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东宫(阮瑶赵弘)

独宠东宫(阮瑶赵弘)

导读:阮瑶赵弘小说是什么?全文阅读哪里看?火爆新书独宠东宫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阮瑶穿书,成了伺候太子赵弘的小宫女。按照剧情,赵弘未来会是个霸道狠戾的反派暴君,她则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炮灰。 可突如其来。。。

小说介绍

阮瑶赵弘小说是什么?全文阅读哪里看?火爆新书独宠东宫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阮瑶穿书,成了伺候太子赵弘的小宫女。按照剧情,赵弘未来会是个霸道狠戾的反派暴君,她则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炮灰。 可突如其来一场大病让赵弘傻的恍如孩童,太子之位岌岌可危,生生掐断了他的反派之路。

小说简介

阮瑶穿书,成了伺候太子赵弘的小宫女。按照剧情,赵弘未来会是个霸道狠戾的反派暴君,她则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炮灰。 可突如其来一场大病让赵弘傻的恍如孩童,太子之位岌岌可危,生生掐断了他的反派之路。

独宠东宫全文阅读

大抵是今儿起得早,又为了让小太子吃上一顿暖和安心的午膳而忙了许久,又去细细背过了宫人名册,阮瑶着实累得很,便睡得深沉些。
午觉醒来时,已经到了申时。
她是对着窗子睡的,瞧着日头就感觉时候不早,赶忙坐起来。
没想到一扭头便看到小太子搬了个杌子坐在软榻旁边,正托着下巴盯着她瞧。
神色专注,眸子幽深,清隽面目上隐约能看出身居高位多年的威仪。
不过等他看到阮瑶睡醒,就立刻露出了笑,脸上深沉散去,只留下了一片暖意:“瑶瑶,你醒了呀。”
阮瑶显然没想到这人会盯着自己睡觉,加上刚刚睡醒,脑袋难免有些恍惚。
故而这会儿听了小太子的话,阮瑶只是点点头,待清醒了些才惊讶道:“殿下在这里做甚?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奴婢的?”
小太子摇摇头,又点点头,声音清软:“我有事儿想告诉你,见你睡着了,我也不知道做什么,就在这里等你了。”
以前阮瑶没来时,小太子谁都怕,每天除了躺着装晕就是被孤鹤轩下的药弄得昏睡。
一直到阮瑶来了,小太子才有了说话的人,日子也有滋有味起来。
细算起来,没有她,自己还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阮瑶被这句话弄得心里微酸,想说什么,结果一抬头就对上了赵弘笑眯眯的眼睛。
这双眸子,黑白分明,看起来干净又清亮,还带了些掩饰不住的兴奋。
这一瞬,阮瑶突然想到了那些总是趴在门口等待主人回家的毛茸茸们,这让她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摸摸这人的发顶……
咳咳。
阮瑶立刻把脑袋里的胡思乱想给清了出去,也准备把手收回来。
无论眼前的太子是不是痴的,自己都不好这般放肆,不然以后太子病愈,自己说都说不清。
可是不等阮瑶收手,赵弘就已经主动凑了上来。
他把脸贴在阮瑶掌心,然后嘴里嘟囔道:“脸上冷,瑶瑶捂捂。”
纵然阮瑶把他当孩子哄,可是这般主动还是惹得阮女官耳根一红。
而后便感觉小太子的脸颊微凉。
阮瑶这才注意到赵弘并没有拿着暖手炉,身上也未穿厚重外衫,纵然屋子里燃了炭火,可也不能全然挡住深秋寒凉。
她又摸了摸赵弘的指尖。
果然也是冷的。
阮瑶赶忙起身,去拿了手炉塞给他,而后又取了袍衣来让他穿上,嘴里道:“是奴婢考虑不周。”
