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盯妻的小丞相(晏时欢顾南泽 )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晏时欢顾南泽 )

导读:主角是晏时欢顾南泽的小说《日常盯妻的小丞相》精彩内容呈现;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大结局免费阅读讲述:他自小过得凄苦,由国师言他未来为丞相,日子才过得好些。他内心一片荒芜,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起,荒芜的世界里;

小说介绍

主角是晏时欢顾南泽的小说《日常盯妻的小丞相》精彩内容呈现;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大结局免费阅读讲述:他自小过得凄苦,由国师言他未来为丞相,日子才过得好些。他内心一片荒芜,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起,荒芜的世界里,开出了一朵花。那是一个,众人娇宠着的,他身后的小尾巴。

小说简介

他自小过得凄苦,由国师言他未来为丞相,日子才过得好些。
他内心一片荒芜,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起,荒芜的世界里,开出了一朵花。
那是一个,众人娇宠着的,他身后的小尾巴。
可,也是他卑入尘埃,奋力为相想要触碰的姑娘。
她瞧见了那个讨厌的女人笑着和他说话,心里生出委屈,红着眼转身跑了。
气着未看见脚下,摔了一跤,却不停的向前跑。
他从后面追上来,拉住她的手,却猝不及防对上她泛红的水眸。
“哭什么。”冷冰冰的语气让她眼里的雾气更重。
可是,下一瞬,男人揽了她的腰,动作轻柔又珍重的横抱起人,“如今疼了都不用我哄了?”
有些无奈又隐隐的不悦。
她最近老躲着他。
顾南泽察觉到之后,黑了脸沉默的回府。
那几天下人都小心翼翼的,因为丞相大人最近面若寒霜,罚人罚得狠。
后来,府中的气氛一下就缓解了。
因为丞相大人忍不住主动去找了她,知晓他喜欢的姑娘似乎也对他动了心。
不爱笑的丞相大人忍不住嘴角上扬。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免费阅读

第十九章
众多男女聚在河边,人手端一盏河灯,结伴等着位置将手中那一个个盛着愿望的河灯放于水中。
众人群中,有两人不急不缓的逛着。
说逛也不然,人太多,也就是走走罢了。
两人在人群中,一冷然一娇俏,高大的男人护着姑娘身旁,鹅黄衣裙的姑娘双手捏着自己的披帛,一双水眸一直向路过的摊子上看,生怕错过了好看的河灯。
人群熙熙攘攘,不免有接触摩擦,后边的人一挤,姑娘身旁的俊朗男人,顺着人群挤出去大半步。
这一挤,顾南泽皱了眉回身望,瞧见那姑娘还在分了神看河灯,尚未注意到不在身旁。
步子一转,入了她前面的空隙,顾南泽回身一手揽住姑娘的肩膀便将人往前带。
晏时欢轻呼一声,有些懵的看着他,“怎么了?”
男人不言,将她带至人群稀疏一点的地方后,松开揽住姑娘肩头的手,沉默的走在她身旁,眸色毫无波澜,让晏时欢能瞧出他的不悦。
他自是不快。
因为她不再拉着他了。
以往两人怕被人群冲散了,幼时牵着手一块走,后至十几岁她便会扯着他的衣服,紧紧靠着他。
今日她却毫无表示,让顾南泽联想至马车上那事,顿时脸更黑了。
他又沉默着,他知晓她能感知他的情绪,希望她能突然想起来,然后再紧紧拉着他。
哪知晏时欢恍若未知,还眸子一亮,指着某家小摊有些雀跃。
“顾哥哥!那家的河灯好看!”
说罢,仰着头笑吟吟的看向他,似乎在唤他一块过去。
顾南泽闷闷的点了点头,陪着欣喜的姑娘走至小摊旁。
小摊上的东西很是清新可爱,也招小姑娘们喜欢,两人等了好一会才买到她看中的那盏河灯。
他对这种东西没什么要求,往年都是晏时欢帮他一块选的,在他生怕她今日不会一块之时,还好她笑着拿起一盏问他买这个可好。
顾南泽点头,掏出银子给摊主便与她走了。
晏时欢一手拿一个河灯,眼里仍是欢欢喜喜的模样。
“咱们去找个人少的地方放吧。”晏时欢看了看,觉得来得多了便没什么好玩的,想着先去放河灯罢。
“嗯。”顾南泽伸手将她给自己选的河灯接过。
他伸手过来,晏时欢便知晓他要拿,主动的伸了伸河灯要给他。
“......啊!”
