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盯妻的小丞相(晏时欢顾南泽)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晏时欢顾南泽)

导读:主角是晏时欢顾南泽小说名字是《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全本已完结,小编给大家带来了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全文完结版阅读小说精彩赏析:楼下说书先生还在侃侃而谈,说的天上地下无奇不有。晏时欢在的雅间忽的传来了敲门声。

小说介绍

主角是晏时欢顾南泽小说名字是《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全本已完结,小编给大家带来了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全文完结版阅读小说精彩赏析:楼下说书先生还在侃侃而谈,说的天上地下无奇不有。晏时欢在的雅间忽的传来了敲门声。两人都有预感的回头望。“你去吧,记得看我说的那个姑娘啊。”陆书淮看了一眼还在敲着的门,无奈道。

小说简介

临近傍晚,顾南泽与晏时欢自竹音阁里出来,晏时欢有些意犹未尽的模样说着下次还要来。
顾南泽抿唇说下次他带她来。
虽说侯府是派了马车在侯着,可顾南泽坚持送她到府,随后才骑了马回丞相府。
丞相府。
老管家看着顾南泽回来的步伐轻松,虽神情并无变化,可那一举一动都透着愉悦。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全文阅读

楼下说书先生还在侃侃而谈,说的天上地下无奇不有。
晏时欢在的雅间忽的传来了敲门声。
两人都有预感的回头望。
“你去吧,记得看我说的那个姑娘啊。”陆书淮看了一眼还在敲着的门,无奈道。
“嗯!”晏时欢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提起***朝门口小跑过去。
无奈的看着这个像妹妹一样的姑娘,陆书淮无奈的朗声让她小声些。
小跑着的姑娘快到门口了,闻声回头笑道:“知道了知道了。”
随后转过头,高兴的打开门。
果不其然看见了那个沉默的男人。
顾南泽没有踏进门,在门口扬声道了句话便拉着姑娘的手腕将人带走了。
雅间里的陆书淮回过头去看已经关上的门,很是无奈,你瞧瞧,这丞相大人说了什么。
人他带走了,多谢照顾。
听着像是他的人似的。
陆书淮心里跟明镜似的,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幸灾乐祸。
这俩人啊。
局外人看得最清楚。
感叹了两句,陆书淮端起手边的茶,笑得清风月朗。
还是等着那位曲唱得好听的姑娘有意思。
.
顾南泽拉着她的手腕走得急切。
她在身后勉强能跟上他的脚步。
由高兴变成微愣。
直到顾南泽将她带进一个雅间。
比陆书淮那个大了不少,雅间内布置得更为雅致,两三张圆桌上铺着绿色桌布,圆桌中间摆着白瓷瓶,瓷瓶里放了一支新鲜的竹。
便衬了竹音阁这个名字。
顾南泽回身关上门。
晏时欢站在进门后一步,还在打量着雅间呢,忽然视线被男人强势的占了个全。
姑娘眼里流露出疑惑,还未开口问呢,顾南泽便先开了口。
“我不是答应了你,怎么又找陆书淮玩了?”
语气低低,皱着眉头的男人看着很是低落难受。
似乎没有想到男人会说这个,晏时欢忽然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忽的弯起嘴角,抱着他的胳膊将他拉着坐下。
“我可没有找他玩。”晏时欢认真的解释。
“是他说要带我看个有趣的姑娘,说是那姑娘曲唱得特别好,他打赏了银子,可人家姑娘见是个男子便不肯要,所以他才找了我来。”
顾南泽听着听着,突然察觉到手上的触感,垂眸一看,这姑娘抱着他的胳膊呢。
默默的红了耳尖,僵着想将手挣脱出来,可姑娘似乎察觉到了,搂得更紧了些。
还说着话呢,微微蹙了眉似乎对他的动作不满。
想挣扎的动作又默默停下。
“......书淮不过是好心想给人姑娘银子,作为青梅竹马的好友,你说,我该不该帮他这个忙。”晏时欢解释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顾南泽默默点了头,单手拎了桌面的水壶为她倒满一杯碧螺春,随后推至她面前。
说得多了,这水正解渴。
晏时欢松了他的胳膊,双手端了茶喝。
胳膊终于解脱出来,耳尖的红似乎褪了一些些,顾南泽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
