沥川往事(谢小秋王沥川)

沥川往事(谢小秋王沥川)

导读:热门小说沥川往事全文免费阅读已改编为电视剧《遇见王沥川》,谢小秋在咖啡馆打工之时,邂逅归国建筑设计师王沥川,志同道合的两人迅速确立了恋人关系。正当两人热恋之时,沥川突然不辞而别,此后小秋一直做着爱的***。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沥川往事全文免费阅读已改编为电视剧《遇见王沥川》,谢小秋在咖啡馆打工之时,邂逅归国建筑设计师王沥川,志同道合的两人迅速确立了恋人关系。正当两人热恋之时,沥川突然不辞而别,此后小秋一直做着爱的***。沥川弃小秋而去之谜,啃噬着小秋的心。她不明白浓烈的爱情怎会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她等待着沥川归来给她一个答案。六年后,两人再一次邂逅,而一路坚守着这份爱情的小秋却开始在进退之间犹豫。北京,云南,苏黎世…

小说简介

六年后,谢小秋再次见到了王沥川,当年他不告而别,她苦等多年,如今再次重逢,她是否还有爱下去的勇气。

沥川往事全文阅读

说完,父亲的人影迅速消失了。消失得如此之快,没等看见我滴下的眼泪。
去上大学的那天,父亲送我到火车站。我们提着行李,坐了整整三个小时的汽车才到省城。汽车比原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等我们匆匆忙忙地***站台,离开车的时间只剩下了十五分钟。父亲不喜欢送别,尤其不喜欢在最后一刻送别。他把我所有的行李放好之后,就迅速地下了火车。
“别太想着省钱,下月初一,我会给你寄钱过去。”
我含着泪,点头。
“记得先去开个银行账户,把带着的钱存了,别一去就丢了。”
“哦。”
“好好学习。”
“嗯。”
“小秋,咱们是从穷地方去大城市,但咱们人穷志不短。记住爸爸的话,做人要有分寸,更要有气节。”
有关气节的话,从小到大,父亲不知说了几百遍,好像他生活在明代末年。其实,父亲就在我们生活的小镇中学里教书,他自己倒是城里的大学生,分配那年自愿下乡,接着又娶了我母亲,便永远地留在了乡下。如今,他看上去未老先衰的样子,胡子已经花白了。
“明白,爸爸。”
他笑了笑说:“我先走了,下午还有课呢。”
说完,父亲的人影迅速消失了。消失得如此之快,没等看见我滴下的眼泪。
我坐着拥挤的火车,整整三天后,到达北京。然后,按着“入学通知”的指点,坐了几站公共汽车,终于到达S大学。这是一个师范大学。我的成绩其实上北大有余,不知为什么北大没有录取我,录取我的是第二志愿S师大。我报的本是国际经济,国际经济系也没有录取我,录取我的是外语系。虽然我的外语很好,但我从没有想过要终生以此为业。我便是带着一分失落几分沮丧地进了S大的校门。排队办完入学手续,在绿荫中穿梭了良久,找到了我的寝室。
寝室的门是开着的,六个铺位一览无余。三个下铺都堆上了行李。三个女孩子正坐在铺边谈笑,其中一个高个子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是新生吗?”
我点头。
“哪个系的?”
“外语系。”
她眉毛一挑:“哪个语种?”
“英语。”
她指着其中的一个上铺说:“下铺都有人了。上铺还空着,你自己挑一个吧。”
她长得很美,高鼻梁,大眼睛,皮肤白皙,举止之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悠闲淡定。
“你叫什么名字?”她又问。
“谢小秋。”
“我叫冯静儿。这是魏海霞,这是宁安安。我们都是本地人。”她指着另外两个衣着时尚的女生,“我们是你的室友。”
“大家好。”
“等会儿还有一个上海人住进来。她已经到了,补办什么手续去了。”宁安安指着门脚的一堆行李。过了一会儿,又想起什么,她说:“还有一个铺会一直空着,那是刘萱的位子。她是刘校长的女公子,家就在学校,估计大多数时候会住在家里。”
