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画个男朋友(闻羡沈临戈)

给自己画个男朋友(闻羡沈临戈)

导读:主角是闻羡沈临戈的小说《给自己画个男朋友》by一只甜兔原著作品,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完整版全文精选:闻羡出生,从小锦衣玉食环绕,父母待她如珠如宝,所有人都羡慕闻羡。

小说介绍

主角是闻羡沈临戈的小说《给自己画个男朋友》by一只甜兔原著作品,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完整版全文精选:闻羡出生,从小锦衣玉食环绕,父母待她如珠如宝,所有人都羡慕闻羡。闻羡十八岁,这一年她父母所乘坐的飞机失事,无人生还,不到半年闻家破产,所有人都同情闻羡。闻羡二十二岁,她忽然有了一个富可敌国的男朋友,那个男人俊美无俦,惯得闻羡无法无天,所有人都嫉妒闻羡。

小说简介

闻羡在父母双亡之后继承了家里唯一留给她的财产,一支破破烂烂的笔。不久后闻羡惊奇地发现这支笔画什么,什么就会出现在她的眼前。
于是她灵光一闪,给母胎单身的自己画了一个男朋友。
有一天沈临戈正摇晃着红酒杯在浴缸里泡澡,忽然他眼前的画面天旋地转,他沾着满身的肥皂泡泡躺在了硬邦邦的地板上。
正当他皱着眉的时候,一个泪眼朦胧的女人扑了上来,她呜呜地哭泣:“以后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沈临戈:?

