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林景荣温锦)

十八岁(林景荣温锦)

导读:林景荣温锦小说《十八岁》特别推荐;十八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大家都以为林景荣这么个“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的大佬形象会一直保持下去。直到某天大佬训练时不慎刮伤了腿,抻腿坐在医院。

小说介绍

林景荣温锦小说《十八岁》特别推荐;十八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大家都以为林景荣这么个“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的大佬形象会一直保持下去。直到某天大佬训练时不慎刮伤了腿,抻腿坐在医院,大庭广众下对着面前带着口罩,只露出双眼睛的小姐姐开口——“医生给我吹吹我就不疼了。”

林景荣温锦小说简介

林景荣是个短道速滑运动员,众所周知的国家队大魔王。
一双冰刀制霸赛场,拿过金牌,也碾压哭过不知道多少同项目国际选手。
大家都以为林景荣这么个“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的大佬形象会一直保持下去。
直到某天大佬训练时不慎刮伤了腿,抻腿坐在医院,大庭广众下对着面前带着口罩,只露出双眼睛的小姐姐开口——
“医生给我吹吹我就不疼了。”

十八岁全文阅读

第10章 没什么屁用

嚣张。
十分嚣张。
温锦垂眸盯着手机屏幕,指尖按着进度条的小圆点拖回开头,视频倒帧,重头开始播放。
或许是觉得围观大佬干架这件事儿实在太过***,录视频的人手不是很稳,画面一直在晃,距离也隔得挺远,但这并不妨碍温锦从里边认出几个熟人。
比如陈以松。
再比如林景荣。
视频里,前者站在中央,正顶着一张被揍后没什么威慑力的脸放狠话,高声叫嚣着把对面祖宗十八代的亲戚都问候了个遍,两方对峙着的实力像两个吹胀气了的篮球,在炸掉的边缘疯狂试探。
——然后顺理成章地被爆破了。
就是陈以松这头的战况没他自己说的那么神勇。
甚至还被揍得有点惨。
坐后排的两个男生见温锦在看,也撑着身子往她这边凑,看了一会儿,其中一个男生有点兴奋地指了指:“来了来了,天空一声巨响,大佬闪亮登场。”
温锦:“……”
她侧了侧眼,目光再落回视频上时,少年的嗓音润朗,攥着人衣领的手指收紧,勾勒出手臂流畅的肌肉线条,他被帽檐遮了一半儿的脸上露出点不耐烦的表情,把人抵在砖墙上,看起来十分有礼貌地询问对方:“你可不可以闭嘴呢?”
话里没带一个脏字儿。
温锦甚至还听出了他尾音里微微上扬的、询问的语调,就和很久以前在巷口,少年面无表情地盯过来时的语气差不太多。
但这句话显然起到了比“识相点就给老子把嘴巴闭上”更明显的效果。
因为被林景荣扯着领子的那人盯了林景荣半天,不知道是不是林景荣拽着人就往墙上摁的动作太过熟练,或者他本身看起来就不太好惹的样子,总之让被揪着的人得出了“这是个狠人”的结论,冯志浩顿了顿,语气倒是没之前那么冲了:“哥,我们的私事儿你还是不要管了吧?”
林景荣看了他一眼:“行。”
“……?”
冯志浩第一次见到来踢馆还这么佛的。
你怕不是在演我。
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的领子被松开,对方转身,从人堆里拉出一个唇角被蹭破了的瘦高少年:“你对着他道个歉,鞠躬九十度,说声对不起我错了。”
“态度诚恳一点。”林景荣补充。
冯志浩嘴角抽了下,表情差点没绷住。
“哇,好叼。”坐在温锦背后的男生看到这里,拍了两下巴掌,“我喜欢。”
