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来的夫君跑了(庆瑶徐珏)

抢来的夫君跑了(庆瑶徐珏)

导读:主角是庆瑶徐珏的小说抢来的夫君跑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三年前庆瑶在街上逮了个落难书生回家成亲。相公退她近,相公怒她哄,满心只想跟自家便宜相公好好过日子,可他居然逃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庆瑶徐珏的小说抢来的夫君跑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三年前庆瑶在街上逮了个落难书生回家成亲。相公退她近,相公怒她哄,满心只想跟自家便宜相公好好过日子,可他居然逃了。

庆瑶徐珏小说简介

三年前庆瑶在街上逮了个落难书生回家成亲。相公退她近,相公怒她哄,满心只想跟自家便宜相公好好过日子,可他居然逃了。
三年后庆瑶走在京都大街上,直接被人扛上马……真没想到强抢这事也分初一十五。
徐珏:救命恩情铭记于心,来日必当衔环结草,涌泉相报。
庆瑶: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就成了。
徐珏:…………
简单来说,就是女恶霸捡了一个落难公子哥回家,日久生情的故事。

抢来的夫君跑了全文阅读

第8章死灰复燃
庆瑶没猜错,徐珏这院子里果真还藏着人。
刚刚的恼火一半真一半假,摔盘子是故意的,一是为了吓吓那管不住嘴的夫人,二也是为了这个猜测。
这应该是一惯有的,所以平时那两个婢女才不敢轻易进这屋。
她们倒是占了次便宜,正巧在这屋子里被连带护了一回。但同时,庆瑶也不由得产生疑虑,谁没事还留高手护着屋子,屋里是有宝贝啊?她家相公到底是何身份,身边又怎么会跟着这样的高手?
在她的认知里,一般人家只要能多雇几个小厮打手就已经算得上很体面的事了。像他们庆家虽说家丁小厮不少,看着人多,其实扛不住事,若真遇到些厉害的,他们不过是凑个人头罢了。一般真有要紧事,都会像她这次出门一样雇镖师陪同。
所以,若一个人没事身边就藏着这么多高手,那这个人的身份定是不容小觑,再加上徐珏是去了皇宫,总觉得不会太过简单。就是眼下看着这所谓夫人并没啥气度,似乎还不如她那个便宜二伯母,总觉得这徐府说不上多……
另外,如果她家相公真的这京里身份高贵的有钱少爷,为何会跑到千里外的柳叶镇去,又为何愿意跟她当这三年夫妻?
不是庆瑶妄自菲薄,只是这世上人与人之间隔着的何止是一个身份那般简单。换位思之,若她是个娇滴滴的富家小姐,怎么的也不会跑柳叶镇去嫁个粗鲁的商户。
要知道一般当官的都瞧不上商户,比起那些真正的大小姐,她确实也粗鄙得很,平日只会算账谈生意,琴棋书画是样样不通。以前徐珏看书,她在边上说好听点事陪他,但其实连他看的什么书都不知道。
徐珏倒是会做账,有时扫一眼都能挑出一些错处来,但他志不在此,从不过问庆家的生意。
