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特么可爱(阮阮钟彻)

太特么可爱(阮阮钟彻)

导读:主角阮阮钟彻小说太特么可爱全文免费阅读上线了,本站为您分享《太特么可爱》精彩节选:给她过完了生日,小伙伴们就各自回家了。阮阮想着家里的阮老头和邱老太,还有明天要报道,今天还是早点回家休息为妙。

小说介绍

主角阮阮钟彻小说太特么可爱全文免费阅读上线了,本站为您分享《太特么可爱》精彩节选:给她过完了生日,小伙伴们就各自回家了。阮阮想着家里的阮老头和邱老太,还有明天要报道,今天还是早点回家休息为妙。回去的时候,手上空空,阮阮为了省钱还是选择了达地铁。

小说简介

阮阮昨天来探过地方,知道教学楼办公楼还有宿舍的方位,非常淡定地带着老人直奔报名点,都不用志愿者的帮忙。
她漂亮的小脸上带着笑容,指了指那些看起来就很有钱的男男女女,对阮老头道:“外公,我以后也会出人头地的。”

太特么可爱全文阅读

给她过完了生日,小伙伴们就各自回家了。
阮阮想着家里的阮老头和邱老太,还有明天要报道,今天还是早点回家休息为妙。
回去的时候,手上空空,阮阮为了省钱还是选择了达地铁。
地铁在报到一个站点的时候,阮阮的手抖了一下,低下了自己的头。
秋山公墓就在这个站点旁边不远处,清明的时候会有无数人带着鲜花与水果来悼念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阮夕就葬在那里。
阮阮低垂着的眼眸里缓缓浮现了一丝难过。
本来阮夕和林信都已经做好了结婚的打算了,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生离死别。
以前妈妈顾及着她的想法,迟迟不肯接受林叔的求婚,不过看阮阮一直对他们抱有祝福的模样,终于松口打算等阮阮中考考完后就结婚。
在视频里看见失控的货车撞向穿着洁白长裙的阮夕的那一幕还停留在脑海里,阮阮***咬了下唇,铁锈味在嘴里荡开。
怎么能不恨?怎么能不痛?为什么货车司机要走神看向一旁的手机?难道一个来电比妈妈的命还要重要吗?阮阮甚至想,为什么失去的人是她最爱的妈妈?是最疼她爱她宠她,舍不得她有一丝难过的妈妈?
她闭了闭眼,听着地铁的报站声,睁开眼的时候那一丝水光已经渐渐消弭。
妈妈,今天是我的十六岁生日呢。
妈妈,明天我就要去上高中了。
妈妈,你在天堂还好吗?
妈妈,我好想你。
她跟随人群麻木地走出地铁站,站在树荫下,感受不到任何午后阳光的暖意。她现在这副样子,也不太想回去让外公外婆担心,随意就找了个长椅坐下,闭着眼睛慢慢自我调节心情。
钟彻坐在车里,皱着眉看着那个好像失了魂一样的人。
不过一下午没见面,怎么人就这样了?
明明上午还是活蹦乱跳的模样......看着她这副样子,他莫名觉得不爽。
还是有笑容的样子好看。
哭丧着一张脸像是怎么回事?
“停。”他对司机说了一声,就跳下了车,长腿迈着朝那个人走去。
司机在车里看见了,摇了摇头,欲言又止,还是替他们家小少爷收拾烂摊子,打电话跟约好的人说抱歉:“不好意思,我们少爷忽然有事,可能去不了了,真不好意思。”
接电话的人是陈金,他脸色一变,却不敢对人家发作,只得忍着气回道:“行,钟少什么时候来拿都行。”
挂了电话,他望向坐在沙发上正阴沉着脸的发小,“阿哲,这家伙架子这么大,我真想什么时候能看他跌惨了。”
吴哲嘴唇动了动,目光望向一旁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画框,没有说话。
陈金和他在这里等了他半小时,却接到人家一个电话就不来了,要能爽才怪。更何况,这些东西本来是吴哲买的,却要被人横刀夺走......