但想让冯志浩道歉那必然是不可能的。
这对一个社会哥威信的挑衅程度甚至超过了林景荣指着他的鼻子大声骂“你这个憨批”。
想也知道接下来肯定会发生点什么。
视频到此结束,剩下的没有被录到,温锦按灭手机,屏幕变黑,里映出教室天花板上明晃晃亮着的白炽灯。
温锦想起今天在早餐店。
陈以松他们讨论的那位神仙,当时她还觉得林景荣一个废胳膊废腿儿的病号或许还有点自知之明,所以应当没那么巧。
但就是这么巧。
林景荣初来乍到,就拖着伤病的身躯,十分|身残志坚地跟人打了一架。
不过好像跟她也没什么关系。
温锦叹了口气,翻开英语书,准备预习一下等会儿上课的内容,她扭头看了一眼付万卷,后者在嘈杂吵闹的环境中依旧岿然不动,手里拿着只黑色水笔,看面前的专业书的眼神比看***还要专注。
我只爱学习。
除了学习之外的事情雨我无瓜。
温锦默念了遍,移开目光落到书上,开始翻译等下要学的课文,刚看了没一会儿,后排的两个男生讨论的声音就开始越来越频繁。
她拿笔圈出一个不认识的新单词,写写划划的同时有一搭没一搭地听后边的对话。
“这人谁啊,是真的猛。”
“谁知道。”
“这个身材我可以,我太可以了!”
“不是,像他这种吧,就是虚肌肉。”
“?”
“就是吃那些蛋白质增肌来的,看起来很叼,其实没什么屁用。”男生说,“我打个比方吧,就我,跟他单挑,过不了五秒,他就会跪在地上。”
“??”
“跪在地上求我不要死。”
“……”
温锦没忍住弯了下唇角。
阶梯教室的桌子是一排连着的,她偏了偏身体,伸手去拿放在一边的彩笔,目光一瞥,余光就看到了一块黑金色的运动手表。
被表带箍着的手腕线条流畅,侧方的尺骨微微凸起,往前就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指甲修剪得干净齐整,末端能看见点儿白色的小月牙。
温锦抬了抬眼。
少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教室,看起来应该有一段时间了,此时就站在走廊边靠着桌子,之前的对话不知道听了多少,看见温锦抬头,目光落到她脸上。
那两个男生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见温锦转过身来,还以为她对这种类型的男生挺感兴趣,毕竟大佬虽然没有露脸,但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气质还是能唬唬小姑娘的。
其中一个男生看着温锦,问她:“你说你们女孩儿是不是都喜欢这样的啊?”
温锦“啊”了声,往男生头顶看了一眼。
林景荣扬眉看着她。
“没有。”温锦收回目光,“我不是。”
“咦,那你喜欢哪种?”
“我没有喜欢的,谈恋爱不如搞学习。”
男生嗓子里的话一卡,看起来想往后仰靠在椅背上的动作顿住,呆滞地看着温锦。
坐在另一头的付万卷闻言,也侧头看过来,若有所思地推了下镜框。
平心而论,温锦的成绩确实好,长相又干净秀气,站那儿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温温柔柔,所以大一刚进校那段时间,动了心思的男生也不在少数。
但后面的确没听说过温锦有过什么男朋友。
人家一心一意只想搞学习。
多么高的思想觉悟!多么强的自我约束力!!
男人,影响我刷题的速度。
程明远看了温锦一眼,心里挺佩服的,刚想开口说话,耳边突然传来阵憋笑的声音,他抬头看了眼,才发现自己背后站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像是听到了什么挺好笑的事情一样,倚着身边的人,手肘搭在人肩膀上,笑得一抽一抽的,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而旁边转着运动外套的少年翘着唇角,手插在兜里,扬着眉,眼睛盯着面前的小姑娘,样子看起来有点眼熟。
