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盯妻的小丞相(晏时欢顾南泽)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晏时欢顾南泽)

导读:晏时欢顾南泽小说《日常盯妻的小丞相》特别推荐,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瞧见了那个讨厌的女人笑着和他说话,心里生出委屈,红着眼转身跑了。气着未看见脚下,摔了一跤,却不停的向前跑。

小说介绍

晏时欢顾南泽小说《日常盯妻的小丞相》特别推荐,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瞧见了那个讨厌的女人笑着和他说话,心里生出委屈,红着眼转身跑了。气着未看见脚下,摔了一跤,却不停的向前跑。他从后面追上来,拉住她的手,却猝不及防对上她泛红的水眸。“哭什么。”冷冰冰的语气让她眼里的雾气更重。可是,下一瞬,男人揽了她的腰,动作轻柔又珍重的横抱起人,“如今疼了都不用我哄了?”有些无奈又隐隐的不悦。

晏时欢顾南泽小说简介

娇.软的阿欢和冷脸的小丞相
是个青梅竹马的故事
他自小过得凄苦,由国师言他未来为丞相,日子才过得好些。
他内心一片荒芜,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起,荒芜的世界里,开出了一朵花。
那是一个,众人娇宠着的,他身后的小尾巴。
可,也是他卑入尘埃,奋力为相想要触碰的姑娘。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全文阅读

