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盯妻的小丞相(晏时欢顾南泽)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晏时欢顾南泽)

导读:晏时欢顾南泽小说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全文免费阅读已完结,晏时欢顾南泽小说讲述了:她瞧见了那个讨厌的女人笑着和他说话,心里生出委屈,红着眼转身跑了。气着未看见脚下,摔了一跤,却不停的向前跑。他从后面追上来。。。

小说介绍

晏时欢顾南泽小说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全文免费阅读已完结,晏时欢顾南泽小说讲述了:她瞧见了那个讨厌的女人笑着和他说话,心里生出委屈,红着眼转身跑了。气着未看见脚下,摔了一跤,却不停的向前跑。他从后面追上来,拉住她的手,却猝不及防对上她泛红的水眸。“哭什么。”冷冰冰的语气让她眼里的雾气更重。可是,下一瞬,男人揽了她的腰,动作轻柔又珍重的横抱起人,“如今疼了都不用我哄了?”有些无奈又隐隐的不悦。

小说简介

他自小过得凄苦,由国师言他未来为丞相,日子才过得好些。
他内心一片荒芜,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起,荒芜的世界里,开出了一朵花。
那是一个,众人娇宠着的,他身后的小尾巴。
可,也是他卑入尘埃,奋力为相想要触碰的姑娘。
#
她瞧见了那个讨厌的女人笑着和他说话,心里生出委屈,红着眼转身跑了。
气着未看见脚下,摔了一跤,却不停的向前跑。
他从后面追上来,拉住她的手,却猝不及防对上她泛红的水眸。
“哭什么。”冷冰冰的语气让她眼里的雾气更重。
可是,下一瞬,男人揽了她的腰,动作轻柔又珍重的横抱起人,“如今疼了都不用我哄了?”
有些无奈又隐隐的不悦。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全文阅读

