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喜欢你岳曦(岳曦顾之墨)

偷偷喜欢你岳曦(岳曦顾之墨)

导读:主角是岳曦和顾之墨的言情小说《偷偷喜欢你》已完结,偷偷喜欢你岳曦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当岳曦声泪俱下讲述自己长达6年的暗恋史时。所有人都认为她遇见顾之墨,就如同纯情小女孩遭遇了史诗级渣男。

小说介绍

主角是岳曦和顾之墨的言情小说《偷偷喜欢你》已完结,偷偷喜欢你岳曦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当岳曦声泪俱下讲述自己长达6年的暗恋史时。所有人都认为她遇见顾之墨,就如同纯情小女孩遭遇了史诗级渣男。只有当事人顾之墨最清楚,她才没有看上去那么单纯,就是只狡猾的小狐狸。十八岁那年,她说要与他做朋友,他信了。二十岁,她娇憨地盯着他看,他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我们是朋友!

岳曦顾之墨小说简介

有人问过岳曦:“你这辈子,遇到的最困难的事是什么?”
岳曦答:“十八岁之前,我以为是减肥。”
“十八岁之后呢?”
“追顾之墨。”
顾之墨摊手:“路过,我怎么不知道她追过我。”

偷偷喜欢你岳曦全文阅读

岳曦是被顾之墨叫醒的。
她睡眼朦胧地抬起头,发现班上同学已经来了一半。
顾之墨正并排坐在她旁边,伸手递来一块面包:“还没吃午饭吧,给。”
她摸摸自己空荡荡的胃,确实饿了。也没再客气,伸手接过面包,轻声道:“谢谢。”
面包是红豆馅,软而香甜。
她一口一口,慢条斯理地将整个面包吃完。
睡过一觉,她感觉自己好了很多,说话也不似之前那样没力气。
岳曦吃完最后一口,问顾之墨:“你怎么知道我没吃午饭。”
顾之墨侧首看她,道:“猜的。”
岳曦垂下头,开始在口袋里开始摸索:“对了,这个面包多少钱,我……”
“不用给了。”顾之墨打断她的话。
“不行。”岳曦有点急:“我不能总是拿你的东西。”
顾之墨看岳曦一本正经的样子,突然就笑了:“请我同桌吃个面包而已。”
两人正说着话,袁达从教室外冲回座位,敲敲岳曦的桌子,吆喝道:“快,岳曦,之前答应请你吃的冰淇淋!”
他献宝似的从校服口袋拿出一根草莓味可爱多,举到岳曦头顶。
岳曦仰起头看,她知道自己身体状况并不允许,可又不好拒绝。
只能伸手去接,顾之墨却在她之前,抬手便把可爱多推了回去。
“大中午请小姑娘吃冰淇淋,没病吧你。”
“怎么了,这是我跟岳曦说好的。她约出来我女神,我请她吃冰淇淋。是吧岳曦。”袁达冲她眨眨眼:“下次还得麻烦你。”
岳曦嗯了一声,举起手,再次接过冰淇淋。
冰凉的触感从手心传来,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顾之墨想了想,转了个方向,问她:“这冰淇淋,要么然你送我吃吧?”
袁达一听就沸腾了:“卧槽,老顾你行不行,一根雪糕你都不放过。我再买给你成不,至于么?”
顾之墨却置若罔闻,只偏头看着岳曦,用商量的语气道:“当做我用面包和你换的。”
岳曦当然不犹豫,无论她能不能吃,想不想吃。如果顾之墨开口向她要,她怎么都会给的。
她直接把冰淇淋塞进他手中:“给你吃吧。”
顾之墨得意地冲袁达挥了挥,转而递了个杯子给岳曦:“你还是应该喝这个。”
是她的保温杯,拧开杯盖,里面的水还冒着热气。
顾之墨解释道:“徐佳梦中午来还你的。”
