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好病弱小叔以后(庄蕾陈熹)

医好病弱小叔以后(庄蕾陈熹)

导读:主角是庄蕾陈熹​小说​​​医好病弱小叔以后全文免费阅读小编为大家安排上了,​​​​陈熹考中状元,京城媒婆踏破门槛,庄蕾问他:“跟***说说,到底喜欢怎样的,我也好给你选?”她的身后,陈熹贴在她耳边,带着温热的气息问。。。

小说介绍

主角是庄蕾陈熹小说医好病弱小叔以后全文免费阅读小编为大家安排上了,陈熹考中状元,京城媒婆踏破门槛,庄蕾问他:“跟***说说,到底喜欢怎样的,我也好给你选?”她的身后,陈熹贴在她耳边,带着温热的气息问:“我喜欢什么样的,你不知吗?”

小说简介

小姑遭遇家暴,公爹和官人已经淹死。
还有一个从侯府退回来的小叔子,身患重疾。
按照剧情,她只要坐等家破人亡,文里的男主就会来接她去京城,她是男主的后宫之一。
不,她不能咸鱼,这是她的家人。
能救一个是一个,替小姑和离,给小叔治病,保住自己的婆婆,她还能发家致富。
剧情错了吧?身体恢复的小叔一路开了挂!
陈熹考中状元,京城媒婆踏破门槛,庄蕾问他:“跟***说说,到底喜欢怎样的,我也好给你选?”
她的身后,陈熹贴在她耳边,带着温热的气息问:“我喜欢什么样的,你不知吗?”

