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有点凶(林青黛秦景天)

医妃有点凶(林青黛秦景天)

导读:蒋春花窝了一肚子的火,和林青黛打斗没赢,被赶下马车还被人笑话,最后还没找到回村的马车,顶着烈日回到村子,哪曾想林青黛和林小童两人居然在一起,关系还那么好

小说介绍

林青黛秦景天是哪本小说的主角呢?小编带来医妃有点凶完整版全文阅读希望大家喜欢:蒋春花窝了一肚子的火,和林青黛打斗没赢,被赶下马车还被人笑话,最后还没找到回村的马车,顶着烈日回到村子,哪曾想林青黛和林小童两人居然在一起,关系还那么好!

小说简介

林柴胡立刻答应下来,不为别的,就为蒋春花做事太过分,而林青黛是林家人。
不过,他还是叮嘱道:“虽说蒋春花为人处世很差劲,但你也不要随意去招惹,你占理大伙肯定帮你,但若无理取闹,大家也不会站在你这边的。”
这一点林青黛自然明白,在林柴胡这里买了几斤米,和一点油盐后,带着吃了个半饱的林小童回了家。

医妃有点凶免费阅读

林柴胡立刻答应下来,不为别的,就为蒋春花做事太过分,而林青黛是林家人。
不过,他还是叮嘱道:“虽说蒋春花为人处世很差劲,但你也不要随意去招惹,你占理大伙肯定帮你,但若无理取闹,大家也不会站在你这边的。”
这一点林青黛自然明白,在林柴胡这里买了几斤米,和一点油盐后,带着吃了个半饱的林小童回了家。
竹篮里还放着一棵菘菜,这是林秀儿强行塞给林小童的,两姐弟虽说相处少,但血脉亲情在这里摆着,才不到半个时辰感情就逐渐升温。
回到家,蒋春花还未回来,林小童在林柴胡家就吃了一个馒头,肚子还是饿着的,于是开始烧火做饭。
好在灶房里还有柴火,水也可以直接在院子的水井提。
直接煮了白米饭,把林秀儿送的菘菜炒了出来,虽说调味料只有盐,但吃起来还是不错的。
两姐弟吃了个饱,饭后,两人到凉亭里歇凉,林青黛靠着柱头毫无形象的瘫坐着,林小童揉着小肚子,一脸幸福:“好撑啊。”
林青黛正想开口说话,却听到大门被推开,接着蒋春花气势汹汹的进了院子。
蒋春花窝了一肚子的火,和林青黛打斗没赢,被赶下马车还被人笑话,最后还没找到回村的马车,顶着烈日回到村子,哪曾想林青黛和林小童两人居然在一起,关系还那么好!
冲上前不由分说的把林小童提到了一旁,怒斥道:“谁叫你和她在一起的,你给我记住了,往后都不许和这小蹄子在一起,要让我看到你和他说话,你就等着饿肚子吧。”
被吼的林小童格外无辜看着蒋春花,低声道:“她不是小蹄子,她是姐姐。”
只听“啪”的一声,蒋春花一巴掌扇在了林小童脸上,打得林小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切发生太突然,林青黛愤怒的站起来,一把把蒋春花推开,把林小童护在怀中,轻揉着林小童的脸安慰着。
怒视蒋春花道:“你还是人吗?有什么火气对我发,对一个五岁的孩子发火算什么本事,你配当小童的娘吗?”她是真没想到蒋春花这般无耻。
蒋春花冷笑一声,双手抱胸道:“我不配当他娘,难道你配?老娘管不了你,但管得了小童吧,赶紧把我儿子放开。”
林青黛把小童护在怀中道:“我要是不放呢!小童是你儿子没错,但也是我爹的儿子,我的弟弟,今个我就把话撂这里,小童的事我管定了,你若是再敢欺负他,休怪我不客气。”
开始只是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蒋春花对小童不好,如今是亲眼所见,对蒋春花更是厌恶得很。
小童能长这么大,多亏了村里人帮扶。
蒋春花伸出手就去拉林青黛怀中的小童,林青黛直接护着小童避开道:“是不是打没挨够?蒋春花我可以不管你和外面的男人勾三搭四,但这个家的事你以后也少管。”
“凭什么!”蒋春花冷声道。
林青黛很平静的看着蒋春花,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就凭我现在是林家的长女,你也别跟我吵闹,你应该知道村里人对你有多反感,真要闹大了,你以为你还能留在林家村?”
以前这个家只有蒋春花和林小童,村里人就算不满蒋春花也无可奈何。
如今却不一样,她回来了,只要想把事情闹大,蒋春花绝对落不到一点好,更何况林家是大家族,还有族亲,只要族亲出面做主,蒋春花就算闹翻天也无可奈何。
林小童从林青黛的怀中出来,用衣袖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哭着道:“娘,姐姐你们别吵了好不好,都是小童不好,小童要是哪里做错了,你们说出来小童改。”
林青黛听着一阵心酸,认真对着蒋春花道:“我不知道李家小姐给你承诺了什么,我只想提醒你,在李家小姐眼中,你不过是一只可以利用的狗,利用完了就踢一边,人家是不会把你放在眼中的,从今个开始,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若是管小童我倒也不说什么,若是不想管,我照顾小童你也莫要在中间作梗,你好歹是小童的娘,做人还得讲良心。”
蒋春花倒是没反驳林青黛说的,被林青黛赶下马车后,她去找李家大小姐,结果被李佩兰的丫鬟骂了一通,还让她往后莫要打扰,否则不客气。
至于小童的事,反正她没多少时间照顾小童,林青黛想要帮她养儿子这是好事。
只是这个家本来只有她们母子,生活也顺心如意,突然间林青黛回来,还和她不一条心,心里怎么都不***。
林青黛一天没嫁人,她就没办法赶人走,索性想到一个对策,便是分家:“让我答应你的条件也可以,这院子一共九间屋子,从堂屋分开,左边五间是我和小童的,右边三间是你的,堂屋和灶房公用,谁都莫要干涉谁的生活,另外房契和地契你得去村长那里要回来。”
林青黛瞬间明白蒋春花的用意,想要房契地契是绝对不可能的。
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房契和地契是留给小童的,等到小童***村长会把这两样东西给小童,你现在就别打房契和地契的主意,我爹留下的产业基本上被你败光了,这些我也不追究,别把野男人带回家就好。”

