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月雾里花(白云月骆临渊)

云中月雾里花(白云月骆临渊)

导读:白云月骆临渊是哪本小说的主角呢?小编带来云中月雾里花全文在线阅读希望大家喜欢:“我说老大啊,你这样是不行的,你这是要一辈子打光棍的节奏呀!”夏飞笑嘻嘻的说。“胡说八道什么!”刘姐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小说介绍

白云月骆临渊是哪本小说的主角呢?小编带来云中月雾里花全文在线阅读希望大家喜欢:“我说老大啊,你这样是不行的,你这是要一辈子打光棍的节奏呀!”夏飞笑嘻嘻的说。“胡说八道什么!”刘姐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夏飞讪讪的耸了耸肩,眼珠子一转,往楼上走去。“小宸。”夏飞敲了敲骆临宸的门,推门而入。

白云月骆临渊小说简介

还好没迟到,白云月整理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和衣服,上前按门铃。
门很快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是骆家的***刘姐。
“你好,请问是夏临宸同学的家吗?”白云月主动开口。
刘姐温和道:“是的,请问您是哪位?找三少有什么事吗?”

云中月雾里花全文阅读

“我说老大啊,你这样是不行的,你这是要一辈子打光棍的节奏呀!”夏飞笑嘻嘻的说。
“胡说八道什么!”刘姐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夏飞讪讪的耸了耸肩,眼珠子一转,往楼上走去。
“小宸。”夏飞敲了敲骆临宸的门,推门而入。
白云月自然的抬头,微怔,怎么是他?
夏飞也愣了下,这么巧?
“嗳,***,我们又见面了!”夏飞笑得灿烂,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
“你好。”白云月回以微笑,站了起来,说,“刚才的事情谢谢你。”
“客气。没想到你是小宸的补习老师,缘分呐!”夏飞倚在门口,笑意盈盈的。
话有点轻浮,但没什么恶意,白云月笑笑,把目光移回书本上。
“阿飞哥,我二哥呢?”骆临宸问。
“在楼下,叫他上来他不理我。”夏飞抱怨。
骆临宸想起最近在漫展上看中的一款手办,眼珠子一转,说:“你让他待会有空上来下呗,说我有事找他。”
白云月看了看手表,原来已经十点零五分了,她阖上书本,说:“今天先学习到这里,我周三晚上再过来。”
骆临宸“嗯”了一声,白云月收好东西,起身离开。
“白老师是吧,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学校吧?”夏飞热情的说。
“谢谢,我搭公交车就可以了。”白云月客气的笑笑,微微颔首,跟他擦身而过,准备下楼去。
夏飞忙跟了上去,边走边说:“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出门多不安全呀,还是让我送送你吧。”
白云月依旧摇头婉拒。
骆临渊刚接了个电话,眉头蹙起,拿起车钥匙准备出门,刚好白云月和夏飞也走到了客厅。
“你是建京大学的吧,那地儿离这儿至少得二十多公里,坐公交车怎么也得一个小时。”夏飞还在企图说服她。
白云月觉得有点无奈,没想到这人这么话痨。
“建京大学?”骆临渊想到刚才沈凉生说他就在建京大学附近的酒吧。
“怎么了,老大?”夏飞问。
“我刚好要过去,走吧。”前面半句话是跟夏飞说,后面半句话是看向白云月说的。
“那你坐老大的车去吧,安全第一。”建京市应该颁个热心肠市民奖给夏飞。
