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妖追夫记第 4 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小花妖追夫记第 4 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2020-06-28

小花妖追夫记第 4 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06-28

陆质被他那样全然依赖的眼神看得迈不动步子,紫容见他不过来,就自己爬起来跪坐着。眼圈看着比刚醒的时候还红,他两条胳膊伸向陆质,声音微微发抖,模样可怜的厉害:“要抱……”

陆质的眼神专注而柔和,他缓步走过去,一手拦腰一手按住紫容后脑,把哭哭唧唧要抱的人圈进怀里。又用下巴在他头顶蹭了蹭,没奈何地叹了口气,轻声道:

“怎么就知道哭。”

他这声训斥柔和得太不像训斥,连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要害怕的紫容都没在意,还无意识地撒娇一样哼哼了两声,在陆质靠过来的时候合拢胳膊,抱住了陆质的腰。还把脸贴在他肩上,***地蹭了蹭。然后长长的舒了口气,满足的不得了的样子,软软地腻在了陆质身上。

前几天紫容发热,迷糊地不停哭的时候,陆质经常这么抱他。当时并不觉得怎么样,只以为他刚从玉兰树里面出来还不习惯,又生着病,才会那样粘人。

但现在这人是清醒的,香香软软的一团,还是见不着他就急得要哭,眼巴巴地望着门口等他,这会儿又伸着手要抱。

陆质突然被这样不带任何条件的信任与依赖着,心里其实很受用,但又有些困惑。

总感觉,担不起他这样的偏爱似得。

他略咽一咽口水,喉结上下滑动,缓了缓,心才跳的不那么厉害了,才轻声问紫容:“还难受吗?”

紫容被他抱着就够了,马上摇头:“不难受。”

“唔。”陆质又摸了摸他睡乱了的头发,“那饿不饿?”

紫容还是摇头。

然后陆质才看见,小几上刚才宫女先拿进来,让紫容垫一点的粥菜都原样放着没动过,茶也一口没喝。他捏住紫容下巴叫他抬起头来,板着脸道:“怎么什么都不吃?”

紫容最怕他训,连忙解释:“我不饿……我、我不想吃东西,那个……我不……”

他说得乱七八糟,陆质倒是听明白了:“不用吃东西?”

“嗯!”紫容松了口气,前几天喝药就算了,现在再逼着他吃这些从来没见过的东西,简直是要要他的命。

陆质把他抱到腿上,然后自己坐在小榻上,又揉了一把紫容的后颈。面对这个小花妖,他有些无奈,道:“你自己知道就好,我是真不懂。”

往前十几年,四皇子都在这深宫里为求一线生机而挣扎。他投的胎是最尊贵的皇家,可惜命运并不像想象中那样钟爱他。在被层层宫墙围起来的巍峨皇宫里,没有母妃的庇佑,没有皇帝的照拂,就仿似本该被保护在温室里的花,却绽放在深冬的荒野上。

这些年来,他好像只学会了自保的本事,怎么去照顾另一个人,陆质不是很懂。

他很怕自己养不好这个看上去脆弱无比的小花妖,陆质想,既然长在了自己的书房窗外,当是一段善缘,合该好聚好散。给他好好的把病养好了,再原样送回属于他的一方世界里去。

不过还是很奇怪,怎么就……怎么就能这么赖着自己呢?他有什么好的呢,景福殿看着光鲜,皇子身份看着矜贵,但他四面楚歌的形势,京城谁不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的想法过于世俗,小花妖躲在玉兰树里偷偷看他四五年,憋着劲儿想给他开一树花,可不是因为他的母妃是谁,也是依靠他的权势大小,只因他在冬日里闲暇时分同严裕安说过的一句闲话:

“时间过得这样快,这都多少年了。倒不知窗外这株玉兰,何时能看见它开花。”

年龄不够,灵力也弱,拼着在春日里开了一树花的紫容,下场就是漫长的五天五夜的高热。不是陆质的药救了他,是他自己终于被陆质抱到了怀里舍不得了,拼了一口气竭力回转,才渐渐挑动了灵息。