想到这里,陈金忍不住又劝了他一句,“这钟彻什么漂亮姑娘没见过?可能刚对人家有点热情,你就先等等,说不定人家很快就腻了烦了。再说了,他能在碧市待多久?钟家家大业大,他迟早都要回海市的。”
“我就是不痛快。”吴哲的银边眼镜闪着冰冷的光,那张略有些平凡的脸在此时看起来也有些冷峻尖锐之意,“凭什么他能对我们颐气指使?凭什么我们要低声下气,什么都要让着他敬着他?”
陈金看着执拗的发小,苦笑着摸摸鼻子,“因为他姓钟啊。”
以前他们也仗着自己的身份在碧市为所欲为,谁不敬着他们一把?谁敢和他们抢东西抢女人,还撂他们的场子?
以前他们也骄傲自负着自己的身份,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那钟彻在海市有没有什么死对头?”吴哲沉默良久,忽然问了一句。
陈金惊讶地抬眼望着他,不说话了。
*
一大朵彩虹色棉花糖忽然出现在眼前,阮阮原本有些无精打采的眼眸一动,抬眼往棉花糖后的人望去,眸子微微睁大了些,似乎是不敢相信地喃喃道:“钟彻?怎么会是你?”
看着眼前高挑帅气的少年,她还有点尴尬。毕竟早上的时候,她还逃跑了。
钟彻扬了扬手里的棉花糖,嘴角带着一丝痞笑,“发达了,请你吃棉花糖。”
阮阮咬咬唇,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那朵明显体型超支的彩色云朵,抬起水润明亮的眸子看他,“谢谢你。”
声音甜甜的软软的,像是比他刚刚拿过的棉花糖还要像糖。
钟彻在心里低骂了一声。
面上却笑吟吟地看着她,“吃啊,怎么不吃?还是怕我是坏人在里面下了药?”
他讲到这个,阮阮又有些愧疚起来。她手上还拿着人家给买的棉花糖呢,怎么能那样揣测人家是人贩子?
“对不起呀。”漂亮精致的少女微微低着头,小小声地道,抬起头来那不好意思地偷看他的那一眼,好像能控制他的心脏一样,让他的心跳骤然加快。
“算了算了。”钟彻假装浑不在意地摆摆手,忽然又转过头来看着她,“你怎么在这里,不回家?”
阮阮这才想起来自己根本还没到回家的站台,呆呆傻傻地就跟着身边的人潮一起下了车,顿时一怔,有些窘迫地望向他,“我,我下错站了。”
下错站也不能让你那么伤心啊?
钟彻差点就问了出来,不过想起刚刚小人儿失魂落魄的模样,抿了抿唇,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快吃!不然就化了。”
他就坐在阮阮身边,男孩身上淡淡的清香传了过来,仿佛还有点温度,让她有点局促,脸颊微微发起烫来。
早上对方抓着自己的手贴着他的胸口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真的很神奇,同一天遇到一个人两次,在不同的地点。
碧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阮阮觉得她和钟彻还是有那么点点小缘分的。
她一***一***地吃着棉花糖,吃到只剩下一个竹签子,才仰起小脸看着钟彻,笑容艳丽绚烂,“钟彻,今天很高兴遇见你。”
“当然,这是你的荣幸。”少年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有些倨傲,一点也不承认自己是被美貌迷惑而见色起意。
阮阮也不在意少年的态度,她脾气好,笑眯眯地看着他,糯软地道:“谢谢你,今天是我的生日。”
钟彻的表情怔了一下,低头望着她,漂亮的线条利落的下巴扬了扬,“生日?”
原来她的生日都在开学前一天吗?
没有想到,今天是这家伙的生日。那她怎么没有和家里人一起过?
想到一些不太好的可能,钟彻选择略过这些,回头再问问别人。
“嗯。”阮阮低声应了,又歪头看着他,“我觉得今天能遇见你这个新朋友,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呢。”
