦深每次看他那厌恶的眼神,活像时刻防备他会扑过去对他做什么一样。

阮北觉得冤枉得很,别说他不但不喜欢秦深,还很讨厌他,就算他真的喜欢上男孩了,他自己的竹马不香吗?

当然,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过,过后阮北会有一种罪恶感,觉得玷污了他和秦固纯洁的兄弟情义。

阮北想,反正这一世他不会回到陆家,陆思白那一二三四五……不知道多少个爱慕者,到时候没了他这个共同敌人,会不会互相撕起来呢?

如果会,那他会很开心,毕竟他实在在那些讨厌的家伙手上吃了太多亏,一个个打着为陆思白出气报仇的旗号整他欺负他,他自己都不清楚跟陆思白有什么仇。

说到底,他跟陆思白待在一起就会倒霉,他也想避开,可不知道遭了哪路瘟神,总是能撞见这个那个的。

杂七杂八想了一些不开心的事,可看看周围的环境,心情又慢慢恢复了。

狭窄熟悉的空间给他比较强的安全感,阮北轻车熟路地找出干净的床单换上,再把收在柜子里的被子抱出来。

去卫生间洗漱的时候,阮北特意给他妈打了个电话,一边扯闲篇一边迅速洗漱完,逃一样奔回卧室,一头钻进被子里。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