紫容也后怕,于是更紧地攥住了陆质的衣领:“我知道的。”

陆质的心动摇的厉害。但他知道,自己从内里开始,已经对这个小花妖严厉不起来了。

他低头想看看紫容,哪知道刚有要退开些的动作,就被紫容紧紧扒住,怕他不抱了,简直像个八爪鱼一样,大概是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把一颗头埋在陆质颈窝,嘴里求他:“你、再抱一下,再抱一下好不好……”

“你……”

陆质被他娇的没有办法,忍不住逗他:“等一会儿药就好了,你要是乖乖喝完了还不吐出来,才能再抱。”

哪知紫容当了真,依依不舍地放开了陆质,又原样垂着手跪坐回原位。他脸上的表情难过、但又已经接受了事实,顺着他的话说:“这样吗?我知道了……”

陆质顺势靠坐在小榻上,道:“对。”

“可是药好苦啊。”紫容无意识地皱了皱微微发红地鼻尖,抿着的嘴两边稍微撇下去一点,可怜又可爱。

陆质故意冷着声音道:“良药苦口。”

紫容很听话地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但是药真的很苦,我没喝过那么苦的东西……明明你也没喝过,还是我的比较苦,你……”

陆质差不多知道,紫容应该是没怎么跟人说过话,简短的一句两句还好,一旦他开始说长句子,就会颠三倒四,讲的乱七八糟。

他眼底不禁浮上笑意,反问紫容:“你怎么知道爷没喝过那么苦的东西?”

只是随便的一问,紫容顿了顿,却垂着头不出声了。陆质没注意到,继续引着他说话:“那既然你这个药这么苦,喝完是不是要多抱一会儿?”

“可、可以吗……?”

紫容倏地抬起头,两只眼睛瞪圆了看着陆质,那样不可思议,陆质还以为自己给了他什么了不得的好处。

“嗯。你表现好的话。”

“我会的。”紫容***地点头,眼睛亮晶晶的:“我会的!”

陆质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声,拿食指在紫容额上点了两下:“你呀。”

紫容用手心捂住刚才被陆质碰过的地方,脸有些红,抿着嘴笑看着陆质。陆质险些在这样的眼神中败下阵来,就伸手去抱他。

是紫容运气不好,刚好宝珠领着传饭的宫女过来了,在屏风外请安:“殿下,听您的吩咐,晚膳全移到这边,小公子的药也好了,大夫说需在饭前服下。”

陆质收回即将伸出的手,嗯了一声,道:“就不出去了,叫人去换张桌子,把饭全摆进来。”

不多时就有人利索地把榻上的小几撤了下去,换上张紫檀的葵花蕉叶案。地上宫女太监来回走动,除了裙角碰触之外,再无旁的声音。

紫容和陆质隔案而坐,虽说下人们都弯着腰垂着头伺候,他也不好意思再说让陆质抱的事情。

但心里真的很急。说了多抱一会儿,是不是真的啊?

有下人在,陆质就不自觉地敛了神色。他的脸轮廓颇深,鼻梁挺直,剑眉星目,侧脸的线条锋利,是会让人失神的英俊,却也不免在不做的表情的时候显出冷意。

看着这样的陆质,紫容心里更怯。

宝珠把热度正适合喝的药端过来,没给紫容,先送到了陆质手上。陆质看了看,又问一遍方子,才道:“行了。”

药碗这才回到紫容手里,他现在不需要人喂药,两只手捧着药碗自己喝。

心里一直没底的紫容,在喝之前终于忍不住,从药碗里抬起头,轻声说:“你、你别忘了啊……”

陆质心道这难道是什么有限的好东西不成?抱一下就能这么看在眼里?可他又偏偏就是因为这个而心软的不得了,道:“嗯,不骗你。”

紫容立即笑了,深吸了口气,低头咕咚咕咚地把要喝了个干净。

他喝药这么爽快,把宝珠吓了一跳。但看他皱着一张脸被苦的不行的样子,又撑不住想笑,好在她还记得这是在主子跟前,竭力忍住了,递上一早准备好的蜜饯,道:“小公子赶快含一个枣儿,咱们宫里自己腌的,甜得很呢。”

紫容苦着脸摇头,看都不看那盘枣,只顾得上打量陆质的神色,像是在问:“我喝完了,这样表现算好么?”

