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最美的等待(崇苗森木)

你是我最美的等待(崇苗森木)

导读:崇苗森木小说是什么?全文阅读哪里看?你是我最美的等待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崇苗在遇见他的时候就注定要经行一场疼痛又死不足惜的追逐之战了,也许她那会儿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她只知道那个少年像是杨柳轻拂心间。。

小说介绍

崇苗森木小说是什么?全文阅读哪里看?你是我最美的等待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崇苗在遇见他的时候就注定要经行一场疼痛又死不足惜的追逐之战了,也许她那会儿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她只知道那个少年像是杨柳轻拂心间,看的见他所有的美好。

崇苗森木小说简介

“去哪里了呀,差点要错过开场了。”
杨洋只是随意问问并没有在意她有没有回答,全场灯光很快暗下,原本熙熙攘攘吵吵闹闹的现场瞬间静了下来,连还没就坐的人在走过时都弯着腰。
聚光灯再次照亮整个舞台,掌声和尖叫声如海啸一起来就没有再下去。

你是我最美的等待全文阅读

“去哪里了呀,差点要错过开场了。”
杨洋只是随意问问并没有在意她有没有回答,全场灯光很快暗下,原本熙熙攘攘吵吵闹闹的现场瞬间静了下来,连还没就坐的人在走过时都弯着腰。
聚光灯再次照亮整个舞台,掌声和尖叫声如海啸一起来就没有再下去。
台下叫“崇槿我爱你”的声音从零零碎碎变成集体口号,直到他深深鞠躬道一句“谢谢大家”,才控制了连主持人都hold不住的场面。
崇槿举手投足都是温柔包裹风度,他的礼貌和谦虚是粉丝们为之疯狂的原因之一,他的笑能吹出春日的暖风,让闪光灯歇不下来。
“崇槿学长真是太完美了。”
“我好爱你呀崇槿学长。”
“你不娶我不嫁!!!”
……
比起热情高涨的铂金粉丝团,崇苗显得比较淡定,可台上的他总能让所有人都露出幸福的笑容,也包括她。
“李莉,送给你的。”散场的拥挤人群里,崇苗走到李莉身边默默把笔记本放到她手里。
有些人只要一个笑容,就能解救另一个人的心,只要一句话,就足以让她的世界发生翻天覆的改变。
正如笔记本里写的:
你的世界,会因为你的坚强,变得美好。加油吧,去追逐你心底的梦。
——崇槿
可为什么,有些人纵使花光毕生的心血,也无法挽回没有灵魂的躯壳。
夜已深沉,崇苗失眠了,而且是没有原因的失眠,眼皮已经沉重得打也打不开,脑袋却还在飞速运转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
终于在后半夜睡着了,在梦里踩着一个熟悉的背影投下的影子,一步一步地跟随着。风迎面吹来时,有股淡淡的红茶香,她不禁加快了脚步,突然一个声音像来自远山的呼唤,她一驻足,一回头,什么都没有。
回过头来时,眼前的影子瞬间被卡车撞得飞出十几米远,沉闷的咚一声,还有骨头碎裂的声音,然后一路血迹,卡车下血肉模糊。
她愣在原地,双脚渐渐陷入泊油路里。
一个急促的声音像海水袭来朝她全身的孔洞灌***。
她***抓着最后一根稻草,将所有海水都吸进肺里。
“别死啊你!!”杨洋***地拍着崇苗的脸,见她终于睁开双眼,眼里还带着惊恐,“做噩梦吧你,还以为你什么病发作呢,真是要被你吓死的。”说完回到自己床上继续睡。
她起来把被虚汗浸湿了的睡衣换下来,重新躺回到床上,眼泪大颗大颗落下,装满了整个胸腔,揉揉眼眶,梦境如同电影的高潮情节,被一次又一次地重播。
手机突然在被窝里震动。
是杨木森:明天午饭时间过来钢琴室好吗?
握着手机的手抖了好久,她的差点要发过去告诉他他还活着真好,别说要去钢琴室,去哪里都好。
她反问自己,杨木森是她的谁?是每天都会存在的小确幸?像是白茫茫的星光,每夜都会照在床头。像是柔软沙滩里裸露的一个白色贝壳,要将它抠出来,洗干净,捧在手心。
是幸福?
在她挣扎了许久回复了一个简单的“嗯”字后不到十秒,对方便传来回复:
森木——睡不着吗?真巧。
苗——做了个噩梦。
森木——我也是。
呵呵,她看着屏幕无声地笑出来,是有多不会聊天的人才会回答“我也是”?
不久后,他又传来新的信息。
森木——我梦到你站在窗前面檫玻璃,一个不小心掉了下去,我就在旁边。
杨木森打完这一段,又逐字删掉,用纸巾擦干额角沁凉的汗,重新输入:
森木——四点了,再不睡明天会起不来。苗——你的影子嵌进了我的心里。
不仅是心里,还是肉里,像是指甲一样,如果抽出来就会痛不欲生。她害怕要是不说出来,梦里的事情就会发生,所以再入睡前,一定要告诉他。
我喜欢你。
不是习惯。