第10章 撒娇撒娇

二人在窗边坐了一会,晏时欢在说着最近的趣事烦心事,顾南泽在一旁听着,点点头轻声应着。
“陆书淮他特别讨厌,仗着看过的书多,老是考我。”姑娘瘪着嘴抱怨着。
虽是有些恼,顾南泽却听出了些亲昵的味道。
心里微微崩起,沉默下来。
可是晏时欢没有察觉,仍在说着另一个出色的男人。
那樱红小嘴喋喋不休,顾南泽微微有恼意,出声打断:“近来在与他玩?”
晏时欢突然被打断,下意识回答:“是啊。”
随后回过神来,眨着疑惑的眸子看着他:“怎么了?”
顾南泽垂在一旁的手无意识的紧了紧,抿唇沉默。
总不能说,我不喜欢你与他在一起。
生怕她觉得他小气。
眼前姑娘越发长大,出落得越发好看,弯弯的眉眼总是清澈,儿时的婴儿肥已褪去,只于巴掌大的精致容颜。
皮肤白皙,带着他送的金簪,娇娇的矜贵小姐模样。
若不是侯爷不悦,求亲的说媒人怕是要将侯府门槛踩踏。
想起侯爷久不久鞭策自己的模样,顾南泽自嘲一笑,怕是他这般与家人断绝关系的独立人,毫无优势。
久不见他回答,姑娘满眼疑惑的歪了歪头,轻扯了一下他的衣服。
“无事。”
顾南泽将她扯着自己衣服的小手拉下来,轻轻的放下。
随后偏头垂眸,看着地上斟酌道:“往后,我会多找你。”
姑娘被他将手扒下来时心生恼意,可忽然又听他开口来了这么一句。
终于知晓要多找她了。
粉嫩的唇不自觉上扬,“好。”
听见姑娘娇娇的声音应着,顾南泽才抬了眸,对她轻轻笑了笑。
心中微窃喜。
只要他多来找她,她就不会去找陆书淮了吧。
晏时欢歪了歪头看向窗外,已至下午,日头高挂,院子里的蝴蝶一下一下的落在花草上,让人顿生愉悦。
“顾哥哥,可以扶我去院子么?”
姑娘看着院子满眼向往,让人不忍拒绝。
默默无声的春柔一听,顿时开口阻止:“小姐,大夫说了要尽量坐着。”
瞧着院子的姑娘将眼神收回来,收了笑看了一眼春柔,抿着唇有些蔫蔫的,只能将希望的眼神投向她的顾哥哥。
接触到晏时欢的委屈目光,顾南泽勾了勾唇,下意识像以前那般揉了揉她的头,低声微微带着笑意:“无碍,我扶着。”
“这...”春柔低下了头有些为难。
“顾哥哥说了没事就没事的。”
晏时欢笑着打断春柔的顾虑,伸了伸手搭上顾南泽的胳膊,他同时站起来,本想下意识扶住她的腰。
伸出去的长胳膊忽然一顿,没了动作。
“要不,我背你?”顾南泽扶着她,思量了几番开口道。
“啊?好啊。”姑娘高高兴兴的答应。
顾南泽上前一步,半蹲下来,晏时欢用没崴的那只腿蹦跶了一下,站到他身后,没等春柔来扶一下,便自己倾身下去,趴在男人的背上,纤细的两只手绕上男人的脖子。
觉得她趴好了,顾南泽托住她的腿弯稳稳的站起来。
“走喽!”晏时欢趴在他背上,轻松的调子响在他耳边。
她的笑是会传染的,他很久以前就知道。;
笑了笑,顾南泽轻声附和,“走了。”
他背上的姑娘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搁在她肩膀上的靓丽面容满是笑意。
院子里,小姑娘与娘亲的爱好一样,喜欢摆弄花草,于是忽,整个府里的话尽是母女俩挑着种的,哪一季什么花会开,开时会是怎么样的,尽做了猜想。
于是府里四季都绽着花,看着都赏心悦目。
特别是自己的院子里,晏时欢只种了一种花,白色的,开时一片白茫茫,绿叶衬托着,更是素雅无双。
顾南泽背着她走到院中,瞧了院子一眼,看见那翩翩飞舞的蝴蝶,他便知晓她想去那。
慢慢靠近。
停于花朵上的蝴蝶察觉到人靠近,被惊扰得飞离去,只有些不怕生的背被惊了一下扇了一下翅膀后,仍懒懒的停在花上,任凭观赏混不觉。
“呀,蝴蝶走了。”晏时欢扬着笑,耳边的流苏随着她偏头轻轻晃着。
顾南泽无声笑着,并未做声。
.
陪着她在院子里走了一会,顾南泽便背她回屋了。
坐了一会,已过了大半个下午。
顾南泽陪她说了会话,看着时辰也该走了,便出言离去之意。
出奇的,晏时欢这次没有如往常那般笑着送他离开,反而耷拉了脸,轻轻的哦了一声。
顾南泽起身的动作一顿。
“怎么了?”
语气关切。
晏时欢悄悄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闷闷的,“你是不是又要很久才来找我了。”
想到这两年刻意少来找她,忍得有些辛苦,可是许久再来时,她也如常那般待他,他以为她不在乎。