“你们以前就认识?”我轻轻地问了一句。
“我们都是一个高中的。”
我没再说什么,以最快的速度打开行李,爬上上铺开始铺床。我的行李很简单,床很快就铺好了。
魏海霞四下一望,问道:“喂……你没带帐子?”
我摇头:“没有。冬天快到了,这里还有蚊子吗?”
魏海霞淡笑:“帐子不是用来挡蚊子的,它是一个世界,里面是你的***。你总得有点自己的***吧?”
我觉察到此言不善,脊背顿时挺直了,我看着她的眼睛,说:“我没什么***。”
三人目光交替,无声的语言在眼光中传递。
末了,宁安安笑道:“这屋子别看在四楼,灰尘挺大的,还是有个帐子好,睡着干净。大家都有帐子,这屋子看着也整齐。你说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谢小秋。”
下午的时候,我到杂货店买了蚊帐,花掉四十块。又去买这个学年的课本,花掉一百三十块。身上就只剩下了三十块钱。学校食堂奇贵,一顿饭要至少两块。
回到女生寝室,那个上海女孩子已经坐在自己挂好的帐子里了。她叫萧蕊,小个子,奶白的肌肤,黑油油的长发,盘着腿,吃着巧克力,好像一个小精灵。
“晚上学校礼堂放电影,三块钱一张门票,大家都去吧。放完电影是舞会,女士免费。静儿,你的保镖来不来?”宁安安笑道。
“好呀!”所有的人都举手,除了我。
“巧克力?”萧蕊递给我一块,“德芙的。其他的牌子我不吃。”
“谢谢,我……不大吃甜食。”
“吃嘛,客气啥。”她继续往我手里塞。
“好吧,谢谢。”
萧蕊一面吃,一面“啧”了一声,忽然说:“我觉得,这个上下铺的安排是不是应当每个学期更换一次才合理呢?比如说,上个学期住下铺的下个学期住上铺,上个学期住上铺的下个学期住下铺。大家都有机会住下铺,这样才公平。小秋,你说呢?”
我点头。
冯静儿的脸色有几分不自在,魏海霞更是不悦地看了我们一眼。宁安安笑道:“下学期还早,等下学期再仔细商量吧。也许到那个时候你住习惯了,还不肯搬下来了呢。”
萧蕊***咬了一口巧克力:“我肯定愿意搬下来!我现在就住得不习惯!”大眼瞪着众人,几乎是怒目圆睁的。
大约抵抗不了这目光的压力,魏海霞转身问我:“你呢,小秋,你也不想住上铺吗?”
“我觉得萧蕊说得有道理。住不住上铺无所谓,重要的是公平。”
“先去看电影吧。”宁安安拿起小挎包走了出去,冯静儿紧随其后。
“小秋,你不去吗?”萧蕊问道。
“我要见一个老乡,今天晚上。”
门外传来一声嗤笑:“还没开始学外语呢,中文语法已经忘了。小姐,时间短语的位置在前面啦。”是魏海霞的声音。
其实我已经见到了我的老乡林青。她跟我来自同一个小镇,历史系四年级,眼看就要毕业了。我下午见到她,寒暄之后就问她在北京的生活之道。
“这里的消费实在太高,你必须打工,才能维持生活。”
深有同感,我连忙告诉她带来的钱已经花掉了大半。她忽然一拍大腿,想起了一件事:“我知道有个咖啡馆招人,本来我打算去的。因为离学校有些远,要坐四站路的公共汽车,所以改了主意。你想去吗?那是家星巴克,做服务生。不累,主要是早班和夜班,时间灵活。他们倒喜欢外语系的学生,因为那里外国人多。你想去现在就告诉我,我得先给人家打个电话。”
真是天上掉馅饼。我连连点头。
老乡替我写了一个简历,借了一套衣服给我,临走时,又递给我一支口红。
“我们是小城市来的,本来口音就土,再不穿时髦点,更要让人笑话了。你的普通话说得还好吧?”
“还好。口音不是太明显。”
“卷舌不卷舌就不说了,这里的人in和ing都是要分清的。”
“一定注意。”
“话里尽量多带些英文,别时时都说老实话,别乱露自己的底细。老实就会受欺负,明白吗?”
“明白,谢谢学姐提醒。”我做了一个鬼脸。
“在咖啡馆里打工的都是大学生,挣的是正经钱,所以我倒不担心你会学坏。别学你们系和音乐系那些不长进的女生,为了高消费,做鸡做***做***,什么都做。”
“哦。”
林青指点完了工作,就出去给我打了电话。回来告诉我说咖啡馆有三天的试用期,今晚就开始。问我愿不愿上晚班,晚班从六点钟开始,到半夜十二点。其他的时段都没空。
我当然愿意。