分明知道如今这人不知冷热,她该多注意些才是。
要是病上加病就麻烦了。
赵弘则是乖乖站着由着阮瑶给自己束腰带,嘴里道:“不怪你,是我刚刚出去了一趟。”
阮瑶微愣,昂头看他:“殿下去了何处?”
小太子乖乖回答:“就是到殿外看了看,她说想回浣衣局,我答应了。”
“谁?”
“田嬷嬷。”
阮瑶有些错愕,快步走到窗边往外瞧,果然外面已经没有了田嬷嬷的身影。
那人怎么会想离开东明宫?
在这里,田嬷嬷好歹有资历,想来旁人虽不会如以前那般追捧,但也不至于让她受苦。
可去浣衣局不同,如今田嬷嬷已是没有了管事嬷嬷的身份,想来银钱也不剩多少,不然不至于冒着风险到太子内殿外磕头。
若再进浣衣局,不死也要掉层皮。
可阮瑶也知道现在的小太子是不会说谎话的,也没有坏心眼,他说是田嬷嬷自请,那必然是田嬷嬷自己想要去的。
事有蹊跷,但结果不错,阮瑶对内情也不在意,很快脸上便缓缓露出了个笑容。
她一边帮赵弘整理腰带一边软声道:“多谢殿下宽仁,想来田嬷嬷以后也会感念殿下恩德的。”
就见小太子微微扬起下巴,颇为得意道:“那是自然,我可是个好人。”
阮瑶笑着道:“对,殿下是个大大的好人。”
为了奖励太子殿下的“仁德宽厚”,阮瑶把为了不让他贪嘴多吃而藏起来的蓑衣饼拿了出来。
虽只有三块,但小太子除了掰给阮瑶的那半块外,剩下的一口没留,尽吃进了肚子。
再多的阮瑶就不给了,生怕小太子又撑到自己受苦受罪。
而顾鹤轩听闻此事后,来时又默默留下了几瓶山楂丸,并准备以后找机会跟阮女官说一声溺爱孩子的危害。
现在,还是回去再多找些消食健胃的方子比较好。
待送走了顾鹤轩,阮瑶并未回殿,而是去了自己在外殿时居住的屋子。
之前被调到内殿伺候时,阮瑶来的匆忙,除了几件贴身衣裳外就没带别的。
现在得了空闲,她便回来细细收拾一番。
大抵是因为阮女官身份已不同往昔,屋内并未安排别的宫人,一切都保持原样。
阮瑶***后的头一件事便是把藏在床下的匣子取出来。
打开,里面是几双鞋垫,几支珠钗,还有被包裹好的三百千。
这些都是阮家人给她准备的。
虽然阮瑶是穿书而来,可她是胎穿,这一世,便是她的新生。
她有父,有母,还有兄长。
阮家父母抚养她长大***,教她读书知礼。
即使当初的自己脑袋不好使,可二老从未嫌弃过,一直好好教养着,这才使得阮瑶识字,还养出了好容貌。
也正是因为这好容貌,她才被当地遴选宫人的官员看中,随着其他人一并带到京城。
阮家二老舍不得,可那官员把皇宫描绘的富丽堂皇,说阮瑶这样的好模样必然不会吃苦,加上遴选宫人是奉了旨意的,他们拒不得,只能应下。
鞋垫是阮母熬了好几个日夜纳的,珠钗是阮父掏出家底给她置办的,而这三百千,则是阮瑶的哥哥亲手抄来送她的。
或许当不得什么钱,可在阮瑶心里,这些物件无比贵重。
即使当初她还是个傻姑娘,也未曾想过动用,生怕被人抢了去。
这会儿阮瑶已经不怕有人抢,只管拿着自己带来的小包袱皮把这些都给裹好了,连带着另几件衣裳一起包上,准备等下提回去。
这时候,刘嬷嬷往里探了探头,道:“是阿瑶回来了吗?”
阮瑶立刻应了一声,起身笑道:“刘嬷嬷福安,我正想着等下去小厨房呢。”
刘嬷嬷见门开了便试着问了问,见真是她,立刻进来,挽住了阮瑶的手连声道:“当真是你,今早事儿多,都没来得及说说话,也没问你,这些日子过的可好?”
阮瑶知道刘嬷嬷待自己的向来是关心的,她便把那些担惊受怕的事儿都给掩了去,只说:“都好,殿下仁德,待我也和善,自然是一切都好。”
刘嬷嬷原本脸上带着笑,一听这话,神情微微一滞。
而后刘嬷嬷回身将门关了,转身拉着阮瑶去桌前坐下,这才轻声道:“阿瑶,你跟嬷嬷说实话。”
阮瑶眨眨眼,“嗯”了一声。
刘嬷嬷却有些犹豫,想了一会儿才道:“我听人说,现在……内殿就你一人伺候?”
此话不假,阮瑶自然点头。
可刘嬷嬷只觉得担心。
在她心里,阿瑶还是那个干起活儿来不知道累,被人欺负也不知愁的傻姑娘。
宫人之间就罢了,好歹有宫规约束着。
可现在她伺候的是太子,这东明宫里顶顶尊贵的人。