嗯?
嗯嗯??
有点眼熟???
林景荣站着海拔太高,偏着身子朝向这边,让人只能看到个侧脸,程明远脑袋和脖子都快折成个直角,仰着脑袋又仔细瞅了两眼。
少年视线往这边扫下来。
程明远手里拿着的手机“哐叽”一下掉在桌子上。
他张了张嘴,半天猛地吸了口气,人下意识往后仰倒,伸手惊恐地往旁边一抓。
“***程明远你变态吗!?”身边的男生大喝一声,“突然掏老子裆你是不是脑子有……”
温锦被声音吸引,目光往这边看。
林景荣也低头看着两人,连前一秒笑得正欢的江淼都愣了下。
阶梯教室教室面积大,人多环境也嘈杂,但依旧顶不住男生爆喝的穿透力,话音刚落,整个教室里闹腾的声音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事情不约而同地往这边看,神色各异。
郑启僵***一秒,气势瞬间弱了:“有……有病病?”
程明远:“……”
温锦:“……”
林景荣:“……”
郑启简直想死。
他踹了程明远一脚,摁着程明远的脑袋压低声音:“你他妈没事摸我干什么!”
“你又在想屁吃,谁想摸你了。”
程明远思绪刚刚被打断,这下想起来,抬头,才发现身边的少年已经抬脚走到第一排,在温锦身边停下脚步,俯身敲了敲桌面,对着面前的小姑娘开口,声音含笑:“你往里边移一个?”
商量的语气听起来跟视频里一模一样。
程明远想起自己刚刚说面前的人身上是蛋白质增肌的虚肌肉的事儿,激灵了一下。
肌肉虚不虚他不知道。
但他知道这一拳下去,他可能会死。
-
温锦看了林景荣一眼。
少年站在面前俯视着她,垂着眼,唇角带着点笑意,手指搭在面前的桌沿上,时不时还抬起来敲两下。
林景荣大概是踩着铃声进来的,此时教室里已经没有其他座位了,温锦没办法,即使不太想也只好往里面挪一个。
她站起来,抚了抚裙角,走到旁边的位置,伸手准备把东西拿过来时,林景荣已经一手抓着她的书一手拎着她的包给放了过来,自己的黑色运动挎包往桌上一扔,长腿蹬着桌前的横杠挡板就坐下了。
温锦要拿东西的手缩回来。
江淼看了林景荣和温锦两眼,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在半天没得到什么反应后终于还是忍不住指了指自己:“哈喽?”
“我呢?我不需要位置的吗?”江淼问。
林景荣无动于衷地跟江淼对视。
“行。”江淼翻了个白眼,“我懂了,我不配让漂亮小姐姐让位。”
他绕了一圈儿,从付万卷那头进来,隔了一个位置在温锦右边坐下。讲台上的英语老师看大家都找到了位置,便点开幻灯片准备上课。
上星期讲的课文还剩下一点没扫尾,温锦翻到那一页,此时英语老师已经开始用英文跟同学互动起来,话里的意思给大家五分钟时间回忆上节课将的内容,等会儿她要抽几个人起来总结每一段课文的主旨。
温锦转了下笔,抬手在课文每段里勾了几句,余光瞥见身边的少年也打***,从里面抽了本教材出来,翻开封页,扭头看过来。
她头也没抬,习惯性地从笔袋里拿了一支递过去。
林景荣自然地接过来,打开笔盖,在崭新的内页上写了名字,温锦瞟了眼,龙飞凤舞的签名几乎占了半页纸,线条流畅,字迹张扬。
——给课本写个名儿跟签海报似的。
温锦目光重新落回自己的课本上,又划了几个主旨句,然后放下笔翻到后面的单词表开始记,差不多过了三四分钟,耳边响起英语老师抽人起来答题的声音。
教大学英语的老师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人,脾气也好,在随机用学号点了几个人起来都没回答上后也不生气,温柔地提醒了下大家要端正学习态度后,笑眯眯地伸手一指,用流畅的英文开口——
“第一排中间靠走廊坐的男同学,你来告诉大家正确答案。”