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全文阅读

细碎的光在地面上留下斑驳的影,夏风轻拂过树梢,露水在嫩绿的叶子上摇摇欲坠。
当第一朵月见草绽放的时候,闻羡缓缓睁开了眼睛。
浅杏色的天花板和黑色小巧的壁灯,不大不小的房间内还有淡淡的熏香味。
一切都是她熟悉的模样。
闻羡舒展身体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又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但还没合上嘴蹲在她枕头边上的猫就甩着毛茸茸的尾巴抽了她一嘴毛。
闻羡皱着脸用纸巾擦了好一会儿才擦干净。
“啊——”
闻羡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此时是早上七点,闻羡从这一天正式变成了无业游民。因为昨天她参加了黎城大学的毕业典礼,正式和四年的大学生活告了别。
毕业季,整个学校都很热闹,悲欢离合等情绪一应俱全。
而这些和闻羡都没有关系。
因为她不用和家人一起拍照,也不用和朋友合照留念。毕竟这四年在学校她一直孤身一人。
但就是这样,还有人找她的麻烦。
就在闻羡即将跨出校门的时候有人叫住了她,闻羡没听出来是谁,她转身循声看去。
不远处站着的是她的同班同学冯清滢。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长相清秀,看向她的眼神似乎带了些微妙的情绪,隐隐又藏着一丝期待。
这是什么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冯清滢站在树荫底下朝她招招手,好像她们两个人很熟的样子,“闻羡,你方便过来一下吗?”
闻羡立在原地没动,面无表情地说了是三个字:“不方便。”
冯清滢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她咬唇瞪了一眼身旁的男人,故意提高了声音道:“这就是你喜欢的女孩的模样,一点礼貌都没有。”
她身旁的男人抬眸有些失神地看着闻羡。
她明明穿着最简单的白T和黑色牛仔裤,但依然美的惊人。
阳光将她雪白的肌肤照得透亮,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
那双清澈漂亮的鹿儿眼里明明没什么情绪,但只被她轻飘飘地扫过了一眼,他的心就不控制地开始猛跳。
他挠了挠头,替闻羡解释道:“可能她只是心情不太好。”
冯清滢恨恨地瞪了这个男人一眼,转身就走回了她的姐妹群之中。即便闻羡已经转身准备离开也能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她们毫无顾忌地在她背后谈论着她。
“听说闻家四年前就破产了,她还当自己是什么大小姐吗?”
“就是啊,在这儿跟我们摆什么谱呢?”
“可是我听说闻羡有未婚夫啊,就是秦家的那个小儿子,秦颂。”
“真的假的?秦家吗?”
“秦家看上她什么?”
秦家看上她什么呢?
闻羡自己也想知道。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才恍然已经过去了四年。
从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闻羡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她心疼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她总觉得她变成了一个日渐秃头的少女。
闻羡起床之后准备叠被子,可刚一扯被角她就感到了一股阻力,她抬眸朝着床脚看去。
一只肥嘟嘟的金渐层正揣着两只爪爪蹲在被子上,不动如山。
见她望过来,它嗲嗲地叫了一声:“喵~”
闻羡又扯了扯被子,试图和它讲道理:“球球,不要闹。”
球球就睁着水汪汪的琉璃似的眼珠子看着她,又朝着她甜腻地叫了一声,毛茸茸的尾巴甩了甩,一副你不抱我我就不起来的样子。
下一秒球球被一双纤长细白的手抱进了怀里,手的主人动作熟练地挠了挠它的下巴,球球***的眯起来眼睛,“喵~”
但没一会儿它就被闻羡无情地丢到了单人沙发上,球球一脸懵逼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四脚朝天,雪白的肚皮露在外面。
闻羡叠好被子之后给球球开了罐头,等这只小肥猫老老实实地撅着***开始吃罐头之后才走进洗手间准备洗漱。