刘嬷嬷已经听人私下里在传了,说是太子殿下对阮瑶一见钟情,如今明面上是管事女官,可早晚都是要纳了的。
纳什么,刘嬷嬷没敢细想。
本想着是别人误传,如今见阮瑶点头,刘嬷嬷只觉得眼前一黑。
得,就留一个人伺候,没事儿也变有事儿了。
好好的白菜被猪……不对。
刘嬷嬷在心里念叨了几遍“老奴失言,太子勿怪”,可到底没能安心。
她在宫里时候久,见多了女子争宠闹出来的龃龉波澜,富贵背后尽然是萧索,多少聪明女子都逃不过,刘嬷嬷自然怕阮瑶吃亏。
不好明着劝,刘嬷嬷便拐了个弯儿:“这条路不好走,阿瑶你要想清楚才好。”
阮瑶以为她说的是伺候太子,心想着换成一般主子自然不容易,可小太子刚刚还把脑袋往她手上塞,她除了要仔细遮掩外,似乎没遇到什么难事。
于是阮瑶便笑着道:“不妨的,殿下待我好也就是了。”
刘嬷嬷以为她情根深种,又劝道:“可正主早晚会来。”太子是要娶正妃的,到时候阿瑶如何自处?
阮瑶则是道:“嬷嬷放心,我不怕的。”正主不就是田嬷嬷么,如今这位前任管事嬷嬷已经自己去了浣衣局,她自然没什么好怕的。
刘嬷嬷闻言,却是一顿,上下打量了阮瑶一番。
还是那个花容月貌的好模样,眼睛却比当初明亮很多。
当真是开了窍,知道争了。
既知道阮瑶有打算,刘嬷嬷便安了心,脸上重新有了笑:“那就希望阿瑶你一切顺遂。”若是能在东明宫当主子,这般相貌再聪明些,想来也是好的。
阮瑶也笑着回道:“多谢刘嬷嬷。”只要好好照顾太子,她自然能顺遂的。
一番鸡同鸭讲,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都甚为满意。
随后阮瑶就带上了包袱与刘嬷嬷去了小厨房,告诉她们晚上蒸包子。
只是不要做得太多,适量便好。
待蒸得了,来喜便来取膳食。
原本这种零碎事儿是不用来喜做的,毕竟传膳太监不仅费时费力,还要为主子尝菜试毒,颇有些凶险。
但是来喜伶俐,恨不得抓住一切机会在太子殿下面前表现,传膳是难得能进殿的机会,于是来喜便把这事儿安排到了自己身上。
回去时,宫人们拎着食盒,端着碗碟,来喜则是拿着拂尘跟在阮瑶身边,笑着同她说话。
大多是些东明宫里的细碎事,比如什么时候宫宴,什么时候换装,就连殿前的花草何时更换,殿内的摆设如何维护,来喜都讲的头头是道。
这其中,有些是他原本就知道的,还有些是来喜费尽心思打听来的,就为了在阮瑶面前卖好。
阮瑶本就对东明宫了解不多,如今来喜主动说起,阮瑶自然听的认真。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宫道上有一队人经过。
阮瑶和来喜立刻顿住了脚步,身后宫人也跟着站定,低垂眉眼,一言不发。
待他们走过去后,阮瑶才轻声问道:“那是何人?”
来喜回头看了看,这才压低声音回道:“是宿大姑娘和宿四郎君,”他知道阮瑶之前一直在外殿,怕是对朝中事不甚清楚,便解释道,“她们是宿侯爷的儿女,宿侯爷的夫人陈氏又与陈贵妃是嫡亲姐妹,宿大姑娘便与陈贵妃所生的三公主交好,故而常常入宫,寻常见到也不奇怪。”
这关系当真是一环套一环,阮瑶听完,在心里细细理了理才算弄明白。
不过很快,她就注意到另一桩事。
宿?
这姓氏并不常见,除了这次,阮瑶记得自己以前也是听到过的。
在原本的剧情里,赵弘是残忍暴戾的反派,而书中英明神武、武功盖世的男主好像就是姓宿的……
他有多强,赵弘死得便有多惨。
阮瑶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她立刻扭头看向来喜:“不知公公晓不晓得一位叫宿韫的郎君?”
来喜笑道:“阮姐姐说的便是宿四郎君啊,刚刚过去的就是。”
阮瑶立刻回头,略瞧了瞧,眼中带出了些疑惑:“哪个?”
来喜用拂尘挡着手,悄无声息的点了下:“抱着的那个。”
……抱着的?
阮瑶一愣,跟着看去。
就瞧见传闻中力能扛鼎的男主宿韫,这会儿正软趴趴的靠在嬷嬷怀里,嘴里吧唧吧唧的***着关东糖,吃的格外开心。