十八岁免费阅读

第11章 你是狗吗

英语老师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信心满满的,大学英语一周只上两节,这个问题本身不是很难,但因为已经是上周教的东西,如果周末回去没复习的话想回忆起来也确实不太容易。
在点了几个人都没答上来后,英语老师也不想浪费时间了,目光落到离讲台最近的第一排,准备点个成绩好的人来结束这一次提问。
但第一排就只坐了四个人。
其中有俩男生看着还非常眼生。
不过大学英语是全院一起上的大课,老师本来也不可能记住每一个学生的样子,英语老师也没多想,目光一扫,看中一个坐在边上正在翻书的男生。
毕竟坐在第一排的都是些什么人?
付万卷,雷打不动的年级第一,隔壁数学系老师口中用半小时把上学期挂科一半的高数期末试卷做完的神人。
另外还有一个小姑娘叫温锦,谢副院长私下里都快夸出花儿的得意门生,考试成绩也从来没掉出过前三。
——没点儿底气都不敢坐第一排的。
并且她很早就注意到这个男生还低头在书上写了记录,看起来就像是个努力学习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多认真的孩子。
英语老师和蔼地盯着林景荣,期待着他站起来给出个令人满意的答案,少年也就隔着走道跟年轻的老师对视了一会儿。
林景荣: ?
你做什么看着我。
温锦侧了侧头,高中当了两年同桌她可太了解林景荣英语水平有多臭屁了,比如此时少年估计连老师在朝他发问都没听出来。
她纠结了两秒,从包里抽出张草稿纸,快速提笔写了几个字 ,连着自己的书一起往旁边推了推。
林景荣接过来瞥了眼。
【站起来回答问题。】
纸条上写着行秀气的字,被夹在书缝里,底下翻开的书面上有彩色笔勾画的痕迹。
少年好像才明白过来似的,慢吞吞地拎着书站起来,眯着眼睛看起来像是思考了一会儿:“这题,选B?”
温锦:“……”
英语老师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其实大学英语的课堂氛围一直以来都不怎么浓,主要是课上教的内容实是有点简单,大家都是从万千高考学子里杀出一条血路凭本事考上晋大的,随随便便听一下,过个期末考试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加上又是周五上午最后一堂课,学生心都飞到九霄云外了,所以现在大部分人都藏在桌子后面浑水摸鱼,干什么的都有。
但此时,整个教室的人都放下手里的事情,抬头看向第一排,气氛安静无比。
背后的程明远咳嗽两声,坐在温锦旁边的江淼扭过头四处看了圈,有点不明所以,他目光又在英语老师和林景荣身上来回游移了会儿,压下身子小声问温锦:“这题应该选什么?”
温锦看了江淼一眼,琢磨出这人应该也是懵的,她回答:“没有题。”
江淼:“嗯?”
温锦:“老师让总结段落大意。”
“那咋整。”江淼沉默了两秒,“或许,林景荣还有什么补救的方法吗?”
温锦摊了摊手,抬头看向讲台。
英语老师等了半天以为这孩子要给个多艳惊四座的完美回答,结果没想到得了这么个不着边际的答案,年轻教师愣了了几秒,最后觉得这位同学应当是早上没睡醒。
找了个理由安慰自己后,她脸上重新露出个和善的微笑:“你坐下吧,付万卷来回答。”
林景荣坐下。
付万卷站起来说了自己的答案。
英语老师听完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付万卷这孩子的英语水平她是知道的,给出的回答既标准又漂亮,并且没有为了显示自己的英语有多优越而用一些偏难怪词汇,流畅精炼的造句恰好是让所有人都听得懂程度。
仅仅这个细节就很能体现一个人的情商了。
英语老师高高兴兴地让付万卷坐下后接着节奏往下讲,温锦拿回自己的书,把那张没写了字但没起到什么作用的纸条叠成个小块扔进文具袋。
林景荣打了个哈欠,丝毫没觉得刚刚自己给出的惊世骇俗的答案有什么,散漫地看了一眼温锦书角的页码,伸手把自己的也翻到那一页放在腿上看。
还看书呢。
你看得懂吗你?
温锦余光瞥了一眼,没管他,转了下手里的笔,低头在书上记笔记。
三分钟后。
身边的少年把书放到旁边,长腿抻了抻,一只手的手臂搭在桌沿趴下,胸口抵着桌子,另外一只手的手指抓着教材扣在脑袋上,脸冲着过道开始睡觉。
温锦握着黑色水笔,在本子上记了个老师刚补充的语法重点,一排写完换行的时候,笔尖一顿。
几不可察的,她的唇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
-
大学的课时安排跟高中不太一样,一次英语课要连着上两节,中间有个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林景荣上课不到五分钟就开始趴着睡觉,到了课间也没有丝毫要转醒的迹象。
英语老师看见了也没说什么,她也是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硕士毕业生,知道现在大学里的男孩子都喜欢熬夜打打游戏之类的,再加上这门大学英语课程她自己讲课着都觉得无聊,索性就没有要管着大家的意思。