若他真是贵公子,在柳叶镇蹉跎三年就不会觉着委屈么?不对,说不定他就是委屈了,不然也不会说跑就跑,连夫妻情面都不顾及了。以徐珏的才貌,若是还有个好家世,自然是前途不可限量,相较之下她庆瑶又算得了什么,庆家所谓的万贯家财恐怕在他们这些人眼里也微不足道。
饶是如此,庆瑶心里哼哼几声,仍是死灰复燃的想着要如何再把徐珏拐回家。
或许是庆家人骨子里都有着那股迎难而上的执拗,或许是她实在对徐珏喜欢得紧,庆瑶也没往深处琢磨,想做就直接做,光是琢磨原因也没什么用。她跟徐珏再怎么身份悬殊也在同一张床上睡了三年,反正说什么她也不会放过他的。
外头那夫人还没放弃,还在骂骂咧咧让人进来,似乎不把她带走就无法吞下这口气。
这些人,嘴上说着好听说是要帮她家相公把不干不净的人撵走,口口声声二少爷,实际上从进这院子到现在的所作所为除了将此事闹大些,根本没有一点帮徐珏藏着掖着的意思。表面上看像是针对她,但分明是冲着徐珏来的。
听说京都人极重脸面,他们此番的目的恐怕就是要搞坏徐珏的名声。也不知道是哪门子家里人,巴不得自家人倒霉可真行。
还好他们是真夫妻,不然她家相公可真是丢脸丢大了。
如此看来,他家相公在这里过得可能不太好。
庆瑶心底叹气,徐珏啊徐珏,你到底在想什么,到底还瞒了多少事,若这家人不好,又何苦跑回来,难道是另有打算吗?
好歹夫妻一场,有什么事不能说出来大家一块儿解决的,虽说他们庆家目前除了有点钱也没有其他能耐,可他若真有想做的,她庆瑶就是拼了半条命也愿意帮他做到。
实在没人敢再尝试进屋,那夫人气得指着庆瑶要她滚出去,庆瑶微微笑看着她,跟看生意场上没脑子的人一个眼神,她又不傻,怎么可能出去。
有人在暗处拦着,庆瑶乐于看他们耍猴戏,只是有些可惜刚刚的点心被她一股脑儿都推掉了,不然可比做戏台底下有意思多了。
“小姐,这屋子怕是有机关,咱们可得小心点。”阿叶相对谨慎一些,俯在庆瑶耳边悄声说道。
庆瑶心里有数,便敷衍一句。
那夫人似乎想让人从窗外进来,在外头嘱咐了几句,正想带人绕到两边的窗户去。
这时,忽然有人在背后唤道,“三婶。”
徐珏的出现是众人始料未及的,庆瑶也未料到,毕竟先前那叫碧水的婢女说的是要等到晚膳时候才回。
这人犹如鬼魅般忽然出现在后头,把那趾高气扬的夫人吓得面容都有些失色。
庆瑶倒是立马从椅子上蹦起,盯着外头的徐珏不敢眨眼。之前没仔细瞧,如今才是看得真切,她家相公真的瘦了,还好气色不错,穿着这身衣裳器宇轩昂,依旧是那般俊美。
所以说这么一个相公,她怎么舍得拱手让人。
“小姐,是姑爷。”苗儿跟阿叶也看着外头的人。
饶是之前瞧过一回,也不比现在这人就站在门口还得直观真切,这两个月来庆家是怎么个人仰马翻,庆瑶又是如何四处寻人,无人比她们清楚。现在这个人站在外头,她们又是高兴又是顾忌,既然都逃了,为何又出现,还要把小姐带到这里,刚刚还来这么一群人闹了一出,谁知道这徐家到底是不是居心叵测。
“嗯,是他。”庆瑶告诫自己要憋住,绝对不能表现得太激动了。虽然她太想跑过去亲近这个人了,哪怕是碰一碰,好让心中那股不真实感才能消散干净,但不行,还不行。