沥川往事免费阅读

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最后的两次考试。其间照样到咖啡馆打工。每天晚上回到寝室,等待着我的,仍然是两瓶灌得满满的开水。我以为又是安安偷懒,让修岳代劳,不料安安说,水是冯静儿替我提的。
我知道冯静儿很少亲自提水,她的水一向是路捷提的。
趁她晚自习还没走,我去谢她,她看上去一脸疲倦:“哎,客气什么。你每天回来得这么晚,天也冷了,没热水怎么行。”我说,那就替我谢谢路捷。
“可别谢错了人!路捷参加了个GRE提高班,哪里有空,他的水还是我提的呢。”她笑道。在我的心中,冯静儿一向是志得意满的,不知怎么,今天的笑却有点苍凉的意味:“我们一直想请沥川吃饭,偏他不肯赏脸。他替路捷改的申请信挺管用的,好几个学校来函。我们选了芝加哥大学,人家答应免一部分学费。你知道,像芝大这种学校,很少给本科生免学费的。路捷在国外有亲戚,可以替他担保。现在,一切就序,只差录取通知书了。”
“这不是天随人愿,皆大欢喜吗?”我替她高兴。
“是啊。”她的语气淡淡的。
“你呢,打算怎么办?”
“也打算考托福吧。只是我没有靠得住的亲戚在外国,专业又是英文,不可能有路捷那样的竞争力,估计不容易出国。”
“可以让路捷想办法,如果他已经在国外了,再把你办出去,应当不难吧。”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出国是怎么一回事,这种事对我来说,遥远得像梦。所以只能胡乱建议。
“我们又没结婚,没名没分的,他帮不上太多忙……再说吧。”
这就是和没有交情的人谈话的感觉,吞吞吐吐、藏头露尾、言不由衷。我和冯静儿素无交情,承蒙她亲自替我提水,十分惶恐。再说,是沥川帮的忙,和我没什么关系,让我来承她的情,真是不敢当。所以和她一说完话,我立即出门到小卖部买了两个热水瓶,以后中午一次提四瓶水,这样,就用不着欠人情了。
沥川给我买大衣的事,经过萧蕊绘声绘色的解说,传遍了这一层楼的寝室。我成了某种童话故事的女主角。最流行的两个版本则是:A,我不过被某富家公子包养的小蜜,自己当了真,其实人家只是贪新鲜,玩玩罢了。B,我课余在某娱乐城做小姐,为赚外快,泡上了大款。英文系和音乐系在我们大学臭名昭著,因为有次警察突然行动,在一家歌舞厅就抓了二十多个出台小姐,其中有七个是大学生,全部被学校勒令退学。其中有个女生不堪此辱,上吊***,就死在我们这层楼的某个寝室里。
这是什么世道,闻人善则疑之,闻人恶则信之,闲言***,人人满腔杀机。
我只有十七岁没错,可是我并不认为我要等到三十七岁,才能真正了解男人,了解沥川。
除了考试的那两天外,沥川每隔一天给我打一次电话。看得出他很忙,要去看工地,要陪人吃饭,要准备资料,要修改图纸,日程以分计,排得满满的。手机打长途,效果不好,说得断断续续,我们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此外我还担心电话费太贵,不肯多说,彼此问候几句就收线了。
考完试后,我在寝室好好地睡了几天觉,便到火车站排队买回云南的车票。时至春运,卖票的窗口排起了长队。火车站每天八点开始售票,一直到下午五点。通常的情况是,窗口的门一打开,不到十分钟,当天的票就卖完了。第一天,我不知底细,上午九点去就没买着。一打听,买到票的都是当晚排了一通宵的。车站滚滚人潮,勾起了我思乡之念。我立即回寝室拿了足够的水和干粮,带上修岳送我的那本《月亮和六便士》,加入到排队的热潮当中。
我排了一个通宵,好不易熬到天亮售票口开门,排在我前面的人,都是一人要买好几张的,眼看还差十个就要轮到我了,小窗“咔”地一声关掉了。一张白纸挂出来:“今日票已售完。”我忙向一位买到票的大叔取经。他说:“排一天怎么够?我都排三天了。今天还差一点没买上呢!”
我属于这种人:以苦为乐,越战越勇。我到小卖部买了一杯雀巢速溶咖啡,一口气喝干,掏出毛巾和牙刷到厕所洗漱,然后精神抖擞地杀回售票口,开始了新一轮的排队。就是去厕所的那十分钟,我的前面又站了二十几位老乡。
就在排队这当儿,我已经看完了那本《月亮和六便士》。在书的最后几页,夹着一个书签,抄着一段歌词:
这些年 一个人
风也过 雨也走
有过泪 有过错
还记得坚持什么
真爱过 才会懂
会*** 会回首
终有梦 终有你 在心中
修岳写得一手好书法,是我们大学书法竞赛的第一名。他也打过工,打工的时候也想去咖啡馆,可惜没人要,只好去老年大学教书法。唉,他叹气,说老年人的学习热情真高,他希望自己

小编点评

沥川往事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