钟彻听了,耳尖有些发红。
“你等我一下。”他左右张望了一下,看见一家进口商品超市,便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看她,有些凶巴巴地道:“不准跑,要是跑了以后见你一次亲你一次。”
啊?
阮阮呆呆地看着他高挑的背影消失在超市门口,捏着那根空荡荡的棉花糖棍子有些不知所措。
钟彻这是要去做什么?
还有,什,什么叫“见你一次亲你一次”啊?
阮阮整张脸都爆红,坐立难安起来。
不一会儿,就见少年提着一大袋东西回来,往她面前一放,像电视里的霸道总裁一样,霸气地甩甩头,指了指那快要爆出来的满满一袋子东西,“阮阮同学,这是你的了。”
“送你的生日礼物。”似乎是觉得自己刚刚太过霸道了,钟彻又别别扭扭地补充了一句,故意往别处张望着,没看阮阮的脸。
阮阮看着这些几乎没有吃过的写着满满外文的糖果和零食,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给、给我的?”
“是你自己说的啊,小爷我发达了就请你吃糖。”钟彻痞笑道,“我今天有笔意外之财,请你吃,你就收下,不然就是不拿我当朋友!”
“好啦。”阮阮刚有些感动,就被他逗笑了,亮眼的五官更加绚丽耀目。
她接过那袋东西,满心欢喜之余又有些发愁,“我好像吃不完呀钟彻。”
“那就慢慢吃。”钟彻撕开一包奶糖扔进嘴巴里却被甜的龇牙咧嘴,“艹,这比***还甜,什么进口糖果?”
钟彻吃什么都很淡,更不爱吃甜食,这糖果简直能要了他的命。
他霎时用看勇士的目光看着阮阮,“阮阮同学,任重而道远。”
阮阮“噗嗤”一声笑了。
她看了下时间,差不多要回家了,有些歉意地和钟彻告别,“我要回家啦,钟彻同学,我们明天学校见?”
钟彻应了一声,送她进了地铁,才钻进自己的宾利里,拿出镜子,看来看去,满意地笑了。
阮阮回到小院里,院子里的人看见她拿着一些盒装的一看就很高级的包装回来,好奇地探头问她,“阮阮,你买了什么东西啊?盒子那么好看?”
阮阮笑眯眯地,却是没有将东西拿出来给他们仔细查看,而是轻轻软软地道:“是一些朋友送给我的糖果啦。”
“哦,朋友啊。”院子里的妇女们笑着点点头,将头缩了回去,阮阮也就回了自己家里。
她不喜欢这些邻里,不仅仅因为他们对她妈妈不好。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如果不是他们恶意揣测别人,恶意在背后中伤别人,她也不会这样梦想着带着外公外婆搬离这里。
她在读初中的时候,有一天提早回家,远远听见她们在院子里的大树下,讨论着他们家的事情。
阮阮本不想听,想直接当着他们的面光明正大目不斜视地出现、回家,让他们无地自容。
只是她听见了她们说,“阮阮啊?阮阮那副模样,看人就像是带着钩子一样的,你信不信,她肯定不像看起来那么乖巧。”
“信啊,我怎么不信,跟她妈一个样的,我打赌她高中会大着肚子回家。”
“哪用的到高中啊哈哈......”
她还记得自己那时浑身冰凉地站在小院的围墙之外,听着院里最亲近的邻居对她们最恶意的揣测,身体的血液一寸一寸地冻住一样。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以肆意伤害别人、中伤别人为乐,完全不顾这些对他们能造成多大的伤害。
也许在别人看来她们就是碎嘴嚼舌根了一些,却不知道对当事人来说是多大的羞辱和难堪。
阮阮抱着钟彻送给她的礼物,一步一步地爬着楼梯。
她知道,她们一定会在背后讲她的一些话,但那又怎么样?
她们对于她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阮阮深呼吸一口,按响了门铃,门开了,露出阮老头慈爱的微笑着的脸,“小宝,渴了吧,快来喝杯果汁。”
她的心在一瞬间变的暖融融的。