就在接受之际,晏时欢忽的惊呼,下意识的缩了手回去。
顾南泽拿着河灯有一瞬茫然,随后见她整个人都抖了一下,赶紧靠近了些,“怎么了?”
晏时欢低头捂着手,眼里微微带着一层雾气,语气委屈:“...被刮了一下...”
顾南泽立即拉了她被刮着的手来看。
借着四处的灯火,顾南泽瞧见那白皙的小手上,一道小划痕在微微渗着血。
“疼不疼?”她自小怕疼,稍微碰着一下便青青紫紫的,伤着了也是要自己哄着才停下哭泣。
晏时欢瘪着嘴,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目光楚楚的看着他。
一手拉着她的手,一手探入怀中拿了帕子出来,白色,角边带了一朵小花。
帕子还是她某次给他擦手时落下的。
白色的绢帕被折了几下,碰上那血迹立马晕开了。
“怎还留着这个?”
与他面对面站着,晏时欢看着帕子有些眼熟,盯着看了一会才想起来是她自己绣的,心中微微动了一下,晏时欢微微嘟囔着。
“...许是下人弄混了。”顾南泽一顿,掩饰的说着。
“那顾哥哥为何不丢啊?”
这还是她初学绣花后绣的,如今看有些丑丑的,总觉得拿在他手上有哪不***。
手尖翻转,用她曾经的帕子将她的手指包起来,用两个角打了个结。
“...这不是还你了?”顾南泽摸了摸她的头,眼里微微无奈。
他还有些可惜他的帕子。
晏时欢小嫌弃的举着包着的手到面前,有些娇道:“你看,你包的丑丑的!”
“那你自己来?”顾南泽轻笑着,将她手里的另一个河灯接了过来。
接的过程中小心翼翼的,生怕又挂到了***的她。
轻聊打岔,两人寻了一个灯光微暗少人的地方停下。
“就这吧。”顾南泽看着漆黑一片的河边道。
“可...可这有些黑...”晏时欢犹豫的站在原地未动。
“我在。”顾南泽说罢,下意识拉住
她的手腕,带着人往前走了两步到河畔旁。
晏时欢还是有些怂怂的,稍微向他身旁挪了几步。
顾南泽轻轻皱了眉,拒绝了她想要拿河灯的动作,拉着她的手腕走到了人多些的河畔。
“这般可好?”这旁边就有一盏昏黄的灯,人稍微多些。
晏时欢满意的点点头。
两人在旁边站了会,待之前这几日皆放了灯,他们俩才不急不忙走到河边。
“顾哥哥,帮我点!”她在河边蹲下来,捧着河灯仰头看着他,娇唤。
顾南泽点头,屈膝蹲了下来,拿出火折子小心为她的河灯点上火。
点罢,趁着她调整自己的河灯,顾南泽才为他自己那个点上。
“好了嘛?”晏时欢弯唇看着他。
“好了。”顾南泽拿起点好的河灯给她看了一下。
晏时欢点点头,“那我们放了喔。”
说着,她捧着自己那个河灯,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入水中,余光见着顾南泽与她同样动作,两盏河灯安然浮在水面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因为他们俩有一年被摊主欺骗,买了浮不起来的河灯,于是那年小姑娘的心情都糟透了。
“好了!许愿吧!”
晏时欢双手合十,闭上眼乖巧的许愿。
身旁的男人没有动作,沉默着盯着她看,眼里映着点点灯光,衬得那墨眸有几分亮。
那便愿她平安,天真常在。
因为他会护着她。
半晌,晏时欢睁开眼,每年都会如此问他:“今年许的什么愿呀?”
“你许什么?”顾南泽没有回答,反问道。
“希望爹娘、顾哥哥平平安安的,要爹爹娘亲感情一直好,希望书淮能实现自己的抱负,还希望...”说着,晏时欢悄悄的看着他,声音渐低,希望他不要听见似的。
“还希望什么?”顾南泽凝视着她,低声问道。
她的愿望里为何还有陆书淮的存在!
“还希望...顾哥哥能早日娶到一个貌若仙子,温柔体贴的夫人......”