她打开手机点开了已经听了整整四年的视频,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线条的疏密、倾斜方向的变化、不同线条的结合、运笔的急缓都会产生不同的画面效果...”
其实闻羡都会背了,但她却依然学不好画画,上帝不仅将她有关于绘画的门窗都关上,还在外面狠狠地糊上了水泥墙,将她死死地关在里面。
洗漱完之后闻羡走到厨房准备给自己做早餐,但打开冰箱看到里面空空如也的模样她才想起她好几天没有去超市了,最近一直忙着毕业的事情。
闻羡只好对着空气喊了一声:“聿。”
她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一支看起来破破烂烂、满是划痕的钢笔破空而来,尖锐的笔尖带着凌厉的风声直直地朝着闻羡飞来,眼看着着就要戳到闻羡的脸上。
但是闻羡眼睛都没眨一下,冷漠的双眼里写了两个大字:无情。
笔在距离闻羡的眼睛还有一毫米的距离停下。
这只笔见闻羡没有反应便垂头丧气地弯起了身子,还绕着闻羡转了几个圈圈,企图引起她的注意好让她和它多说几句话。
埋头吃罐头的球球听到动静登时昂起了胖乎乎的小脑袋,他迈开小短腿追着飞在空中的笔跑,还扒拉着两只爪子想把它抓下来。
闻羡伸出了手,白嫩的掌心朝上,那只笔在空中自顾自地跳跃了一会儿就乖巧地躺在了她的手心。
闻羡皱起眉,她握着这只笔对着空气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苹果,画完之后她轻叹了一口气。
她随即伸出了左手,下一瞬一颗长相扭曲的红苹果便凭空出现落在她的手上。
闻羡把这支平凡无奇的笔随手往空气中一丢,聿见闻羡不理它便满屋子地飞去玩了,球球见状也跟在它的身后满屋子的跑。
这只笔的来历三言两语就能讲完。
在闻天霖和常霜去世的四个月后闻羡年满十八岁,以往她的生日会每年都有数不清的人聚集在闻家,而她则是被众星捧在中心的月。
但是那一年生日闻羡孤零零的一个人,联系她的只有闻天霖的律师,他说闻天霖给她留下了一些东西,只要她签了字就能拿着钥匙去银行保险柜里取出来。
等闻羡打开保险柜,只看到里面放着的照片和一支破旧的黑色钢笔。
照片上闻天霖和常霜,他们牵着年幼时的闻羡。闻天霖英俊高大,常霜温柔漂亮,而被他们牵着的闻羡的脸上满是天真和可爱。
可这样的时光恍若流星,转瞬即逝。
闻羡平静地看着这一张照片,只指尖轻颤了一下。
她知道,往后的人生,便只余她自己。
起初闻羡并不知道这一只破旧的钢笔有什么用,她只是把它带在身旁,毕竟这是她父母留给她的最后一样东西。
当时她在教室里用这支笔做笔记的时候冯清滢还嘲讽过她,但她却浑然不在意。
闻羡发现不对劲是在一个月以后。
因为这支笔的墨水似乎用不完,她试图拆开这支笔看看里面的墨胆里还有多少墨水,她却怎么都打不开。
那时的闻羡没有多想。直到某一天上课她在笔记本上画了一串丑兮兮的葡萄,如果她不说别人绝对不会认为那是葡萄。
闻羡馋葡萄好久了,但是她却不能乱花钱。买完一套不到一百平的单身公寓之后信托基金里的钱已经所剩无几,更何况她每年还要支付高昂的维护费。
下一秒,闻羡的神情顿住。
她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她的手里忽然多出来一串葡萄,但这串葡萄却大小不一,就像是不同的葡萄拼凑在一起。
和她画出来的一模一样。
明明还坐在教室里上课,闻羡却觉得自己在梦里。
晚上闻羡揣着那一串葡萄回了家,她拧着眉坐在沙发上盯着那串诱人的葡萄看了许久,最后试探着摘了一颗塞进嘴里。
呜呜呜,是真的葡萄,还是甜的!
闻羡看了一眼包里那支破旧的钢笔,她拿出这支笔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她从来没有那么认真地看过这支笔。
随着她的动作,笔身缓缓转动。
忽然闻羡手中的动作顿住,笔身上似乎有一个模糊的字迹,她辨认了许久才认出那是什么字。
那残破的笔身上刻着一个字:聿。
闻羡下意识地呢喃出声:“聿..”
就是这一瞬,闻羡手里的笔像有了生命一般漂浮到了空中,闻羡怔怔地和空中的笔对视着,时间仿佛停止流动。
从那一天开始,闻羡拥有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完全由她所创造的世界。
回想到这里,闻羡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苹果,漫不经心地想,今天这个苹果会是什么味道的?
她将洗干净的苹果塞进嘴里咬了一口。
她咀嚼的动作一停,立即皱起小脸捂住了腮帮子,好酸。聿就是这一点不好,画出来的食物味道莫测。
她时时刻刻都像是在拆彩蛋。
她冷着脸想:啊,生命是如此精彩。

