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请登基第3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公主请登基第3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2020-06-29

公主请登基第3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0-06-29

何丞相看向瑟瑟发抖的宫女:“过去服侍皇上。”

宫女踉跄着向后退,她虽是不知道将要面临的是什么,那才刚的声音绝对不是人发出的,摇着头,说什么也不肯上前。

“不,不……”

何丞相见状,走了过去,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硬生生的拖了过去,惨叫声响起,随着“噗呲”一声,血溅三尺之高,帷幔变成了血红色,浓重的***味儿传了出来。

“呼呼”

重重的喘气声响起,已经成为行尸走肉的皇帝在寻找新的猎物,现在有了力气,速度也比人类快了许多倍,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张着血盆大口站在苗神医面前,作势要咬了上去。

苗神医不慌不忙,他手上已经多了一个稻草人和一枚银针,将银针扎在稻草人上,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何丞相拿过苗神医手里的稻草人。

看到皇上那吓人的样子,小四吓得不轻,来到苗神医身前,好在一切无事,他谨遵师命不敢抬头。

何丞相接过稻草人,看着皇帝满身的鲜血,不过,那是宫女的鲜血,但比从前更加壮实。

他转动银针,眼睛看了看小小四,忽然拔了下来。

嘶吼声传来。

听到声音,小四下意识的抬头,正对上皇帝那双血红的眼睛,和半边腐烂的脸。

惊得他头脑没了思考的能力,浑身动弹不得。

一下子躺在地上,那尖利的獠牙咬了过来。

苗神医忙是夺过银针,扎在稻草人的身上。

小四被救了下来,但他用手挡了一下,手掌被咬了下来。

此时的他捂着断手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何丞相双手一摊,脸上挂着笑容:“抱歉,本官不是有意的。”

苗神医抬眼看向何丞相,冷笑了两声,将已经昏迷的小四费力地抱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殿。

郁婉清从莲花池里爬了出来,泡了一夜,她浑身冰凉,瑟瑟发抖,湿漉漉的水额前的发丝打成一绺绺的,狼狈不堪。

曾经还宏伟雄壮的宫殿支离破碎,剩下一地的断壁残垣。

一场大火,直到今早才被扑灭,她还看到,东宫的人被扔进火堆之中。

才刚的人声又是谁?

郁婉清很是头痛。

没有时间想那么多,遇到了穿越这种稀罕事儿,她没法子拒绝,那就好好活下来,虽然郁长风死了,他是个好人,郁婉清有些难过,但是,她也没办法去救他。

郁婉清小心翼翼的张望,见四下无人,从水中爬出来,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逃跑。

她不能求助宫里的人,此时她已是充满戒心。

甚至,她不能光明真大的从东宫走出来。

这是宫墙,不是什么农家土墙,郁婉清想找个**洞爬出去都难,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了半个时辰,她知道,不能在这么走下去了,抬眼看了看三丈高的宫墙,足是有十几米,稳了稳心神。

她得爬出去,她双手环抱住墙边的柳树,这柳树正好是个“出墙柳”,虽是树干在墙内,但是树枝却是在墙外,可以靠着树枝一点点的滑下去。

爬上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十几米高的老柳树,光是爬上去都是费了不少的苦头。

到最高处的时候,郁婉清手里抓着柳树垂下的枝条,慢慢的从上面爬了下来。

一路上,她小心翼翼地走着,浑身湿透,没有人能将她和公主联系到一起。

来到了她所住的朝阳宫。

却被小蝶拦住,她双眼通红,看到浑身湿漉漉的郁婉清,拦了下来,哭声一时止不住,还有些抽搐。

“你,你站住,这,这是公主的寝殿,你不能进!走开啊!”

她边说边是抹着泪。

但看到面前人的抬起头,她一下子惊呆了,刚要叫,便被郁婉清捂住了嘴巴,一脸平静:“进来。”

她现在走不出去,只能先来到自己的寝宫,收拾好再走。

记忆里,小蝶是她的贴身宫女,也是郁婉清能靠得住的人。

拉着小蝶来寝殿之中,便是让她给自己换了身宫女的衣裳,匆匆赶往清心殿。

郁婉清远远地看到前方的守卫增多,还都是生面孔。

清心殿的殿门没有关严,透过那露出一条缝隙,郁婉清清楚地看到何丞相与两个身着怪异服侍的人在里面似乎说着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郁婉清心中一颤,何丞相的声音就是她清早在水中听到的那个声音,怪不得如此熟悉,原是他……

宫里定是出事了,她本来想同皇帝说,但看现在这个情景,八成是皇上被控制住了。

只是……他们为何要杀了太子?难道是说,皇上已经驾崩了?

何丞相也是当朝的国丈,何贵妃是他的女儿,如今身怀有孕。

自从郁婉清的母后去世之后,皇上一直没有立后,何贵妃执掌后宫,虽无皇后之名,却有皇帝之实。

只是,她肚里的,还不知是男是女,为何……何丞相如此着急让东宫易主?

或者说……

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郁婉清未敢停留,一时没有明白,直接走了过去,绕了个远,急匆匆的回到了朝阳宫。

她想要速速离开,可她是自小在深宫中,也只离开过宫中两次,一次是陪同皇上狩猎,另一次,便是十三岁那年,陪着母后的灵柩来到是陵墓。

从前她想出宫都是难如登天,现在宫里更是不能由她做主了。

郁婉清便是想到了郁长风的玉佩,刘太师是太子太傅,郁长风的先生,他对郁长风是虽是师生之情,却又是情同父子。

但郁婉清并不认识刘太师。

忽地,一阵悲怆的钟鸣声传来。

郁婉清听到四周传来悲悲戚戚的痛哭之声,联想起才刚的事情,她下意识地问道:“父皇去了?”

小蝶忙是摇头:“公主,是太子殿下去了……”

“那皇上呢?”

头遭见问人死没死的,小蝶一时语塞:“皇上……应是好好的,虽然宫里的太医好像是束手无策,但今儿奴婢听说何丞相从苗疆请了神医来,定能安然无恙。”

郁婉清点了点头,知道小蝶也不清楚情况。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