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无风寂静入秋(茯茶朱友珪)

南国无风寂静入秋(茯茶朱友珪)

导读:茯茶朱友珪哪里看?小编这就告诉你,本站就有南国无风寂静入秋:转身再看一眼这博王府,他不免嘴角微扯,面露阴沉邪魅之笑。‘希望你的真实身份,不会令本王失望!’浩浩荡荡一行人在汴州街头行进,相当招摇过市。

小说介绍

茯茶朱友珪哪里看?小编这就告诉你,本站就有南国无风寂静入秋:转身再看一眼这博王府,他不免嘴角微扯,面露阴沉邪魅之笑。‘希望你的真实身份,不会令本王失望!’浩浩荡荡一行人在汴州街头行进,相当招摇过市。从楼台上望去,马车上镶着黑金边的‘郢’字牌樽赫然在目。如此动静,惹人不免多看几眼。敬翔今日得友人款待宴食珍馐,食之过甚而食殇,席间便行至楼台饮茶解腻。

茯茶朱友珪内容介绍

只是这郢王今日不知又是做何计划?观一眼这行人背驰方向,敬翔开始若有所思。
一同被这动静吸引的,还有前几日病愈还朝的太尉张全义。今日在席间再见初愈的张太尉,敬翔满是欣慰。
“敬相怕是已经动摇了。”坐于木轮椅上的张全义又为敬翔斟上新茶。
“继储之争,放置哪朝哪代,皆是必经之举。吾等为人臣,当明哲保身为先啊!”于张全义,敬翔依旧如当年般无所不谈。

南国无风寂静入秋最新章节阅读

黄昏将至,城门处还未进城的百姓,都排着队张望着城门。
突然一骑快马飞持而临,来人朝城门守将扔出金腰牌,便不在做多停留疾驰而去。
守将看清接住的金腰牌,赫然一个‘博’字显于眼前。
“是博王殿下!”
随即唤来下属,附耳吩咐道,“去告知郢王殿下,就说博王早归,人已进城。”
直奔博王府的康勤更是一刻也不敢稍歇,苦夙家书上说到她劫后余生,现虽人已无恙,可她自归来起便终日食不下咽,本就清瘦的她,是越来越萧条。
博王府内,焚炉香烟袅袅中,软卧上香肩美人抚玩榻上绒毯,正安神养息。
康勤直奔府内,所见之相便是王妃不同往日的模样。如此***之态,自遇她以来今生唯此。
“弄影?”眼前人是心上人,只是数日不见,心上人便不似眼前人了吗?
知她所受,非常人能忍。只是真让他看见此时的花弄影,心疼竟不止早前听闻此事那般窝火。要不是受了十分的噩难,一个向来清冷高傲的女子,如何能变成现在这幅模样。“到,刚到。弄影起来,你将将初愈,还是保暖些才好。”毕竟时节以至初冬,算不上寒气袭人,却也凉爽清寒。
“妾身出生粗鄙,不似那些羸弱贵女,殿下勿需忧心。”
这容颜,这声音,甚至这份韧劲都未曾改变。可就是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同,康勤总感觉眼前人已经不再如先前那般对他清冷。
“我……然你已嫁予我,即使抛开‘王妃’身份不说,你也是我发妻,不管旁人如何看,你于我亦是珍贵要紧的。”“王爷。”依势投进康勤胸膛,花弄影含情脉脉的脸,瞬间变得木然冰冷。
是的,这个男人刚才的欲言又止让花弄影极为***,认定他当初信誓旦旦的承诺已经动摇。她怎会看不出来,他终究不过俗世普通男子,也会逃不出为人丈夫看重名节的迂腐想法。
自听说他急着要回朝,花弄影烦躁的心突然有些崩溃,也不知哪儿冒出来的情绪。‘他可能不会再如先前那般痴迷自己,因为被他视若珍宝的自己已经肮脏不堪。’这种想法无时无刻在提醒她,也一直在折磨她。
搂住怀中日思夜想的女人,康勤第一次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像是一个在你心里住了许久的睡美人,因为沉睡所以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吵醒她,害怕她某天醒来就会离他而去。可如今,她终是转醒了。而转醒后,她亦没有离开,而是在原地守着他归来。
曾梦见过她转身离去的千百次身影,故,再见她时,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她是真的。

南国无风寂静入秋免费在线阅读

几经询问下,她才抽泣着告知,“经历这九死一生后,算是看透了大权在握的***。殿下,我不想成为棋子,亦不愿沦为别人操控生死的傀儡。”
“你,是否查出了什么?”
“嗯。可是妾身不敢断定,毕竟都是只手可遮天的人物,稍有悖逆,我怕……”
“弄影,信我。我是你夫君,为你遮风挡雨本是应尽责任。而那件事,也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的疏忽和懦弱,你何须受这种折磨。”
“不要说了,不要再提。”她侧身将脸埋进康勤胸口,默默流泪。
能感受到她的热泪浸湿了胸膛,康勤无比自责。环住轻轻颤抖的她,他恨意骤生。
见花弄影睡的正酣,康勤帮她掖好被角,起身放轻脚步而去。
房门刚掩上,花弄影便睁开双眼。眸中静默如同死水,她面上一时毫无情绪,咋见恐怕会让人误会她是否中了邪。
这时有人推门而入,再轻手将房门拴上。
洞察一切的花弄影早已端坐床沿,只待来人行近。“说了什么?可有提及我?”死水般静默的眸中,终于在听见‘先生’一词后,起了颤动的涟漪。
“这……”
“罢了,以他的性情,不会这么快原谅我。你且说说师父他信上所言,难得你肯将师父与你的私信坦诚于我。”***如她,苦夙稍显迟疑,便被她看透。
“先生说,建业有难,院中藏匿之事将败露。只余一院老小,恐难自保了。”
“一院老小?那师父可在其中?”
“先生已转移至安全去处,先生的安危少主大可安心。”
“老小?陈爷爷王大娘……他们?”院里老奴陈爷爷虽哑了口舌,确是陪伴她和茯茶如同祖孙般的长者。王大娘平时很少出伙房,也不喜和她们亲近,可她烧的饭菜,也是养育整个建业书院的佳肴。还有打杂的豆哥,账房的刘先生,他们,都是建业的亲人。
突然熟悉的那些面容,一幕幕晃过眼前,一股心酸涌的就蔓延开来。如果说,师父是她最大的幸福,那这些曾经伴她成长的建业人,便是另一种美好的记忆。
这一生,她太苦了。乱世中,好不容易得来安详的那几年,她实在太留念。
“这件事,你必亲自跑这趟。不管这次建业是何难,又或事态如何为难,我要你不惜一切将他们带回。”以师父的才智计谋都难渡此劫,想必是真的踢到硬石头了。
“是,苦夙这便下去准备。”
“慢着。”
“少主还有何吩咐?”
“你,此去凶多吉少,这有一把袖里弩,你带着防身。”
虽然花弄影还是面无表情的冷艳,可这番叮嘱,却又悄悄点燃了苦夙心中丝丝星火。
“谢少主赏赐……”苦夙也知自己年近三十,还于她面前泪目的确羞愧,可就是憋不住口鼻中热流,话出口的音都润了。
待苦夙走后,花弄影也是第一次察觉到,这个平时寡言理性的男子,也有着不为人知的柔软。只是他不知,越掩藏便越藏不住。
转眼,数日已过,寒冬袭来。
年年有寒冬,只是今年比之往年寒意更甚。

推荐理由

小说南国无风寂静入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