太特么可爱免费阅读

第二天,阮老头带着阮阮去学校报到了。
源中里里外外热热闹闹,都是家长带着孩子来报名报道,可以见到不少豪车。
阮阮昨天来探过地方,知道教学楼办公楼还有宿舍的方位,非常淡定地带着老人直奔报名点,都不用志愿者的帮忙。
她漂亮的小脸上带着笑容,指了指那些看起来就很有钱的男男女女,对阮老头道:“外公,我以后也会出人头地的。”
“会的会的。”乖宝说什么都对,阮老头笑呵呵的,帮她拿着一袋行李。
到了报名点,她顺着通知单上面的信息找到了自己的班主任,高一四班李莉,同时也是他们的英语老师。
这个看起来温和的女老师一见到阮阮就笑容满面,“是叫阮阮吗?长的好漂亮呀。”
她是第一年当班主任,对每个学生都很热情,不像旁边有的老师当惯了班主任气定神闲,一副劳神在在的模样。
不过看到这个学生长的这么好,还是有些被吸引了,看了她好几眼。
阮阮有些不好意思,乖乖地跟着李莉弄完信息什么的,就拿着她发的东西和领物单去不远处的发放处领东西。
转身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到有几个老师凑到了她的班主任旁边说着什么话,阮阮抿了抿唇,带着阮老头去拿生活用品。
宿舍的东西都是学校统一配给,班主任刚刚建议她写上名字,这样大家也就不用担心区分不开了。
报完了名,交了学费,阮阮和阮老头拿着东西就到了分配好的宿舍去。
宿舍的床位都已经贴在门上,阮阮是在下铺,她推开门,却发现自己的床上堆满了东西,宿舍里其他三个人都在。
“大家好,我叫阮阮,以后请多关照。”阮阮笑的落落大方,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自己的床,“我好像睡这里哦。”
看到她那张漂亮的小脸,宿舍的人都愣了一下,其中一个肤色微黑的女孩马上就笑着道,“不好意思啊,我们马上就拿走。”
可是阮阮注意到,她根本就没有把东西放在她床位上,凑过来搬的都是另外两个人的东西。
拿东西的时候,有个烫着小卷发的女孩一直盯着她,脸色不是很好,阮阮也没在意,不是谁都会喜欢她的,该经历的小学初中都已经经历过了,高中不过是再来一遍罢了。
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不是?
“小宝,我先给你擦床板。”阮老头乐呵呵地就抢着去洗抹布,阮阮有些不好意思,外公的好意她却不能不领,只得手脚更麻利地收拾自己的东西。
她背着人在收拾衣物,听见有人哼了一声,唇角的弧度平了一些,水润润的眼眸里无波无澜。
搞好了床铺,阮阮和阮老头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宿舍其他三个舍友的家人们也都回来了。其中两个家长是去帮孩子办还没办完的手续,还有一个孩子是去食堂给孩子买饭。
前两个家长一个就是那个小卷发的妈妈,另外一个是只她进来的时候瞥过她一眼的面色冷淡女孩的阿姨,去买饭的家长就是肤色微黑女孩的妈妈。
“最后一个舍友你好啊。”那个冷淡舍友的阿姨倒是很热情,从手上的袋子里掏出一盒巧克力使劲要塞给她,“不用客气不用客气,我们家安宁就是话少了点,其实心很好的。”
阮阮推辞不过,只得收下,却是想着待会拿一盒别的东西送给这个叫安宁的舍友。
安宁只安静地低着头看着手里的书,没有抬起头来,她的阿姨只能尴尬地笑笑。
“我家孩子叫夏薇,以后大家就是好同学啦。”那个去买饭的阿姨笑眯眯的,穿的有些朴素,看着是普通农村妇女的模样,明显不像小卷发的妈妈和安宁的阿姨穿的那样好,但是笑容很温暖。
“阮阮同学。”夏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她忙活了许久,早上也吃不下饭,这时候有些饿了,端着饭盒就在小桌子那边吃了起来。
小卷发的妈妈看看夏薇,再看看阮阮,微微皱了皱眉,淡淡介绍了一下小卷发,“这是我女儿陈雅,她脾气有些娇,大家多担待着点。”
她一身昂贵得体的衣服站在那里,端着一副姿态,说出的话也是有些高高在上的,阮老头皱了皱眉,但是他不好说什么,他不但是男的,还年长了他们一辈,只在那里喝着阮阮递给他的保温杯。
今天要不是邱老太有些感冒了,哪里会轮到他一个糟老头子过来?
“小孩子的事情小孩子做就好了,我们大人还是少掺和点。”安宁的阿姨笑眯眯的,说的话却暗藏剑锋。
她平时也是女强人一个,不服输的那种,在源中不乏权贵,若是个个见了别的孩子的家长都要点头哈腰,还能不能让孩子好好读书了?
陈雅的妈妈被刺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好看,哼了一声,带着陈雅出去了。
正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
阮阮收回目光,从自己的行李里面拿出两盒精致的糖果给安宁和夏薇,浅笑着道:“请你们吃糖,心情也会变甜的。”
夏薇和安宁的家长都笑眯眯地收下了,还给她拿了水果或者其他的什么零食。
安宁终于抬眼又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
她阿姨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继续给她收拾东西去了。
阮阮和阮老头又收拾了一会儿,才总算把一切都搞定。
两个人都感觉有点累又有点饿,阮阮就带着刚发的饭卡和阮老头去学校的食堂了。
餐厅和她来的那天一样,但是角落里有一个档口在装修,不知道准备开什么店。
她和阮老头一人吃了一份套餐饭,对未来的学校食堂生活基本感到满意。
“外公,我感觉比隔壁巷子里的快餐好吃多了。”阮阮笑眯眯的,阮老头也在一边点头。
怪不得源中学费这么贵,还是有很多家长挤破了头也想把孩子送进来,各方面都是公立学校比不上的。
他们吃完后,阮阮就带着阮老头逛了逛,送他出校门的时候就笑着对阮老头道:“外公,我会好好读书好好画画的,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的。”
“欸,乖宝最棒,好好照顾自己。”两个老人其实是舍不得她的,但是源中的师资力量好,晚自习还能有老师值班问问题,从各方面来说都比较适合阮阮。
两个老人拼着退休金和老本,也要让自家宝贝孙女能够拥有好的学习条件。
送走了阮老头,阮阮在源中的高中生活就要正式开始了。
第一天是休整,第二天才是正式上课。
她和夏薇都在宿舍翻着新发的各种材料,还抱有新奇的心态。
夏薇虽然是乡下考上来的,但是热情开朗落落大方,安宁话虽然少,但是偶尔也会应一两句,而陈雅则是到很晚才面无表情地回来。
所谓舍友,能合拍最好,不能也别强求。
阮阮看着拉上窗帘似乎悄无声息的舍友,想着即将到来的高中生活,微微垂下了眼眸,纤长卷翘的睫毛颤了颤。
你好啊,高一。

小编点评

太特么可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您分享,这本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小说,作者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很值得一看哟。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