独宠东宫免费阅读

比反派傻了更可怕的事情是什么?
大概就是主角还在吃糖吧。
阮瑶盯着尚未苦大仇深的奶娃娃宿韫看了两眼,而后迅速收回目光,不发一言的和来喜往回走。
来喜有些好奇,但也没有细问。
在这宫里人情复杂,谁都有秘密,面子上一团和气就好,都问清楚便没意思了。
只是来喜无论如何想不到,身边这位阮女官脑袋里念叨的事情颇有些大逆不道。
一会儿一个造反,一会儿一个弑君,随便哪条说出来都够掉脑袋的。
好在阮瑶沉得住气,面上半点不漏,只在心里细细盘算着。
一开始瞧见宿韫还是个小不点儿确实是让阮瑶有些惊讶,但是冷静下来后,觉得也属正常。
书中***无道的赵弘现在只是太子,尚未继位,距离剧情开始还有好多年,算下来宿韫确实年岁不大,如今正是个小豆丁的年纪。
而且阮瑶也拿不准剧情会不会按照书中发展了。
毕竟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反派暴君赵弘昏庸无道,残害忠良而起,若非他屠杀宿韫满门,也不会逼得宿韫远走他乡,一番奇遇后造反登位。
如今,从根子上就有所不同。
阮瑶实在看不出自家太子殿下哪里***哪里昏庸。
这一傻,反派的路大概走不通了……
正想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东明宫外,阮瑶瞧见有人在宫门外徘徊。
那人虽是内监打扮,可衣裳瞧着比寻常宫人要好上不少,腰上佩戴着锦袋,想来是个得脸的。
阮瑶不由得顿住步子,来喜也跟着停下,顺着阮瑶的目光看了过去,细细打量之后笑着对她道:“阮姐姐放心,这人是张大人身边的顺子,一直是常来东明宫的。”
阮瑶对外头的事情不甚清楚,不由得问道:“张大人是谁?”
来喜细细解释:“当朝太子太傅,张文敏大人。”
太子太傅,便是殿下的老师了?
即使阮瑶并不知道这官阶有多高,但既然能做太子太傅,想来不会是寻常人。
大齐奉行天地君亲师,老师学生之间的关系格外亲近。
只是不知张大人与赵弘关系几何。
就听来喜道:“之前张大人逢五逢十就会到东明宫来教学授课,偶尔无课时,也会让人带些用的书册进来,有时候还会送汤水,只是宫中不好让臣子频频出入,殿下就让顺子到张大人身边,也好在宫中行走。”说着,来喜还吹了赵弘一番,“殿下的诗文书法皆是万里挑一,张大人每每说起都是赞不绝口,殿下还常让顺子带些墨宝回去让张大人品评。”
……这可不成。
阮瑶并不知赵弘现在书法如何,可让他背诗作文是万万不成的。
小太子也就是在夸好吃的时候词汇量多些。
她不自觉地抿起嘴唇,压低声音道:“这位顺子公公常常见殿下?”
来喜点头:“隔两天就来一趟。”
阮瑶一听,便想着这人怕是对赵弘无比熟悉,既如此,更不能让他***。
张大人无论如何亲近,到底是朝中人,若是被这位顺子公公瞧出太子不对劲,回头张大人知道了,没事也要闹出事来。
阮瑶便与来喜走上前,快步朝着宫门而去。
这会儿顺子手里捧着一个木匣,正往里张望,想要进门。
但太子病重后,大殿下明里暗里换掉了不少看守的宫人侍卫,现在门口的守卫都是生面孔,即使认得顺子,也不会让他轻易***。
这时候,来喜迎着顺子走上前去。
顺子是认得他的,立刻快步走下台阶,对着来喜道:“来喜公公,你跟他们说说吧,我家大人有东西要交给殿下,可耽搁不得。”
来喜虽年轻,但他在宫中时间不短,又素来有眼眉高低,这会儿只管笑着放缓声音劝道:“你也莫要怪人家,殿下病愈不久,现在最经不得吵闹,若没有殿下点头,谁敢随便放人?”
顺子一愣:“不是说殿下醒了吗?”