岳曦弯唇笑了笑,双腿微微曲起,双手捧杯,将杯底搁置在膝盖上,又对着热水吹了吹。
刚准备喝一***。
顾之墨又在一旁低声补充道:“但热水是我打的。”
岳曦一怔,手微乎其微地抖了一下。
袁达在课桌上方,垂眼看着并排在坐在地上的两个人,啧了一声,打趣道:“你们俩这是干嘛?过起日子了啊!我改明儿给你们搭个帐篷呗?”
岳曦闻言,脸倏地一红。
袁达眯着眼打量,忽然看到她腿上挂着的校服,一拍脑门:“***,我说顾之墨中午吃饭怎么外套都不穿呢,你俩到底什么情况!”
岳曦飞快地看了顾之墨一眼,他并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只静静地坐在那里。后背靠在墙上,双腿随意搭在桌子腿旁。
已经临近午休结束,班上同学陆陆续续走进教室。
徐佳梦趴在门口喊了一声:“岳曦,有人找。”
岳曦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她放下水杯,又将校服还给顾之墨。一股脑爬起来,朝门口跑去。
她刚走,顾之墨便也站了起来,慢慢抖开被叠的整齐的校服,袁达还站在他面前做出一副逼供的样子。
顾之墨手腕一动,直接扣在他脑袋上:“下次再胡说八道,我把你舌头割下来。”
教室门口。
岳曦和徐瑞戚面对面站在走廊窗台边。
徐瑞戚从书包里掏出四本漫画书递给岳曦:“给你,我看完了。”
岳曦看到漫画,直接瞪圆了眼,连忙拿到手中,塞进怀里。
她反复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什么人后,这才舒了口气,道:“你刚回来?”
徐瑞戚看着她紧张兮兮的样子,咧嘴笑了,露出两颗洁白的虎牙:“当然了,刚回来就给你送书,感动么?”
徐瑞戚一笑起来就有一种邻家小弟弟的感觉,即使在阴雨天也总能让人感到阳光灿烂。
岳曦见他笑,她也跟着笑:“感动。”
“别光顾着感动。”徐瑞戚朝她伸出手:“我要的东西呢?”
“啊!”岳曦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小七在向自己要手稿。
她单手抵着下巴,不太好意思道:“最近事情太多了,我还没画。”
声音软软的,一如既往的温柔。
徐瑞戚摆摆手,又伸手在岳曦脑袋上揉了一把:“没事,学习要紧,有时间再画。”
岳曦点点头。
说话间,郑馨刚好走到两人身边。脚步不由自主放慢了些。
岳曦用余光瞥到,挂在脸上的笑意僵了僵。
还好她只是略有停顿,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们一眼后,直接进教室了。
虽然由于顾之墨的缘故,郑馨已经很久没找过她的麻烦了。
但她于自己而言,就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只要一想起以前那些事情,仍旧心有余悸。
徐瑞戚也看了眼郑馨的背影,转过头来对岳曦说:“对了。”
他一边说一边从书包里拿出两罐曲奇饼干:“我去外省比赛买了点小礼品,一罐给你,一罐给你同桌。”
岳曦接过饼干,愣了愣。不确定般地开口询问:“我同桌?”
“对,顾之墨。”
岳曦忽然想起,赵小琦对自己说过,徐瑞戚和顾之墨曾经一起打过篮球。
她恍然大悟般点点头,只当他们是旧友,也没再多问。
她按照小七的话,将曲奇饼干递给顾之墨,结果恰好又被袁达看到。
袁达指着饼干,张大了嘴,想说点什么。