他其实并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
刘姐也从厨房走了出来,见状,也说:“白老师,既然二少顺路,你就搭他的车回学校吧。”
骆临渊说完,直接出门,根本没有给白云月拒绝的机会。
白云月跟刘姐致谢,忙跟上骆临渊的脚步,夏飞也一起出门,还热络的帮她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对着已经坐在驾驶座的骆临渊挥了下手:“老大,要把白老师安全送回学校哦。”
骆临渊眉头一抽,很想一脚把这个话痨踹飞。
白云月无奈,只好上了副驾驶座,跟夏飞道了谢,又朝骆临渊颔首客气道:“骆先生,麻烦您了。”
骆临渊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车子很快启动,稳稳的开了出去。
车里很安静,能听到引擎轻微的声音。
白云月双手交叠坐着,看着自己的手指,不知为何,她觉得有些压迫。
刚才他只是看了她一眼,便让她觉得压迫感十足,她直觉这个男人并不是普通人,跟刚才那个热络的男人完全不同。她莫名的觉得有些紧张。
手机响,白云月一看,叹了口气,接起:“云朵,什么事?”
“姐,我快没钱了,你再给我转两千块呗。”白云朵的声音听起来很随意。
白云月抿唇,碍于场合,她只好先应付:“我现在在外面,待会再打电话给你。”
挂了电话,白云月微微出神。
云朵花钱越来越多,一个大二的学生,每个月三千块生活费都不够。她不敢跟父亲说,每次钱不够就找自己这个姐姐,可白云月自己也还是个学生,她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负责的,学费有奖学金,生活费则是她做家教挣来的。
白云月只比妹妹大两岁,可从小到大,她要做的事情却比她多太多。
如果妈妈还在,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每次提到妈妈,父亲都避开话题,明显不想谈。
从小到大,她和云朵都被同龄的孩子笑是没娘要的孩子,后来她长大了些,隐隐的从邻居亲戚的口中得知,是妈妈抛弃了他们父女三人,去城里找了有钱人,当了人家的***。
白云月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她对妈妈的印象很模糊,记忆中妈妈是很温柔的,偶尔妈妈会看着她发呆,落泪,小云月总是抹掉妈妈的眼泪,说,妈妈不哭。那个时候,妈妈都会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声音哽咽。
后来,她就再也没见过妈妈了,妈妈的脸也在她的记忆里越来越模糊。
白云月微微出神,浑然不知她的神情已落入旁边男人的眼中。
她皮肤白皙明润,一张清秀的鹅蛋脸,一双杏核明眸此刻如落了三春烟雨,朦胧迷离。
骆临渊本没刻意看她,只是听她电话响了本能的看了过去,不料刚好看到她的这副神情,透着三分无奈,三分迷离,四分淡漠。
车窗外街灯的橘光照了进来,落入她的眸中,似有星光在微闪。
骆临渊敛眸,转开了目光。
半个小时后,车开到了建京大学门口。
“到了。”骆临渊淡声道。
“嗯?哦,谢谢您,骆先生,给您添麻烦了,路上小心。”白云月回过神来,解开安全带,对着旁边的男人欠身再次致谢。
骆临渊神情淡淡,看着她下车,轻轻的关上车门,下车,没立刻离开,站在旁边,似乎在等着目送他离开。
骆临渊收回目光,调转方向盘,油门一踩,车子很快就汇入车流里。
白云月轻轻呼了口气,往学校门口走去。
她拿起手机拨给白云朵,电话很快被接通。
“姐!”白云朵立刻喊了一声。
“我这个月不是才给了你三千块吗,怎么这么快就用完了?”现在才中旬,才过了月半,白云月实在不明白云朵怎么花钱那么快。
“我的护肤品用完了,刚买了套护肤品,才发现只剩下不到一百块……”白云朵嗫嚅道。