你是我最美的等待免费阅读

可是连打字的勇气都没有,又怎么能够说出口。
森木——中午不见不散。
时间在梦醒之后就像河畔旁渐渐长高的芦苇,静候着,潺潺而过的流水,着急地拔节着。
“崇苗,留一下。”
“我……哦。”她口齿有点不清,开不了口说赶着去赴约,只能灰溜溜地走到教官旁边。小明也在,还有班主任。
被留下来的原因是要讨论军训最后一晚的班级活动,班主任说班长极力推荐她协助这次的活动,希望这次活动里除了小品唱歌那些,还有一些新意的表演,例如……
“芭蕾舞?开玩笑的吧。”崇苗听完小明的建议整个都不好了,“班长你有这样的技能要好好发挥,我帮你把地铺好。”
“不是我,是你!我看你的入学档案里有七级芭蕾的考级证书。”他耸耸肩膀凑到她耳边说,“假的吗?”
她耳根发红,想说的话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如果可以,我相信同学们都会很想看看的。”班主任笑得比花要灿烂,“说不定到时候可以参加年级的汇演呢。”
她赶紧摆摆手并牵强地笑着,“我已经很久没跳过了,我还是不要参加了吧。”
“为什么?”
“为什么?”她嘴巴喃喃。
一级级往上考,即使脚趾磨出的水泡破了又好,厚厚的茧在脚趾的关节上突兀而起,像是身体多余的部位,她也不曾想过放弃。小学毕业演出时爸爸在台下看着她的眼神好像看着天使一样。
他感动地抱紧她,告诉她,你永远是爸爸心里最美最优雅的小天鹅。
“爸爸,初三毕业之前我要考到八级,到时候汇演你一定也要来看我。拉钩。”
“好!”
那一个承诺被阴阳相隔烧成一把灰,风一吹,散作尘埃。
还记得那个晚上,她把足尖鞋、舞蹈服还有一切关于舞蹈的回忆都丢进垃圾桶,为此妈妈还用皮带抽了她,纤瘦的双腿爬满了红色的鞭打痕迹,“这么多年的学费和心血都浪费了,你连唯一的出路都没有了,还有什么用,打死你算了!”
“真的不可以出个节目吗?”小明见她表情为难,也不想再逼她,“你晚上再回复我也可以。先去吃饭吧。有人来找你了。”
她转身,杨木森穿着白色的衬衫站在阳光下,冷漠的嘴角轻轻抿着,剔透的深棕色双眸像琥珀般让她一眼就看到他。
见她疾步走来,他蹙眉埋怨道,“食堂剩菜都没了。”
她看看时间,天啊,已经中午一点多了,“对不起,刚才……所以……”
他明显被她的对不起吓得一怔,嘴角露出笑笑,“给你打包了。”
“嗯?”
她抬头看他少了份冷漠多了份清新夺目的侧脸,帅得有些过分。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共享单车的车头挂着三个打包盒。他提着走到她面前,指着操场观众席,“上面坐?”
她点点头,肚子叽里咕噜的声音让他第三次发笑。
“这鸡柳好好吃哦。”崇苗头也没有抬,把盒子放在腿上认真地吃着,完全没有留意到杨木森的眼神。
她抬起头,他立马直视前方,才发现到自己从来没上来过观众席。
初秋的风拂过橘色跑道中间墨绿色的草坪,万里无云的天空投下刺眼的光线,外围的玉兰树飘来芳香,正午的路上只有零星的学生在赶回宿舍的路上。
他又垂眸看她,她活像只饿了几天的兔子,一下子啃掉了一根胡萝卜。他满足的笑笑,身体往后伸,双手撑住地面,放松地享受着这自然风的轻抚。