就在顾南泽还在郁闷陆书淮时,忽的就听见了这一句。
心里冒酸,那股气压一下便低了下去。
掀了掀眸子瞧着她。
顾南泽沉默着看了她许久,不答不应。
她在说罢这句话后,明显感觉到他生气了,吓得不敢再开口,只盯着脚尖有些不安。
她有些搞不懂他为何生气。
忽的,眼前的男人转身便走,脚步又稳又快,惹得晏时欢一惊,赶紧追上去。
顾南泽走得快,似乎在泄愤一般。
实则是郁闷得不想与她说话。
娶妻?这丫头最近为何老想着他娶妻。
真是瞎为人操心。
他故意走得很快,就等着她追不上让他慢些。
果然,追了一会,晏时欢在他身后喘着气停下,“顾哥哥!你等等我!”
听声音便知晓她累了,心里有些纠结,是停下还是继续让她唤两声再停下。
忽的不察,连她悄悄的靠近都不知。
猛的被一个柔软的身子从腰后抱住。
腰间的鹅黄上襦,包扎的手帕...是她啊。
“你在做什么?”顾南泽压着声音,不让她听出那丝僵硬。
身后的姑娘搂得紧了些,委屈道:“我不拦着顾哥哥,顾哥哥便将我丢下怎么办。”
柔软的身子微微起伏,相必是跑得太急的原因。
“不丢,先松开。”顾南泽声音微沉着着腰间找到那双小手,轻轻掰开。
“说好了不能跑哦。”她松开手说道。
顾南泽将小姑娘的手掰开后,转过身面对她。
见他没跑,晏时欢才扯着他袖子,仰着头水眸微垂,委屈的看着他:“我差点以为你要将我一个人留着这。”
“我只是生气...不会走的。”
“生气什么?我说了什么惹你生气了。”提起这个,姑娘更是委屈。
顾南泽沉默了一会,不知晓该如何与她解释。
晏时欢等了一会,都未见他开口,还以为他还在生气,委屈得眼睛都有些红了。
“...那我以后,不提让你娶妻之事便是了。”
“嗯。”
“那你不能生气了...不能嗯不能不说话!”晏时欢赌气着说道。
“好。”
“呀...应该说不能说一个字的!”晏时欢懊恼的戳了戳他的手臂,硬邦邦的完全没手感便放弃了。
顾南泽听着她的小声嘟囔,忽的那气就消了。
与她计较什么,她什么都不懂。
顾南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扶着她的肩膀,微微弯腰与她平视。
“往后,别再提我娶妻之事,我真的会生气的。”墨眸盯着他,眸里认真,又有些无奈。
“好。”她乖乖巧巧的点头应下。
难不成与那日宴会结识的小姐所言,顾哥哥不喜欢女子喜欢男人?
晏时欢心里顿了顿,总觉得不可能她不相信。
“走了。”
晏时欢乖巧懂事跟着走了几步,忽然前面的男人又停下来。
“拉着我,待会走丢了。”说罢,伸出一只手到她面前,示意她可以拉。
一直在心里想着,男女授受不亲的姑娘忽的就不记得那想法,欢欢喜喜的搭上他的手,乖巧的冲他一笑。
男人被她拉着,目不斜视的看了一眼侧边,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让周围的姑娘看了都觉得心动。
终于还是拉他了。
空落落的心好像又被填满了。
而离两人不远处,一男子愣愣的看着两人的背影。
那日丞相说他不可能提亲成功,他之前也如此觉着,但被他如此说,他心里便有了迫切想成功的想法。
可无论他如何迫切,这亲事还是没成功。
没成功的又不止他一个人,心里便有丝丝安慰,也未再去想为何丞相大人会如此说。
可今日他恰好看见这一幕...两人在私会?
看着他们是互相熟悉的样子,甚至那娇贵的晏小姐还追丞相大人。
虽丞相大人听见唤未停下,可那步子是故意放慢了的。
莫不是,两人互悦安许一生?
怪不得说他不会成功呢。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大结局免费阅读

第二十章
天气渐热,屋里放了冰盆清清凉凉,晏时欢躺在塌上小歇,也不知是没有安全感还是为何,尽管燥热,窈窕的身段上盖着东西,小毯子松松垮垮的搭在纤细的腰间。
天还是热的,姑娘白皙面上渐渐泛红,弯弯的两眉忽的蹙起,不安的动了动。
平稳的呼吸渐渐起伏,动了动身子,热气一袭,忽的起了一层薄汗,睡着的姑娘皱了皱眉头,难受的睁开了眼。
“好热...”晏时欢撑着塌坐起来,眸里满是不悦的燥意。
一旁的春柔赶紧拿了扇子给她扇风,这才将那燥热散去了些。
“我睡了多久?”