给自己画个男朋友免费在线阅读

看起来有些拥挤的客厅里,聿和球球正玩得开心,而闻羡还皱着眉啃着酸溜溜的苹果。
由于这个苹果的味道感人,闻羡一时想放弃把它吃进肚子里。
就在她脑中念头浮起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闻羡干脆两口就把苹果咬完,随手把果核丢进了垃圾桶里。
果核被丢进垃圾桶里的瞬间消失,闻羡已经习惯这幅场景。
只要是由聿画出来的东西,不管她往哪丢这些东西都会凭空消失,只要她脑中有这样的念头。
此时还不到八点,谁会给她打电话?
闻羡垂眸看去,屏幕上明晃晃地显示着两个字:秦颂。
她顿了一下,此时秦颂那里已经是凌晨了,她没想到他会这么晚给她打电话。接起电话后她犹豫着喊了一声:“颂哥哥?”
电话那头的声音清润又带了些许温柔,他像小时候那样喊着她的名字:“羡羡,最近我要忙硕士毕业论文的事,可能赶不回来陪你过生日了。我订了那天的蛋糕,你记得许愿。”
闻羡低低地应了一声,随即道:“我知道了,谢谢颂哥哥。”
闻羡出生在夏至,夏至这一天太阳几乎直射北回归线。
《礼记》曰:“夏至到,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木槿荣。”
而对闻天霖和常霜来说,夏至这一天,上天将这世间最美好的礼物赠予了他们。
但闻家的幸福却停留在了四年前。
四年前的初春,闻天霖和常霜乘坐的飞机失事,飞机从高空坠落到一个无人的小岛上,无人生还。
一夜之间,闻羡从锦衣玉食环绕的公主变成了父母双亡的小可怜。
闻羡的生活天翻地覆。
她还没悲痛中走出来,闻家却因为闻天霖的去世和内乱濒临破产,那些和蔼可亲的长辈们似乎都变了一副面孔。
狰狞、互相撕扯、破口大骂。
就这样,不到半年,闻家宣告破产,闻家人逃的逃、散的散。如今留在黎城的只剩下她一个人。
这四年间秦颂都在国外,逢年过节都没有回来过。她上一次看到秦颂还是四年前,在她父母的葬礼上。
葬礼上,秦颂的爷爷秦怀亲口向她许诺,除非她不愿意,不然任何人都无法改变这一门订好的婚约,包括秦颂的父母。
闻羡能敏锐地察觉到她父母去世之后秦颂母亲态度的变化,她原先会亲热地喊她羡羡,可在葬礼上她只是不冷不热地喊她闻羡。
她现在回忆起来,其实闻家的分崩离析在那时就有了预兆。
这些年只有秦怀偶尔会打电话给她,通常都是喊她去秦家玩或是过年的时候邀请她过去和他们一起过年,但是闻羡都拒绝了。
她仍不习惯别人怜悯又同情的眼神。
但闻羡这些年却不是孤身一人,即便在闻家破产后她身边的人都逐渐疏远她,但许初微却选择了留在她的身边。
这是这些年闻羡唯一觉得幸运的事。
之前两年闻羡的生日都是和许初微一起过的,但去年许初微参加了学校里去英国的交换生项目,所以她没能回来陪她过生日。
今年也不知道许初微能不能回来。
闻羡生日的前一天她去了郊外的公墓看闻天霖和常霜,带着常霜最爱的香槟玫瑰和闻天霖爱喝的酒。
并不温柔的阳光穿过云层照在闻羡的身上,她的额间已经沁出了些许薄汗,直到走到墓碑前她才腾出手擦了擦汗。
四年前是她亲自去岛上把闻天霖和常霜接回来的,她不能让他们没有归处。
闻言将一大束香槟玫瑰放到常霜的墓碑前,照片上的女人唇角是她熟悉的温柔笑意,她留恋般地抚过常霜的脸。
她又给闻天霖倒了酒才在他们身边坐下。
像往年一样她一个人絮絮叨叨着:“爸爸妈妈,羡羡今年大学毕业了。舅舅说让我去他的公司工作但是我还在考虑,舅妈前几天打电话给我说商商高考成绩出来了,他考得很好,我给他买了礼物。”
“苑苑姐和她男朋友感情稳定。”
“颂哥哥今年也要从英国回来了,秦爷爷说等他回来就开始筹备我们的婚事,我们会在秋天举行婚礼。”
“我们都都过得很好。”
“我好想你们。”
直到太阳陷入层层叠叠的云里,闻羡才从地上起来。
她低声和闻天霖和常霜告了别便往山下走去,夕阳将她孤寂的影子拖得很长。
闻羡回家的时候去了一趟综合超市,比起那些味道未知的食物她还是喜欢超市里的这些食物。
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想法,聿在她包里不安分地动了起来,很明显是在抗议她的想法。
闻羡抬手拍了一下包,聿瞬间就安静了。
闻羡选完零食酸奶之后去买了一些新鲜的蔬菜水果,想着今天是夏至,她又买了一些鸡蛋回去。
这些年她已经学会怎么一个人生活了。
她拎着购物袋慢吞吞地走回家之后把买来的东西都放进了冰箱里,看着冰箱被填满的样子,闻羡的心情好了不少。
与此同时,她的手机也响起了信息提示音。
她立即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前几天那个翻译工作的工资到账了,并不是许初微。她又将手机放下,拿着鸡蛋去了厨房。