“嫁人?”晏时欢面容上的妆已上到一半,本就生得精致,今日略施粉黛,额间贴了花钿,更显得灵气娇贵。
侯夫人看着自家女儿好看的模样,轻轻笑了,打趣道:“怎的?别家姑娘都有为之情窦初开的少年郎,我们家阿欢为何没有?”
“我...我好像真的没有。”晏时欢微微垂了头,眸里没有焦距,有些茫然疑惑的模样。
“没有?”侯夫人轻声重复了一遍,嘴角不由的上扬,满是揶揄的模样。
她家小姑娘还懵着呢。
全然不染情。
心中为某个冒出来的身影同情的叹息了一分,侯夫人也是乐得开心,想着年轻人的事就交给年轻人罢,希望那个已长成的少年,能看清些东西,才能无所顾忌的站在自家姑娘身旁。
被侯夫人这一问,晏时欢忽的有些着急起来,“这次宫宴...我可以不去么?”
大家都抱着这个心思,那么这个宴会皆是互相亲事之人,她又不想嫁人,去了作何?
“傻姑娘,什么不去,你在怕什么?若是不愿意有谁强迫得了你啊。”
她与夫君都不会让女儿嫁不爱之人,疼了如此久的姑娘,岂是一场饱含心思的宫宴就能交出去的?
“那...那娘亲可要说话算数!”
晏时欢鼓着腮帮子,有些孩子气的说着。
“好。”
侯夫人摸了摸姑娘柔顺的长发,满眼的宠溺。
随后,晏时欢乖巧的坐着,任身后的丫环们为她梳妆。
忽的,晏时欢扭了头向侯夫人问:“顾哥哥也会去?”
“这是宫宴,朝中大臣皆会到的,他自是在的。”侯夫人有些讶异的看着小姑娘,怎么小姑娘突然会如此问。
莫不是忽然开窍了。
“那顾哥哥......他也要相看姑娘么?往后...往后做他的妻子...”晏时欢有些犹犹豫豫的说着,其实心中已有些怪异的难过。
侯夫人含笑的眸子瞧着自家姑娘,片刻后才道:“应是如此的。”
盯着小姑娘与自己相似的水眸,果不其然看见一抹难过,那眼里的雾气忽的升了起来。
侯夫人连忙安抚补充道:“可是南泽早已到了娶妻之龄,却迟迟未娶罢了,所以今日兴许也不会有什么表示。”
她猜着是在等自家姑娘,可是也不不好妄下结论,也不想因为自己的话让自家姑娘有负担。
晏时欢闻言低了低头,心中那抹窒息的酸涩她不太懂,只觉得心中有些疼。
原来他已到了成亲的适龄...
怪不得不再常来寻她了。
若是顾哥哥成亲了,他们岂不是会更生疏。
心中想着越发难过,眼泪刷的一下流落,让上妆的丫环一愣,停下动作无助的看向侯夫人。
侯夫人也是懊恼,怎么忽的就与她说这个。
真是嘴多。
暗暗气了自己一下,侯夫人掏出帕子,轻轻为姑娘擦去眼泪,柔声道:“阿欢不难受,你顾哥哥不是还未成亲么?”
晏时欢瘪着嘴,靠在娘亲坏里难受得不行,蹭着娘亲带着哭腔道:“成亲了...顾哥哥是不是就...不和我玩了...”
她虽迟钝,可男女之别还是懂的。
只是以前觉得与他小时候亲昵,不自觉的也未太注意这个。
可是他若有了夫人,她便没办法让他再哄她背她送她好看的小玩意了。
“怎么会,只要注意些距离,你还是他的妹妹呀。”侯夫人拍着女儿的背,轻声哄着。
哄了好一会,姑娘才红着眼坐直起来,让丫环继续梳妆打扮。
到了傍晚,母女俩收拾好了,便挽着手上了自家华贵马车。
侯爷身为爵侯,且为皇上重用,与众大臣早早便在宫中,如今正落座于宫中恢宏的客居殿。
他被朝中交好的大臣灌了几杯,沾了酒气,可是面上不显,一边与身旁的大臣交谈,一边时不时看向殿门口。
大臣们家中女眷陆续落座,只有他家中那两个还没见着影子。
旁边的老臣瞧见了他时不时的动作,朗声一笑,打趣道:“侯爷就这会没见着,便如此念着的妻女?”
一般人皆会掩饰一下,可是侯爷并不,反而扬了唇看着殿门口:“是啊。”
随着他声音落下,殿门口忽然进来了两人个人。
差不多的身量,挽着手,衣着华贵,鬓间戴了相差无几的发簪,样貌举动皆矜贵。
左边那位穿着墨青色襦裙,金缕织金大袖加身,身段窈窕,轻轻笑着的眼里是矜贵与微微的疏离。
右边姑娘那位挽着左边的女人,容貌略显稚嫩,着一袭水青色齐胸襦裙,臂弯间是烫金披帛,搭在姑娘腕间,随着行走微微漂荡,一步一走,姑娘眸间闪着好奇,又想瞧又怕被人发现,那一低一垂眸间,尽显灵动,是一眼能看懂的少女神情。
宴席上,许多夫人眼前一亮。
这不是侯府的小千金么。
哎呦这身份又高贵又生得好看,谁娶了都是赢家啊。
晏时欢挽着娘亲,步伐与往日相比少了些活泼,乖巧的与娘亲向高位的皇上行礼,随后落坐与侯爷身后的女眷位。
一落坐,侯爷便跑到侯夫人身旁去了,揽着侯夫人的腰身,低头柔声与侯夫人说话。
晏时欢早已习以为常,不在意的转了视线,竟稳稳的与顾南泽的目光对上。
下意识眉眼弯弯的朝他笑。
笑完后,晏时欢才回过神来,忽的收了笑,捧了桌上的水垂眸喝着 ,视线不再与他对上。
他可是要选夫人的,她不能与他过多交流
,以免误惹了他的桃花缘。
晏时欢觉着自己很是贴心,自我赞许了一番,放下手中的茶杯,执起筷子就开始吃东西。
而她不知,有一道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许久,却久久换不回她的一个眼神,郁闷得男人狠狠的仰脖灌了一杯酒。
她往日都会看他的。
久不久不经意的眼神触碰都是正常的。
碰撞后对视而笑也是正常的。
所以...今日她不正常。
除了刚开始那一笑,后面都未再看他一眼。
莫不是哪里惹了她不快?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免费阅读