医好病弱小叔以后全文阅读

陈熹从进来开始就一直在观察着庄蕾,这个小姑娘不过十多岁的年纪,说话做事却极有条理,就是对他这个病也没有惊慌失措,很平淡地说着要怎么样处理,说出来的话,跟京里的太医并无两样,十分老道。
庄蕾也不管陈熹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她,灭顶之灾就在眼前,她只能尽自己所能了:“二郎,家里人也简单。你已经认识了娘!”
陈熹点点头,庄蕾指着月娘说:“这是你大姐月娘,去年成婚,只是咱爹和咱哥的死,是因为她那个男人错,我们定然是不会原谅那李春生的,所以以后她就住家里了。你哥说的,有我们一口饭,就有她一口饭。我是你***,叫庄花儿。”
陈熹听见庄蕾这样的话,听出来庄蕾话里的意思是,他以后就是陈家唯一的男丁了,但是让月娘回家是他哥决定的,以后他不能说什么。陈熹扯了个笑容:“***说的是,阿姐是该回来。”
听他这样的回答庄蕾觉得这个孩子还真是个挺讲道理的人,对他有了初步的好感。不仅仅因为他是陈然的亲弟弟,更是因为这个孩子跟陈家人一样,善良而讲理。
庄蕾又看向月娘和张氏,说:“月娘,虽然我没跟大郎哥哥圆房,娘也怜我年纪小,怕我脸嫩,按照年纪给排了序,一直叫你姐。今儿我想明白了,我就是大郎哥哥的娘子,你合该叫我***,这称呼上改一改。”
陈熹看着这个身材娇小的姑娘,这一刻坚毅地说出这一句话,他不知道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姑娘是哪里来的勇气,敢担起这个家的长嫂的责任?后来回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第一股想要活下去的勇气就来自于她的这句话。
父子俩出殡的那天,下了一场秋雨,庄蕾不知道脸上是泪还是还是雨,陈然的棺材下到坑里,兴许是地上的泥太滑了,她滚进了坑里,抱着陈然的棺材,脸贴在他的棺材板上:“哥,你在天上睁眼看着。花儿会一桩桩一件件地把事情给办下来!”
张氏看见庄蕾扑进坑里,再也忍不住,也扑***,哭得死去活来。让身边的亲眷都跟着落泪。
哪怕她再舍不得,陈然已经去了,还是被埋进土里,她在大雨中,跪在***的地里,看着一撬一撬的土盖在了那棺材上。真的永远都见不到了,那个愿意哄着她,疼着她的大郎哥哥。埋下去的是这个人,却也是她的心。
庄蕾的头转向李家村,背后固然很大的可能是安南侯的黑手,但是李春生却是这件事情的开始,庄蕾咬着牙,她一定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
庄蕾与月娘睡一个屋,她拿着针线在烛火下纳着鞋底,抬头问月娘:“月娘,咱们把李家的事情理一理。”
这么一说月娘的眼圈子又红了起来,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庄蕾说道:“月娘,不是我要揭你的伤疤,既然咱们不想回去了,就要拿出不想回去的办法来,女方跟男方闹翻要和离不容易,更何况你肚子里还有孩子。他们为什么不来闹?就是看准了,怎么着这个孩子都是他们的种,吃定了我们没有旁的办法,早晚得把孩子送回去。”
庄蕾没法子告诉月娘,她的这个孩子可能是一个先天不足的孩子,就是生下来也可能是畸形儿。
月娘擦着眼泪:“早知道我去死了的好,就不会连累爹和哥了,也不会连累你!”
“又说蠢话了不是?你死了,李家正高兴呢!伤心的是谁?是咱娘,是咱们一家子的。我们要好好的过下去才是。”庄蕾对月娘说。
月娘静心下来一想,整个事情根本不可能解决,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李家的,要是让她自己回家,把孩子给李家,她是情愿死了,也不愿意的。若是不送孩子回去,就是再占理,也被人会戳脊梁骨,她转过头问庄蕾,咬了咬后槽牙:“嫂……花儿,要是我能舍了这个孩子呢?”