没想到今日如此垂头丧气的问了他。
“不会。”刚刚答应过她了的。
不然他担心陆书淮那小子,对他的小姑娘起什么心思。
小姑娘抬起眸,不怎么相信的样子。
“那说好了哦,如果你不来,我就和书淮去玩了。”
姑娘委屈巴巴的赌气道。
“好。”
晏时欢这才有了笑脸,有些不舍的看着他离开。
忽然,她又想起来什么。
“顾哥哥,那些东西不要送了,日日买也有些贵的,而且......家里都快成堆了。”
“...想给你买。”顾南泽皱了皱眉,有些不同意。
他现在已经养成习惯,看见那些好玩的精致的东西,就想送她。
这一下没了能送的人,要他做何。
看见他皱了眉,她便知他不高兴了,轻笑了一下,轻声道:“顾哥哥留着钱吧,若是想送我,以后带我去买吧,这可比直接送我要愉悦得多。”
他抿着唇不做声。
晏时欢有些无奈,伸长了手戳戳他的脸,软了声音撒娇:“你就依我嘛。”
顾南泽最怕什么。
一是幼时初见她软了吧唧的在他面前哭。
二是看不得她受委屈。
三便是她撒娇。
如那奶猫一样,软软的挠着心,就是在你心上撒欢。
“好。”
顾南泽无奈的答应,顺手将右脸还在戳的小手握住拉下去。
“淘气。”
“哼。”姑娘冲他弯弯一笑,发了个气音。
顾南泽无奈的勾了唇角。
终是正色道:“好了,我走了。”
晏时欢眼巴巴的点头,主动与他挥挥手道别。
.
待人走了,晏时欢心情很好的喝着甜茶。
她与娘亲一样,嗜甜。
果然喝着甜的东西心情会变好的。
晏时欢眯了眯眼睛愉悦着想着。
却没意识到,她经常也喝甜茶,却也未像今日这般觉着甜。
喝着喝着,姑娘面色微微一变。
她忘记问他了!为什么如此久才来找她。
懊恼的拍了拍脑门。
真是的,一与他待在一块便忘光了。
不过...他已经答应过几日与她一同出去了。
这倒是比问清楚还要重要。
忽然觉得,就算许久不见,就算她带着些抱怨,他们俩之间也如幼时一般,毫无芥蒂的相处。
挺好的。
反正顾哥哥对她很好。
######
四日后。
竹音阁,一小雅间。
竹音阁是建来招待贵人们听书、听小曲的地方,一共两层。
一层中间搭了个大舞台,所有座位围在舞台四周。
二层楼梯在一层舞台右手方向,拐个弯就上了二层,舞台上方直至二楼皆是空的,为的是不遮挡客人视线。
而二楼最佳的雅间内,有一姑娘一公子坐于窗边。
姑娘戴着款型精巧的金钗,容颜***,巧颜轻笑,娇贵的贵家小姐模样。
公子生得儒雅,一身青色长袍,端着一杯茶嘴角噙笑。
公子正微微侧了头与身旁的姑娘说着话,也不知说到了什么,两人相视一笑,一娇一儒,甚是养眼。
雅间内,晏时欢揶揄的看着陆书淮,也没想到他带自己来这竟是为了一个姑娘。
“那姑娘何时上场?”
陆书淮无奈扶额,“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应该快了。”
“好好好,不是便不是。”
她倒是要看看,那姑娘唱曲唱得如何,竟让这小王爷特意带她来见识。
“阿欢,正经些!”陆书淮微恼的用扇子轻敲她的头,惹得姑娘一边躲一边继续娇声笑着。
“好嘞!”
晏时欢正了正色,将笑憋了回去,给好友一个面子。
.
两人在雅间窗口聊得欢,楼下有一人,随着同僚进来,一眼便看见那好看的姑娘。
先是惊喜了一瞬,下一刻便看见了与她并肩而坐的陆书淮。
“瞧,那不是小王爷吗?”同僚也看见了二楼那二人,诧异的开口。
“嗯。”顾南泽点了点头,不做声响的加快了脚步。
同僚要的雅间也在二楼,顾南泽走向楼梯,似有预感一般,看向那姑娘。
晏时欢视线一顿,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楼梯口。
真是顾哥哥。
顾南泽视线停在她身上一瞬,随后转了偷家继续走上楼梯。
看见她有些失神,陆书淮顺着她视线看过去。
果不其然,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哎。
“阿欢,等会你记得看啊,那姑娘名唤夏谣。”陆书淮嘱咐道。
那男人来了,阿欢定是不会在他这了。
陆书淮笑了笑,继续听楼下说书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免费阅读

