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洞的葬礼(阿信)

吕洞的葬礼(阿信)

导读:一场突出奇来的肝癌即将夺走吕洞的生命,在生命的最后尽头,吕洞选择了在家平静的坐等死亡来临。在最后的时光里,子女,夫妻,亲人将陪伴着他渡过。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吕洞有过一丝挣扎,求生,最后坦然直观的去面对。

小说介绍

吕洞的葬礼哪里看?小编这就告诉你,吕洞的葬礼主要讲了:一场突出奇来的肝癌即将夺走吕洞的生命,在生命的最后尽头,吕洞选择了在家平静的坐等死亡来临。在最后的时光里,子女,夫妻,亲人将陪伴着他渡过。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吕洞有过一丝挣扎,求生,最后坦然直观的去面对。

内容介绍

阿信提着行礼,走出火车站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三个未接电话,都是三弟打来的,阿信拔打了回去,抬眼四处寻找弟弟的踪影。
阿信:“你来了没有?我到了,哦,我看到你了”
阿信朝着对面马路使来的三轮车挥了挥手,推着行礼就往三轮车的方向走去,阿信的弟弟下了车,想去帮忙,阿信立刻推了推手,自己将超重的行礼搬上了三轮车的后斗里。
阿信:“阿志呢?我以为是他来接,你什么时候也学会骑三轮车了?三轮车好开吗?”
弟弟:“将就着开呗,开慢点也还行”
阿信:“爸妈身体怎么样?”
弟弟:“很好,就那样,今年怎么这么早就回来过年了?”

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阿信:“车票不好买,只有这么一趟车了,再晚也没的票了,早点回来也没什么不好,北方冷得吓人,经常下雨,啊,还是我们南方***,你看这艳阳高照的,都可以把人烤糊了。热死了,我先把大衣脱了,你坐后面,我来开,车子的电量够回家吗?”
弟弟:“应该够吧,我也不知道”
阿信:“不够也没关系,应该差不多,不够再推回去”
阿信来到驾驶座,看着这许久未见的三轮车,开心的上了车,车子已经开了五年了,虽然破旧,却也将就能用。回头看看已经在后座坐好的弟弟。
阿信:“坐好了,走喽,回家过年喽”
阿信熟练的驾驶着三轮电动车,轻快行驶在乡间的小路上。阳光温暖洒在他的脸上,暧风吹着透过衣服的布料,刮进身体的皮肤,***让他露出欢愉的笑容挂在脸上,这久违的空气,熟悉的小路,碧水青山,回家的喜悦心情溢于言表。
眼看着离家还有两公里的时候,车子突然出间电力不足了,上坡都上不去了,原本的愉快的心情,立刻消失在脸上,收起了笑容,换上无奈的表情,二人下了车,推着三轮车上坡,原来觉得温暧的风,只推了几分钟,刹那间就觉得浑身发热,他脱去上衣,露出肥胖的白肚皮,汗水顺着头皮流到了脖子,又滑落到了肚皮上,一滴,两滴,三滴,渐渐的,伴随着上坡的路程,汗水早已汇成一片,湿透了上半身,刚一到裤头,又被棉质的裤头给吸收了。
几十分钟的推行,终于跃过了上坡路径,再往前走就基本是下坡了。阿信兄弟二人这才又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再一次跃上驾驶座,兴奋大喊着“嗨丫菇”车子飞一般的往家的方向冲下去。
几分钟的下坡路,很快让阿信抓紧了刹车手把,车子稳稳的停止在了家门的路口,阿信朝着门里大喊着二弟的名字。
阿信:“阿志,阿志”
喊了半天,没有回应,他回头问在后座已经累坏的三弟。