“咳咳咳咳咳咳。”饭粒呛进气管,杨木森慌张地拍拍她的后背,好不容易缓下来,没等他阻止,她已经拿起身边的水喝起来,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动作不自然地拧上瓶盖,缓缓地把水放回到原位。
抬眼时,发现他一副满足的笑容,“我的水好喝吗?”
“咳咳。”她羞得喉咙发干,脸烧起来,“我,我等会儿给你买一瓶新的。对了,午餐要多少钱,我还给你。”
“你跟我说最多的就是‘还给你’,请你吃个饭怎么这么难。这顿我也不知道多少钱,管家煮了送过来的。”
“什么!”
“谁叫你这么迟还不吃饭,总不能老是吃方便面吧。走。”
他恨不得马上把他新作的弹给她听。
《你的影子嵌进我的心里》
她安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指尖一起一落。
比起她上次听得心痛,这首不知名的曲子不见荒凉寂寥,甚至觉得有点暖心,虽然不像杨木森的风格,但是她非常喜欢。
她静静地听着,琴声穿透耳膜流进胸腔,浸润了心脏,他一遍又一遍没有停下来。当红茶的淡香弥漫在空间里不散去,她有点昏沉了,眼皮沉重的张合多次,最后陷入了一片安然的茶香中。
当他手指终于在半空停下,回头看见她已经睡得很熟,细碎的乌发半遮脸庞,身体蜷缩着,半张合的的拳头时不时随身体微微颤动而收紧,她一定是经历了什么让她睡得如此不安稳。
他放轻脚步走过去,心疼地将她的拳头包在手心,她再也没颤抖了,沉沉地睡了半小时,而他就静静地坐在旁边。
待她醒来时已经接近上课时间,“对对对不起,我睡着了。”他就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表情平淡地看着她,那表情恻隐着担忧。
“你是很久没睡过好觉?”
听到他这么问,她眼眶突然发红,然后又迅速撤回所有情绪,装作若无其事,“军训有点累不是挺正常的嘛。”
“我看你还做噩梦了。”
“……”
崇苗的不说话,他也不再说什么,从沙发起来拐进了一个小房间,两分钟又回来,手里拿着一个透明的杯子,里面荡漾着淡淡的紫色,见她有些欣喜的表情,他心里一笑,“安神的。”
她接过杯子放在鼻子下面,温热的蒸汽让整个人的神经都舒缓了,这种感觉好***,“是薰衣草?”
“嗯。”他在她的对面感受着她举手投足间散发的气息。
“你不是只喝红茶吗?”
她对他这么细微的了解让他内心欣喜若狂,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露出的笑已足以让她不能再与他直视。
“呵呵。”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那样弯弯的眼睛和迷人的嘴角弧线,她从未见过,这是卸下所有盔甲的杨木森的真实模样,“回去吧,不然要迟到了。”
她还在欣赏这位盛世***的男子,半天没有移动脚步。
“再不走我不不保证会在这里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话音刚落那女生便一溜烟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这几天,傍晚解散的时候都会下一阵清凉的大雨,特别是让穿着军装的新生感觉爽极了。
闻着雨水落地时散发的地面味道,和雨后青草混着泥土的潮潮的味道。