庄蕾抬起头看着皱着眉,发出咬牙切齿声音的月娘:“我不想再和他们有什么牵扯,这个孩子生出来和他们就永生永世扯不完了。即便是我在李家受尽委屈,可天下间谁会说女人被男人打就是委屈的?”
庄蕾没想到月娘能有这样的决断,她能主动放弃,这是最好不过了,毕竟这个孩子从书里的描述来说是个病儿:“这话在理!咱们也没听别人,人后怎么说咱们,兴许还有人说咱们仗着家里有几个钱,所以插手你们夫妻吵架,毕竟夫妻吵架床头吵床为和。你若是真舍得这个肚子里的孩子,那就是另外一说了。我记得当初你嫁过去钱财不少。还有那二十亩的地儿,阿爹只是给你收租子,却是没有给你地契的?”
陈月娘说道:“李家一家子旱田水田加起来二十多亩地,一家五口口年年吃地紧巴巴,我嫁过去刚开吃吃不惯他们家的饭,阿爹见了之后,直接把家里的二十亩地儿给了我,佃户把租米交到我手上。”
庄蕾也知道,公爹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眼不见心为静,毕竟若是没次给自家女儿拿米粮过去,李家面子上不好过。另外就是家里也有弟兄两个,整日看见爹娘贴补女儿,年纪小的时候没啥,年纪大了,成家立业了,肯定会有话说。不如给了二十亩地儿,让月娘收了租米去。
“才刚刚到手,李春生就把佃户给退了,他们家自己种了。咱家的那二十亩都是阿爹买的良田,他们现在都靠着那些地儿出息。他们一直要我把地契要过来,我不肯来要,李春生一说起这个事儿就打我。是阿爹上门说了,这个地儿是用来养活我的,不是给他们的。我那婆婆自己嫁女儿嫁不起,就从我箱子里拿了鼠皮袄子和被单被面儿,嫁我小姑……”
陈月娘说的这些话,庄蕾早就听多了。放在前世也就是高中的年纪,思路有些紊乱也正常,庄蕾静静地听她说完,把手绢递给她让她擦了眼泪。李家心也太黑,她还在想要怎么做的时候,听月娘说:“自从我怀上以后,李春生有了个相好的。我那点子银首饰早就叫他给偷了个干净。前一天回来问我要钱,我说没有,他就开始打我……”
“什么样儿的相好?”庄蕾抓住重点开始问,看来就是那个寡妇玉兰了,陈月娘看了一眼庄蕾,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开口,庄蕾皱眉问:“你说啊!别顾忌我年纪小,这个事情我们总要一起拿了主意,再找娘商量的吧?”
陈月娘犹豫了一下:“是同村的一个寡妇,男人去年病死了,他不知怎么就跟她勾搭上了。那寡妇有一儿一女,家里又穷,没什么出息。就靠着一身皮肉过日子。”
“皮肉过日子?和她在一起的人很多?”
陈月娘转头,红着脸点点头:“同村的有三四个,外村的也有。她就是靠着皮肉过日子的。”
庄蕾看着月娘的肚子,如果那个女人有很多男人,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尖锐湿疣之类的毛病?不,不一定,有可能是梅毒之类的?在没有青霉素的年代才会致死。如果是那样就想得通了,为什么月娘会生下病儿。
“月娘,李春生和那个女人有了首尾之后,你和他可曾同房过?”庄蕾问她。
月娘摇着头说:“没有,他嫌弃我在床上跟个死人似的。自从和那个女人,他就不碰我了。我都怕地要命,自然不会跟他在一起。他回来就打我,说我没有别人半分,我都不想活了,这种日子跟活在炼狱有什么区别?所以我能避开就避开,我从来没想过男人会是这样的。”
庄蕾只能说从目前的情况下来看月娘应该还没有感染那种毛病,具体的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诊。
庄蕾深思了一下:“如此看来这个孩子生下来也是艰难,就用这个孩子让你和李家断个干净。”