******将茶喝光,晏时欢将茶杯推回去。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顾南泽抿了唇,“帮。”
可谁知道有没有其他用意。
“那就对了嘛,所以我没有因为你没来找我才与他玩的!”晏时欢理直气壮。
“好。”他可争不过这小姑娘。
顾南泽将她的茶杯又满上,以便她还渴着。
“那你呢,你来做什么?”晏时欢好奇的问。
沉默了片刻,顾南泽想着隔壁的两个同僚。
咳。
“路过。”
晏时欢狐疑的看着他,“如此巧?”
他面不改色的点头。
“那可真是巧啊。”晏时欢笑着看着他。
虽心里是不信的。
正巧,两人说着话,楼下传来说书人朗声道:“老夫说得口干舌燥也激动万分,可是各位公子小姐、老爷夫人定听得有些乏了,不如便听听小曲儿吧,儿。”
说着二人便在窗边坐下来。
楼下舞台中间,有人抬了琴上来。
随后,有一穿绿色襦裙的姑娘步子不急不缓的走上台,温雅的在琴前坐下。
姑娘也是生得精致,眉眼皆是温柔模样,长发静静散着身后,有些温懒,让人很***的感觉。
唱出的小曲儿也是,声音温请,让人眼前一亮。
确实不错。
晏时欢看得入迷。
也不知身旁男人在瞧她。
眼前的姑娘认真的看着台下,微微带着笑。
真是让人,心动。
是啊。
她不知的。
她一直懵懂天真。
不知他心中的暗暗心思。
他长她三岁。
他一直默默看着她,直到某一日,察觉到自己的心思。
顿时觉得慌张万分。
他那时什么都没有,没有权没有钱。
连国师的教导都是当初因国师的一时可怜。
虽国师对他很好,在他与家人决裂时收留他,还尽心尽力的教导他。
可是他会不安。
特别是对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小姑娘,生了那样的心思。
喜欢。
他居然喜欢那个身份高贵,懵懵懂懂又可爱得紧的小姑娘。
又矛盾又欣喜。
所以他开始拼了命的珍惜机会,一直做最苦最累最能证明自己的东西。
旁人不知,他已悄然上过几次战场,也经历过生死。
他付出的努力太多,但是都值得。
他希望快些再快些坐上高位。
这样才能站在她身边,对,站在她身边而已。
至于.......娶她?
他是不敢想的。
如何敢想。
就算是以前顾家子的身份,也是配不上的。
可是他就是贪恋,贪恋她陪着他,对他撒娇对他好。
他可能太自私了。
所以更配不上她。
可是啊,从幼时起。
她出去玩,参加宴会,都会有很多小男孩围在她身旁,因为她生得精致,长得又好看,笑着更是可爱,哪个小男孩不喜欢呢。
所以他沉着脸将她拉走。
可是小姑娘会哭会委屈。
所以他后来默默的站在人群外,看着哪个臭小子敢打她的主意,他就偷偷的揍他。
他好怕,好怕她被别人抢走。
还有方才她说的,陆书淮与她青梅竹马?
巧了,他和她也是。
青梅竹马太过美好,他只想她对他用。
那些莫名的情绪与悸动,压得他喘不过气,又怕吓到了她唐突了她,更怕的是惹她嫌弃或者恼怒。
他生怕她对他露出厌恶的表情。
所以在两年前左右。
他就开始默默疏离她,不敢经常来府上玩。
既是怕沉溺于与她的相处之中,又怕她与他走得太近,对她名声有影响。
他在这期间,他终于,终于爬上了丞相大人的位置。
空位,似乎等着他,为他量身定做。
他终于有了权,钱也在累计。
然后,看见了好看的东西,会给她。
看见了好玩的,想着送她博她一笑。
那一阵子压着自己不去想她,反而想的愈发严重。
吃饭先想到她爱吃的菜。
睡觉想到她被侯爷罚,偷偷的在树下睡着了。
又想到她娇气的哭,娇气的撒娇,摔倒了,要他扶起来哄,有时候连侯爷夫人都不要,就是要黏着他。
侯爷还说她娇气。
可是他觉得挺好的,她如此可爱,就是要宠着的。
她往后啊,一定会很可爱很可爱。
就如他初见那时那样美好。
.
在顾家老夫人寿宴结缘。
她那时在宴上吃饱了便觉着无趣,一双水眸在坐席上乱瞧。
周围全是喝酒聊天的大人,很吵很吵,还有一股酒味,小姑娘闻了闻,皱起鼻子。
忽的,目光转着转着就与一双眼睛对上。
小姑娘一看,墨绿衣裳,头发半绾,眸子狭长,好俊秀的小哥哥呀。
那双眸子的主人对上她的眼神后,淡淡的瞧了她一眼,垂了眸把目光转回到他自己那桌。
“爹爹,那个小哥哥是谁呀?”晏时欢扯扯爹爹的袖子,好奇的问着。
晏津嵘顺着短肥的小手看过去,见那个小少年一副老成的样子与旁人在说些什么,不时点点头。
“顾府的二少爷,阿欢问他作何?”晏津嵘挑挑眉。
“阿欢想去和他玩~”晏时欢软着声音向爹爹撒娇。
这里就他和自己是小朋友,看他刚刚那个不理人的样子,肯定是害羞了嘛。
池晚莺放下筷子,蹙眉看向晏津嵘。
晏津嵘思量了几番,片刻,揉揉小姑娘的脑袋,“去吧,要注意礼貌。”
“好!”小姑娘笑眯眯的从凳子上爬下来,迈着小短腿跑向主桌。
主桌的人疑惑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可爱小姑娘,唯有顾大人盯着小姑娘若有所思,顿了顿,眼里一亮,看向晏津嵘他们。