云中月雾里花免费阅读

还好没迟到,白云月整理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和衣服,上前按门铃。
门很快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是骆家的***刘姐。
“你好,请问是夏临宸同学的家吗?”白云月主动开口。
刘姐温和道:“是的,请问您是哪位?找三少有什么事吗?”
“我是他的家教老师白云月,上午有打过电话来。”白云月缓缓解释。
“哦,原来是白老师,请进。”刘姐让开了门,请她进来。
“谢谢。”一进门,白云月的目光就被正厅的装饰吸引住了。
厅内的装修风格是西式和东方风格的结合,融合得很是和谐。中式的金丝楠木雕花家具,深灰色镶着金丝边的地毯,沙发后挂着一副长卷水墨画,疏淡的勾画颇显意境。天花板上的宫廷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线,给暗色的基调平添了几分暖意。
“白老师,您先坐下喝杯茶,我跟三少说下。”刘姐倒了一杯清茶放在白云月面前的茶几上。
“好的。”白云月颔首,在沙发一角坐下。
刘姐转身离开,白云月又看了一眼整个正厅,没看到其他人。
淡淡的茶香在鼻间萦绕,白云月捧着玻璃杯小啜一口,清香萦满唇齿,是好茶。
父亲会炒茶,白云月小时候跟着父亲上山去采过茶,懂得分辨茶叶。
嫩嫩的芽叶在清水中舒展,翠绿柔软,水面泛起层层涟漪。
白云月看着浅浅的水纹微微出神,想起了父亲。
想起父亲,她不由得想到了云朵。父亲很宠云朵,一开始她以为是因为妹妹最小,所以父亲最宠她,可是后来她发现好像不是,父亲对她跟对云朵,是不一样的。
父亲看云朵的时候,眼里是有光的,看她的时候,目光是温和的,却似乎隔着一层什么。
白云月总是安慰自己,父亲也是爱她的,只是没有偏爱。
“白老师,请跟我来。”刘姐很快就下来了。
白云月忙敛神,把茶杯放下,应了声,跟着刘姐上楼去。
刘姐在二楼一个房间门口站定,敲了敲门,说:“三少,白老师来了。”
说完,轻轻推开门,微笑的对白云月做了个请入内的手势。
白云月微笑颔首,踏入了房间,刘姐轻轻带上了房门。
房间的布置一看就是中二少年风格,浅灰色的床单被套,几件T恤随意的丢在床上,书柜里放着各种动漫人物手办,漫威英雄模型,杂七杂八的书籍堆在一起。
趴在床上玩着手机的少年眼皮都不抬,懒懒的开口:“看够了吗?”
白云月了然,有钱人家的熊孩子,难怪苏子衿要她慎重考虑。
白云月没有开口,在书桌前的椅子坐下,直接拿出高二英语辅导书看了起来。
骆临宸刚打完一局手游,完美的碾压对手,他心情大好,抬头看着在台灯下安静看书的白云月,随意的将手机扔在被子上,撑起一只手支着脑袋,嘴角微掀,懒洋洋的开口:“喂,你在干嘛?”
白云月的目光从书里转移到他的脸上,神情淡然道:“打完了吗,打完了我们就开始吧。”
骆临宸眉头一挑,说:“你长得挺漂亮的嘛。”
“谢谢,你长得也不赖。”白云月说的是实话,骆临宸的眼睛大而亮,睫毛卷翘,鼻梁笔直高挺,嘴唇偏薄,微微***时嘴角会露出浅浅的梨涡,这是一张青春洋溢温润的少年的脸。
骆临宸轻哼一声,他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的长相,还好白云月没有说他长得可爱,不然他会现场翻脸。
从小到大,他经常被说长得可爱,他皮肤白皙,眼睛大大的像洋娃娃,还曾一度被当成了女孩子,后来长大些,五官轮廓显了些少年的模样,这才没有人再把他认错成女孩子。
刘姐端了两杯果汁,敲门:“三少,我给你们送橙汁来。”
说完,推门,意外的看到骆临宸正规矩的坐在书桌前,认真的看着书,虽然神情偶有不耐,但在刘姐看来,已经实属难得了。
要知道,骆临宸已经气走了好几个补习老师了,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也就怵他二哥。
没想到他竟然能跟新来的补习老师相处融洽,这让刘姐大大的意外。
刘姐不知,骆临宸也并非心甘情愿,只是少年人心性被受不得激,白云月一激他,他明知是激将法,但还是上钩了。
其实还有个原因他不愿意承认,就是白云月长得好看,尤其是她的眼睛,跟他一样大大的,但却像一潭清泉,让人看着就觉得心里宁和。
有个词叫什么,唔,亲切感。
对,她有亲切感。
要知道,骆三少可是正值嫌猫弃狗的叛逆时期,没几个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刘姐从房间里出来,在楼下遇到了刚从书房出来的骆临渊,微微欠身道:“二少。”
骆临渊“嗯”了一声,倒了杯清茶坐在客厅,随意的问道:“临宸呢?”
刘姐微笑:“正在房间里学习,”末了又补充了句,“和新来的补习老师。”
“哦?”骆临渊挑眉,有点意外这个答案。
对于自己这个弟弟,他还是有些认知的。
学习?那可真是稀罕事。
刘姐明白他的疑惑,笑说:“这白老师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能让三少认真学习起来。”
骆临渊有点被勾起好奇心,但也没想去看个究竟,他还不至于这么无聊。
“妈,给我倒杯水,渴死我了!”夏飞大步从后花园走进来,边走边嚷嚷,看到二人,问,“你们在聊什么呢?”
“你这孩子,大呼小叫的。”刘姐嗔怪的瞪了儿子一眼,给他倒了杯水,才继续说,“刚跟二少聊三少的新补习老师。”
“补习老师怎么了?漂亮吗?”霞飞咕噜噜的把水一饮而尽,然后才问道。
果不其然,又收到了刘姐一记眼刀:“在说白老师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能让三少认真学习起来。”说完好像想起什么,笑了下,说,“不过还真的挺漂亮的,气质也好。”
“哟,***呀,那得去瞧瞧。老大,咱们一起去看下呗!”夏飞朝骆临渊挤挤眼。
骆临渊安然的喝着自己的清茶,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

小编点评

云中月雾里花 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