医好病弱小叔以后免费阅读

一大清早,天刚刚亮,庄蕾开始在厨房忙活,刚刚想要去拿起桶去打水,却看见元喜挑着两桶水进来,倒入水缸里。庄蕾一口锅里煮了粥,继续调了面粉糊糊,切了胡萝卜碎和青菜碎加了小葱,调进面粉糊糊里,再加上了三个鸡蛋。用菜籽油烙出了五张饼。
“好香啊!大少奶奶做了什么?”元喜又挑了两桶水进来。
正在切酱瓜的庄蕾,也觉得奇怪,自己做的饼缘何就有一种勾人食欲的香气呢?难道是这些天,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才导致的?
她笑了一声道:“你也别叫大少奶奶了,叫一声花儿姐就行。我做了鸡蛋饼,等我炒个就粥的小菜。你去伺候你家少爷起身,等下就吃早饭了!”
昨日回来,陈熹豆大的黄汗从额头挂下来,一路上又咳嗽不止,一回来就倒在床上,晚饭还是端***的。那情形很不好,真的要找个时间给陈熹搭个脉。
她这里起油锅炒把酱瓜和泡好的花生一起炒,那里小胖子开始生了炉子给陈熹煎药。酱瓜的香味混杂着草药的气味。
有了前世的记忆,庄蕾感觉这草药的气味熟悉极了。
前世庄家的祖传中医,可不世祖传贴膜,祖传麻辣烫那样糊弄人。高祖父是S市中医药大学的首任院长,家族中人无论在海内外大多从事这个领域相关的工作。
庄蕾曾经和自己的太爷爷一起聊过,现代社会的患者在一开始不会注重中医,而到了比如病症已经无法控制了,病人开始病急乱投医,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中医上,导致了李鬼横行,乃至中医变成玄学,甚至是妖魔化。
在探讨之后,她的大学选择了F大医学院临床医学,并且辅修了药理学。
十几年的临床经验,扎实的基础,深厚的家族底蕴,让她带的科室成为了医院里第一个真正意义上,中西医结合的科室。中药在对病人的术后康复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在和靶向药联合应用上,肺癌的五年生存率大大地提高。
这个味道?庄蕾想着这几天接触的陈熹看上去阴虚火旺,但是面色晦暗带黑气又看上去不对。她把锅里的酱瓜花生米盛了起来,鼻子里的味道传到脑子里,让她分析起了药的配伍。不对,有问题!
听见元喜在里面大叫:“少爷!少爷!”
庄蕾将手里的锅铲立刻放了下来,立马冲到东屋去,看见陈熹趴在床沿,元喜给他拍背。
庄蕾送走过去一看,痰盂里一口鲜红的血。张氏从门外冲了进来看见,痰盂里的血,边哭边抱住陈熹:“怎么会这样?”
陈熹像是要推开张氏,庄蕾看着他抬起头来,唇上海挂着血迹,张氏接过帕子给他擦嘴角的血迹,陈熹将头侧入床里:“娘,还是离我远些。当心过了病气!”
“你胡说什么?我活了这么多年,立马就去找你爹也快四十了,你才几岁?我不怕,阿娘没有养你这么些年,阿娘已经很心疼了。以后就让阿娘照顾你!”说着张氏要用那块擦了陈熹血迹的手帕擦眼泪。
庄蕾走过去,一把抢过张氏的手帕:“娘,照顾二郎不是说要一起得病,您别胡闹。若是您也病了,我可照顾不下来你们两个病人一个孕妇。”
“是啊!娘,让元喜照顾我就好!我没事,是元喜一惊一乍的。”陈熹就算是笑也带着愁眉,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的眼前和书里那个三言两语的炮灰完全不同,这是陈家的孩子,这是陈然有血缘的亲弟弟。
张氏看向庄蕾:“花儿,要不要找闻先生给二郎瞧瞧?”
元喜在边上对着张氏说:“太太,我们少爷带了一个月的药过来,还是皇宫里给皇上和娘娘看病的御医开的方子,方子也带了过来。御医说按照这个方子加减即可。”
张氏一听是京城里给皇上和娘娘看病的太医开的药方,顿时好似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嗫喏地说:“那还是用太医的方子调养的好。”
庄蕾扶起张氏:“娘说地也没错。二郎从京里出来这么久,病症也不知道有没有变化,其实可以拿着方子,请咱们这里的大夫加减一两味药,就会更对症了。咱们还是去趟城里寿安堂,请闻大夫看看?闻大夫在本地很有名气,好多临近州府的人都过来找他看。”
张氏听庄蕾这么说,原本的尴尬之心尽去了:“花儿说的是,你这样还是让咱们这里的大夫瞧瞧,宫里的太医虽然好。可看的病患未必有咱们这里的多。”
“也是呢!不是有句话叫急病遇上慢郎中,给贵人看病的那些大夫,最怕出事到时候,怪罪下来,他们担待不起。咱们这种县里的大夫呢?最怕把人的时间给耽搁了,耽误了农活。有时候京里的郎中不敢下猛药,所以说疗效还未必有闻大夫快。”庄蕾在边上说道。