目光一转,看到顾之墨面无表情的脸,又生生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岳曦读懂他的意思,忙开口道:“那个,你,你吃我这份吧。”
袁达本想伸手接,忽然又感受到顾之墨递来一个威胁的眼神,他打了个寒战,摇手拒绝:“不了不了,我不爱吃甜的。”
教室人越来越多,掺杂着各种说话声。
快打上课铃之前,班主任夹着教案走上讲台,吵闹的声音戛然而止。
林清策低着头在讲桌上翻找着什么,头也不抬地说:“下周月考,大家这几天好好准备一下。晚一点我叫班长把考场分配念一下。”
班里顿时传来一阵阵哀嚎声。
市八中,一个师资力量和升学率在C市皆顶尖的重点高中。表面看起来光鲜,实际上考试多到变.态。
从高二开始,课程越压越紧。
考试月月有就算了,偏偏每次月考都要分考场,还要做年级排名,这就很恶心了。
校方美言曰在高考之前,要让考试变成一日三餐,让所有的学生适应考试,爱上考试。
真是神tm的爱上考试……
岳曦叹了口气,来了五班之后,她从讨厌月考,变成了害怕月考。
现在月考成绩已经不仅仅要过胡玉霜那关了,更要过五班同学的这关。一旦她成绩与位置不匹配,迎来的将是更多的闲言碎语。
只是单纯想想,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干脆半伏在桌上,刚觉得好了一点的肚子,又开始隐隐作痛。
顾之墨半个身子也趴在桌上,问她:“还难受呢?”
岳曦从胳膊里抬起头看他,下意识摇摇头。
紧接着,心里一跳。
她忽然想到,如果这次月考,她的成绩提高,又或者是顾之墨的成绩提高。
就有一个人要从这个位置上离开。
他们的同桌,也许做不长了。
想起这件事,岳曦比先前更郁闷。
放学时郁闷,吃晚饭时郁闷。就连赵小琦主动找她煲电话粥,她说话都是一副力不从心的样子。
赵小琦正在吃晚间零食,一边吧唧嘴,一边问:“怎么了你,还不***呢?”
岳曦弱弱地嗯了一声。
“小可怜。”她深表同情地啧啧了两声,又道:“对了,你猜我今天中午遇到谁了?”
“谁?”“你同桌!”提到顾之墨,她才稍微有了点精神:“在哪遇到的?”
“你班级楼梯口啊,他还和我说你在教室里等我吃饭。”
岳曦脑海里忽然想起今天中午的事情,她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问:“然后呢?”
赵小琦继续道:“我说你中午不和我吃了,你肚子疼。”
岳曦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直接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难怪。又是向她要冰淇淋,又是替她打热水。他果然知道些什么……三月将至。
天气渐渐有转暖的迹象,前几天下过的雪已经在路面上化开。
路上***不堪,很是不好走。
临近月考,班里的学习氛围很浓。就连岳曦都不自觉跟着焦虑了起来。
为了不让成绩太落后,她特地起了个早。
结果到了班级惊讶地发现,大半的同学都已经在自习了。
就连顾之墨来得都比平时要早些,但他来了并没学习,只窝在座位上偷偷玩手机。
岳曦有时候很羡慕他,天生的好脑子。和他同桌这些日子,她就没见他认真听过一节课。
不用废一点力气,就可以名列前茅。
不像她,费尽心思想学好数学,分数却一点面子都不给,不是不及格,就是刚及格。
她认命地摊开练习册,开始认真做题。
也不知过了多久,班级前忽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一句怒骂:“***的!”