看着玉兰树随狂风摇摆,被大雨打落的米白色花瓣铺满一地,闻着那种清香竟然也会让人有种淡淡的不知是伤感还是惋惜。
往后的几天,杨木森总是骑着单车提着两盒饭菜,半路拦住正要去食堂的崇苗,也因为这样亲密的举动,她和杨木森是恋人关系的消息就在整个校园都传开了,像一种强烈的花香,雨后依旧不减浓度,有人觉得香入心脾,有些人觉得浑浊窒息。
而她,在女生们的逼问之下依旧一副不承认也不否定的样子,谁知道未来是怎么样的呢。
转眼便到了军训结束的日子。
周末过后,正式开启大学学习生活。
晚上,崇苗迫不及待给贝琪打了电话,约定周末就回去一趟。
崇苗抬起头眯起眼睛,看着高铁一路往远方铅灰色的云朵下方开去,这种明知结果的未知过程,有点儿像现在她和杨木森的关系。
突然,天昏暗下来,暴雨疯狂地拍打着窗户,她靠上去,雨水的影子仿佛泪水在她的脸上纵横。
喉咙根突然一股***聚集,她***咽下去,闭上眼,因为强忍使她两食指不禁紧紧勾在一起。
昨夜,大家都围坐在草地上诉说着这段在煎熬中成长的日子,原本从一开始就恨不得马上结束的军训,在真的结束之时竟然会有那么浓重的伤感。就像高考前,那充满印刷铅味的教室,每天都要完成桌上比头要高的试卷、练习题、高考宝典……每人每天都要反问自己三百遍到底还清醒不?还有呼吸不?但到毕业那天,却因为被长期勒紧的胸腔突然释放而感觉一阵空洞,而空洞的心会慢慢被灌进迷惘、***,甚至恐惧。
夜里十一点,杨木森没有如往常给她发一些有的没的的话,而是发了一个正在跳芭蕾舞的小兔子的表情图片。
苗——?
森木——越来越觉得我们很般配。
崇苗久久没有回复,他又补一句:明天来我家玩不?
苗——明天我要回B城。
森木——注意安全,带伞。
在别人眼里冷漠不喜欢说话的杨木森都是假的吧,还是说在她面前偶尔话唠的才是假的他?
“苗兄,这里这里!”车站外见到闺蜜回来的薛贝琪在平地跳出了蹦床的效果。
她***将这城市的空气吸进肺里,熟悉的味道有幸福、伤感、恐惧,还有依恋。
她冲上前将贝琪抱住。
“这么想我吗?”
“嗯,很想。”眼泪涌出来,带着想念和委屈。
“你看你,又瘦又黑的,回去我妈看见又要叨叨了。”
才两个月不见,贝琪好像高了不少,可胖了是怎么回事?
“我们军训的教官可好了,晚上我们还带他出去吃烧烤!!”啧,原来是小日子过得痛快,“你们呢?看样子肯定很艰苦吧,看你瘦的,你哥没给你好吃的吗?对了,听我的同学说,你们A大是学霸云集,没毕业就被各种企业预定了,而且……”眼睛一转,挽着崇苗的胳膊,“好多帅哥哥。”
崇苗听着一连串没能搭嘴,最后只是摇摇头。
“居然没看上的?”薛贝琪扫兴地翻白眼,“浪费资源。”
她看着窗外曾经熟悉的地段,脑海闪过无数个曾经的画面,“贝琪,有崇臻的消息吗?”
她只感觉贝琪有点错愕,顿一顿,摇摇头,然后也跟着看窗外。
到了贝琪家,阿姨捧着崇苗的脸皱皱眉,断定她肯定是吃太少了,然后从厨房捧出一碗花胶鸡汤,里面还有一整只鸡腿。吃饭的时候,贝琪的爸爸还拿出珍藏的红酒,开心地聊着贝琪小时候的趣事,当说到她考的是附近的学校时,还说希望她以后可以嫁到附近,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阿姨干咳几声拍拍他的肩膀道“孩子他爸,你喝多了。”
洗漱之后已经十点多,闺蜜俩坐在院子里吹风。