第11章 幼时初遇

楼下说书先生还在侃侃而谈,说的天上地下无奇不有。
晏时欢在的雅间忽的传来了敲门声。
两人都有预感的回头望。
“你去吧,记得看我说的那个姑娘啊。”陆书淮看了一眼还在敲着的门,无奈道。
“嗯!”晏时欢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提起***朝门口小跑过去。
无奈的看着这个像妹妹一样的姑娘,陆书淮无奈的朗声让她小声些。
小跑着的姑娘快到门口了,闻声回头笑道:“知道了知道了。”
随后转过头,高兴的打开门。
果不其然看见了那个沉默的男人。
顾南泽没有踏进门,在门口扬声道了句话便拉着姑娘的手腕将人带走了。
雅间里的陆书淮回过头去看已经关上的门,很是无奈,你瞧瞧,这丞相大人说了什么。
人他带走了,多谢照顾。
听着像是他的人似的。
陆书淮心里跟明镜似的,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幸灾乐祸。
这俩人啊。
局外人看得最清楚。
感叹了两句,陆书淮端起手边的茶,笑得清风月朗。
还是等着那位曲唱得好听的姑娘有意思。
.
顾南泽拉着她的手腕走得急切。
她在身后勉强能跟上他的脚步。
由高兴变成微愣。
直到顾南泽将她带进一个雅间。
比陆书淮那个大了不少,雅间内布置得更为雅致,两三张圆桌上铺着绿色桌布,圆桌中间摆着白瓷瓶,瓷瓶里放了一支新鲜的竹。
便衬了竹音阁这个名字。
顾南泽回身关上门。
晏时欢站在进门后一步,还在打量着雅间呢,忽然视线被男人强势的占了个全。
姑娘眼里流露出疑惑,还未开口问呢,顾南泽便先开了口。
“我不是答应了你,怎么又找陆书淮玩了?”
语气低低,皱着眉头的男人看着很是低落难受。
似乎没有想到男人会说这个,晏时欢忽然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忽的弯起嘴角,抱着他的胳膊将他拉着坐下。
“我可没有找他玩。”晏时欢认真的解释。
“是他说要带我看个有趣的姑娘,说是那姑娘曲唱得特别好,他打赏了银子,可人家姑娘见是个男子便不肯要,所以他才找了我来。”
顾南泽听着听着,突然察觉到手上的触感,垂眸一看,这姑娘抱着他的胳膊呢。
默默的红了耳尖,僵着想将手挣脱出来,可姑娘似乎察觉到了,搂得更紧了些。
还说着话呢,微微蹙了眉似乎对他的动作不满。
想挣扎的动作又默默停下。
“......书淮不过是好心想给人姑娘银子,作为青梅竹马的好友,你说,我该不该帮他这个忙。”晏时欢解释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顾南泽默默点了头,单手拎了桌面的水壶为她倒满一杯碧螺春,随后推至她面前。
说得多了,这水正解渴。
晏时欢松了他的胳膊,双手端了茶喝。
胳膊终于解脱出来,耳尖的红似乎褪了一些些,顾南泽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
******将茶喝光,晏时欢将茶杯推回去。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顾南泽抿了唇,“帮。”
可谁知道有没有其他用意。
“那就对了嘛,所以我没有因为你没来找我才与他玩的!”晏时欢理直气壮。
“好。”他可争不过这小姑娘。
顾南泽将她的茶杯又满上,以便她还渴着。
“那你呢,你来做什么?”晏时欢好奇的问。
沉默了片刻,顾南泽想着隔壁的两个同僚。
咳。
“路过。”
晏时欢狐疑的看着他,“如此巧?”
他面不改色的点头。
“那可真是巧啊。”晏时欢笑着看着他。
虽心里是不信的。
正巧,两人说着话,楼下传来说书人朗声道:“老夫说得口干舌燥也激动万分,可是各位公子小姐、老爷夫人定听得有些乏了,不如便听听小曲儿吧,儿。”
说着二人便在窗边坐下来。
楼下舞台中间,有人抬了琴上来。
随后,有一穿绿色襦裙的姑娘步子不急不缓的走上台,温雅的在琴前坐下。
姑娘也是生得精致,眉眼皆是温柔模样,长发静静散着身后,有些温懒,让人很***的感觉。
唱出的小曲儿也是,声音温请,让人眼前一亮。
确实不错。
晏时欢看得入迷。
也不知身旁男人在瞧她。
眼前的姑娘认真的看着台下,微微带着笑。
真是让人,心动。