刚打完下课铃,她自己也端着水杯出教室接水去了。
吵闹的教室里。
程明远看着前排趴着的背影,叹息了一声。
郑启正拿着手机打游戏,闻声抬起头:“你干嘛呢?打游戏来不来。”
“你说。”程明远惆怅地问,“我还能活多久?”
“?”郑启不明所以。
“我开了大佬的玩笑,我居然开了大佬的玩笑,我竟然敢!”程明远看起来痛心疾首,“我说那是虚肌肉,还让大佬跪下来求我不要死,我太飘了。”
“——我是不是快要接受社会主义的毒打了,我现在好无助。”
郑启想了想:“没有吧,我觉得这个……大佬?看起来脾气挺好的啊。”
“他把人摁墙上的时候脾气看起来也很好。”程明远又叹了口气,“你是不知道,就刚刚,他站我旁边儿,低头看我那一眼的眼神仿佛在端详从哪里下手我会死得比较快。”
郑启拍了拍程明远的肩:“兄弟,虽然我不能帮你什么,但你至少可以把你的游戏号放心的继承给我,然后安心地去吧。”
“……”程明远拿出手机点开游戏,“滚吧,你又在想屁吃。”
郑启给发了个组队邀请过去:“人生在世就要及时行乐,今天游戏更新出新卡池了,临死之前来发十连,出个稀有死也瞑目了。”
说完两个人脑袋凑在一起开始打游戏。
温锦把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七七八八,看了正在睡觉的林景荣一眼,她跟林景荣做了两年同桌,知道少年其实性格还行,没事儿的时候是非常佛系的一个人,对被他划进自己势力范围的人还非常仗义。
虽然偶尔也会跟人打架,但基本也都是对方不长眼睛故意要来招惹他。
——似乎他的锋芒和棱角只有在穿着冰鞋站上赛场时才会肆无忌惮地展露出来。
温锦想到比赛,也不知道林景荣临时退队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她转头想问问江淼,结果后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桌上睡起来了,***还跟林景荣哥俩好的摆成一个样儿。
国家队出来的,连睡个觉***都这么统一。
温锦心想,拧开水杯的盖子,杯沿送到唇边想要喝口水,倒了半天没喝到,这才发现今早出门的时候忘记接水了。
她按亮手机看了眼时间,此时离上课还有好一阵,教学楼每层都有一个接热水的地方,现在出去接个水应该还来得及。
温锦是真的想喝水。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吃的烧烤味道太重了,当时没觉得,今早睡起来的时候才感觉到特别口渴,临出门的时候温锦连喝了两大杯水。
——导致现在她隐约觉得自己其实应该还去趟厕所的,但关键现在她被两个睡着的人夹在了中间。
温锦看了看右边的江淼,又看了眼左手边林景荣冲着自己的后脑勺,权衡了两秒,她伸出食指和中指,捏住少年的衣摆,轻轻扯了扯。
……没有反应。
温锦又伸手摘掉他脑袋上倒扣着的书本,拽衣服的动作稍微使了点劲,喊:“林景荣。”
眼前的遮挡物被拿开,光线铺到眼前,少年皱了下眉,脑袋转了个向,掀起眼皮的瞬间,能看到里面全是被人吵醒的不爽。
温锦眨巴了下眼睛。
林景荣在没睡醒或者睡觉被人吵醒的时候,表情看起来会很凶,这点在跟林景荣做同桌的第一天就被她实践过了,所以现在温锦并没有觉得对方脸上表情有多臭。
林景荣眯着眼睛,感受到了衣袖上传来的轻微拉扯力,侧头。
运动外套的拉链没拉,敞开的下摆被两根细长的手指抓住,修长纤细,指甲盖透着淡淡的嫩粉,深色布料因为被拽着微微抻平,衬得上面的手指瓷一样白。
手主人就坐在他旁边,身体微微前倾,朝着这边眨了眨眼。
林景荣收了表情,神色里的不悦敛去,换成一惯的散漫,他直起身靠在椅背上,习惯性地收起腿让出空间,声音里带着点刚睡醒的沙哑:“要出去?”
温锦点点头。
“那你快点儿回来。”
“……但我还得去接个水。”
“跑着去。”
“行吧。”
——我没睡够,所以你麻溜的快去快回,不然等会儿进进出出又吵到我睡觉。
温锦自动帮他补充出了后半句话。
她拿起水杯,侧着身挪出去。
林景荣身子往后仰了仰,又让出了点空隙,面前的小姑娘今天穿了件长袖衫,不嫌热似的连扣子连最上面一颗也系上了,只露出一小截莹白的脖颈,雪纺布料柔软顺滑地垂在肩上,侧身经过时,让人的视线正好擦腰而过。
薄衬衣下摆被压进裙腰里,百褶裙勾出的曲线美好,裙角垂到膝盖窝,再往下是一双笔直修长的腿,踩着双小皮鞋,荷叶边袜子包着的脚踝细瘦纤巧。
小姑娘移动到边上,撑着桌面一步跨出,朝外面走去,扬起的***很快消失在门口,只有空气里还留下点香甜的味道。
林景荣鼻子动了动。
柑橘味的。
不腻人。
林景荣又嗅了嗅,觉得还挺好闻的。
“操。”几秒之后,少年反应过来,按了下自己的眉角,“还闻味儿,林景荣你是狗吗?”

小编推荐

小说《十八岁》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十八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