“殿下醒是醒了,但也要静养不是?寻常你送东西来,也都是托人转交的,要是有口信告诉我……不,告诉阮女官就是了,她自然会代你转达。”
顺子并非是宫中人,寻常都是在张大人身边走动,加上东明宫这些日子许进不许出,他自然不清楚内殿已经换了管事。
不过瞧着他的神色颇有些不情愿,嘴里嘟囔着:“大人是让我务必交到殿下手上,来喜公公你不是让我难做么,寻常殿下也不曾让人挡着,如今倒是……”正说着话,顺子看向了阮瑶。
眼神相对的瞬间,阮瑶就瞧见这个眉星目秀的小太监突然脸色发白,而后就是猛地涨红。
直接从脑门红到了下巴颏,呼吸都有些喘,眼睛瞪得溜圆。
阮瑶本想要和这位太子太傅跟前的顺子公公认识下,结果被这么一瞪,把阮瑶还未出口的话又憋回去了,下意识地轻咳一声。
顺子立刻把头低了下去,刚才还絮絮叨叨的嘴巴登时没了动静。
来喜见状先是皱眉,而后笑着打趣:“少看东看西的,阮姐姐是能随便瞧的吗?小心你的眼珠子。”
顺子低头不语。
来喜接着道:“顺子公公还不知道吧,这位是如今的管事女官,姓阮,以后张大人有什么吩咐只管告诉我们阮姐姐就是了。”
这次顺子没有反驳,直接把木匣子递给了阮瑶,而后匆匆行礼,逃似的离开。
来喜瞧着顺子的背影,脸上没了笑脸,冷哼一声,轻骂了声:“什么东西。”而后他看向阮瑶时又有了笑脸,道,“以后阮姐姐离他远点,我瞧着顺子心里是个没数儿的。”
懒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怕扎破了嘴。
阮瑶却不觉得顺子有这个意思。
因着模样好,阮瑶没少被人明里暗里盯着瞧,可这人刚刚的模样分明是怕。
自己有什么好让他怕的?
阮瑶颇为不解,不由得多看了顺子的背影两眼,到底没想起来以前哪里见过,便没多问,只管拿着木匣进了殿门。
这会儿小太子正坐在桌边,双手捧着下巴,直勾勾的盯着门口瞧。
看到阮瑶进门,他立刻坐直了身子,高兴的弯起嘴角,眼睛都开始放光。
等看到后面提着食盒的宫人后,小太子便收敛了神情,眉眼微垂,一副平静冷淡的模样。
瑶瑶说,不能随便对人笑。
只要是瑶瑶说的话,他都是一直记着的。
不过阮瑶注意到,这人的手一直在桌子底下动来动去,活泼得很。
阮瑶便走到了太子身边,明面上盯着人摆桌,暗地里是挡住了自家殿下躁动不安的手指尖。
待来喜试过菜后便与宫人们退出去,全程安安静静,连眼皮都不曾抬起。
阮瑶并未合上内室的门,这样才能第一时间看到殿内来人。
她先去瞧了瞧暖炉,又用自己的手背碰了碰赵弘的手背,感觉这人身上还是暖烘烘的,阮女官才安下心来。
小太子则是小心翼翼的睁开一只眼睛,瞧见没了外人,立刻有了笑脸,伸手拍了拍身边的椅子,声音清脆:“瑶瑶来坐。”
阮瑶以前还不敢,现在自在许多,直接坐下,而后便把木匣拿出来。
她没有打开看,只是盯着瞧了瞧,而后看向小太子问道:“殿下记得张大人吗?”
小太子正盯着桌上的白包子,琢磨着该吃哪一个,闻言下意识回答:“不记得。”
多的阮瑶就没再细问,起身将木匣妥帖的放到了架子上,用布盖好,这才重新到了桌前安坐。
之后,阮女官并未动筷,只是托着下巴瞧他。
似乎想要端详出来,赵弘有什么做反派的潜力。
小太子则是伸手拿了个包子,啊呜一口咬下去。
便是满口鲜香。
之前阮瑶带来的肉包是刘嬷嬷塞给她的,充饥就行,里面的馅顶多就是有个味道就是了。
可这次的不同。
厨娘们为了让主子吃得顺心可算煞费苦心,包包子都要格外精心。
这肉包不单单皮软馅香,汁水也很丰富。
并非是刻意包***的皮冻,而是搅的水馅儿,肉香浸入松软外皮,咬开流油,鲜美得很。
感觉到今天的肉包比那天的还好吃,赵弘笑的眉眼弯弯,脸上一片欢欣。