夏日假寐醒来总是有些昏昏沉沉,晏时欢沉默着坐了一会才缓过神来,蔫蔫的开口问。
春柔一下一下摇着扇子,答道:“小姐睡了半个时辰。”
脸上的热气散去,一头长发随意散落,姑娘迷茫着眸子,抱膝安静的发愣。
片刻后,晏时欢抿了抿唇,觉得身上有些黏糊糊的,声音微软道:“春柔,我要洗脸。”
“是。”春柔笑了笑,放下扇子出门吩咐粗使丫鬟打水来。
晏时欢理了理衣服,柔若无骨的站起来,走到水盆旁洗了脸。
井水微凉,晏时欢搅着水,顺便将袖子往上拨,擦了擦手腕。
终于是凉爽几分。
“小姐,夫人来了。”有丫环低头上来禀报。
“嗯,让娘亲等我一小会儿。”
“是。”
丫环恭敬的退出去。
轻声唤春柔给她挽发,晏时欢有些好奇,如此热的天,娘亲有事让人来说一声便罢了,怎还来找她了。
思罢,吩咐了春柔快些挽发。
毕竟娘亲最是怕热,她院子的冰盆没有娘亲院子如此多。
春柔答是,迅速给她挽了个简单的发便完成了。
外边太热,纵然晏时欢万分不愿,可还是披上了外衫去找侯夫人。
脚步微快,晏时欢到了正厅。
“娘亲!”
侯夫人拿着手帕擦拭脸颊上的汗,忽听见女儿的娇唤,轻轻朝向自己跑来的女儿笑了一下。
“娘亲来找我有何事?”晏时欢坐在侯夫人身旁,疑惑道。
侯夫人眉间萦绕着淡淡忧愁道:“你艺晴表姐出了些事。”
“艺晴表姐?表姐不是要嫁人了嘛?”表姐到了适婚之龄,艺家似乎为她寻了一门亲事,门当户对看着也是般配。
“对,但就在最近,你表姐忽的就提出了解除婚约,据你表姑说,她似乎喜欢上了一个教书先生。”侯夫人尽量简洁的与她说道。
“哦?那便解除婚约便是了呀。”
“可那教书先生家境贫寒,你表姑她们不同意,要你表姐断了与那先生的往来,安心备嫁。”
“...啊?可是表姐不喜欢那门当户对之人还如何嫁?”晏时欢不解的看着她。
侯夫人笑着看了自家女儿一眼,耐着心与她温柔解释:“高官权贵之家,甚多是利益之间的嫁娶,高官门第才是他们眼中最重要的东西,在财权之下,喜不喜欢便不是这么重要了。”
顿了顿,侯夫人继续说道:“你表姐喜欢的是个没有任何依靠的先生,虽教书还尚可,可你表姑他们是看不上的。”
晏时欢仍是陷入那喜欢与不喜欢中不解,蹙着眉道:“可是...若表姐嫁的不是那先生 ,她往后肯定会不开心的。”
“所以呀,你表姐一直在拒绝这门亲事,已经两日未进食了。”
“两日!那表姐还好么?”艺晴表姐与她关系挺好的,也是柔柔笑着说话温柔的姑娘,所以晏时欢眼里真心实意的为她担忧。
侯夫人安抚了她一下,“今日我恰好与你表姑遇见,她便想着让你去看看你表姐,与她说说话,开解开解。”
“开解?如何开解?让表姐放弃她喜欢的先生,嫁与那门当户对之人?”晏时欢有些别扭的问道,语气颇有些不愿意。
噗嗤一笑,侯夫人无奈的看着她,“在阿欢眼中,娘亲就是如此的人么?”