直到晚上八点闻羡才给许初微打去了电话,这时候她应该起床或是忙完了。提示音响了许久才被接起,电话那头的女声带着微微***和甜腻:“羡羡?”
闻羡一怔,她的睫毛微颤,“初微,你怎么了?”
这一次电话那头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好一会儿她才重新听到许初微的声音:“没事羡羡,家里的狗在闹我。你怎么这个时候找我?”
闻羡小声问道:“初微,你明天回来吗?”
许初微轻笑了一下,“我当然回来了,明天是羡羡的生日,我怎么会不回来呢?”
低落了一整天的闻羡闻言忍不住弯了弯唇,她雀跃道:“那我明天去接你,你几点到机场?”
许初微道:“晚上五点左右。”
闻羡应道:“我知道啦,你注意安全。”
英国伦敦。
许初微将手机丢到一边,她勾起被亲花的红唇看着身边的男人,轻声哼笑:“你的胆子也太大了,也不怕羡羡发现?”
面容英俊的男人着迷般地在她眼角下的泪痣上落下一个轻吻,他含糊道:“这婚暂时是结不成的,我妈不想让闻羡嫁进秦家,一定会想方设法拖住我爷爷。”
许初双眼微眯,笑着问道:“她不够美吗?”
闻羡自然是美的,她的美浑然天成。只一眼就让就当时的秦颂有了想法,可那时闻羡还没成年,所以他们只定下了婚事。
而这些年秦颂常年在国外,他和闻羡除了有婚约束缚之外根本就像是陌生人一般。他大她三岁,从小到大玩的圈子很少重叠,更别说闻家破产之后。
秦颂将许初微压到身下,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道:“不及你。”
女人一声轻笑,抬起藕般雪白的手臂环上了他的脖子,“明天和我一起回国吧,学校那边的事不都处理完了吗?我不想一个人回去。”
秦颂哑声应:“好。”
第二天。
昏暗的室内信息声接连不断的响起,闻羡这几年的睡眠状况一直不好,一点动静就会吵醒她。
她闭着眼睛胡乱地在床边摸了摸。
等将手机握在手里她才挣扎着睁开眼睛看上面的信息。
[初微:羡羡,飞机晚点了,我可能晚上六点才能到黎城机场。
[初微:麻烦你来接我啦。
[初微:晚上我陪你生日。
[初微:我为你准备了生日惊喜,你一定会喜欢的。
闻羡睡眼朦胧地回了个好,那边的许初微没有再发信息过来。
她在床上滚了滚,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闻羡起身去看放在床边的猫窝,球球正露着小肚子歪着小脑袋睡得正香,还发出了小小的呼噜声。
中午闻羡为自己准备的午饭是茶叶蛋和水饺,当她把洗完碗的时候接到了物业的电话,她有一个蛋糕和一个包裹放在他们那里。
这是一个安全性和私密性很高的小区。闻羡买下这幢单身公寓花了不少钱,但这在她看来确是完全有必要的,毕竟她是独居的女性。
闻羡下楼将蛋糕和包裹都拿回了公寓里。蛋糕用淡粉色的盒子包装着,上面用丝带系着一个漂亮又精致的蝴蝶结。
闻羡神情平静地看着这个蛋糕,她一点都不喜欢粉色。
拆***裹之后里面是一瓶H家的新款香水,闻羡拿出香水往空气中喷了两下,平静温和的茉莉和盛放的樱花在空气中绽开。
很低调的一个味道。
但她也不喜欢用香水。
闻羡习惯提早到等许初微,于是不到四点半她就换了衣服准备出门。
明明是夏至,闻羡出门的时候太阳被阴沉的乌云所遮挡,天似乎一下子就暗了一大半。她开着浅色的mini往机场而去。
闻羡开车到达机场的时候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
她微微蹙眉,出来的急她车上没有带伞,她拿起包挡在自己的头上匆匆往VIP通道的门口走去。
等到了出口闻羡浑身都湿透了,她拿出纸擦了擦脸上和头发的雨水。
不多时有交谈声隐隐从门口传来。闻羡下意识抬头看去,许初微正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往外走来,她脸上带着闻羡所熟悉的笑意。
这幅画面很美,郎才女貌,他们看起来很是般配。
但闻羡似是被人从头顶泼了一盆冰冷的水。
她僵着身体看着前方,这一瞬间眼前的画面将她从炙热的盛夏带到了寒风凛冽的隆冬。
即使闻羡与她的未婚夫四年未见,她也记得他的模样。和她说要忙毕业论文的秦颂出现在了这里,而他的身边是她这四年来唯一的朋友。
女人高跟鞋和地面接触的每一个瞬间都像在她的心口凌迟,闻羡慌忙转过身躲在了柱子后。
在许初微经过这个柱子的时候,闻羡又一次闻到了淡淡的茉莉混合着樱花的味道。
如梦,似幻。
在这个夏夜,闻羡的心再一次被击得粉碎。

小编点评

给自己画个男朋友(闻羡沈临戈)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想看更多精彩内容,关注小说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