待吃的兴起,他的嘴里还哼了几声。
阮瑶听得出,这是之前赵弘睡不着时,自己为了哄他而哼的。
曲调很好分辨,毕竟《世上只有妈妈好》这歌儿整个大齐加起来顾忌也就自己会唱。
这时候,大抵是吃的急,小太子有些打嗝。
阮瑶赶忙给他盛了碗汤,感觉汤碗略热,又去倒了茶。
赵弘接过来一饮而尽,舒了舒气,便昂头对着阮瑶笑道:“还想喝。”见阮瑶还在盯着他瞧,小太子不自觉地用手擦了擦脸,“瑶瑶总是看我,是哪儿脏了么?”
结果本来白白净净的脸,被抹了一片油花。
阮瑶赶忙拉住了他的腕子,那手帕给小太子擦脸,嘴里温声道:“不是的,是奴婢刚刚想事情有些出神。”
小太子乖乖抬着头让她擦,闻言,好奇道:“什么事儿?”
阮瑶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在心里琢磨小太子抄人家灭人族的可能性,只管道:“就是……殿下喜欢吃糖吗?”
“什么糖?”
“关东糖,很甜的。”
小太子对于吃这件事总是格外热衷,立刻点头:“喜欢。”
阮瑶便记下来,第二天就去拿了些宫里改良过的关东糖,专门挑了个芝麻多的塞到赵弘手上。
这糖又香又甜,却没有原本的那么坚硬粘牙,一口咬下去又酥又脆,很适合当零嘴吃。
已经是大殿下的赵弘嘴里正嚼着山楂丸,低头看了看手里糖,猜到是另一个自己惹来的事儿,便不多问,直接面不改色的放到嘴里。
甜是真的甜,就是关东糖越甜越显得山楂丸酸。
大殿下不由得掀开点心匣子看了眼,而后问了句:“这里面的纸条呢?”
阮瑶正收拾着衣柜,今日尚衣局就要送冬衣来,她要提前准备下。
闻言,阮女官回头瞧了瞧,而后便继续收拾衣柜,嘴里道:“昨儿殿下说是废纸,给扔火里烧了的,殿下忘了吗?”
大殿下:……
阮瑶见赵弘不说话,便回头去看,就瞧见太子殿下正一脸平静的咬着关东糖,咔哧咔哧的。
嘴角沾了芝麻,还很对称的一边一个。
阮瑶忍着笑,温声道:“殿下真是好牙口。”
声音微顿,然后又是一阵咔哧咔哧,听起来格外***。
这时候,就听外头季大的声音响起:“殿下,顾太医来了。”
赵弘正要说话,就看到阮瑶已经合上了衣柜门,快步走过来,双手捧起了他的脸。
换成之前,太子殿下恐怕已经后退三步,先骂后罚,以儆效尤。
可现在,大殿下早已习惯了阮瑶。
加上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阮瑶是个干净人,没有污糟心思。
于是这会儿哪怕女人托着他的下巴,凑的很近,赵弘也是一派坦然。
坐怀不乱,不过如此。
就是耳根有些热罢了,不妨事。
阮瑶也确实没有旁的意思,只管拿着帕子帮他把不小心沾上的芝麻擦掉,又给赵弘整理了一下衣领袖口,打量了下,觉得太子殿下周正整齐,这才笑着点头,而后轻声哄道:“殿下乖,就像以前那样便好。”
赵弘则是安稳坐着,一直到阮瑶出门,他才伸手摸了摸嘴角,很快又把手放下,重新捏了一颗山楂丸塞进嘴里。
酸得很,果然还是糖甜。
而在殿外,阮瑶笑着对顾鹤轩行礼道:“顾太医福安。”
顾鹤轩回了一礼,一如既往的温文儒雅:“这两日殿下身子可好?”
“一切都好,大人的山楂丸也很有效。”
顾太医似乎想笑,又很快憋了回去,提起药箱进门。
阮瑶正要跟***,便瞧见来喜快步走来,她便站在门口等了等。
待来喜走近,阮瑶轻声问道:“可是外头出了什么事儿?”
而后就听来喜道:“阮姐姐,我刚刚瞧见,三公主与宿大姑娘、宿四郎君朝着这边来了。”

小编点评

独宠东宫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