她与夫君是因爱而在一起的,那时候家人也未如何反对,所以她对于成亲这一事,还是觉得心里有对方的才好。
所以她家丫头啊,他们还是希望她能找到喜欢的男子。
若是不喜欢,后半辈子该有多难熬啊。
“...才没有!只是...我才不想劝表姐呢,她为何就不能嫁自己喜欢的人啊。”姑娘赌气的说着。
“只是让你去陪你表姐聊聊天,让她放松些,反抗便反抗,不要伤害自己。”
今日她劝了会,可艺晴的娘并不听劝,她便知晓她娘是个倔的,劝与硬来是没用的,还得让找其他法子才是。
艺晴的娘性子也比较烈,若艺晴反抗,她只会逼得更紧,她是怕逼急了艺晴会有什么放弃自己的念头。
自家小姑娘天天乐呵呵的没什么烦恼,去与艺晴聊聊天不知道她能不能轻松些。
“真的么?那好吧,什么时候去?”小姑娘想了想,她也想与表姐说说话,她觉得她做得对。
“明日便去吧。”
晏时欢点点头,侯夫人轻笑着交代了她该如何安抚艺晴,最后,有些担心的与她说道:“你表姐许还是不肯吃东西,明天你带些热粥去,还有一些糕点瓜果,不用带太多,最好不要给你表姑看见。”
“...嗯?好。”晏时欢乖巧应下,待侯夫人走了,转头便与春柔细细交代。
第二日,晏时欢拎着一小盒糕点上了马车,颇有责任感的端重。
她得先看看,表姐是何种态度,随后再与表姐一块想办法
待到了艺府,晏时欢穿过重重院落,与表姑打过招呼后,表姑看见她便柔了神色,让她好好劝她表姐。
晏时欢有些心虚,她并不是来劝表姐放弃教书先生的。
心虚使然,晏时欢笑容愈大,点头乖巧的应着。
艺夫人瞧见她乖巧的模样,放心了许多,赶紧让她去女儿的院子。
艺夫人与她一同走到艺晴的闺房门口,她知晓女儿不愿见她,她也硬着一口气没有***,脚步停在门口。
“阿欢***吧,表姑先回去了。”
“好。”晏时欢乖巧点头,微垂的眸里眼里闪着狡黠。
艺夫人笑着点头,眼里慈爱的瞧着她,道别后转身走了两步,忽的停下,对着一身乖巧看着她离去的小姑娘道:“...好好劝她。”
“闹脾气可以,但是要吃饭。”
说罢,艺夫人瞧了一眼紧闭的闺房,敛眉转身离开。
待侯夫人走出视线,晏时欢才转了身向前走了几步,敲了敲房门,对着里面扬声唤道:“表姐!我是阿欢,我来找你玩了。”
话音落下,屋里还是静悄悄的,让晏时欢心里有些忐忑,表姐是不是连她也不想见啊。
“表姐?”再次唤了一声。
没有回应。
“表姐!你怎么不应我嘛,我可以***嘛?”晏时欢雀跃的声音降了些,小心翼翼的再次问道。
这回屋里的人悄无声息的一叹,唇角微微干,张了张口,微愣后才轻声回应:“进来吧。”
晏时欢正凝视听着屋里的动作,倏然听见她如此回答,顿时便一喜,自春柔手里拿过准备好的小食盒,推开门便跨了***。
顺手关了门,晏时欢回过身。
入眼便是她往日极其温柔的表姐,此刻穿了一身素色衣裙,袖口衣襟和***之处绣了紫色的纹样,头上单用一支簪子挽着青丝。
屋外的阳光透过窗映入屋内,衬得这温柔姑娘脸色苍白,嘴唇也微微泛着白。
“表姐!”晏时欢眼里含着担忧走到她身旁。
“如何?可是娘唤你来劝我出嫁的?”