偷偷喜欢你岳曦免费阅读

岳曦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笔都差点没拿住。
在场的人,都抬起头朝声音的发源处望去。
教室前排,刘兆正站在宁夏桌旁。
他像是刚运动过的样子,身体因剧烈呼吸而起伏着。
他单手撑着膝盖,缓了一会,才伸出另一只手指着宁夏,继续骂道:“抢我的车有瘾?第几次了!你是贱么?”
安静的教室中,他的声音像被放大了几倍一样,显得有些刺耳。
宁夏原本趴在桌子上,这下也回过头定定地看着刘兆,没说话。
周围仍旧静悄悄的,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都目不转睛地观望。
岳曦在五班关注的事情不多,但宁夏这个人她倒是有点印象。
说到底她能留意到她,也是因为两人的外号有异曲同工之处。别人叫她肥葩,叫宁夏怪葩。
她偶尔在班上看到宁夏,会莫名生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宁夏平时也几乎不开口说话,每天上下课就只窝在座位上,手心里握着个小屏mp3偷偷看电子书。
要说脱离群体,宁夏才是真真正正的与世隔绝。
体育课不上,运动会不去。就连上次去看电影,她也没去。听别的同学讨论说,她那天背着书包直接回了家。
总是独来独往,终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所有老师都知道她的种种作为,但也都默许了。
这样一个完全不说话的女生,是怎么招惹上班里的男生的?
刘兆气的脸涨红,死死瞪着宁夏。一时间气氛很诡异,旁边有几个男生劝了劝:“刘兆,老师马上就来了,不然算了吧。”
“算了?这事不可能算了。这煞笔天天抢我车,我们家那片小区本来出租车就少,坐公交还麻烦。我他妈每次刚打了车,她准能来抢!”
刘兆越说越生气,说到最后几乎是在怒吼:“老子之前迟到好几次都是因为你!”
他指着她,咬牙切齿:“你知道我今天跑了多远的路才打到车么?”
宁夏看到刘兆这么生气的确是怕了,但仍然抬起头,道:“我说了,我们可以一起拼车的。”
“谁他妈要和你这个怪葩拼车!”刘兆伸手使劲一推,宁夏桌上落着的书瞬间撒了一地,“恶心你都来不及,为了躲你,我前几次都忍了,让你坐车走了。你还得寸进尺,没完没了了是么?”
宁夏肩膀一抖,垂下头良久没说话。
刘兆见她不说话,更加火冒三丈。直接揪住她的衣领,将她从座位上拎了起来。
宁夏本就瘦瘦小小,在刘兆高壮的衬托下,更显得无力。
岳曦心头一紧,惊得用手捂住嘴。
大部分人都在看着,没人说话,更没人上前劝架。
宁夏明明害怕至极,偏偏倔强地扬起头来直视刘兆。
岳曦看在眼里,紧张的同时,忽然又有些心疼。
其实她很能理解宁夏的心情。
在这种时候,没有人能站出来帮她。她就这样,总是一个人。此刻又该有多无助?
岳曦慢慢松开捂在嘴上的手,想开口制止。
努力尝试过几次,仍没有出声的勇气。
正当她暗自懊恼,忽地感觉到桌子猛地一颤。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顾之墨已经踩着桌子跳下去,冲到了刘兆身边。
“放手。”他冷着声音威胁道。
刘兆已经气什么都顾不得了,顾之墨越这样说,他反倒将宁夏拎得更高:“老子今天就要治她,谁都别想管!”
话音刚落,顾之墨一拳招呼上去,重重地打在刘兆的脸上。
刘兆没反应过来,直接撞到桌子,倒在地上。
他吃痛地呻.吟可一声,而后挣扎着爬了起来,擦掉脸上的鼻血,道:“顾之墨你疯了是不是,跟你有个屁的关系!”
见了红,班上有几名女生惊叫出声。
顾之墨安顿好宁夏这边,转过头来眯起眼看他:“你他妈这样欺负一个女生?”
他就只是站在原地看他,浑身便散发出一股戾气。
刘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很快,他疯了一般地朝顾之墨冲过来。顾之墨躲了一下,随即拎起他的衣服,***往墙角一摔。
刘兆再次踉跄倒地。
“别打了别打了,班长去叫班主任了,老师马上就来了!”郑馨坐不住了,站起来冲两个人喊。
同学听她这样一喊,这才有了反应,纷纷凑上去将两人拉开。
事情闹到最后,校领导也闻声赶了过来。最终带走了顾之墨,刘兆和宁夏三人。
教室里终于恢复以往的宁静。
岳曦看呆了,她握着笔的手微微颤抖,脸色苍白,很久才缓过来。
