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茧婚(苏冉叶承南)

蚀骨茧婚(苏冉叶承南)

导读:苏冉叶承南是哪部小说的主人公?全文大结局哪里可以看?请欣赏小编分享的蚀骨茧婚全文免费阅读:她这些年在叶家活的战战兢兢,年纪小时,害怕做错事情被叶家赶出家门,爷爷死了,她已经没了家。

小说介绍

苏冉叶承南是哪部小说的主人公?全文大结局哪里可以看?请欣赏小编分享的蚀骨茧婚全文免费阅读:她这些年在叶家活的战战兢兢,年纪小时,害怕做错事情被叶家赶出家门,爷爷死了,她已经没了家,更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所以即使受尽委屈,也厚着脸皮留在叶家。

小说简介

所有的人都以为她苏冉葬生于那场大火之中,实际上,苏冉只不过是换了个身份继续在这座城市生活,她不仅是为了免于人们闲谈时候的议论,也是为了躲避那个男人,那个叫做叶承南的男人,可是她还是低估了这个男人的实力,即使她逃到天涯海角,叶承南也照样会把她翻出来。

蚀骨茧婚全文阅读

沈炎看见不远处的叶承南,抬起头上的棒球帽,露出一张戏谑的脸,脚步直直的走去。
“叶少结婚,还没来得及恭喜,什么时候办酒,我们都去捧个场。”
他身后的人跟着哄笑,路宁骁气的欲上前,被叶承南拦住,他脸色冷漠如寻常,可只有熟悉他的人知道,腮帮子绷直,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多谢沈少关心,办酒自会通知。”
“叶少可要抓紧了,不然孩子就要出来。”
路宁骁没忍住:“关你屁事,你是嫉妒人家生孩子,你生不出来?”
沈炎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轻轻地呵了声:“路少说得对,我还真生不出来,这么说你能生出来?”
路宁骁吃了瘪,额上青筋直跳,被邢远从身后摁住。
“沈少也来打球,不如打一局。”
被邀请的沈炎并没有拒绝,本以为是和邢远打,结果叶承南被推出来。
他也不是没和他打过,两人暗中较量多年,早已摸清对方几斤几两,他们俩打球,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双方人马默契的各站一边,谁也不叼谁,看着场中对峙的两人。
陈浪几分兴奋的勾着邢远:“远哥真鸡贼,竟然让沈炎今天和南哥打球,这不是找虐。”
他漫不经心的抬了抬金丝边眼眶:“总不能让他一直占上风。”
叶承南娶个上不得台面老婆的事情,多的是人在背后议论看笑话,但敢拿到跟前***的也只有沈炎一人。
他看着场中已经开始的两人,偏偏手里的手机在响,这是叶承南上去之前交给他的私人电话,此刻上面正跳动着来电。
苏冉两个大字清晰的在上面跳动着,他们三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接这个电话。
陈浪眼咕噜直打转:“远哥,要不你接了吧。”
“不太好吧。”
路宁骁咳咳两声:“要不等南哥打完这局,让他在回过去。”
这个主意好,好在第一遍铃声之后,手机没在响。
苏冉绝望的看着无人接听的手机,早该知道如今他不会接自己电话,她慌张的捂着肚子缓慢的从楼上下来,清晰的感觉到有温热的血从下面流了出来。