是啊。
她不知的。
她一直懵懂天真。
不知他心中的暗暗心思。
他长她三岁。
他一直默默看着她,直到某一日,察觉到自己的心思。
顿时觉得慌张万分。
他那时什么都没有,没有权没有钱。
连国师的教导都是当初因国师的一时可怜。
虽国师对他很好,在他与家人决裂时收留他,还尽心尽力的教导他。
可是他会不安。
特别是对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小姑娘,生了那样的心思。
喜欢。
他居然喜欢那个身份高贵,懵懵懂懂又可爱得紧的小姑娘。
又矛盾又欣喜。
所以他开始拼了命的珍惜机会,一直做最苦最累最能证明自己的东西。
旁人不知,他已悄然上过几次战场,也经历过生死。
他付出的努力太多,但是都值得。
他希望快些再快些坐上高位。
这样才能站在她身边,对,站在她身边而已。
至于.......娶她?
他是不敢想的。
如何敢想。
就算是以前顾家子的身份,也是配不上的。
可是他就是贪恋,贪恋她陪着他,对他撒娇对他好。
他可能太自私了。
所以更配不上她。
可是啊,从幼时起。
她出去玩,参加宴会,都会有很多小男孩围在她身旁,因为她生得精致,长得又好看,笑着更是可爱,哪个小男孩不喜欢呢。
所以他沉着脸将她拉走。
可是小姑娘会哭会委屈。
所以他后来默默的站在人群外,看着哪个臭小子敢打她的主意,他就偷偷的揍他。
他好怕,好怕她被别人抢走。
还有方才她说的,陆书淮与她青梅竹马?
巧了,他和她也是。
青梅竹马太过美好,他只想她对他用。
那些莫名的情绪与悸动,压得他喘不过气,又怕吓到了她唐突了她,更怕的是惹她嫌弃或者恼怒。
他生怕她对他露出厌恶的表情。
所以在两年前左右。
他就开始默默疏离她,不敢经常来府上玩。
既是怕沉溺于与她的相处之中,又怕她与他走得太近,对她名声有影响。
他在这期间,他终于,终于爬上了丞相大人的位置。
空位,似乎等着他,为他量身定做。
他终于有了权,钱也在累计。
然后,看见了好看的东西,会给她。
看见了好玩的,想着送她博她一笑。
那一阵子压着自己不去想她,反而想的愈发严重。
吃饭先想到她爱吃的菜。
睡觉想到她被侯爷罚,偷偷的在树下睡着了。
又想到她娇气的哭,娇气的撒娇,摔倒了,要他扶起来哄,有时候连侯爷夫人都不要,就是要黏着他。
侯爷还说她娇气。
可是他觉得挺好的,她如此可爱,就是要宠着的。
她往后啊,一定会很可爱很可爱。
就如他初见那时那样美好。
.
在顾家老夫人寿宴结缘。
她那时在宴上吃饱了便觉着无趣,一双水眸在坐席上乱瞧。
周围全是喝酒聊天的大人,很吵很吵,还有一股酒味,小姑娘闻了闻,皱起鼻子。
忽的,目光转着转着就与一双眼睛对上。
小姑娘一看,墨绿衣裳,头发半绾,眸子狭长,好俊秀的小哥哥呀。
那双眸子的主人对上她的眼神后,淡淡的瞧了她一眼,垂了眸把目光转回到他自己那桌。
“爹爹,那个小哥哥是谁呀?”晏时欢扯扯爹爹的袖子,好奇的问着。
晏津嵘顺着短肥的小手看过去,见那个小少年一副老成的样子与旁人在说些什么,不时点点头。
“顾府的二少爷,阿欢问他作何?”晏津嵘挑挑眉。
“阿欢想去和他玩~”晏时欢软着声音向爹爹撒娇。
这里就他和自己是小朋友,看他刚刚那个不理人的样子,肯定是害羞了嘛。
池晚莺放下筷子,蹙眉看向晏津嵘。
晏津嵘思量了几番,片刻,揉揉小姑娘的脑袋,“去吧,要注意礼貌。”
“好!”小姑娘笑眯眯的从凳子上爬下来,迈着小短腿跑向主桌。
主桌的人疑惑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可爱小姑娘,唯有顾大人盯着小姑娘若有所思,顿了顿,眼里一亮,看向晏津嵘他们。
只见小侯爷笑着朝自己颔首,顾大人赶紧笑着回了个礼。
再回头,那小姑娘已经跑到自己二儿子身旁了,顾大人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顾南泽更是一脸惊讶的样子看向自家爹。
顾大人眼底滑过什么,笑眯眯的朝顾南泽说道:“这是衡阳侯家的小千金,你带着她去花园玩玩吧。”
顾南泽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转眸面无表情的看着小丫头,“走吧。”
晏时欢一点都没在意他冷冰冰的表情,眉眼弯弯的跟着这个好看的哥哥走。