陆质问过方子,这一副药里就放了木通和龙胆草两苦,他自己喝也不是那么痛快,看紫容喝的那么急,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半起身把人绕着食案拉到跟前,拿了个枣塞进他嘴里,好气又好笑地斥道:“谁让你喝那么急?苦着了吧。”

“我……我……”紫容被枣塞了满嘴,还急着说话,“我表现好。”

陆质实在是想笑,忍着轻咳了一声。顺了他的意去抱他,紫容却不愿意似得,胳膊背后往后躲了躲。陆质打量一下他的神色,很快了然,把下人都打发出去,才把人揽到了自己怀里。

这顿饭吃的很快,紫容不吃,乖乖地在陆质怀里缩着。陆质晚上一向用的少,不一会儿,就叫人进来撤了饭桌。

宫女和跟着宝珠的小丫头都出去了,宝珠才在屏风外回话:“殿下,下月初是固伦长公主的生辰,先前严公公选好了礼,也给殿下看过。这几天看着日子就该备起来了,请了您的示下,奴婢明日好叫人去开库房。”

紫容这会儿对陆质腰上挂的玉佩起了兴致,陆质就解下来,跟他两个人一人捏着一半看,闻言道:“嗯,都收拾到一辆马车里,到时候跟在本宫后面就行。”

宝珠答了是,本该立刻出去,但想起前两天紫容烧的迷糊那个样子,实在不放心,只得硬着头皮又问:“殿下……时辰不早,小公子是不是该歇了?”

陆质道:“也是。先去给他把床铺好,拿手炉烘热了,一会儿我送他过去。”

宝珠道:“是,殿下。”

紫容悄悄地把陆质说话时无意间松开了的玉佩攥在手心里,正害怕又高兴着,听见陆质叫人给他铺床,才想起今晚第二件愁事。

陆质后院无人,从前经常白天念完书写完字乏了,就直接歇在书房。紫容守在窗外,即便见不到,也很安心。

但自从他化形后,虽然能实打实地触到陆质,晚上却离得太远。他住的那个什么留春汀,和陆质的书房隔了小半个王府,紫容打心底里不喜欢。

“不乐意?”这次不等紫容说,陆质便道:“一说回去睡觉就不高兴了。”

紫容不敢说原因,只小声道:“你说了多抱我一会儿的。”

陆质道:“嗯,待会儿抱你过去。”

紫容这才勉强打起些精神。跟陆质在一块儿的时间总是快的出奇。好像上一秒还在陆质怀里,这一刻就躺进他在留春汀的被窝了。

“闭上眼睛,睡觉。”

陆质在他床头站着,帮他掖好被角,又把他捏着被沿的一只手塞进被子里,道:“外头有人守着,有事就叫。不害怕,嗯?”

紫容点了点头,陆质又看看他,准备最后把床头小几上的蜡烛吹灭。紫容跟着他的动作偏过头去,蜡烛灭了,陆质在黑暗里低声笑道:“坏花儿,今晚上偷我什么东西了?”

紫容的脸蓦地泛起烧来,支支吾吾的:“你、你自己给我的,你先拿着,又、又松开了……”

陆质没应声,紫容禁不住这个,没一会儿就把手从被窝里伸出来,虚虚地伸向陆质:“……那我还给你吧。”

陆质摸了摸他的额头,道:“行了,给你了。乖乖睡觉,这个算礼物。”

“礼物吗?”紫容低低的声音里带着喜欢和一点不好意思,陆质嗯了一声,要转身出去的时候,紫容从背后拉住了他的手,又很快放开了,说:“我也送你一个礼物。”

陆质的心跳有些不稳,他没有回头,走出了紫容的屋子。借着屋外的月光一看,躺在手心里的,是一片很小很小的紫玉兰花瓣,微风吹得它在陆质的掌心动了动,鼻尖嗅到一缕清香。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