医妃有点凶全文阅读

蒋春花心中不快,但知道打不过林青黛后,也不想硬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拉着小童的手臂就直接离开。
简单的几句话就算把家分了,林青黛这一次没有阻拦,而是开始收拾右边三间屋子。
右边三间屋子有两间都堆着杂物,就一间屋子里面有床,这是林家最风光时丫鬟住的屋子,不过她也不在乎,只要有地方睡觉就好。
放杂物的两间屋子没有管,就把有床的这一件收拾了出来,里里外外擦拭了一番后,就只剩铺棉絮了。
从蒋春花手中肯定拿不到被褥棉絮的,好在离天黑还有两个时辰,去城里也能一个来回,买新的被褥也来得及。
从林家村走到城里,林青黛已经有些虚脱,这个季节实在是太热了。
城门口车水马龙,跟在人群后面进了城。
看着陌生的街道,林青黛有些茫然,原主对宁阳城的记忆有限,想找到卖被褥的地方还得靠问人。
街上人来人往,宁阳城不分赶集日,因为每天人都这么多。
“让让。”林青黛感觉有人推了她一把,往前踉跄了好几步,这才停下。
皱着眉回头,却见推她的男子已经往前走去,而一辆马车在男子的开道下,在拥挤的人群中开了一条道。
旁边也被推开的人,嚷着道:“李府的人实在是太嚣张了。”
“可不是嚣张,不过就算嚣张,咱们也惹不起。”
四周的人又恢复了平静,虽说心中不满,却无可奈何。
李家?林青黛心中想到的便是李佩兰,想到李佩兰那嚣张跋扈的模样,似乎李家人嚣张是共性。
马车已经走到了前面,突然一声凄厉的叫声传来,随后痛哭的声音让每个人都心中一紧“儿啊,我的儿啊你醒一醒啊。”
街上的人都好奇的往吵闹的地方走去,林青黛对看热闹没兴趣,奈何人群都在往前走,她也被人群挤着走到了前面。
李府的马车此刻停了下来,而马车周围围满了人,这时她才看见,在马车前面,一位约莫二十几岁的妇人抱着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孩童痛哭,孩童双目紧闭,不知死活。
方才推搡她的那个男子被两个大汉押着,动弹不得。
旁边的交谈声让林青黛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这孩子是被马给踏了,这么小的年纪,是凶多吉少。
林青黛有意上前帮忙,却见夜御医挤开人群,在妇人身边蹲下道:“我是大夫,让我看看你的孩子。”
四周的人开始叫嚣起来,让马车上的人下来。
而就在这时,一位身穿浅青色织纹长裙的女子从马车上下来,鄙夷的扫视了一圈后道:“这孩子突然出现在前面,被马踏死也是活该,你们这些贱民在这里叫嚣什么!晦气得很,人若是死了,我们赔偿银子便是。”
这话顿时激起了民愤,就连林青黛也受不了女子这番话。
冷笑一声,大声道:“果然是李府的人,都是有身份的啊,口口声声说大家是贱民,倒是想问说话的姑娘一句,你怎么判定在场的人都是奴籍,李家除了李大人,也没见得有谁身份尊贵啊。还有这里是闹市,闹市在宵禁前是不允许马车通过,你们违反在先,倒是恶人先告状,几岁的孩童懂什么?这孩子生死不知,你们没一点内疚之意,还倒打一耙,李府的教养也不过如此。”
旁边的人立马附和的叫骂起来,说话的女子想要找是谁说的,却一时半会确定不了。