只见小侯爷笑着朝自己颔首,顾大人赶紧笑着回了个礼。
再回头,那小姑娘已经跑到自己二儿子身旁了,顾大人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顾南泽更是一脸惊讶的样子看向自家爹。
顾大人眼底滑过什么,笑眯眯的朝顾南泽说道:“这是衡阳侯家的小千金,你带着她去花园玩玩吧。”
顾南泽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转眸面无表情的看着小丫头,“走吧。”
晏时欢一点都没在意他冷冰冰的表情,眉眼弯弯的跟着这个好看的哥哥走。
隔着几桌的夫妻俩看见两个小孩离开,池晚莺有些担心,想跟上去看着,却被晏津嵘拦下来。
“莺莺放心,那小子能照顾好阿欢的。”
“夫君为何如此肯定。”
晏津嵘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才与她解释道:“...那顾二公子曾被国师预言,他将会是瑞国最年轻的丞相,在将来一定会救瑞国于水火之中,所以朝中许多人打趣顾大人,说是家中出了个小丞相。”
“而且我也见过他两次,这小子挺老成的,完全没六岁孩子的活泼天真。”说着语气有些同情的意思。
“是...他家中有什么事?”
晏津嵘点头,眼神往顾大人那边瞟去,“他娘是个雅妓,嫁给顾大人后住的偏院,所以在府里地位很低,连带着这小子都吃不饱穿不暖,后来国师预言过后,他们母子的生活才有改善。”
“这小少爷真是可怜。”池晚莺蹙眉说着,愁了一会,想了想又笑了起来,“咱们家阿欢这么活泼,希望能给他带来些欢笑。”
“嗯,咱们阿欢可是个贴心小棉袄。”晏津嵘欣慰的说道。
小姑娘跟着好看的小哥哥走到他们家的花园,五步一灯,映得花园里无一丝黑暗。
小姑娘跟着跟着发现,这个哥哥走路太快了,她跟不上!
郁闷的看了看两人之间的距离,晏时欢小跑到顾南泽身边,想拉住他的衣角。
走娘亲怕她跟丢就教她要拉住她的衣服,所以小姑娘小手一伸,拽住他的衣袖。
迈着步子的顾南泽一顿,侧头低眸看着小姑娘。
晏时欢似有所感,对上他的眸子。
顾南泽眉头皱起,不再看她,步子向前迈得更大。
手中的布料咻的出她手里扯出去,晏时欢懵懵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一刻撒开小短腿向他跑过去。
“等等我!”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跟着他跑,还以为小哥哥在和她玩游戏呢,谁想追了半天都追不上。
小姑娘咬着下唇,看着前面的人走得越来越快,眼里噙了泪停了下来,小胖手揉着眼睛,委屈的小声低泣:“为什么不等阿欢,阿欢好累...走不动了...”
顾府的下人跟着这两个小孩,本不好插手,可看见侯府的小千金被自家少爷弄哭后,赶紧对蒙着头猛走的少爷说:“二少爷,晏小姐哭了。”
埋头走路的闻言小少年突然停下来,诧异的转身,看见小姑娘站在远处可怜巴巴的掉着眼泪。
顾南泽沉默的站着,心里莫名有些不***。
看见自家少爷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下人们着急的不行。
知道少爷老成,小小年纪就不喜欢笑,现在看见小姑娘哭都不知道过去哄哄,真是...
还没想完,下人们就看见自家少爷皱着眉向小姑娘走过去。
啊,二少爷面无表情的过去,不会再嫌弃一番小姑娘吧!
毕竟少爷也做过这样的事。
“喂,别哭了。”
少年的声音清越。
晏时欢带着泪痕的小脸抬起来,看见他后更委屈了,眼泪巴扎一下落下。
小姑娘眼睛大大的,眼泪沾在眼睫上,盈盈水眸半垂。
顾南泽第一次懂了束手无策的可怕,手忙脚乱的为她抹了抹脸,“你别哭了。”
“你...你是...坏人!”小姑娘哽咽着瞪他。
起初觉得这个哥哥很好看,肯定是个好人,可是这个人走得好快啊,根本就不想和自己玩嘛。
“好,我是坏人。”
顾南泽无奈,将娘亲给自己绣的手帕递过去。
“不要...不要你...我要娘亲。”小姑娘蹲在地上呜呜的哭着。
顾南泽瞥了一眼旁边的下人,那下人立即懂了他的意思,转身就向大堂去。
半蹲在她身边,之前这么可爱的小丫头居然被自己弄哭了,突然觉得有一丝不知味。
晚间的微风吹来,他看见小丫头瑟缩了一下。
垂眸思索片刻,顾南泽将小姑娘抱起来,往正堂走。
“带你去找娘亲。”
小姑娘噘嘴趴在他肩膀上,还有些抽泣。
######
回忆与现实重合。
那时的娇娇小姑娘与面前面容较好的姑娘重叠。
她还是她,他也不是那个被府里苛待无依的小公子了。
他应是有能力,在她身旁吧。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免费阅读