“徐珏,你回来的正好,这女子来路不明,污你名誉,老太太要我将她带走,你可有意见?”三婶缓了缓神,指着庆瑶问道。
徐珏眸光微微扫过众人和地上残局,最后落在里头的庆瑶身上,眼底似闪过些许微波,他淡淡道,“今天值院的都不必留了。”
最后头的碧水跟紫烟一听腿都软了,立马跪在地上求饶,“二少爷,奴婢知错了二少爷。”
“你要干什么,徐珏,你胡乱带人回来还不够,还要胡乱惩戒下人,这徐家何时轮得到你来管了!你眼底可还有我这个三婶,还有老太太吗?”
三婶抬手似乎要指徐珏,中途又缩了回去,原因无他,他身后还跟着好几个玄衣人,一个个人高马大,一只手能逮俩丫头,若论打架,这三婶毫无优势可言。
徐珏宛若未闻,须臾才注意到边上的人似的,回头问,“三婶可还有事?”
三婶气得手直抖,连道几句好,被婢女扶着,她冷笑一声,“你爱带不三不四的人回来就带吧,反正你也不怕把老太太气病,反正你也从未顾忌过徐家的脸面。徐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你好自为之,我们走。”
那夫人带着一群婢女转身就走,那碧水跟紫烟哭得厉害,求了徐珏又去求那夫人,在边上喊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回头,被徐珏的手下直接拽起来带了出去。
庆瑶看着,连忙喊了一声,“等等徐珏,那叫碧水的婢女,我还欠她一身衣裳。”
今天这事确实跟这两个婢女脱不了干系,但一码归一码,她身上还穿着这姑娘的衣裳,欠了人家的就该还清。
徐珏眸光微冷,淡淡扫了庆瑶一眼。
应该是在向她要个解释。其实庆瑶心里正想着如何跟徐珏打个招呼,太柔情不好,太悲戚也不对,怎么说呢,她想要这个人,这两个月来提心吊胆受折磨很烦,但也挺正常。于情,世间感情之事求而不得常有,可求而不得只能是怪自己,而不是怪对方。
于理,徐珏逃走,到底是在她强迫他成亲之后。
也想问很多为什么,但眼下绝对不是个好时候。不知徐珏想法之前,她必须先悠着点。
庆瑶支支吾吾道,“是因为今日沐浴,跟那婢女借,就,你看我穿的这衣裳……”
徐珏上下打量了她一遍,眸光落在她未梳起的头发上,冷冷道,“好看。”
庆瑶一愣,她没想到徐珏会突然说这个,他以为她在要夸赞?
她之前经常穿新衣裳跑到徐珏跟前等着夸,大部分时候都要磨上许久,徐珏才肯搭理她,但也不会说太多,通常就是说一句好看。
徐珏不知怎么皱了皱眉,又补上一句,“京都的妆容确实很适合你,庆姑娘。”
“你喊我什么?”庆瑶一愣。这人什么毛病,对自己妻子喊姑娘?
不知何时,边上其他人都已经退了下去,庆瑶与徐珏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近到能看清彼此的任何表情。徐珏眸光微凝,面色如霜,仿佛不存在过多情愫一般。
他抿了抿嘴,差点反问一句,‘你刚刚又喊我什么’,但话到嘴边又沉默了。
庆瑶摸不着头脑,试探道,“真比柳叶镇的好?”
“……”徐珏摆手招了两个面生的婢女过来,“去给庆姑娘收拾一间屋子。”