见一个晚上总被微信聊天点亮的屏幕,贝琪终于忍不住将崇苗的手机夺过来,“谁这么不识趣碍着我们聊天。崇槿?”贝琪毫不客气得看起聊天记录来,看得津津有味。然后一脸严肃。“咳咳,审阅完毕,需要听结论吗?”
“求大师指点。”
“我认真的啊。你别惊讶。”她盘起脚,把手机递到崇苗摊开的掌心里,“咳咳,那个原名叫崇君,现名叫崇槿的,你的明星哥哥,喜。欢。你。”
她没忍住,笑得前俯后仰。
“喂喂,崇苗,我认真的好吗!我好歹也比你有恋爱经验啊。你有没有很想他?”
“没有。”
“真的没有?那见到之后有种很有安全的感觉呢?”
这个确实有点,那种感觉很微妙,看着他的脸庞,就莫名地安心。
崇苗用表情默认。
“我就说嘛。”大师拍板,“别怕,你们没有血缘关系,放心去爱。”
“开什么玩笑,那是我哥!没有血缘关系也是我哥!!”
“切,我妈看得那些电视剧里这种桥段多得是呢,总有一天他会向你表白的,你信不信。”
“不信!”
“打赌!”
“赌什么!”
“吃拖鞋!”
“靠,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口味!!”
“赌不赌?”天,薛贝琪赌神上身了,还信心十足呢、地捶胸口。
“你拖鞋还是我拖鞋?”
“随便。”她笑得岔气,缓缓之后拍拍崇苗肩膀,“你变了,我不在,你变得好安静。”
是的,有时候只想静静地看着身边发生的一切,因为自己好像做什么都不对。
“前几天有个男生向我表白。他是我们班的,叫白佑楠。”
“白佑楠白佑楠,白林的儿子?”薛贝琪张着嘴巴倒吸气,“我就说你们学校都是贵族!白林啊,那个生意做很大的白林集团,超市、咖啡厅还有写字楼全国都有呢!等等,你拒绝了?”
“嗯。”
“嗯你个大头鬼啊,介绍给我啊!Ohmygod!资源共享,你懂吗?”她突然跳起来,“走,聊得不得劲,酒吧去。”
“澡都洗了呢。”
“那就对啦,回来不用洗了嘛。”
夜风吹过酒吧街的落叶,这里与外面马路的安静形成莫大落差,霓虹灯、啤酒、烧烤,香水******,香烟红酒帅哥……
“走,这家。”一转弯,薛贝琪一把将崇苗拉进一家人不是十分多的酒吧,里面播着蓝调,空气并没有很浑浊,“你好,一打啤酒,招牌。”
崇苗有点惊讶她娴熟的点餐,她摆摆手劝她别乱想,她只是周末会来这边做兼职。聊着天吃着小吃,酒喝了一瓶又一瓶下肚。三四瓶之后她开始有点熏了。
“***们,我可以坐下吗?”
“最好不要,我们不喜欢男的。”还很清醒的贝琪笑笑,干了第四瓶。
那是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听到贝琪这么说有些不愤,“哪有女人不喜欢男人的呀。”说着不客气地坐到崇苗隔壁,她用手肘推开他,贝琪趁机坐了过来,“滚一边去,别碰我朋友。”
“切,了不起啊。”男人哼哼鼻子走开了。没多久又来了两个学生模样的男生,一人拿着一瓶啤酒问也没问就坐下了。
“骰子会玩吗?”其中一个边说边拿出来骰盅,放到桌上。
贝琪认得这两个男生,是她同级的校友,“怎么玩?”
“就聊聊天,随便玩玩。”说完,贝琪和其中一个男生玩起了骰子。剩崇苗坐在边上,喝茶一样***地咽下啤酒,坐她对面的男生向她举举手中的啤酒示意要和她干杯,然后微微一笑,感觉无害。
“我叫Nick,你呢?”
“崇苗。”
“你长得真好看。”男生有点含蓄地低低头,“不要误会,我是说真的。看着很***。”