隔着几桌的夫妻俩看见两个小孩离开,池晚莺有些担心,想跟上去看着,却被晏津嵘拦下来。
“莺莺放心,那小子能照顾好阿欢的。”
“夫君为何如此肯定。”
晏津嵘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才与她解释道:“...那顾二公子曾被国师预言,他将会是瑞国最年轻的丞相,在将来一定会救瑞国于水火之中,所以朝中许多人打趣顾大人,说是家中出了个小丞相。”
“而且我也见过他两次,这小子挺老成的,完全没六岁孩子的活泼天真。”说着语气有些同情的意思。
“是...他家中有什么事?”
晏津嵘点头,眼神往顾大人那边瞟去,“他娘是个雅妓,嫁给顾大人后住的偏院,所以在府里地位很低,连带着这小子都吃不饱穿不暖,后来国师预言过后,他们母子的生活才有改善。”
“这小少爷真是可怜。”池晚莺蹙眉说着,愁了一会,想了想又笑了起来,“咱们家阿欢这么活泼,希望能给他带来些欢笑。”
“嗯,咱们阿欢可是个贴心小棉袄。”晏津嵘欣慰的说道。
小姑娘跟着好看的小哥哥走到他们家的花园,五步一灯,映得花园里无一丝黑暗。
小姑娘跟着跟着发现,这个哥哥走路太快了,她跟不上!
郁闷的看了看两人之间的距离,晏时欢小跑到顾南泽身边,想拉住他的衣角。
走娘亲怕她跟丢就教她要拉住她的衣服,所以小姑娘小手一伸,拽住他的衣袖。
迈着步子的顾南泽一顿,侧头低眸看着小姑娘。
晏时欢似有所感,对上他的眸子。
顾南泽眉头皱起,不再看她,步子向前迈得更大。
手中的布料咻的出她手里扯出去,晏时欢懵懵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一刻撒开小短腿向他跑过去。
“等等我!”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跟着他跑,还以为小哥哥在和她玩游戏呢,谁想追了半天都追不上。
小姑娘咬着下唇,看着前面的人走得越来越快,眼里噙了泪停了下来,小胖手揉着眼睛,委屈的小声低泣:“为什么不等阿欢,阿欢好累...走不动了...”
顾府的下人跟着这两个小孩,本不好插手,可看见侯府的小千金被自家少爷弄哭后,赶紧对蒙着头猛走的少爷说:“二少爷,晏小姐哭了。”
埋头走路的闻言小少年突然停下来,诧异的转身,看见小姑娘站在远处可怜巴巴的掉着眼泪。
顾南泽沉默的站着,心里莫名有些不***。
看见自家少爷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下人们着急的不行。
知道少爷老成,小小年纪就不喜欢笑,现在看见小姑娘哭都不知道过去哄哄,真是...
还没想完,下人们就看见自家少爷皱着眉向小姑娘走过去。
啊,二少爷面无表情的过去,不会再嫌弃一番小姑娘吧!
毕竟少爷也做过这样的事。
“喂,别哭了。”
少年的声音清越。
晏时欢带着泪痕的小脸抬起来,看见他后更委屈了,眼泪巴扎一下落下。
小姑娘眼睛大大的,眼泪沾在眼睫上,盈盈水眸半垂。
顾南泽第一次懂了束手无策的可怕,手忙脚乱的为她抹了抹脸,“你别哭了。”
“你...你是...坏人!”小姑娘哽咽着瞪他。
起初觉得这个哥哥很好看,肯定是个好人,可是这个人走得好快啊,根本就不想和自己玩嘛。
“好,我是坏人。”
顾南泽无奈,将娘亲给自己绣的手帕递过去。
“不要...不要你...我要娘亲。”小姑娘蹲在地上呜呜的哭着。
顾南泽瞥了一眼旁边的下人,那下人立即懂了他的意思,转身就向大堂去。
半蹲在她身边,之前这么可爱的小丫头居然被自己弄哭了,突然觉得有一丝不知味。
晚间的微风吹来,他看见小丫头瑟缩了一下。
垂眸思索片刻,顾南泽将小姑娘抱起来,往正堂走。
“带你去找娘亲。”
小姑娘噘嘴趴在他肩膀上,还有些抽泣。
######
回忆与现实重合。
那时的娇娇小姑娘与面前面容较好的姑娘重叠。
她还是她,他也不是那个被府里苛待无依的小公子了。
他应是有能力,在她身旁吧。

小编推荐

小说《日常盯妻的小丞相》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日常盯妻的小丞相 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