抢来的夫君跑了免费阅读

第9章想问就问
“等等!”庆瑶眼睛都瞪圆了,居然要给她单独收拾个房间,这不就是所谓的夫妻分房么,她怎么可能答应。
在柳叶镇那会儿,庆家是她做主,分房睡这事压根没可能,如今这儿到底是徐珏的地盘,庆瑶决定迂回点,“收拾房间就不必了,庆家在京都正好有间客栈,过些日子收拾出来便能住人。你那屋子挺宽敞的,这几日咱们凑合凑合就成。让丫头们先下去吧,我们再单独说说话。”
先同房再说,同房了才能有机会培养感情,不然一切都是白搭。至于搬出去,呵呵,她若真的住进来还想她走,那是没可能的。
这话说出来是有些没脸没皮了,但要是做什么总顾忌脸皮那也办不成事,庆瑶如此安慰自己道。
她说完,徐珏看了她一眼,没要应声的意思,边上两个婢女更是垂着头不知该听谁的。
过了片刻,徐珏才道,“下去备晚膳。”
“是,二少爷。”婢女们如释重负的行礼离开。
这下子是真的一个外人也没有了,庆瑶看着婢女们走远,再偷偷瞧一边的徐珏,他似乎没多少说话的兴致。按她的猜想,若徐珏这人想和离大概是开门见山的提,如今不提说不上好,也谈不上坏。
庆瑶心里闪过好几个念头,然后差点没伸手敲醒自己,又不是在外做生意,跟自家相公耍什么小心眼。
两人在外头相顾无言的站了片刻,徐珏绕过她进了屋,又回头道,“杵着做什么,还不跟上?”
有戏有戏,还知道喊她进屋。
庆瑶强绷住一个不为所动的表情,缓缓跟在后头,还主动把门给关了。
地上的碎片已经让人收拾好了,茶壶也换了新的,徐珏倒了两杯水,庆瑶也跟着坐下,虽然有很多想问,但一时半会儿不知如何开腔。
徐珏端着茶杯坐着,她打量了几眼,才主动道,“没想到那夫人真是你三婶,我还当她唬我。你来京都走亲戚,为何不同我说一声,毕竟是好事……”
言下之意,这次为期两个月的出走就当他是出门散心了,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一概过去,只要徐珏肯顺着这个台阶下来。
装模作样这事她做起来也不手生,不过这还是第一次在徐珏面前如此。
结果徐珏一听,面上似有些讶异,出乎意料地回答,“你不知道?”
庆瑶有些莫名,“我确实不知道那人是你三婶。”
后面猜到了会是徐珏的某个亲戚,就是对方没个长辈样,她就索性装傻。明知道人家想扇你巴掌还把脸伸过去这事,庆瑶真做不出来,不先扇过去就不错了,所以认真地说她觉得今天这番装傻也是为了三婶好。
见徐珏仍看着她,她便接着说,“也不知道你怎么就跑京都来了。”
最后一句略显小声,因为她听出自己的口气好像有些怨念。实话讲,若是早知道徐珏就在京都,她这两个月来也不用白忙活了,找了这么久担心了这么久,结果这人还过得挺好,虽然心里石头落地,到底有些恼。当然,也就一点点,也差不多快没了。
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也不知她上辈子是欠了徐珏什么,这辈子总觉得为他做什么都理所应当。
徐珏听她说完,皱了一下眉头,似乎在思考什么,半晌才有些疑惑道,“那你为何来京都?”
“……”刚刚好像有些回答错了,庆瑶连忙道,“就想过来找找,你知道的,柳叶镇就那么
点大,找不到人总该把范围扩大些。”
爹娘想让她散心,而庆瑶自己确实是起了走远些找徐珏的心思,虽然觉得希望不大,但连找人的镖局都托王虎他们找好了,就是那边还没消息,徐珏自己先出现了。
徐珏看着她,抿了抿嘴,“不是走亲戚。是其他事,我以为我给你留信了。”
庆瑶一愣,“什么信,你留了信?可我当时把整个屋子都翻了一个遍,并没有什么信啊!”
说起这个庆瑶就来气,她家除了钱多就是钱多,偏偏翻了一圈发现徐珏什么也没拿,只当这人是真的傻,要逃走也不知道带些银两,一想到这人没钱吃喝都心疼死了,结果谁又知道他竟是跑京都当大官来了。
若是真有信,她还提心吊胆这么久做什么,早就偷偷溜到京都找人了。
果真没看到信,徐珏并未过多解释,只道,“想必是记错了,是我不对。”
其实并未记错,他当时走的匆忙,只来得及留了几个字,就夹在未看完的那本书里,本想着在这里将这事情办完就走,可谁想来了便走不掉,更没想到庆瑶竟是没有瞧见他留的信,还来了京都。
为何写好的信会不见,这件事不太好深究,徐珏并不想让庆瑶知道,说到底是他疏忽。正如今日也是,眼下不知多少只眼睛在暗处盯着他,偏偏他今日如此大张旗鼓的将庆瑶带回来。