刘妈刚巧出去买菜没带手机,家里只有她一人,她佝偻着腰出了别墅,只要到路上就可以叫到车。
肚子一抽一抽的疼,每疼一次她就觉得孩子要离她而去,好在刚出小区就打到车。
刘妈买好菜回家,发现家门打开,门口台阶上几滴血,她害怕的迅速跑进屋,楼上楼下没看见冉小姐,就知道出事了。
邢远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再次亮起来,这次换了个人,备注是家里佣人,三人又默契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别着急,南哥马上就结束了。”
邢远想想也是,沈炎今天被虐得几乎暴走,陪着满场捡球,一张脸比锅底还黑,若不是碍于他们在维持着最后的风度,怕是早就扔拍子。
叶承南打法虽累,倒也出气,打到最后气出了不少,笑了起来。
“沈少今天承让了,多有得罪。”
沈炎紧咬着牙,太阳***突突直跳,汗流进眼睛也一眨不眨:“叶少好技术,下次继续切磋。”
“好,今天就先到此结束。”
即使他不说结束,沈炎也不想继续打下去,他盯了眼邢远,明白自己是中了他的套,抬手抹着汗。
旁边人立马递了水,他神色难辨的接过,看向那边。
叶承南仰头咕噜咕噜喝水,邢远把手机递了过去:“苏冉和家里佣人来过电话。”
他面色不变的接过,没有回的打算,径自出了网球场。
下午大家在球场挥洒汗水,晚上在会所按摩,结束后叶承南第一个离开,车子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开了几圈,车窗降下,微凉的夜风扑面,他心情烦躁,想起下午老爷子的话,猛地调转车头。
别墅前灯影重重,风从漆黑的湖面吹来,挟裹着淡淡的花香,暗香浮动在漫长的黑夜里,他拾级而上,嘀嗒开了门。
刘妈正拎着保温桶从厨房出来,看见先生进来心头一惊。
叶承南看出她欲出门,冷眸望了眼楼上。
“先生,冉小姐今天差点小产,人还在医院。”
苏冉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好在她今天运气不错,遇到个十分热心的司机,不仅一路快速把她送到医院,更是下车把她送到急诊室,不知情的医生护士还以为他是家属。
好在来的及时,血目前止住了,孩子也还在,只是以后要更加小心的养胎,若是继续出血,情况不妙。
医生建议在医院住两天观察下,她同意了,反正住这里和住水榭公馆并无多少区别。
她躺久了有些累,微微侧身靠在床上,估摸着时间刘妈也该回来了,正低头沉思间,病房门咔嚓一声,刘妈拎着保温桶进来。
“冉小姐,饿了吧,先吃点东西。”
她现在并没有多少胃口,自怀孕以来,身体肉眼可见的消瘦,她知道这样下去很不好,不得不逼着自己吃下去。
刘妈看着她吃完饭又喝了汤之后,满意的收拾好出去。
苏冉摸着尚未凸起的小腹,看着漆黑的窗外,再次垂着眼睫陷入沉思。
她和叶承南没有未来的婚姻,孩子是唯一牵扯,若是这个孩子也没了,那就毫无牵扯。
她从来就不是叶家人,即使努力的想融入***,可她的出身注定不可能,早就被打上了标签。
以前年纪小看不明白,如今是明白了也倔着脑袋撞南墙,怪不得江纯说她蠢。
她想的入神,压根没注意到病房门被打开,直到收回窗外的视线,蓦地看见立在床尾的叶承南,整个人身子一缩,瞳孔瞪大,指骨紧捏着被角,微微泛白。