昨日她娘便找了与她较好的闺中友来劝她,她本以为闺中友会站在她这边,却没想到,那闺中友很是嫌弃的质问她,为何想着与个穷酸书生在一起,没了荣华富贵,便没了人间乐事。
她听后很是生气,一怒之下便与她吵了起来,最后闺中友摔门而出,不,不能说是闺中友了。
观点不和,何来友字一说。
所以今日看见这娇乖的表妹,艺晴便觉着她也是来劝她的。
哪想眼前的姑娘不解的看了她一眼,又忽的眼睛弯弯,捂唇笑了,“我算是知晓昨日娘亲为何那般问我了。”
艺晴疑惑的看着她,有些不解。
“没事,怪不得方才表姐不让我进来呢,原是担心我来劝你呀。”晏时欢笑道。
听闻她说方才,艺晴笑了笑,她方才确实不是很想让她进。
“哦?难道你不是来劝我的?”嘴角微微干裂,艺晴饶有兴致的问道。
“自然不是啊,我只是娘亲派来给表姐带吃的,什么劝不劝的我才不做呢。”
晏时欢说着,将自己拿着的食盒打开,里面装着各种吃食,小格子将每样东西隔开,小小的食盒竟是五脏俱全。
姑娘笑盈盈的将食盒推至她面前,“表姐吃吧,我方才让春柔用袖子遮着带进来的,表姑不知晓。”
艺晴瞧着推到自己面前的食盒,并未有动作,反而眼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她。
饿了这么多天,闻着水果的鲜味,饭菜糕点的香味,她自是口齿生津,刻意忽视的饿也一阵阵袭来。
可是她有些不愿动,怕这说着不是来劝她的表妹忽的又劝她,说那种她不开心的话。
那还不如不吃呢。
“你...真不是来劝我的?”艺晴目露怀疑道。
晏时欢无奈,“真的,是真真真的!”
怕她不信,晏时欢凑近了些,随后低声说道:“不瞒表姐,我觉得你做得对。”
“嗯?为何?”
晏时欢面生不满,“为何不能嫁自己喜欢的人啊,往后是表姐过日子,又不是她们,自然是表姐喜欢才是好的啊。”
艺晴闻言一笑,是近来推拒婚约后,第一抹欢笑。
“可是他家境不好,阿欢不觉得他不好么?”
“那表姐嫌弃他么?”晏时欢反问道。
艺晴摇了摇头,“自然是不嫌弃的。”
“那便是了,表姐不嫌弃他,甚至还为了他拒绝一个有权有势之人,定是喜欢他喜欢得很...而且...”
艺晴见她停顿,轻声问道:“而且什么?”
晏时欢狡黠一笑,“娘亲说了,表姐喜欢的那个男子是个教书先生,本先生二字便让人觉得学识过人,何况那位先生还是前朝名士之子,虽后因家事落败而贫,可品性必是差不到哪去的。”
“娘亲还说了,嫁人不看权势,品性才是最重要的,若是表姑实在是不同意,咱们就让我爹爹与表姑爷说说。”
艺晴听罢垂眸沉默了会。
她内心的震撼且激动的。
她提出退婚一事已过五日,这五日她的心里已经溃败,每日每日的心酸,皆是因为无人理解她。
每个人都觉得是她错了,她就应该与她喜欢的人断了关系,好好准备着嫁给门当户对的人。
无人在乎她的喜欢,觉得她就如玩闹一般,应该收了心思。
她喜欢的人不过是一时贫寒罢了,她见识过他的才气,见识过他的学识,见识过他教书育人的模样。
她心动了,她初见他便知晓他绝不会一直贫寒下去,莫欺少年穷。
她与他表明心迹,他思虑了许久,某日认真的与她承诺:“若你真愿意...与我在一起,我一定能让你看到将来。”
她当时啊,就下定了决心与家里反抗。
比起权贵之人,她更愿意与他一同走向他们的将来。
可是爹娘并不相信他能给她将来。
这几日耳边围绕着尽是你们不合适、他配不上你、玩闹便罢了这些话语。
她都要想不起那日与他分别时,对将来憧憬的那颗心了。
可是今日她听见了什么。
她的小表妹说,她支持她,还说出那番话语。
“阿欢觉得我应该继续坚持么?”艺晴忽的神情就低了下来,有些低落的问她。
不明白为何她在说了支持她的话后,她却低落了几分,晏时欢蹙了蹙眉,回道:“表姐喜欢的就应该坚持呀。”
少女的声音清脆,眼神透着不染尘世的剔透,脆生生的说着她认为的事。
莫名的,就让人觉得心里一暖。
鼻尖一酸,沉默着反抗了好几日的姑娘瞬间泪模糊了双眼,将晏时欢吓了一跳。
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晏时欢有些无措,“表姐!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说了可以么?”
惶恐的模样让艺晴没忍住噗嗤一笑,抹了抹泪,艺晴微微哽咽着道:“只是觉得,终于有人理解我了。”
晏时欢拉着她的手,听她说罢后,心里微动,挪了挪凳子,弯腰过去抱住了她。
“表姐不哭哦,咱们一块想办法,表姐的那位先生可能还在外边等着呢。”

小编点评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晏时欢顾南泽)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