若他今日稍微控制一下,就不该做出这样的事,只是眼下已成定局,偏生西院的人也跟闻到肉香的狗似的来走过一遭,想必这会儿外头的流言已经满天飞了。
这人是在道歉?这情况反转太快,庆瑶有些接不来话。她还想着徐珏是想和离来着,怎么现在看着不像呢,料想的那些场面一个也没发生,他们此时的对话似乎有些过于平淡了,难道他还真是过来京都走个亲戚?
庆瑶轻咳一声,“记错也不打紧,人没事便好了,爹娘还等着你回去,你……还回吗?”
“暂时不回去了,在这里还有事。”徐珏瞧着她那两眼泛光又强忍克制的模样,心里叹了声气,“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也不知装出这副乖巧样子给谁看,换做往常早就叽叽喳喳说一通了。
庆瑶眨了眨眼,心中窃喜,这么客气,那是不是说明徐珏暂时没想和离了。
她确实想问的太多了,而且每个问题都挺重要的,她一时摇摆不定,最后眸光落到徐珏衣服上那绣工精湛的踏火麒麟,才开口问,“听说你当官了?怎么就当官了?”
徐珏顺着她眸光,也扫了一眼身上的衣服,“我父亲救过先皇,所以当今皇上对我颇为关照,让我暂居御前侍卫一职,暂管御前玄衣卫。踏火麒麟是玄衣卫的标志。”他顿了顿道,“那天突然离开,便是收到皇上的密令。”
“御前侍卫?这官大吗?要打架吗,有没有危险啊?”庆瑶惊讶道。
听这官职似乎是武将,可她家相公身体柔弱,怎么能做这种官职,她丝毫不能想象自家相公跟人打架的样子,怎的报恩还让他当这样一个官,未免也太坑人了。
“官不大,不需要打架,只是常需要进宫见驾罢了。”徐珏淡淡道。
宫里光是任职御前侍卫的人便有一堆,除了经常能见到皇帝之外其实并无实权,而他唯一的例外不过是暂管着玄衣卫,心里闪过些什么,徐珏自嘲的笑了笑。
庆瑶点点头以示了然,按这样说来,御前侍卫应该跟知府大人身边的衙内差不多,偶尔帮知府大人跑跑腿什么的,处理一些琐事。
听着是个蛮麻烦的位子,怪不得才两个月,她家相公都瘦了一圈。庆瑶皱了皱眉,“若是觉得太累了就别干了。真想当官,让咱爹给你买个闲职当当。”
这个还真不是庆瑶吹牛,之前柳叶镇的知府还真问过他爹要不要给徐珏买个官当,她爹觉得不错,毕竟徐珏字写的好看,看着斯斯文文的,否管肚子里有没有真材实料,样子就能唬人。
那段时间徐珏身体一直不太好,她觉着还是别太劳累了就给推了,后来看徐珏每天在家看书写字也挺好,便没记起来过。如今想想,若是自家相公真的喜欢做官,买个也未尝不可。
“嗯。”徐珏眸光柔和些许,若他想要,***这事庆家确实是能做得出来,只是他哪是想做官,是这麻烦怎么甩也甩掉,没办法才如此。
两人对视一眼,庆瑶默默脸红了。
不是,她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花再多钱买来的官也绝对没这能天天见到皇帝的官好啊,刚刚就想着跟衙内差不多,脑子一抽真把御前侍卫当衙内看待了。
徐珏垂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也不再多言。
这时,外头来了个丫头传话,说是老太太来请二少爷过去。
庆瑶这才想到徐珏这一屋子亲戚还没跟她透个底呢,“什么老太太,你还真是人家的二少爷?”
徐珏搁下茶杯,起身走进里屋,从里头拿出一本书放在圆桌上,“老太太是我祖母,这是我三伯父家。论排序我在他们这里排第二。这是徐家的族谱,你自己看看。”
庆瑶微微挑眉,她家相公这态度没毛病,他三年前流落柳叶镇被她抢去当相公时,这些亲戚可是一个都没找上门,瞧着是什么祖母三伯父的,指不定比她跟她二伯父的关系还不如。
“该不会是他们知道你成了庆家的姑爷,才回来献殷勤吧?”
徐珏瞧着庆瑶一脸认真,微笑道,“应该是。我需要回几封信,你是要在这里喝茶还是如何?”
若他们知道这边这位是有名的富商庆家的独女,怕是真的会来献殷勤。
“你还忙呀,你祖母,不对,咱们祖母喊你呢,你不去?”庆瑶道。
“不着急。”徐珏道。
人家巴不得他沉迷酒色,不尊长辈,他总不能让人家失望了。

小编推荐

小说《抢来的夫君跑了》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抢来的夫君跑了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