如此一来张氏越发觉得一定要去县城里请闻先生看看。庄蕾看陈熹气息稳定,就扶了张氏起来道:“娘,先出去吃早饭,吃过早饭,我去请三叔赶咱家的牛车一起去县城。”
张氏被庄蕾扶着出去,硬是拉着她去洗了手,才让她坐上桌,月娘盛了粥问:“二郎怎么样了?”
“等下我陪着二郎去县城里去看大夫,反正痨病就是那样儿,看是人欺病还是病欺人。姐,你千万不要接触二郎。自己肚子里还有孩子,要千万小心。”
陈月娘听了庄蕾的嘱咐看向二郎的房间,很是心疼这个弟弟。
庄蕾去给陈熹打了粥,拿了鸡蛋饼。她端着东西进了东边的房间,陈熹靠在床头,闭着眼睛。庄蕾叫了声:“二郎可醒着了?”说着将早餐放下。
陈熹微微睁开了眼,看了一眼庄蕾,又把眼睛闭上,想要回:“醒了!”因着喉咙里有痰,没能出口。
庄蕾给他打开了窗,外面的亮光透了进来,她说道:“多开窗,让空气流通。”
光线亮堂起来,庄蕾再接着外面的光线仔细看陈熹的脸,却是没有颧红,目赤作为肺痨的标准状态,庄蕾走到陈熹面前,看着床头的方几上,庄蕾帮他摆好早餐:“若是能行,就用两口?”
陈熹睁开眼,伸手拿过桌上的筷子,许是房间里开了窗,里面的药味儿散了些去,他觉得往日从来闻不出味道的鼻子,居然闻到了鸡蛋饼的香气。
他夹起鸡蛋饼咬了一口,他有多久对吃的东西没有感觉了?这是他一年多来第一次感觉到有个东西吃起来还是有味道的。再夹了一筷子酱瓜,塞进嘴里,咸鲜中带着甜,味道比较重,也***了他的味蕾,让他对着寡淡的一碗清粥有了兴趣。
陈焘与她是十分亲昵的,就是纯粹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姐姐,这个孩子,不过才十二岁,却很是守礼,与她疏远地很,不过很正常,人家刚来,总不能自来熟吧?
庄蕾站在窗口,看着窗外开得旺盛的鸡冠花,转头看向即便在床上坐在,吃饭依旧优雅从容的陈熹,这么瘦的一个孩子,居然还让人看出了那么一丝丝风骨来。
陈熹停下了筷子,与平时强迫自己吃***不同,今日的早餐却是自己想要多吃一些,不知不觉地把庄蕾带进来的粥和饼子全部吃完。看见陈熹已经吃完。庄蕾替陈熹拿来了水和痰盂,让他漱口。
陈熹漱完口,对着庄蕾道:“谢谢! ”
庄蕾问他:“你舌头能伸出来给我看看吗?”
陈熹有些意外,庄蕾笑道:“以前家里的弟弟如果胃口不好,我娘让我看他的舌头,舌头如果红的话,就给他弄些婆婆丁汤来喝。”
“我这个病婆婆丁恐怕没法子解决。”陈熹随口一说。
“看看不成吗?”庄蕾带着笑问道,却并不因为她的话放弃。
陈熹一愣,庄蕾看他的舌苔极度厚白,她摇了摇头问:“吃什么都没滋味吧?”
“还好,今儿的鸡蛋饼和小菜倒是能够吃出咸淡来。”他吃药吃道舌头没有滋味已经很久了,久到他已经不知道饭食的香气到底是什么个味道。可今天的饭菜却是让他有了滋味。
“那就好,等下我你做面疙瘩汤,应该也能让你感觉好吃些。”庄蕾点了点头,收拾了一下桌上的碗筷,端出去,拿到外边另外起了个临时搭建的土灶,将碗筷全部放进锅子里,把碗筷放里面煮过。她再用皂角液洗了手,这才进了客堂,坐下来端起碗筷夹起鸡蛋饼开始吃起来。
张氏刚刚吃完,还没离开饭桌,长吁短叹地说道:“花儿,我细想下来你在灵堂上也太过于……”
“凶?泼?”庄蕾看向张氏问:“娘可是听见什么流言了?”
张氏还想说,看着庄蕾已经瘦了一圈的脸,就舍不得多说一句了,看她已经吃了一块饼,将自己给她留的半块饼推给她:“花儿,你还在长身体,多吃些!”
听见这句话,正在喝粥的庄蕾,眼睛一阵酸涩,一滴眼泪落进了碗里,这话本来是陈然说得最多。庄蕾将饼夹紧张氏的碗里:“娘,您吃,我够了!要不够我再多做一份就好。”
张氏看见她眼泪掉进碗了,想起自己那已经去了的大儿子,再看看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花儿,大郎没有福分,就这么没了,再留你两年,你总要找个好人家的。你这样的样貌,要是传了个泼辣的名声出去,以后可怎么办?”
庄蕾伸手按住了张氏的手:“娘,说什么呢?哪里还能遇上哥那样的?多数都是我亲爹那样的,一个不高兴就踹我娘,打我。来咱家的时候,我身上都没有一块好皮,幸亏遇见了爹娘和哥。等以后若是有机缘,去领养一个还在,算在大郎哥哥名下,我也就没什么旁的想法了,守着您和孩子过一辈子。既然是这样个打算,咱们孤儿寡妇如果不凶一些,定然会受人欺负。所以豁出去,不要个好名声,以后日子总归可以过得安稳些。”
张氏被她这样的话,弄得又泪满了眼眶:“好孩子……”

小编点评

医好病弱小叔以后 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