临近傍晚,顾南泽与晏时欢自竹音阁里出来,晏时欢有些意犹未尽的模样说着下次还要来。
顾南泽抿唇说下次他带她来。
虽说侯府是派了马车在侯着,可顾南泽坚持送她到府,随后才骑了马回丞相府。
丞相府。
老管家看着顾南泽回来的步伐轻松,虽神情并无变化,可那一举一动都透着愉悦。
老管家心里也跟着松了松,在他面前弯腰禀报:“大人,国师大人在府上。”
顾南泽脚步一顿,“何时来的?”
“刚到一会,不到一刻钟。”
“嗯,我知道了。”
脚步一缓,转了个方向向书房走去。
国师与他,师生情,收留之恩,算是与他比较亲近的。
他会经常去国师府上拜访,国师也会常来他这边住几日。
他的书房收集了许多典籍,所以国师经常会在他书房待上一整日。
略思片刻,便已到了书房。
顾南泽推开那门,果不其然,埋首于书中的老人抬起了头,瞧见是他便眯眼一笑,“阿泽回来了?”
“嗯。”
老人将拿着的书轻放于桌上,眼里透着了然道:“去见那晏丫头了?”
也算看着这个小子长大的,徐风来也知晓,只有去见过那个晏家小姑娘,这小子才会心情好些。
果不其然,顾南泽点了点头。
徐风来笑了一下,忽的想到了什么,端坐着戏道:“你已到了娶妻之龄,拖着不娶可是为了她?”
虽说心里知晓答案,但徐风来仍是问了出来。
晏家姑娘已十五,也是该商议婚事之龄,可这小子不但毫无动静,还有些刻意不去找小姑娘之疑。
莫不是自己还未察觉到。
“......”
顾南泽与徐风来面对而坐,闻言皱了眉,答是也不是,否也不是。
“若不是,那史部之女心悦你许久,生的也是娇柔貌美,不如娶了如何?”徐风来故作认真与他商讨,想试探一下。
“不如何。”
“不想娶妻。”
顾南泽毫不犹豫的答道。
眸里平淡无波,平静得有些让人不知如何接话。
徐风来却是与他相处了差不多十年的年头,自然的接话取笑道:“不娶妻莫不是有龙阳之好?”
顾南泽一下便黑了脸,不悦的看向他,“未有。”
“那你为何不娶妻。”
“生而为人,最是自由,莫不是非要娶妻?”顾南泽墨黑的眸子看着徐风来说道。
幽幽一叹,徐风来无奈的看着他,连说了两句你呀你呀,最终还是如往常一般叹了声气不再谈论这个话题。
想着晏小姑娘,不表明心迹也不另娶,这是为何?
老国师陷入沉思,顾南泽掀了掀眸,沉默着随手拿起老国师之前在看的书翻阅。
乱糟糟想了许久,徐风来还是觉着他是为了晏家小姑娘。
可是终是猜不到,已坐上丞相之位,相貌上乘,前途无量,除了沉默了些没有何可挑的年轻人,会觉着自己配不上那娇贵的侯府千金。
任他思索,徐风来在丞相府住了三日,也看见了这个孩子有多努力。
要走那天,徐风来出去了一趟,回来时拿了一个药方,交给了仁玉,让他监督顾南泽服用。
顾南泽晚上连夜连夜的睡不着,到如今已经发展到很严重的地步,徐风来看着他越来越忙,也有几分心疼,便求了神医老友要了个药方。
嘱咐罢,顾南泽还未回府,也不知何时归。
徐风来走时拍了拍仁玉的肩,让他好好照顾顾南泽。
######
时日过得快,一会便三日过去。
顾南泽未忘答应过她的事,第四日便陪她出去玩。
那日一早,顾南泽便到侯府门口接她。
男人一身暗纹黑袍,墨发被一支簪束起,未穿平日上朝时的官服,更显得他如这个年龄正常的男子般多了几分平易近人。
身骑白马,目光一直在府门口,在等着那个娇俏的姑娘。
终于,在过了一小会后,沉色的府门口出现了一抹鲜艳颜色,凭添几分活泼。
姑娘身穿藕色袄裙,白色的上襦金线绣几朵祥云,配着矜贵又活泼,今日的三千发丝挽成好看的发髻,挽着的发间插了一朵琉璃花,花下流苏随着走动一晃一晃的。