吕洞的葬礼免费阅读

阿信:“阿志今天没在家吗?
三弟阿剑:“不知道,我出来的时候,他就不在家了,可能去工作了吧”
阿信:“那爸妈呢?”
阿剑:“老爸在家”
阿信:“阿爸,快出来帮我们一起推车”
只喊了这么一声,阿信的父亲吕洞带着满心欢喜,嘴里还叼着一支香烟乐呵呵的出来了。
吕洞:“你们两个笨蛋,这么小的坡都推不上来,等着”
吕洞见到大儿子回来,开口说的第一个词竟然是笨蛋,阿信听着父亲这样叫自己,心里说不出来亲切。他无奈的笑着,心里却是十分欢喜的。许久没未见的父亲还是这样的活力,父亲一出手,原本二人推不出的车,一下就动了起来,只稍一推,车了就稳稳的停在了门口。
阿信叹了一口气,大口的呼吸着。吕洞见儿子,满身是汗,心疼的去拿挂在门口的毛巾递给他。
吕洞:“你看你们两个,还不如我一个老头子,”
阿信:“累啊,十几分钟的路全是上坡,我们是推回来的啊,你都不知道,有多累”
吕洞得意的笑着,看着儿子们气息无力的样子,甚是心疼,儿子擦完了身体,将毛巾递还给老父亲吕洞。吕洞接过,一把将它又挂回了门口的竹子上,转身来到自己的摩托车骑上准备要离开。
阿信:“爸,你去哪啊?”
吕洞:“我要去上班,晚上上晚班,我可没做饭,剩饭都被我吃完了,要吃饭的话你们自己做吧”
阿信:“哦,那我随便吃个泡面就睡了,太累了”
吕洞:“少吃点泡面,那东西不健康,我走了,你们还是做点饭吧,阿志和你妈妈今天去工作干活了,晚上回来才有饭吃,我走了”
父亲的话音还没说完整,摩托车就已经离开了阿信兄弟二人的视线了。阿信搬下了行礼,往屋内进,吕洞用自己的辛苦努力,建起了一幢四层砖楼,只装修了两层,每层都有四个房间。可是大家都不愿意爬楼梯,一家就生活在一层,儿子们正好一人一间,二层装修后,也只有最小的妹妹偶尔回来住。
吕洞夫妻好几次催促儿子们搬到二楼去住,否则这装修起来都便宜了老鼠和蟑螂。尽管如此,儿子们还是喜欢生活在底层,和父母吃住在一起。
阿信将行礼放进了自己的房间,一推开,都是灰尘,离开已经有数月的他,看着满房间的灰尘,原来困得不行的他,实在是无法接受这样的惨面,他没有穿上衣服,而是来到卫生间拿起抹布就清扫了起来,一番折腾后,这才***的躺在地毯上睡着了。
阿信的房间没有床,他都只是睡在地板上,地板上铺了厚厚软垫。咚咚咚,也不知道睡了何时,母亲敲开了正在熟睡的阿信房门,一脸愁绪和焦急。
母亲:“阿信,你爸呢?”
阿信眯着眼睛看着焦急的母亲,想了想。
阿信:“他去上班了啊,你回来啦,我没有做饭,太困了”
母亲:“哦,他昨天晚上加班,怎么晚上又加班,那没事了,你睡吧,等等饭好了,再叫你起来吃,吃饱了再睡”
已经被母亲吵醒的阿信,刚把被子往身体上一盖,就发现已经睡不着了,他努力的想让自己再次入睡,已经不行了。只好收拾了被子,爬了起来,来到客厅,看着一身脏兮兮的母亲在厨房正在忙着做饭,二弟阿志正在卫生间洗澡。
阿信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大口,这才满意的伸了伸懒腰。母亲从厨房里摘着菜就出来,看着阿信伸懒腰。边摘边问。
母亲:“你爸他吃饭去的,还是没吃?”
阿信:“他说他吃了剩饭走的,阿爸不是两班倒吗?怎么今天又是他守夜班?”
母亲:“不知道,不管他了,我再炒个菜,就吃饭吧”
阿信:“我来吧,你去收拾一下自己,瞧你这一身脏的,全是土”
阿信抢过母亲手里的菜,就往厨房里去。看着儿子把活给接走了,母亲这才回到自己屋子里去取要换洗的衣服。
吃过晚上,阿信开着小车就去了朋友的店铺,去看望许久不见的朋友地雷,地雷原名可不是叫这个,只因为他的名字里带他雷字,大伙就管他叫地雷,阿信与他关系较好。
阿信开着车,在等红绿灯时,往十字路口的右边看了一眼医院上的大字,心里想着,要不要去看望一下在加班的父亲,父亲好不容易在医院里找到了一个护工的工作,已经工作了一年多了,但阿信至今也没去看过他是如何工作的。阿信想了想,打转了方向盘,往右行驶而去。
车子开进了医院,他努力回想着父亲曾经在聊天中提到的工作岗位,急诊科。他来到急诊,仔细的寻找着父亲的身影,找遍了整个急诊室内外,也不见父亲的身影。
正当他失望要离开,路过一个半关着的房间之时,看到房间内的床上躺着老父亲疲劳的身体,父亲的酣睡在房间里回响,父亲睡得正香,被子也盖的正好,阿信收回了本想推开的门,看着睡意正浓的父亲,他笑了笑,转身就离开了,让他再睡一会吧,也不知道他这一睡能睡多久,急诊科的工作没有所谓的提前预约,只要有病人送来,随时都要上岗。

推荐理由

吕洞的葬礼 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凭借细腻又流畅的文笔,跌宕起伏的剧情,扣人心弦的情节,深受读者欢迎!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