夜御医脸色阴沉的站起来,很遗憾道:“孩子没救了,姑娘口口声声说在场的是贱民,且问姑娘你是谁?”
这时马车的车帘掀开,李佩兰不屑的看了一眼道:“夜御医,这事是我李府不对,马踏死孩子也是意外,该赔偿的银子,我会一文不少赔偿的,大伙也别围观了,该散了。”
夜御医瞧见李佩兰心里一阵不舒坦,但却丝毫不畏惧:“李小姐既然知道不对,那现在就赔偿银子吧。”
他是担心转身李佩兰不赔偿,至于追究李佩兰的责任!闹市行马也不过追责一下,李家有的是顶替罪名的人。
李佩兰顿时不悦起来:“我李家还能赖账不成,说了会赔偿就会赔偿,夜御医是信不过我李家。”
夜御医皱紧眉头,在想怎么回答。
林青黛却大声道:“咱们这些贱民的确信不过李家,你们李家权大过天,死者家属也不敢追究你们的责任,就算追究了你们李家有的是人冒名顶替,还是赔偿银子吧,直接给吧。”
她已经适应了这个时代的规则,人命在这些有权有钱的人家,完全是一文不值。
不过夜御医人倒是不错,是个古道热心的人。
李佩兰顿时不悦:“谁在说话,鬼鬼祟祟的有本事在本小姐面前说。”
林青黛想要上前,却被旁边的一位妇人拉住,摇了摇头,劝说道:“姑娘莫要冲动,李家人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这一点林青黛也明白,不过……
她本来就和李佩兰有仇,加之这件事让她很愤怒,想要为死者讨回一些东西。
对着妇人温和一笑,道:“婶子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便大步走到了夜御医身边站着,还打起了招呼:“夜御医我们又见面了。”
夜御医格外惊讶的看着林青黛,有些不敢相信:“姑娘怎么出府了?”
他是知道王府规矩的,丫鬟可不能随便出府,林青黛却在街上,还帮着死者讨公道。
林青黛倒也不隐瞒道:“那位李小姐知道王爷赏赐了我东西,便让管家赶我出府了。”
夜御医叹息一声:“同情姑娘。”
两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大,所以李佩兰并未听到两人说什么,见两人无视她,抢过车夫手中的鞭子,便朝着林青黛身上抽去,只是鞭子并未抽到林青黛身上,就被林青黛抓住了。
林青黛早就防着李佩兰,这种嚣张跋扈的女人,做出什么事情都不稀奇,没想到还真是嚣张不讲理。
她捏着鞭子,***一扯,鞭子就直接从李佩兰手中扯走。
李佩兰感觉手火.辣辣的疼,怒声道:“好大的胆子。”
林青黛脸一冷道:“要说胆子大,谁有你李小姐胆子大,王府的事情你敢管,到了外面也可以无视王法,就连马伤了人也气势凌人高人一等,我是谁你也不需要知道,我不过看不惯你嚣张跋扈的态度罢了,要赔偿银子赶紧赔偿来吧,至于你这手下,只怕要替你去王府受罚了。”
旁边的人一阵叫好,四周的人都开始叫嚷起来,声势浩大。
就在此时,官差进了人群。
“发生了什么事!”为首的官差脸色并不好,大声询问。
先前下马车那女子赶紧上前,低声在官差面前说了几句,官差皱了皱眉看向了林青黛和夜御医。

小编点评

医妃有点凶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