舞姬穿着薄衫,扭动腰肢,随着鼓点翩翩起舞。
有人执着酒杯轻晃,带着些深色瞧着舞姬,酒乐性也。
四皇子嘴角挑着一抹笑,心里暗暗动了些心思,只是在众朝臣殿上,那些念头都得压下,免得被某些老顽固参一本。
目光微微带着欲望,盯着主舞的舞姬,眸里的挑逗与那媚眼勾人的女人对上,倏的一拍即合。
舞姬的笑容渐大,对视一笑,随后,四皇子垂眸饮了口酒。
再抬眸本想继续与那***舞姬眉目传情,可一晃眼,却透过舞姬,看见了那乖巧坐着的姑娘。
他从前爱妖娆妩媚的女人,总觉得这样的女人才有滋味,这一晃眼,却瞧见了垂眸笑得清甜的姑娘。
矜贵,娇憨,眸子清丽无双,看着总感觉心里带了一股甜意。
让人想□□破坏。
手在酒杯上摩擦了一下,四皇子那双略微阴柔的眼睛眯了眯,舞姬在他眼前晃,扭动着腰肢尽显妖娆,却忽然让他觉得索然无味。
有意思。
四皇子勾了勾唇角,眼里有一股侵略的意味看着遥遥她。
而晏时欢,吃着东西正觉着有些腻,放了筷拿起手旁的茶,轻轻抿了一口,随后才大口的喝着解渴。
直至喝罢一杯,放下茶杯,身旁侍奉的宫女瞧见了便端起茶壶为她再满上。
这一杯下肚也有些饱,晏时欢纤细的手托起下巴,一双清透的眸子不经意的掀了掀。
在殿里虚晃了一圈,瞧见她的顾哥哥在与身旁人说话,也不知说了什么,他抿了抿唇,可他身旁人还未觉,继续说着。
晏时欢注意着他细小的神态变化,悄然轻笑,顾哥哥不悦那人还在说,怕是要惹他不快了。
果不其然,顾南泽薄唇轻启,淡淡吐了几个字,他身旁的人便讪讪住了嘴,默默小端着酒喝着来掩饰那尴尬。
谁料他一回头,便下意识看向她,让她安静注视的视线吓得颤了颤,连忙垂了眸,再掩饰般的看向别处。
怎的如此吓人。
晏时欢心跳得快了几分,又对着他懊恼了一会,再抬眸,视线刻意的不向他那个方向看。
这一不经意,又是触碰上一个眼神。
侧前方这位男子她不认识,他定定的瞧着自己,也不知晓瞧了多久,见她看过来才回神,那有几分阴柔的男子端起酒杯,朝她举了举,微微点了点头。
晏时欢微不可察的蹙了眉,抿唇后客气的轻轻颔首笑了一下,随后目光不停的转向别处。
这男子的目光莫名的叫人不喜。
让她直觉着不喜欢。
而顾南泽,一直默默用余光看着她。
两人自小一块长大,自然能从些小细节发现对方的态度,瞧见她蹙眉,顾南泽饮酒的动作一顿,皱着眉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四皇子?
顾南泽眉头皱得深了些。
他伪装得好,但他这两年经手的案子太多,有些东西他还是知晓一些的,就比如,私自养兵、嗜好女色。
这一看过去,正好瞧见四皇子眼里还未收回的侵略眼神。
男子对男子最为了解,他知晓那眼里的某种坏东西。
有些难办。
要提醒她与四皇子保持距离才好。
她如此好,就算嫁人,也应嫁个对她极好的良人,而不是权谋如此深且居心不良之人。
.
侯夫人与侯爷并肩而坐,侯夫人悄然瞧了一眼身后的小姑娘,低声与侯爷道:“夫君,今日我将阿欢惹哭了。”
侯夫人嗓子软,低声说着话也似有些娇意,听得侯爷勾了勾唇,饶有兴致的问:“嗯?怎么惹着了?”
侯夫人倾神靠近了些,“不经意间,与她提到了南泽已到娶妻之龄。”
“哦?”
侯爷是知晓自家小姑娘的,娇娇的老爱与顾南泽撒娇,他在很久之前就担心两人之间有点什么情意,但是如今看来,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两人都已到了议亲之龄,阿欢不开窍便罢了,顾南泽那小子也迟迟不见动静。
说他久不来找小姑娘疏远了她,也不对,毕竟他时常给她送些东西来。
惹得侯爷又担心又期待的,矛盾得不行。
如今一听小姑娘为了这话题哭,不由的来了兴致,“阿欢说了什么?”
“流着眼泪委屈的说,南泽娶了妻便不会和她玩了。”侯夫人说着,也觉着有趣,唇角带了笑意。
侯爷噗的一声笑出来,“和她玩?”
自家女儿真有意思。
侯夫人掩唇笑着点头。
两人对视着笑意满满,片刻后才继续道:“夫人,你觉着那小子喜不喜欢咱们女儿?”
他看得模糊,也不太摸得准两个小辈的感情,便如此问道。
侯夫人稍想了片刻,“应是喜欢的吧。”
“夫人不确定?”
侯夫人抿了抿唇,有些无奈道:“那孩子自小凄苦,后又努力,也没个家族撑腰,在他幼时我便觉着,他性子沉默且有些自卑。”
往日哥哥与弟弟的孩子来府上玩,恰好与南泽碰上,这孩子就远远的看着阿欢与他们玩,自己站在圈外,孤寡沉默。
“自卑?”
年纪轻轻就坐上丞相之位,那些朝廷上的政见与处事方法,哪一点都是令人眼前一亮的人,竟然会自卑?
被他如此一反问,侯夫人也有几分不确定,“...兴许是我看错了?”
侯爷挑了挑眉,朝着那年轻的丞相看去。
这一看便黑了脸。
他他他...盯着自家宝贝女儿看做什么!
就算是青梅竹马,也不能如此明目张胆吧。
侯爷方才在心里夸他生出的好感瞬间没了,黑着脸气着死死盯着他。
那看着小姑娘的男人终于有了感觉,微愣的看向那小姑娘前面的男人。
瞧清他眼里的不悦,顾南泽抿了抿唇,稍稍颔首,又是忍不住瞧了一眼他心中的姑娘 ,才在侯爷目光下转了视线。
皇上夸奖了守卫边境回京的将领,又赏赐了许多东西,为大皇子指了婚,这宫宴便差不多结束了。
有许多人,借着宫宴攀谈,官妇人之间,男女之间,也借势成了不少对,更别提那些一见误今生的心动男女。
这次宴会,直到离开客居殿,晏时欢只在安静的吃东西。
爹娘也未给她介绍什么人认识,也没有什么表示。
心中轻生出欢喜,她家爹娘真是比许多许多人家要好。
一家三口就如此闲散着聊聊天,走到宫门口。

小编点评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