蚀骨茧婚在线阅读

她一连串反应落在叶承南眼里,身上冷漠加重,男人剑眉星目,薄唇紧抿,下颚紧绷,周身寒气和凌厉自然散发,似是自带降温系统,而漆黑的眼瞳里,泛着嘲讽和讥诮。
他身形健硕,双腿修长,背脊挺直的立在那儿,即使什么不说,苏冉也感觉到扑面的冷漠,自然的低垂着头,捏着被角的手默默地握成拳塞进被子里。
他沉声一言不发,苏冉也紧抿着嘴角,忐忑不安,不知如何开口。
有他在的地方,她的心跳会不自然的加快,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不知他今晚来的目的,是来关心她?
下一秒,就被她在心里无情的否认,他才不会关心现在的自己,许是来看看她的惨样,又许是希望孩子没保住。
苏冉耸拉着脑袋,满身写着丧和可怜。
叶承南别开眼,坐在对面沙发上,长腿微曲,骨节分明的双手交叠在胸前,他眸光扫过病房内的每一物,唇抿的更紧,黑眸深不见底。
墙壁上的壁钟滴答滴答,时间在缓慢流失,就在两人相顾无言时,刘妈进来,看见他似是不太意外:“先生,你来了。”
他只是低低的“嗯”了声,嗓音微沉,看不出喜怒,倒是在刘妈进来之后,抬脚出去。
听见关门声,苏冉微微抬头,明明他已经走了,屋子里似乎依旧残留他霸道的气息,凛冽又绵长。
刘妈瞥见她期待的眼神,轻轻叹息:“是先生送我来的医院。”
“哦。”
苏冉想,他只是走个过场而已,毕竟他对自己的厌恶已经到了无话可说地步。
她胸腔酸涩难耐,心脏似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又疼又窒息,不想被刘妈看穿情绪,缓慢的侧身躺下,身子背对着她,声音嗡嗡得:“刘妈,我休息了。”
“好,有需求叫我。”
屋内的灯被关掉,黑暗里她眼睛眨了眨,努力的驱散那股子苦涩,捏紧了被子,抱住瘦瘦的自己。
叶承南坐在车内没急着发动,点了根烟漫不经心的抽着,袅袅雾气里神色冷漠、疏离。
今天去医院看苏冉,确实不在他的计划之内,就连今晚回去水榭公馆,也是带着不情愿。
听闻刘妈说她白日差点小产,他心里不曾有过起伏,对于这个措不及防的孩子,他并没有期待,就如同对这段婚姻,开始的糟糕,结局也不会好到哪去。
他和苏冉认识多年,除了她刚到叶家的那几年交集多,帮老爷子照顾她,在之后的几年,即使他们生活在一个屋檐之下,也并没有多少机会接触。
一是他常年忙碌叶家公司,二是两人压根不是一个圈子,加上她在叶家活的毫无存在感,以至于到现在脑子里回忆起她的模样,依旧是从山村来的野丫头,又黑又瘦,穿着手工缝制的花棉袄,拖着麻布袋子,说话结结巴巴,和帝城的繁华格格不入。
叶承南惊讶于自己的记忆,连这么久远的事情都记得,反倒不记得她现在的样子,他嘴角一抹嘲讽。
一根烟结束,他又沉默的点了根,今天来医院走一遭,苏冉似是很怕他,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冷静下来分析,她不会是背后黑手,她也没这么大的能耐做到滴水不漏。
尽管知道她也是受害者,可叶承南承认自己是迁怒,而她做了最坏的选择。
第二根总算抽完,他扔了烟头开车离开。
夜早已深了,残星在苍穹若隐若现,马路上车辆寥寥无几,他一路飙车回了水榭公馆,说不上什么情绪。
今晚别墅没人,诺大的屋子显得清静又寂寥,偶尔风从窗子***来,叮叮当当。
叶承南直奔楼上卧室,推开门扑面一股淡淡的香萦绕在鼻尖,他径自忽略,草草的冲了澡倒头就睡,却摸到枕头下的结婚证,被他亲手撕过两次早已破旧不堪,可如今却被仔细的粘在一起,从外面不仔细看似是完整的。
他神色复杂的盯了会,已不记得自己那本扔哪去,她倒是仔细的保存,也不知是出于哪种情绪,又重新放了回去。
苏冉在医院住了三天,除了第一天晚上叶承南来过一次,其他时间没在来。
叶家老宅的叶太太得知,也来露了一面,明面上是送了些补品来看她,可实际上是警告她多注意身体,别把叶家的孩子弄掉,不然有她好看。
对于叶太太讥诮、讽刺的话,她已经麻木,即使她不警告,自己也会好好养胎。
出院之后重新回到水榭公馆,苏冉卧床了几天,期间依旧没看见叶承南,许是不愿意在踏足。
她知道外面人都在嘲笑他娶了个上不得台面的妻子,更是嘲笑叶家,不然叶太太也不会那么生气,若不是怀着孩子,恨不得弄死她。
苏冉也不出去,安心在家养胎,反而避免了那些伤人的流言蜚语。
这天傍晚,她如往常一般坐在窗前看书,吹着湖面泛起的清风,搁在桌上的手机响起,刘妈急急忙忙的给她拿了过来。
是学校打来的电话,苏冉立马接起。
“苏老师,你身体怎么样了?”
苏冉当初请假是以身体不适为由,连续请了几个星期,可如今若是继续请下去,也不太妥当。
学校的美术老师本就不多,一直是其他老师给她代课,虽课程并不复杂,却也不太好。
“王主任,我的身体怕是一时半会好不了。”
“那这确实有些麻烦。”
王主任也觉得奇怪,怎么好好地就生病,不过他今天打电话来也不是特意关心病情,相比较他更加关心今后的教学问题。
“你这一直不能来上班,这课也……”
“王主任,我知道你的意思,明日我来趟学校。”
“好,当面谈谈也行。”
苏冉又和王主任客套了几句话,这才挂了电话。
她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如今孩子还不到三个月,距离生产以及后期月子、哺***期都很长一段时间,她现在的身体也不允许她出去工作。
低头思考间,大门嘀嗒一声从外面打开。
肖恒拎着行李箱从外面进来,后面跟着拎着公文包丰神俊朗的叶承南,一身结实的肌肉包裹在黑色熨帖的手工西装里,男人眉目冷峻,步伐坚定,夕阳明晃晃的光晕笼在他身上,也没有柔和他眉眼间的凌厉。

苏冉叶承南小说推荐

小说蚀骨茧婚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以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