她是第一次见男生在自己面前打架,不免觉得有些可怕。但她更震惊于顾之墨方才的样子,性格那么随和的他,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
市八中校规很严,条条框框的准则又很多。其中,打架是最严重的。先前文科班有几名打架斗殴的同学,都被通报批评,开除学籍留校察看了。
也不知道顾之墨会不会有事。
想到这里,岳曦忍不住担忧。
两节课过去,岳曦身边的位置一直空着。
听袁达说,三个人似乎都被叫了家长。刘兆受了伤,家长闹得很厉害。
岳曦心中愈发不安,想了想,还是在第二节课间逃了升旗仪式。
她跟在袁达身后,一路来到政教处。
却发现办公室门前站着另外一个人,走来走去看似很焦急。
“郑馨?”袁达低声唤道。
郑馨回头,看到袁达身后的岳曦时,脸色明显一变:“你来干什么?”
岳曦一开始没回应,路过郑馨身边,才开口道:“等人。”
郑馨斜眼看她:“等谁?不去升旗仪式不怕我和老师说?”
“哎哎哎,大小姐,差不多行了。”袁达见状忙上前来圆场,他把郑馨拉开,劝道:“你男神还在里面关着呢,现在哪是你斗嘴的时候!”
郑馨气得跺了跺脚。
岳曦没理她,走到门前,小心翼翼地将耳朵贴上去。奈何隔音实在太好,她贴了半天什么都听不清楚。
这时,门倏地被打开。
她脸边生风,愣了一下。
反应过来时,立刻捂住脸,退到一边去。
“阿墨,阿墨出来了!”郑馨惊喜地叫了声。
岳曦挪开两根手指,抬头去看。
出来的人果然是顾之墨,他正看着自己,眼里带了几分惊讶。显然是不知道她竟然会出现在门口。
屋里的男声顺着大敞的门传出来:“顾之墨你给我回来!”
他收回目光,头也不回地朝走廊尽头走去。
“阿墨,你去哪?”
郑馨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办公室里的男人快步走出来,指着顾之墨的背影,气得嘴唇发抖。
郑馨忙拉住男人的胳膊,摇了摇:“顾叔叔,您别生气。”
顾迟一见是郑馨,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
岳曦想也没想,朝着顾之墨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袁达刚想跟着跑,就被刚走出办公室的林清策捏住了耳朵:“你在这凑什么热闹?”
“啊啊啊老大,疼啊。”
袁达的哀嚎声一直传到走廊的另一方,岳曦听后没停住,反倒跑得更快了。
她一路追着顾之墨来到了食堂后面。
附近是宿舍楼,楼下有许多花坛,每到夏天就会开满姹紫嫣红的花。此刻被一层薄薄的雪附在上面,略显萧条。
已是阳春三月,房顶的积雪开化,水滴顺着屋檐流下。打在地面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岳曦赶到的时候,顾之墨正倚在花坛旁吸烟。
他以侧面对着她,修长的手指夹着烟,送到嘴边,又缓缓朝天上呼出一口。很快,他周身宛若被云烟缭绕,好看的有些不真实。
她站在原地看了一会,然后轻轻喊了他一声:“顾之墨?”
顾之墨回头看她,立即将手背在身后,不动声色地掐断烟。开口问:“你怎么没去升旗?”
语气平和又轻松,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岳曦走到他身边,也学着他的样子,倚着花坛,低声道:“不想去。”
她不由得想起刚才在门口看到的事,虽有些担心,却也自知不好详问他什么。只默默地站着,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两个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良久,顾之墨低声笑了笑,问她:“我今天吓到你了么?”
岳曦摇摇头,目光却一直锁在他的右手上。
他的手背处泛红,好像还破了皮。许是在刚才打架时,不小心擦伤的。
她犹豫了一下,细声细语询问道:“那个,你的伤,没事吧?”
“嗯?”顾之墨不解,转头看向她。
岳曦垂着眼帘,浓密的睫毛在脸颊处打下一小片阴影。
她指了指他的手,道:“好像受伤了,疼么?”

小编点评

偷偷喜欢你岳曦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下载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