穿得很是灵俏。
可是顾南泽却觉着,这身装扮在姑娘含笑的眉眼衬托下黯然无存。
“顾哥哥。”
夏日的早晨,灵动的好看姑娘对着你甜甜一笑,提着裙子向你奔来。
最是心动不已。
饶是顾南泽也受不了。
对上她轻笑的眸子,顾南泽张开手接住撞到他身上的姑娘。
虚虚环住她的背,手掌在她背后僵***一会,握了拳没有碰她。
这般突然奔过来,是她最开心的模样。
幼时她还会因为他站在原地不接她而生气,硬是娇娇的要他伸开双手,将她纳入怀中她才会高兴。
可是长大了,男女之防还需注意。
“顾哥哥!”
若前一声是低柔轻唤,这一声便是欣喜又带着要回应的甜。
“嗯。”唇角微微一勾,顾南泽松开了她。
晏时欢仰着头,“咱们今日去城西逛一逛吧。”
“好。”京城内、城外不远之地,他们以前都逛得差不多,也没什么新奇的,便随意选了个地。
反正重要的是他陪着她去。
两人一同上了马。
晏时欢幼时喜欢骑马,后来侯爷便带着她到马场学了许久,如今便会了。
.
城西。
顾南泽以为她去的是小摊摆出来的一条街,却未想到,晏时欢却带他到了一个小铺子前停下。
晏时欢自是心灵剔透,看出了他的疑惑,扬唇一笑。
“前几日我让这老板做了个物件,今日来取。”
顾南泽点点头,先把自己的马栓好,再走至动作慢些的姑娘面前,想接过来替她栓。
晏时欢避开了他的手,让男人诧异的抬头,有微不可查的受伤。
“我自己来!我可以的,等我一会会哦。”晏时欢眨巴眨巴眼睛,动作快了些,似乎在向他证明她可以。
随后姑娘一会栓好了马,拉着他进铺子。
也就是间普通的小铺,还有些破旧,商台上并未摆着东西,让顾南泽一时不知这是家什么店。
晏时欢一***,老板便认出了她来,毕竟亲自来店里,付钱爽快又貌美的小姐也不多见。
“小姑娘来了?东西做好了,我去后面给你拿,等我一会。”老板说罢,朝晏时欢点点头,向店里关着的小屋走去。
“多谢哦。”晏时欢弯唇点头。
老板***给她拿东西,店面又冷清,便只有他们二人了。
晏时欢想着待会的礼物,暗暗的期待他会有如何的表情,想着想着,笑意浓了些。
忽的,顾南泽站到她面前,看着她有些傻笑的模样顿了顿,开口道:“想什么?”
“待会你就知道了。”晏时欢扯住了他的衣角,晃了晃,有些小兴奋。
顾南泽皱了皱眉,认真想了想,却感到莫名。
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便放弃了。
好在老板一会便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香木盒子,轻轻放在晏时欢面前。
“姑娘,好了。”
老板笑眯眯的,也是对这单生意相当满意。
“多谢您,下次我还会再来的!”晏时欢拿起盒子,笑着与老板说。
“欢迎。”
两人走到了门口。
晏时欢忽的停下脚步。
顾南泽随之停下,回头望。
突然那双嫩白的手上捧着那个香木盒,轻轻的捧到他面前。
眼前的姑娘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捧着她的一腔心意对着他软声道:“顾哥哥,这个是送你的生辰礼。”
“顾哥哥要身康体健、日日喜乐。”
“祝福与礼物,希望顾哥哥能喜欢。”

小编点评

日常盯妻的小丞相 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