隔壁两个有点玩疯了,贝琪一下又干掉两瓶,“快没酒了,来人,再给我一打招牌。”
“够了贝琪,太多了。”
“行了,你不喝我喝。”她眼神迷茫,明显是喝醉了,“好嘛好嘛,我再喝四瓶就回家!!”
突然,对面不出声的Nick叫了一声,“我认得你,你是崇臻的妹妹。”
“你认识他?”
“跟他打过两场比赛,你每次都坐在第二排。”Nick的眼神闪过异样,“他不是在坐——妈的,你这女人搞什么!!”
只见水花在灯下一闪一烁,啤酒的香味在空气中肆虐,“人家家事你知道个屁啊!!”贝琪手里的啤酒瓶还在往外冒着泡,哗啦啦地喷溅。
Nick站起身来,怒气从眉目传向拳头。
“对不起对不起,她喝多了,这些酒我们给钱,对不起。”边说边拽着贝琪的胳膊把她拉出酒吧,“薛贝琪你搞什么啊,好好地怎么就——”
“我跟你说崇苗,这世界有很多谎言多是善意的,只要是善意的我们就不应该把它戳破,你说对不对,呃?对不对?”
“别吐这里。”
“我还没讲完呢,你要好好地活着,才不会辜负有些人拼了命地护着你。”
崇苗觉得她就是闭着眼胡言乱语,但酒后吐真言,话在她的脑力飞速转动。
“薛贝琪,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一念闪过脑海,“你是不是崇臻在哪里?”
“我不知道。”
“你说啊,你一定知道什么,你说!你说啊!!什么善意的谎言,什么好好活着。”
“我真不知道,你别问我。”
“薛贝琪。”她突然吸不上气,心一紧,汗从后背渗出来,“告诉我。”
“放手,我不能告诉你,我死也不能告诉你。”贝琪跪坐在地上,低着头,好像在醉酒和意志间痛苦徘徊,“就算你恨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风吹过泪潺潺而下的双眼,被家人背叛般心如刀割。
“你一直都知道崇臻在哪里对吗?两年了,无数次告诉我他人间蒸发你这样瞒着我你不累吗?啊?你心不难受吗?你看着我每天都在找他,每天都失望而回的时候你心不难受吗?”
崇苗用尽全力抑制住颤抖,却还是连嘴唇都颤得无法说话。
秋风里有B城熟悉的气息,曾经的想念被想逃离的心取缔,像是被大雨冲刷干净的马路,被一辆载满余泥的卡车碾出无数***的车轮痕迹。
崇苗哭着跑出十米外又折回来,拦了台出租车把薛贝琪扔上车,付了车费,把他们家的钥匙扔到她怀里,关上车门。
车灯渐渐在路面模糊并消失。
贝琪在车里失声痛苦,她从一开始就知道隐瞒并不能永远,却没想过原来隐瞒带来的痛苦比想象要强烈千千万万倍,难道瞒着她她的心真就不痛吗?超痛!超级痛!每一次说谎都痛得撕心裂肺!又可以怎么样?崇苗的心一定是伤透了。
下了出租车的她已经没了醉意,呆呆地坐在院子里,直到凌晨四点,依旧没看见崇苗回来的身影。她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她是回去A城了?她会不会因为不能原谅她而从此消失?
“琪琪,你怎么坐在这里?喝酒啦?苗苗呢?”
她不知道怎么说,也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说起。

小编点评

你是我最美的等待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